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3名医生撑二级医院儿科 专家:儿童看病以后更难

来源:解放网 作者:陈里予
原标题:3名医生苦撑二级医院儿科
黄浦区中心医院停诊儿科夜间急诊 /晨报记者 殷立勤
黄浦区中心医院停诊儿科夜间急诊 /晨报记者 殷立勤

  晨报记者 陈里予

  “由于我院儿科医生人员不足,无法维持夜间急诊,从2015年10月13日开始,本院儿科门急诊时间调整为8时-22时,22时后需要就诊的患者可前往瑞金医院儿科急诊。”昨晚,沈小姐带着孩子去家附近的黄浦区中心医院看病,意外看到了这张贴在儿科诊室门口的儿科急诊夜班停诊通知。

  看病孩子大增,沪上儿科集体“发烧”,儿科医生缺失显得比往年更加严峻,因为招不到儿科医生,多家医院悄然关闭儿科急诊。根据最新的统计,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有117家,能提供急诊医疗服务的76家,三分之一没有儿科急诊。

  医院贴钱让小儿科存在

  在重庆南路上的卢湾区中心医院,两三年前就关闭了儿科急诊,理由同样是儿科医生严重不足。很难想象,这家二级综合医院的儿科只有3名医生:一个是今年已经退休的小儿科医生,医院极力挽留返聘留下;一个是明年即将退休的小儿科医生;儿科主任最近生病了,让本来就很艰难的小儿科愈加捉襟见肘,小儿科主任不得不每周带病来帮忙看病一次。

  “我们每年都在招小儿科医生,可是招不到。”说起小儿科,卢湾区中心医院医务科负责人一声叹息:招不到小儿科医生原因很多,一方面小儿科医生很少,另外一方面是儿科医生不愿意到二级医院来,“我们这里的小病人不多,每天就附近的几十个小朋友,都是看常见病。周边的孩子得了病家长还是直接抱着奔去儿科医院、儿童医院。年轻的儿科医生寻求不到成长的空间。”

  和三大儿童专科医院及新华医院儿科的爆棚相比,这里显得比较冷清,不用排队,没有拥挤。“勉强开着。”一位护士说,小儿科公益性地存在,医院贴了很多钱,“退休和准退休的医生还能坚持几年?谁都心里明白,风雨飘摇的小儿科随时随地因为医生的离开而关闭。”

  一人生病儿科就无法运转

  事实上,沪上很多综合性医院小儿科医生都是出于极度匮乏状态。离卢湾区中心医院不远的三甲医院——第九人民医院小儿科医生只有4个,却挣扎着撑起一天24小时的门急诊,医生们白天晚上轮流转,科室里不能有一个人生病,否则小儿科就无法正常运转。

  危机同样在前一阵子出现,其中的一位小儿科医生要退休了,怎么办?一度,九院小儿急诊明年一月一日起关闭的消息在业内盛传。不过昨天九院予以否认,医院将尽最大努力返聘这位退休的小儿科医生,急诊坚持开下去。但是,这样的坚持依然让医院困惑,由于大多数家长喜欢挤儿童专科医院,坐镇急诊的小儿科医生淡季时一晚上只看十几个病人,有时候甚至没有一个人来。这样的安排是不是资源浪费?

  我国尚缺20余万儿科医师

  “持续10余年的生育高峰给上海儿科带来了持续性的压力,长期处于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营。伴随着本次疾病的爆发,上海的公立医院尤其是儿童专科类医院显得不堪重负。与此同时,这十年间,儿科的人才面临成熟人才流失与后续人才培养不足的窘境。这无疑也为儿科的现状雪上加霜。上海国际医学中心营运院长余志庆说,“全面二孩”后,儿科医师紧缺导致儿童看病难的问题将更加突出。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副会长朱宗涵教授在2011年初曾指出:1998年,教育部为了拓宽专业面,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的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作为调整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事实上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这意味着,12年来我国新型儿科医生培养机制一片空白。他同时指出一个令人非常沮丧的事实是,15年来,全国儿科医生仅增加5000名。关于儿科医生的缺口,最普遍的数据引用来自于朱宗涵教授的估计。他曾指出,2008年,全国共有儿科医生6.17万人,但0至14岁的儿童却有2.3亿,比例约为0.2598个儿科医生/千儿童。参照美国1.4558个儿科医生/千儿童的比例,我国至少还缺二十余万儿科医师。

  儿科医生工作至少10小时

  事实上,医院可以扩建,但儿科医生无法速成。儿科之难,在于儿科也被称为“哑科”:病情孩子讲不清,家长也讲不清,是最考验医生的学科之一。更难的是,儿科穷、苦、累、险,就是做医生也不要做儿科医生,这几乎成为所有医生的共识。儿科医生多糟心?记者调查发现,儿科医生每天工作10小时成为了“起步价”。上海市儿童医院住院总医师丁颖介绍,“我们一个医生平均一天至少要看100个病人,从早上8点看到晚上8点已经是常态了。”

  如今,儿科医生看的不只是孩子,还有“没长大”的独生子女第一代。小儿多是常见病。病好看,但是焦虑难治。“金眼科银外科,又脏又累妇产科,吵吵闹闹小儿科”。过去,“吵吵闹闹”的小儿科是指儿科医生要在孩子的哭声中工作。而现在的吵吵闹闹似乎变味了,儿科医师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危险。越来越多的儿科医生已心知肚明:给孩子看病,还得哄焦虑甚至暴躁的家长。

  从医疗体制进行顶层设计

  几个月前,国家卫计委出台了一项医师资格考试新规。新规称,为了缓解院前急救、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现状,从今年起,在医师资格考试中,对儿科和院前急救岗位从业人员,开展加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儿科“降分录取”,社会一片哗然。

  更多儿科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仍不给予儿科医生合理的待遇,提升职业吸引力,无论医院建得多好,“只能继续招收其他专业淘汰下来的学生给孩子看病”。随之而来的,可能是新一轮的恶性循环:儿科一再降低用人标准,医疗质量逐步下降,医患矛盾随之激化,暴力事件增多。与此同时,每一次暴力事件使得更多学生远离儿科专业,加速医生流失。而这一切的后果是:“儿童看病只会更难。”

  如何拯救中国儿科医生?上海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幼保健院院长段涛教授把脉,应该从医疗体制上进行顶层设计,整体提高医生待遇,调整儿科收费标准。在国外,专科医生收入市场化调节。要解决儿科医生目前的困局,一位资深的儿科医生也呼吁放开医疗服务价格管制、放开医生自由执业,让儿科医生能为自己定价,能让市场定价,回归本来的价值。

news.sohu.com false 解放网 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5-12/23/content_160187.htm report 3045 黄浦区中心医院停诊儿科夜间急诊/晨报记者殷立勤晨报记者陈里予“由于我院儿科医生人员不足,无法维持夜间急诊,从2015年10月13日开始,本院儿科门急诊时间调整为
(责任编辑:王吉 UN652)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