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百色助学网受害少女的2015:孤独的逃离之路

来源:搜狐网
原标题:百色助学网受害少女的2015:孤独的逃离之路

  搜狐新闻年终巨献《六个孩子的2015》:

  这是六个孩子的故事,也是献给所有孩子的故事,在即将结束的2015年,他们的命运有了不同的转折。悲伤和希望,苦乐与警醒。孩子,是最不该被遗忘的。

  六旬失独者诞下的试管双胞胎茁壮成长,百色助学网受害少女在努力走出阴霾,曾被村民驱赶的艾滋男童走进了特殊学校,天津爆炸最小遇难者的骨灰已撒向大海,毕节自杀四兄妹的孤魂仍没有得到真正的纪念,而远在约旦的难民儿童只希望不再有战争和饥馑……

  在即将到来的2016年,希望孩子们的痛苦能被铭记,而他们的愿望能够成真。

  百色助学网受害少女的2015:孤独的抗争之路

  “逃”到北京2个月后,梅子再次选择逃离北京。12月的冷风中,年龄刚满18岁的梅子踏上2500公里的回家路,目的地是广西百色隆林县——一个曾让她人生蒙上阴影的地方。

  梅子是百色助学网性侵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也是站出来告发“恶魔”王杰的领头人。几个月来不断面对媒体,梅子的伤疤也曝光于世。网友的评论、身边异样的眼光、家人的不解和疏远,都让梅子更加孤独。

  9月底,梅子在公益人士帮助下来到北京。陌生的城市曾一度让她淡忘痛苦,但微薄的收入和对亲人的挂念还是让她逃离北京。

 
准备离开北京的梅子

  逃向北京 逃离北京

  这不是梅子第一次逃离隆林——12岁时第一次被性侵,3年后不堪骚扰被迫辍学,不到15岁的她只身前往南方电子厂打工。

  3年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并没有让她摆脱王杰的噩梦。因为妹妹开始在隆林上初中,王杰竟然又打起了妹妹的主意。愤怒的梅子不得不回到隆林,到一家美容院工作,继续忍气吞声,被王杰威胁。

  2013年底,山东义工秋楚开始调查王杰,寻找视频中的女孩,找到的第一个就是梅子。“那时候她是一个自暴自弃的女孩,心中充满仇恨,没有理想,感觉自己是肮脏的,心里只有复仇。”

  2015年8月月,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报道了百色助学网创办者王杰性侵女童并与捐助者进行钱色交易的新闻——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王杰利用捐助性侵、要挟多名少女,更以少女为筹码向外地老板索取投资。

  王杰被抓,媒体报道也一轮接一轮。案件至今没有水落石出,梅子的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刚成年的她一度纠结崩溃——自己是否做对了?王杰是被关起来了,可自己又得到了什么?周围人的质疑也让她更加难受。

  隆林是个小地方。梅子渐渐感到身边人投来的异样眼光,但自己还要用微笑伪装,像个“小丑”:“一直生活在谎言中。不敢告诉身边的人,要去做什么事情,都会撒一些谎。”

  最让梅子崩溃的还是给家人带来的伤害。在隆林县上初中的妹妹有一天拿着网上的新闻来问姐姐,梅子气得把手机都砸了。

  老家位于隆林县只能步行到达的闭塞山寨。81岁的奶奶和8岁的弟弟并没有受铺天盖地新闻的影响。但警察的上门取证和流言蜚语之下,连他们也没能瞒住。

  在广东打工的爸爸并没有时间关心女儿的情绪,他更担心女儿跑远。“爸爸还指望着我照顾家。”母亲早逝,爸爸在外打工10年,每年只在过年时回家一次,长女梅子承担起了照顾弟妹和家人的重担。

  但继续待在隆林,梅子已无法承受。9月25日,在公益人士帮助下,梅子决心赴北京工作。临走前她给弟妹交了学费,又赴广东看爸爸。

  极少见面的父女连一顿饭也没有一起吃。“就说了几句话”。

  闯荡北京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轻松。被介绍到一家美容院的梅子发现,北京的工资并不是传说中的“几千块”,培训阶段,每个月只有500元,如果没有公益人士帮助,根本呆不下去。自己在隆林的工资都有2000块。

  “北漂”对这个文化水平不高、又满怀心事的女孩来说有另一番孤独。

  10平米的小屋里,4张上下铺的床,挤着5、6个女孩。她们都只有十七八岁,但梅子和她们总隔点什么,“她们玩的游戏我也不懂。”不敢讲自己过去的事情,梅子依然用微笑保护自己,却在其他同龄人眼里显得有点“装”。

  站在北京的十字街头,梅子依然感到迷茫,“就好像突然回头看,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都不在了。当走上这条路的时候,觉得特别的孤独。”

  千里之外的家人更让她挂念不已。“奶奶老了,身体也不怎么好。我觉得特别亏欠我的弟弟妹妹,都说长姐为母,而我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连拿手指头都能数得了。”

  短短两个月,梅子告别北京,依然感激,在这里,曾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充实的工作曾冲淡她的烦恼。

  “我总以为,成为另一个人,生活就会不一样,却忘记了,只有那个最初的自己,才能带来真正的救赎。”决心踏上回家路的梅子在朋友圈里写道。

 
被王杰性侵的女孩

  “复仇者”

  8月13日王杰被捕的那个夜晚,梅子在隆林县城后山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将“恶魔”送进监狱,她却久久没从惊慌与后怕中挣脱。

  23点40分,王杰被警方控制。接到电视台电话通知,梅子“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其她几个躲在亲戚家的举报女孩也暂时松了口气。

  在决定举报王杰前,梅子常如孤魂野鬼,游荡在县城的后山、烈士陵园。失去希望的她犹如行尸走肉。

  小学五年级,梅子因几百元助学金被王杰欺骗、侵犯后,恐惧和仇恨就在幼小的心里滋生,但更多还是无助和绝望。“那时候太小了,不敢告诉任何人,他手上有视频,还说隆林是他的天下。”

  退学是梅子最遗憾的事之一,成绩一直排在前十名的她原本很好强。中考前不堪骚扰辍学。远在几十公里外的山区老家,奶奶只知道她“不想读书了”。家里穷,女孩辍学减轻负担在当地是常有的事。

  外出打工的梅子想要逃离王杰的魔爪。生活让她学会面带笑容,掩藏痛苦。然而逃避并不能驱散阴影。

  妹妹赴隆林上中学后,王杰说要把她介绍给深圳老板,为了向老板证明自己能办到,他甚至把梅子小时候的不雅视频发给对方看。

  回到隆林的梅子又开始受到王杰持续不断的要挟、骚扰。

  为了每个月2000多元的工资,梅子在美容院每天穿高跟鞋站数小时,练肿双手,努力工作。然而“复仇”的种子已经在心里埋下。

  2013年底,山东义工秋楚发现百色助学网有问题后开始调查王杰。他从深圳老板那里得知:“去隆林助学好,当地封闭、愚昧,有吃有喝,还有学生妹玩。”

  佯装“投资者”取得王杰信任后,对方竟然真的传来几段性侵视频。幼小的女孩显然受到胁迫,反抗,但无力。

  秋楚气得全身颤抖——他难以相信,信赖多年的“助学天使”王杰竟有这副丑恶嘴脸。

  动员女孩们提供证据扳倒王杰并不容易。

  当梅子找到发小阿彩,希望她一起参与举报时,阿彩拒绝了。性格内向、老实的她最怕流言蜚语。但当她得知又有和自己当年一样小的女孩被送到深圳陪老板“过暑假”时,她终于决定站出来。

  阿彩是和梅子在同一天被侵犯的,多年来,两人保守着共同的秘密。

  得到发小的支持,梅子开始联系其她女孩,但很多人不是不接电话,就是直接把她拉黑了。一些女孩已经升入大学,有的甚至结婚生子了,不希望再受到打扰。

  最终,她们找到了十来个受害者和知情人,但只有4人愿意协助调查,其他人则提供了资料。

  为了获得视频证据,梅子不惜主动靠近王杰,“羊入虎口”,获得他的信任。放下戒心的王杰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要梅子帮她一起拉女孩下水,“13、14岁的,给你1万,漂亮的处女更高。”

  大量证据被逐渐聚拢:2.7万件证据,包括性侵视频、照片、聊天记录,还有证人证言。

  这些都成为扳倒王杰的核心证据。

 

深山里的民居

  艰难求学路

  从南宁出发坐汽车需6小时抵达隆林县城,一路不乏水光山色、蓝天白云。

  抵达隆林县,淳朴气息扑面而来。各族服装的商贩在菜场交易,背着背篓的山区妇女聚集在树下等待零工。

  这是一个在梅子眼里“步行到哪里都不超过半小时”的小县城,也是“深圳老板”口中“封闭、愚昧、有学生妹玩”的地方。

  出身贫寒的王杰借助助学平台构建着的钱色网络,在监管缺失和知情人沉默的纵容下,越来越肆无忌惮。

  而恶的背后,依然是贫困、无助和女孩面临的艰难向上之路。

  被捕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杰自称9年来募集了700万捐款,资助过4000多个学生。实际上,的确有很多女孩依靠百色助学网的资助才读到高中、大学。

  在广西电视台的暗访中,王杰亲口承认,自己会挑选最贫穷又最渴望上学的女童下手——没有几百上千元的助学金,她们很可能面临辍学。

  “如果你不去我们那里看看,就根本不能理解那些助学金对那些女孩意味着什么。一年四季挣的钱可能都不如人家一笔捐款。”一个当地女孩告诉搜狐新闻。

  保守的山村对女性的要求更为苛刻,受到伤害的女孩不会从父母那里得到支持。“如果这些受害女孩告诉父母,可能会先被打一顿吧。”

  在重男轻女的贫困山区大家庭,女孩并不被父母支持读书,一些女孩还被改大年龄,提前出去打工。

  渴求读书的女孩子会想尽一切寻找资助。百色助学网上曾经发布过一个女孩写给老师的信,求老师帮她寻找资助者:“我现在是硬赖在学校父母才给我读的……我不会让他免费资助的,我只是向他借,我想让他资助我到高中完毕,若我考不上理想的大学我就不读了,我会去打工,然后一年内把借他的钱还清……”

  在隆林县读中学,一个月的生活费就需要400-600元。赴大城市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更是“天价”。而大多数家庭的唯一收入来源是父母打工的钱,如果家里有三四个读书的孩子,根本无力承受。

  当地孩子小学、初中就辍学的很多,继续学业极度依赖外界的捐助。而缺乏规范和监管的百色助学网则抓住了女孩们的求学心切。

  当罪恶发生了9年被视而不见之后,女孩们选择以自己的方式反抗——孤注一掷,悲壮,但有效。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将目光投向她们。而难以承受的压力也向她们袭来。

  等待案件处理将是漫长的过程。

  在北京的短暂“逃避”后,2015年底梅子决定回到家人身边。关于未来,18岁的她依然有很多憧憬。“把我弟弟妹妹供出来,然后在自己有能力,有时间之余,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敬请期待《六个孩子的2015》第三期

  栏目主编:王辰

  视频主编:刘楠

  文章作者:姚舜 张亚利

  编导:夜蕊

  摄像:沙金 刘新猛

news.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news.sohu.com/20151227/n432703809.shtml report 6148 搜狐新闻年终巨献《六个孩子的2015》:这是六个孩子的故事,也是献给所有孩子的故事,在即将结束的2015年,他们的命运有了不同的转折。悲伤和希望,苦乐与警醒。孩
(责任编辑:姚舜 UN868)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