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 国际要闻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专访“气候变化之父”:巴黎协议只是一纸空谈

来源:弧度 作者:祖晓雯

  

汉森教授此次带来了跟随他大半生的著名的“帽子”。这帽子是20年前他带家人去巴黎旅行并小住一周时,妻子送给他的,帽子跟孙子喜欢的童话故事中的帽子很像,跟随他大半生,和他走遍了世界的很多角落
詹姆斯·汉森教授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公开演讲 刘学红/摄

  刚刚在巴黎参加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著名气候学家、"气候变化" 理论提出人、美国科学院院士、NASA前所长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教授对搜狐新闻说:"气候变化法案的协议都是一纸空谈,目前各国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在支持这个协议的施行。增收‘碳税’是重中之重,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  

  12月13日,来自195个国家的代表就共同应对气候变化一致通过了《巴黎协定》。虽然该协议已经达成,但是不少学者认为,各国还需要制定详细的政策和措施,来促进该协议的顺利实施,汉森教授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的“增加碳税”的建议和言论至今仍备受争议:对石油公司等能源企业增收“碳税”,提高化石燃料的使用成本,然后将征收的税款平均分给所有的公众。

  12月21日,应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提名和邀请,刚刚在巴黎参加完COP21的詹姆斯·汉森教授作为北大“大学堂”顶尖学者讲学计划(Peking University Global Fellowship)入选学者,于12月21-22日访问北京大学,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公开演讲,他的演讲题目是:《气候变化的机遇与挑战:通向清洁能源与稳态气候的可行之路》。在演讲后他接受了搜狐新闻的独家专访。

  今年已经74岁的汉森教授,长时间任职于美国宇航局(NASA)戈达德空间研究所(GISS),曾任所长32年(1981-2013)。2013年从NASA退休后,汉森继续担任哥伦比亚大学兼职教授,并主持气候变化、认识与应对项目。汉森教授是气候变化领域的先锋学者,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气候学家之一,被尊为“全球变暖研究之父”。

  他于1981年在Science发表的文章首次使公众意识到了人为排放的温室气体对气候产生的重要影响,并成功得预测了气候变化的趋势。他的一个最知名的工作是1988年在美国国会为气候变暖作证,在全球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汉森教授除了在气候变化、全球变暖方面的卓越研究贡献以外,他本人还有两件标志性的争议事件。2006年,他在美国的60分钟节目里告诉大家,乔治·W·布什的那届白宫政府曾经在与气候相关的新闻发言里修改了全球变暖问题的相关报告,修改后的版本让全球变暖问题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大威胁。但他本人参与领导的未经修改的报告指出,全球变暖问题威胁巨大。他甚至宣称,如果没有美国官方的批准,他就无法在气候问题上发表自己的言论和观点,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从未经历过这种级别的限制。

  2011年8月,他和另外1251名气候变化积极分子因为在白宫门前参加反对从加拿大到海湾地区建设输油管的游行而被捕。2013年2月13日,他再次在白宫门前被捕,依然是因为参加进一步抗议该输油管建设的游行。

  谈及中国在全球气候变化协议中扮演的角色,汉森讲授肯定了中国政府此次的努力和贡献:“是的,中国此次做出了很大贡献,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和对能源需求很大的国家,中国此次完成了一个很伟大的工作。虽然目前,空气污染是中国比较首要的难题,但是解决全球变暖问题也十分紧迫,中国绝不能等到先解决了污染问题,再来着手解决碳排放问题,那就太晚了。”

  中国和印度同样是世界人口大国,同样遭受着空气污染问题的困扰。汉森教授表示:“中国在治理全球变暖问题上的角色要比印度重要,而中国采取的态度也比印度积极很多,我认为,中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重要的国家。”

汉森教授此次带来了跟随他大半生的著名的“帽子”。这帽子是20年前他带家人去巴黎旅行并小住一周时,妻子送给他的,帽子跟孙子喜欢的童话故事中的帽子很像,跟随他大半生,和他走遍了世界的很多角落
汉森教授此次带来了跟随他大半生的著名的“帽子”。这帽子是20年前他带家人去巴黎旅行并小住一周时,妻子送给他的,帽子跟孙子喜欢的童话故事中的帽子很像,跟随他大半生,和他走遍了世界的很多角落 祖晓雯/摄

  以下为专访内容全文:

  搜狐新闻——SOHU

  James Hansen——J

  SOHU:从1988年,您作为NASA的首席气候科学家,也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气候学家,第一次警告国会,关于全球变暖给地球带来的威胁,到现在,您认为这个问题发展得怎样?解决得如何?

  J:美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解决这个问题。全球变暖问题越来越严重,冰川融化,海平面每年上升,近五年冰川融化和海平面上升得更厉害了。可以说问题一直在恶化。

  SOHU:您对此次巴黎气候大会各国达成的协议如何看待?

  J: 此次全球近200个国家,包括欧盟所达成的控制全球温度升高在2摄氏度以内的协议虽然达成,但是各国领导人都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地球正在变得越来越暖,持续的气温升高带来的全球变暖和空气污染问题带来的破坏同样严重,直到现在,美国和欧洲等各国的政府都只有承诺、空话,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在阻止全球变暖的恶化,没有任何政策和实际性的措施真正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

  科学家们一直对全球变暖问题非常警惕,作为科学家,我们需要对此有客观的态度,但是我本人经常受到阻止,不让我发表关于气候变化的观点,美国政府,尤其是共和党,对气候变化的相关政策持抵制态度。

  你可以看到的是,每一个国家都说要减少碳排放,但是其实各个国家间联系并不多,而且同时,还是继续使用最便宜的化石燃料作为供能能源。其实他们并不是最便宜的能源——如果你把他们对社会的消耗计算进去的话。所以我们应该要增加碳税,尤其是对一些国内的矿厂和进口港口(这些只是小部分的地方,很容易做到)。这是真正有用的减少碳排放的措施。

  SOHU:可以详细地解释一下您的“增收碳税”的政策主张具体怎么实施吗?

  J:这应该是一个全面的政策,在一个民主国家里,钱应该给予到公众,从燃料公司收的费用公平的分发给每一个人。这个费用的额度应该随着时间增长,而且应该100%给予到公众——每一个合法的居民都应该得到同等额度的钱。

  阿拉斯加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你看,在阿拉斯加,州政府就把燃料税的钱给予公众,公众当然热爱这个政策——每个人都想每月收到支票。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就会比一般人在限制化石燃料使用上做得更好。

  SOHU: 但是显而易见,增收碳税是国会很难通过的政策,您为什么认为这个政策一定要实施?

  J:奥巴马总统在想办法解决气候问题,但是他现在所做的事实在是没什么用。我认为,化石燃料这么便宜,人们肯定会持续使用它们。所以政府应该增加投资来发展清洁能源。

  SOHU: 您在巴黎参加气候大会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奔赴加州,然后来到中国,对这次中国在气候大会中的参与如何看待?

  J:中国做了很突出的贡献,完成了很伟大的工作。据我所知,煤是中国的最主要燃料,这造成了空气污染等问题,但是中国不能等到解决了空气污染问题再来参与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当中来,那就太迟了。中国必须现在就着力解决这两个问题。

  SOHU:对比中国和印度,您认为哪个国家目前在气候变化领域的作用更大?

  J:当然是中国。印度当然也是人口大国,也有严重的污染问题,但是中国的能源需求更大。美国、欧洲把大量的加工厂开在中国,也开在印度,这给了中国和印度更大的环境负担,我们已经不能够简单地指责新兴国家在全球变暖过程中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更多, 因为中国承担着世界的加工工作,这也曾是“哥本哈根”会议的主要争议,但是这次能够达成“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中国的贡献是不可忽视的,可以说是最重要的。

  SOHU:您从1981年开始任职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到2013年退休,这期间您在NASA的工作主要是哪些方方面?为何会率先提出全球变暖理论,甚至到国会去听证?

  J:我是一个科学家,提出客观的理论,推进社会的发展,是我的责任。我曾经在NASA研究航天问题,但是只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后来我渐渐发现,地球才是我的兴趣。全球变暖威胁着地球的存在。所以我开始研究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直到现在。

  我确实在NASA工作了相当长的时间,从我年轻的时候开始,那时候的NASA是一个年轻、有活力、容纳各种意见的地方,是世界上科学家所能工作的最好的地方之一。现在,它有了一些变化,当然,对科学家来说,它依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随着NASA的成立时间越来越长,它慢慢变得有一点官僚主义。我认为,美国国家科学院(NAS)是最好的研究机构,对于我们这样的科学家来说。

  SOHU:从您的个人经验来看,为什么NASA不再是“最好的地方”?跟NASA从2005年干预您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发言有关吗?

  J:是的,我一直对气候变化和化石燃料的使用、以及全球变暖的问题发表着自己的主张,那就是全球变暖很危险,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这影响着我们每个人,影响着纽约、伦敦、上海等各个城市,所以,应该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增收碳税。但是从2005年12月我在旧金山美国地理联盟演讲之后开始,NASA的管理人员、公关人员开始检查我的公开发言,他们告诉我,这跟其它联邦机构对于员工的发言要求是一样的,尤其是在公共事务上的发言,每个人都要接受审查,没有人能例外。

  SOHU:这是不是就是您之前在《卫报》采访中说的“科学家应该接受客观性训练,不应该有人来阻止科学家们说出关于温室气体排放的真相”? 您曾因为宣讲气候变化带来的危害被捕?

  J:是的。我记得我写信给艾克森美孚(世界上总市值最大的股票公开上市的石油公司),抗议他们出资修改研究生学院和初高中的教科书,让这些教科书里关于气候变化的内容变得模糊不清,好像我们这些科学家对气候变化的认知尚不清晰似的,修改后的教材里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人类造成了气候变化。但事实上我们很清楚就是人类造成的,而且我们也很清楚气候变化带来的潜在威胁。

  当然,我的抗议显得好像我是个犯罪分子。但是现在,很多石油行业的领军人物都说他们愿意投身于气候问题的解决中来,因为他们都有子孙后代,所以如果美国政府愿意给他们一个动机去促进增加碳税,事实上,他们是愿意的。但是我们的政府没能这么做。

  这真的是民主制度的一个弊端,要通过这个政策可能需要很久,很难推行。我真的要责怪我们的政府,他们总是看起来在做一些事情,但其实这都是谎言,是欺骗,他们什么都没做,他们应该更加精明地理解气候政策,在全球碳排放的减少中贡献力量。

  SOHU:您谈到美国政府通过这项政策很难,谈到民主制度下这项政策很难推行,可以解释一下吗?

  J:其实我没看见任何政治家,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有真的提出过增收碳税的政策。目前有一个组织,我想强调一下,那就是一个叫做“公民气候游说”(Citizens Climate Lobby)的组织,这是一个非盈利,无党派,基层宣传组织,致力于国家政策,以应对气候变化。

  这个组织的规模在过去几年里增长了一倍,于是他们的意见开始形成了一定影响。民主党曾草拟过一项增收碳税的法案,但是政府要拿走其中40%的资金,使得这项草案难以被通过。而且,保守党人也不会接受这项政策,因为这会产生税收,税收会让经济低迷,碳税事实上能促进经济发展,因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收入再分配。

  SOHU: 这次在巴黎气候大会上,您在接受《卫报》和《赫芬顿邮报》记者采访时,特别提到了西南极洲冰盖的崩塌,请问这对我们的影响是?

  J:这意味着海平面将上升好几米,这是气候变化、全球变暖带给我们最大的威胁,因为这意味着沿海城市就要被淹没了。这对经济上的破坏性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而且还会带来大量的“气候难民”,比如孟加拉国,将会产生1亿的难民,他们不得不被迫迁徙到其它地方,所以这真的很严重,很难想象如果我们让南极冰盖崩塌,还怎么去支配和管理这个世界。

  SOHU:如果建一些海堤的话有用吗?

  J:对小部分区域来说,可能还可以。但是当飓风袭来,水就会推翻海堤,所以建海堤并不实用。我们必须保持海平线稳定不上涨,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巨大的经济破坏。这就需要从减少碳排放,遏制全球变暖做起,每年减少一定比例的碳排放,就能一点点保持海平线的稳定。目前我认为唯一可行的措施就是对能源企业增收碳税,如我刚才所说。否则,人们就会继续燃烧让气候变暖加剧的便宜燃料,这些达成《巴黎协议》的国家都说,好吧,我们要减少30%的碳排放量。但是,如果燃料价格还是不变,依然会有人用它们,价格也会越来越便宜。

  SOHU:那么,您所说的这些沿海城市,比如纽约、上海、旧金山,如果气候变化没有被遏制,这些城市会怎样?

  J:看看纽约、上海,如果海平面再上升几米,就没人能保护这些城市了,去保护这些城市根本就不实际。所以必须防患于未然。

news.sohu.com true 弧度 http://news.sohu.com/20151223/n432356688.shtml report 6715 詹姆斯·汉森教授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公开演讲刘学红/摄刚刚在巴黎参加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著名气候学家、"气候变化"理论提出人、美国科学院院士、NAS
(责任编辑:祖晓雯 UN81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