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经济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陈鸿桥自缢 万科总裁郁亮:资本市场痛失一英才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曾令俊 盛潇岚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盛潇岚发自广州、上海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盛潇岚发自广州、上海

  “鸿桥离去,中国资本市场痛失一英才,北大痛失一杰出校友,我们痛失一挚友。”10月27日,上百位陈鸿桥生前的亲朋好友前来深圳送他最后一程,身为大学同窗兼好友的万科总裁郁亮在悼词中写道。

  4天前,23日,身为国信证券总裁的陈鸿桥以自缢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49岁。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业内为之震惊。

  由于陈鸿桥生前与正被调查的张育军在深交所共事多年,并且抑郁症的自杀理由让人难以接受,导致流言纷飞。外界普遍猜测,陈鸿桥自杀或牵扯救市期间的内幕交易事件。疑点主要有二:他与张育军之间的关系;在张育军主导的救市过程中,他和国信证券扮演怎样的角色。

  时代周报记者就此事曾多次拨打国信证券董秘以及证券事务代表电话,但均未接听。

  10月28日,国信证券某不愿具名的中层干部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我觉得外面的人说的,应该不无道理,不会空穴来风,内部反倒管得很严格,毕竟这个时候太敏感了。”据他介绍,“内部说要统一说法,不能私自接受采访。”

  “陈总(鸿桥)是业内公认的学者型官员,是不是与张育军的案子有关不好说,但近期相关部门的一系列调查,肯定对他的轻生有重大影响,至少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深圳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自营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就在陈鸿桥自杀的当天下午,证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自4月24日启动“证监法网”行动以来,证监会在180天内已集中打击七批共106起重大案件,并对93名涉案人员采取限制出境措施。中信金石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祁曙光也在当天爆出被公安机关带走。

  10月25日,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93名被限制出境的人有一部分就是券商高管。上述消息人士介绍,种种迹象表明,监管部门对恶意做空的查处不会停止,接下来估计还会涉及一些关连人士。

  自杀疑团

  “证监会通报流传后 陈鸿桥压力非常大”

  10月23日下午,国信证券发布简短公告称,接到家属通知,公司总裁陈鸿桥不幸去世。 “当天下午我们正在开会,会议突然就停下来了,宣布了陈总去世的消息,会议因此中止了一段时间。当时大家都很惊讶,觉得不可思议。”10月27日,国信证券总部一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外界对于陈鸿桥的自杀也有点难以理解,由于国信证券在公告中并未透露陈鸿桥自杀的原因,导致传言四起,被疑与“金融反腐”有关联。

  一个月前,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被调查。从工作经历来看,张育军在2000-2008年期间曾担任过深交所总经理、党委书记职位,陈鸿桥则从2003年起担任深交所副总经理,担任张育军副手时间长达5年。有媒体称,陈鸿桥与张育军关系密切,陈鸿桥一直以“老领导”称呼张育军。

  同时,坊间有一种未被证实的说法:“海外做空中国股市的两个账户,一个在中信,一个在国信。”9月7日下午,一份题为《国信证券股指期货异常交易情况的通报》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

  《通报》称,8月5日上午11点12分3秒至11点14分47秒期间,沪深300期指主力合约价格快速下跌超0.7%。国信证券自营套保账户在此期间大量开空单,对市场价格造成较大影响,构成《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期货异常交易监控指引(试行)》第五条规定的异常交易行为,中金所已对相关账户采取限制开仓措施。

  通报称,国信证券还存在为司度(上海)贸易公司账户大规模融券卖空交易提供便利行为。除行业通报之外,监管层还对国信证券主要负责人、分管自营业务高管人员进行约谈,责令公司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内部追责。

  “这份通报在网上流传后,陈鸿桥的压力非常大,想过很多办法降低影响。”10月27日,一位9月份与其联系过的金融圈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根据与陈鸿桥的多次接触,他评价其“勤奋、低调、忧郁”。另一位媒体同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通报流出当天,他致电国信证券董秘采访未果,深夜,居然接到陈鸿桥为此亲自打来的电话,“可见他当时情绪非常紧张。”

  不过,对于外界的种种说法,国信证券并不认同。“鸿桥近年潜心学术,又肩负管理重任,压力之下生活不规律,乃至出现严重抑郁症状。”郁亮在悼词中透露,陈鸿桥自杀前曾有抑郁症状。

  一位曾与陈鸿桥有过接触的券商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是不是与金融反腐有关、有多大程度的牵连不敢断言,但他的离世首先与抑郁症有关。本来金融从业者的压力普遍就大,仅是普通从业者就已经在承受巨大的压力,何况是一家上市券商的负责人,长年累月的压力、高度紧张的神经,是很容易让人到达崩溃的边缘的。这个时候再遇到金融反腐,到处风声鹤唳,同时自己掌舵的公司可能又有些漏洞,很容易顶不住这样的压力。”

  “陈总是业内公认的学者型官员,之前一直在体制内工作,工作上追求完美主义,而完美主义本身也是压力的来源之一。是不是与张育军的案子有关不好说,但近期相关部门的一系列调查,肯定对他的轻生有重大影响,至少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深圳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自营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金融业几乎已是目前抑郁症的高发行业。从涌金系“大佬”魏东、中证期货白糖研究员陈树强,以及近期期货界“传奇人士”刘强等人的自杀身亡,都曾被曝与抑郁症有关。

  暗线潜行

  “事情的严重程度可能超过很多人预期”

  10月23日,似乎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当天,多个与资本市场有关的事件发生。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相互独立的“人和事”,在冥冥之中或许有一条潜行的暗线在牵引着。

  就在陈鸿桥自杀的当天下午,证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自4月24日启动“证监法网”行动以来,证监会在180天内已集中打击七批共106起重大案件,其中过半已陆续进入行政处罚与发布环节,22起集中移送公安机关,对93名涉案人员采取限制出境措施。

  10月25日,据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93名被限制出境的人有一部分就是券商高管。上述消息人士介绍,种种迹象表明,监管部门对恶意做空的查处不会停止,接下来估计还会涉及一些关联人士。

  而就在同一天,中央巡视组宣布,将对“一行三会”以及两大证券交易所等31单位党组织进行专项巡视。

  中信金石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祁曙光也在当天爆出已被公安机关带走。祁曙光曾任司度创始股东中信联创总经理,彼时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任董事长。中信联创于2010年出资100万美元投资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占20%股权。

  在今年股市异动之中,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账户因频繁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而被限制交易。

  事实上,在本轮资本市场的反腐风暴中,已经有多位重量级人物相继落马,除了张育军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之外,中信证券包括总经理程博明在内的多位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等事项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采访多个券商人士了解到,目前行业气氛有些紧张,基层人员受的影响不大,可很多高层都神经绷紧。多个平时善谈的券商、私募中高层,对恶意做空、金融反腐等话题都闭口不谈,认为其太敏感。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采访的多个私募、券商人士认为,此次金融反腐是“动真格,太严重了”。至于涉及的范围以及持续的时间,较为一致的看法是,“就看高层查处的力度和牵扯的人员,这些都难以预计。”某券商投行部中层干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非常支持这次金融反腐的行动,因为事情的严重程度可能超出很多人的预期”。

  话音刚落,中国私募大佬徐翔被抓,警方称其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等。

  上述券商投行中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是徐翔必然的结局,对他也可以说是历史问题集中清理;资本市场现在是风险的高发期,风暴还未结束。

news.sohu.com false 时代周报 http://www.time-weekly.com/html/20151103/31666_1.html report 3783 时代周报记者曾令俊盛潇岚发自广州、上海“鸿桥离去,中国资本市场痛失一英才,北大痛失一杰出校友,我们痛失一挚友。”10月27日,上百位陈鸿桥生前的亲朋好友前来深圳
(责任编辑:un649) 原标题:山雨已来风暴未停 证券业风声鹤唳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