>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83岁老人遭家暴 被患肿瘤妻子殴打致颅骨骨折

来源:现代金报
张大爷躺在病房内,手机上是今年早前的受伤照片
张大爷躺在病房内,手机上是今年早前的受伤照片

  “再婚老人被得了恶性肿瘤的妻子实施家暴,用热水烫、用拳头打,老人颅内出血、颅骨骨折。”

  前天,记者得到这样一则线索,老人姓张,家住江东,今年已83岁高龄,正在宁波市第一医院治疗。随后,记者前往第一医院。

  记者 朱琳 文/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受伤张大爷的外甥女:

  从6月到10月,舅舅三次被舅妈打,打得很严重

  在医院8楼的急诊病区,记者见到了虚弱不堪的张大爷。他闭着双眼正在休息,眼角有一些淤青。

  张大爷的外甥女贺女士,跟记者讲起了家里的情况。

  “是我大舅舅,打他的人是我舅妈。他俩是再婚,结婚有二十多年,舅妈72岁。跟第一个舅妈离婚后,舅舅没有子女,也单身了好多年,而现在的舅妈跟前夫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因为没子女,外公外婆也很早去世了,所以我舅舅的所有收入都归现在的舅妈保管。”

  贺女士称,自从舅舅再婚后,舅妈傅女士会控制舅舅和他们的联系,不允许舅舅跟亲属走太近。

  直到今年6月份,舅舅满身是伤来找他们,说是被舅妈打了。

  额头被插座插头砸了,左眼被拳头抡了,手臂也被烫伤了……因为不敢在外逗留太久,去派出所报案后,为了息事宁人,舅舅还是回家去了。

  7月9日,舅舅左眼还未痊愈,右眼又受伤了,整个眼窝都是淤青,手臂、脖子等也被抓伤。

  10月6日晚上,贺女士得知舅舅第三次被打,这次严重了,经诊断,发现颅内出血、颅骨骨折。事不过三,报警的同时,贺女士一家决定,帮舅舅维权,也要个说法。

  “我们打算让他入住养老院,于是就得办一些手续,需要医保、社保卡、工资卡、身份证等,但这些材料都被舅妈收着,10月8日,我们带着舅舅到处去补办各种证件。”贺女士说,这才发现工资卡里只留下了最新的9月份工资,而在此之前,余额只剩下0.75元。

  “我不知道舅妈为什么这么做,我也通知过她的儿子女儿,舅舅在哪个病房,但一直没人来看望过。”据贺女士所说,舅妈傅女士因得了肺癌,且已是晚期,性格暴躁,“肯定打了无数次了,就我们知道的都有三次,她把气撒在了舅舅身上。”

  记者在病床前尝试与张大爷沟通。可能因为虚弱,也好面子,张大爷在最初承认被妻子所打后,便不再多说,闭上眼睛。

  第一医院急诊科主任宗医生向记者介绍完张大爷病情后,也表示:“这家人很讲道理的,老人已经83岁,现在还颅内出血,我很想帮忙维权,希望做点什么。”

  被指家暴老太的女儿:

  我母亲身体虚弱,你觉得能够实施家暴吗?

  为了得到更全面的信息,昨天下午,记者拨通了傅女士的电话。

  她用宁波话对话,听起来气息较弱。

  “是谁找你的?你哪里的?”傅女士接连询问记者来意。

  “我身体很差,已经这么罪过(宁波话,意为‘可怜’)了,这……这都想把我怎么样?”傅女士有些自言自语,也不正面回应记者的问题。

  “您身体不好,或许可以给我您儿子、女儿的手机号,我来跟他们说?”

  刚开始,她说手里有电话号码,找了两分钟后,傅女士说没有号码。怕影响到傅女士的情绪和身体,道别后,记者挂了电话。

  接着,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傅女士的女儿蔡女士,说明来意后,她跟傅女士一样,多次询问记者得知消息的途径,随后作出回应——

  “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我也是通过你这里得到信息的,因为你知道我母亲身体虚弱,你觉得身体虚弱的人(用正常的思维考虑)能够实施家暴吗?”

  “我能回答的只有这些,如果你需要进一步了解的话,或者你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来跟我联系,但现在我没有时间,不好意思,有机会你再打我电话,我现在要开车。”

  “那你就是否认了(家暴)对吗?”记者追问。

  “那你听了就明白的嘛,我不需要再讲了。”

  话落,她挂了电话。

  派出所民警很为难

  大爷来派出所三次

  每次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贺女士说,舅舅曾先后三次前往江东东胜派出所。昨天下午,记者采访到了民警张华,他于6月份和10月初,接待过张大爷,当中还有一次不是他接待的。

  “这件事我印象很深,两次都碰到我在大堂值班,大爷很瘦弱,也很矛盾,一来被打了很委屈,二来他也请求不要处罚妻子,希望我们帮忙化解一下家庭矛盾就好。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帮帮他。”

  张警官回忆,早在6月份,大爷颤颤巍巍来到所里求助,脖子上满是抓痕,脸上也有伤,后来联系了他的妹妹(贺女士的母亲),结合大爷的说法,得知他因害怕不敢回家。

  “张大爷的弟弟妹妹不敢把他接到家里,说嫂子比较强势,曾经威胁过不让他向他们求助。”张警官说,看老人在外晃荡也不是办法,他就想了个法子把他送回去。

  张警官佯装晚上在曙光路一带巡逻时,碰到了在街上徘徊的大爷,问清他的住址,就送他回到姚隘路上的家中。

  “我就是这么跟他的妻子说的,刚进门时,大爷躲在我身后不敢往前;我就顺势劝了他的妻子,说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不容易,让她珍惜他,毕竟年纪都这么大了。”把张大爷安顿好后,张警官下了楼,几分钟后,他又悄悄走了上去,试图在门口听一听屋里动静,“还好,没有吵闹声,我就放心地走了。”

  那次事情过后,就在10月初,张警官在值班时又见到了张大爷及他的家属,其中就有贺女士和她的母亲。

  “两次碰到他,脸上都有伤,面部有淤青,眼窝、眼角都有不同程度伤势,这次情况严重了,他们家属告诉我说,准备送敬老院了。”张警官表示,大爷一把年纪了,还遭打,实在是可怜。

  社区书记说没办法

  因张大爷老伴单方原因

  调解没办法完成

  随后,记者联系了张大爷家里所在的江东区东胜街道庆安社区,得到了更进一步的信息。

  社区方面表示,就在前一阶段,片区社工去看望过大爷,而贺女士母亲也多次来反映过,要求社区出面调解,不过因为老伴傅女士单方的原因,调解没法完成,建议走司法途径解决。

  社区的胡书记说:“张大爷人很老实,这一点社区里的人早有耳闻,他性格也软。没办法。”

  记者了解到,家里财政大权确实由傅女士把控,张大爷被安排到社区的“居家养老”处就餐,大概每顿饭花费5元钱,除此之外,身上零花钱屈指可数。

  而小区的街坊们,也都知道傅女士脾气不好,有居民向记者反映,她曾多次去社区“理论”,邻里关系处得也不如意。

news.sohu.com false 现代金报 http://dzb.jinbaonet.com/html/2015-10/16/content_289949.htm?div=-1 report 3499 张大爷躺在病房内,手机上是今年早前的受伤照片“再婚老人被得了恶性肿瘤的妻子实施家暴,用热水烫、用拳头打,老人颅内出血、颅骨骨折。”前天,记者得到这样一则线索,老
(责任编辑:un659)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