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12岁尿毒症少年痛哭求放弃 哥哥欲捐肾救亲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12岁尿毒症少年痛哭求放弃 哥哥欲捐肾救亲(图)
李鹏举在医院照顾弟弟,一边抚摸着弟弟的头,一边逗弟弟开心。 李婉君 摄
李鹏举在医院照顾弟弟,一边抚摸着弟弟的头,一边逗弟弟开心。 李婉君 摄

  中新网郑州12月25日电  (记者 门杰丹)圣诞节到来之际,在众多年轻人放松狂欢时,河南淮阳县罹患尿毒症的12岁少年李文帅却在病房与病魔暗暗抗争。25日,记者采访获悉,前几天因担心筹不来钱而一度痛哭求放弃的这位不幸少年,其实很想重返校园读书。看到弟弟小小年纪就备受折磨,读大二的哥哥毅然决定捐肾救弟弟。“尽管能否配型成功尚未可知,换肾的手术费也无着落,但无论多难,我们都不会放弃!”

  25日,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病内科一病房,记者见到李文帅时,瘦弱的他刚做完透析,带着口罩躺在病床上,守护在侧的哥哥李鹏举一边帮弟弟捋顺头发,一边说话逗弟弟开心,举手投足间,尽显疼爱。

  李鹏举告诉记者,他们家在周口市淮阳县黄集乡黄德寺村,今年10月中旬,12岁刚上初中的弟弟李文帅经诊断得了尿毒症。在郑州一家大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治疗一周才脱离生命危险,但医生说弟弟双肾坏死,治愈希望不大,劝放弃治疗。

  “听到这种说法,我的腿都软了,我妈甚至都不敢听医生说话。我弟才12岁,咋能放弃啊!”李鹏举说,家人无法接受,就带着弟弟转到郑大一附院治疗。

  李鹏举说,医生分析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弟弟换肾,但换肾毕竟是一个大手术,建议做个基因诊断,看换肾后病情会不会复发,结果要一个半月才出来,期间进行透析治疗。但就在透析期间,弟弟又感染了曲霉菌肺炎,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治疗了一个月,直到23日才转入普通病房。住院以来弟弟经常做透析,透析一次长的要48小时,最短的也要4小时。“弟弟有时气闷、咳血、呼吸困难,难受得在床上打滚,用头撞墙,甚至药靠镇定剂才能静下来。”

  据了解,李文帅求医两个多月以来,治疗费已经花了35万余元,扣除新农合报销的部分,其中还有近20万元得家里出,而这些钱,基本都是借自亲朋。

  “爸妈都是农民,农闲时,我爸会打点零工,我上大学,弟弟上初中,还有两个妹妹也在上学,家里负担本身就很重。”李鹏举说,前几天,弟弟意外看到一张近2万元的每日清单,竟然痛哭起来,说啥也不想治病了。

  “那天我正在喂孩子吃饭,他看到账单,哭得饭也不吃了,说不治病了,上哪儿弄钱啊?”李文帅的母亲抹着泪说,孩子心疼父母借不来钱为难,弄得自己也伤心落泪。后来好不容易劝住,但孩子好像有了心事,总是郁郁寡欢的。

  李文帅的母亲透露,文帅平时就很懂事,学习也很自觉,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有病以来,孩子总担心不上课学业会落下,因此只要身体好受点,他就看书,总希望等看好病了,赶紧回学校上学,将来还要上大学呢。

  贫寒的家境又遇到大病之灾,让年仅21岁的哥哥李鹏举过早成熟。他说,自己本来打算辍学打工补贴家用,可父母死活不愿意,如今,自己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勤工俭学,好减轻点家里负担。空闲时,也到医院照顾照顾弟弟。等放寒假了,自己就出去打工挣钱,给弟弟看病。

  “听医生说亲属的肾配型成功的几率比较大,捐一个肾也不会影响生活,如果和弟弟配型成功,我打算捐个肾给弟弟。”李鹏举说,爸爸有高血压,妈妈年纪也大了,妹妹又小,只有自己比较合适,只要能救弟弟就行。“只是如果要做肾移植手术,还得需要30万元费用,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但无论多难,我们都不会放弃!”
news.sohu.com false 中国新闻网 http://www.chinanews.com.cn/sh/2015/12-25/7688498.shtml report 1865 李鹏举在医院照顾弟弟,一边抚摸着弟弟的头,一边逗弟弟开心。李婉君摄中新网郑州12月25日电(记者门杰丹)圣诞节到来之际,在众多年轻人放松狂欢时,河南淮阳县罹患尿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