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合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资料:俄罗斯战略火箭军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从空天军组建看俄军兵种改革

  (本文刊于2015年12月16日)军事科学院外军部欧洲室副主任、大校李抒音

  2015年8月1日,俄军宣布了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将空军和空天防御兵合并,组建一个新的军种—空天军。尽管这一消息在俄军内已有传闻,但这么快就付诸实施还是令人震惊。但更为震惊的还在后面。不到两个月,9月30日,新组建的俄空天军就开始对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实施空袭。目前看来,俄军的空袭行动取得了明显战果,与此前国际反恐联盟的低效率形成鲜明对比。俄此次行动不仅达成了多重战略目的,有力地展示了新组建的空天军的作战能力,还向世人表明,俄军“新面貌”改革取得了成功。其中,历时20多年、争议颇多的军兵种体制调整被实践证明是合理的。

  从五大军种到三军种两兵种

  一国军队保持什么样的军兵种体制,既由这个国家的国情军情决定,也要符合世界军事发展的基本趋势,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1992年5月俄军组建时,继承了苏军的五大军种结构,即陆军、战略火箭军、国土防空军、空军和海军,另外还有空降兵和军事航天力量两个独立兵种。与此同时,俄军为了适应军事政治形势的需要,提高军队指挥和使用的效率,减少指挥机关的数量,开始酝酿完善军兵种体制。

  从1993年到1996年间,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责成总参谋部、各军种总司令部及相关科研机构开展了一系列研究,最终由总参谋部提出了一项名为“改革-2000”的方案,即首先于2000年前建立四军种结构,2000年后逐渐向按武装力量的行动范围陆、海、空天三军种过渡。总参谋部当时之所以考虑要先建立四军种结构,主要是考虑到战略火箭军的军种地位难以撼动,削减军种的方案主要通过撤销国土防空军来实现。1996年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格拉乔夫因工作不力被迫下台,这一方案也因此搁浅。

  罗季奥诺夫接任国防部长后,坚持暂时保持原军兵种体制不变,这一主张同叶利钦信任的国防会议秘书巴图林产生了严重分歧。巴图林坚持要将国土防空军和空军合并,并将军事航天力量和导弹太空防御部队并入战略火箭军,组建一个新军种—导弹太空军。由于仅仅担任了10个月的防长,罗季奥诺夫在军队改革上并没有多大作为就被迫下台,由战略火箭军总司令谢尔盖耶夫接替。谢尔盖耶夫自然选择了巴图林的方案,不顾国土防空军将领们的强烈反对,大刀阔斧开始合并。1997年底,战略火箭军接收了军事航天力量和原隶属于国土防空军的导弹太空防御部队等共578个单位;1998年底,国土防空军和空军合并为新空军。这种简单化的合并此后遭到了部分军方领导和军事专家的强烈批评。俄安全会议秘书科科申就公开表示,战略火箭军不仅不应强化其军种地位,还应该被并入陆军。这一时期,俄军兵种结构调整主要围绕两个问题,一是战略火箭军的军种地位问题,其实质是核力量与常规力量之争;二是军事航天力量的归属问题,这涉及未来空天力量的建设发展。

  普京上任后,担任国防部长的伊万诺夫坚定地站在了发展常规力量一方。他首先拿战略火箭军开刀。2001年,俄军将军事航天力量和导弹太空防御部队从战略火箭军中分离出来,组建为一个独立兵种—太空兵,并将战略火箭军降格为独立兵种,成为战略火箭兵。这样,俄军建立了三军种三兵种的体制,即陆海空三军种与空降兵、太空兵和战略火箭兵三个独立兵种。

  2008年俄军启动“新面貌”改革后,俄军继续对武装力量结构进行调整。首先,对于空降兵仍保持独立地位,俄军内仍存在争议。有一种意见认为应将其归入陆军。但是,由于空降兵部队战功卓著,成就辉煌,加之历任空降兵司令据理力争,其独立兵种地位在历次改革中都无人能够撼动,几次将空降兵并入陆军的方案也无果而终。

  2011年11月8日,俄军宣布组建空天防御兵,这个新兵种实际上是由太空兵整合原空军空天防御战役战略司令部下属防空部队而成。这样,俄军就形成了新的三军种三兵种结构,即陆海空三军种和空降兵、空天防御兵和战略火箭兵。但这只是迈向构建统一空天防御体系的第一步。2015年8月1日俄军宣布组建空天军,标志着俄军在体制上实现空天防御力量的整合,可以对全军的空天防御力量进行统筹规划、集中建设和统一指挥。与此同时,也使俄军结构历史性地转变为三军种两兵种。不过,这应该不是俄军兵种体制改革的终点。未来空降兵和战略火箭兵能否保留独立兵种的地位,还值得观察。

  美空天袭击能力增强逼俄改革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构建全国统一的空天防御体系以应对未来可能的空天袭击,是俄军20多年军兵种体制调整的主线和核心思想。但以何种形式、依托哪个军种构建这一体系却引起了各方的争议。早在苏联解体前夕,即1991年11月12日,戈尔巴乔夫颁布了《在苏联武装力量中成立战略遏制力量》的第2846号总统令,要求在战略火箭军、导弹袭击预警系统、太空监视系统、反导监视系统和军事航天力量基础上组建一个名为“战略遏制力量”的新军种。此举旨在与美国相抗衡,实现全球战略均势。苏联解体使这一纸命令成为空文。

  1994年俄军总参谋部在论证未来的军兵种结构时,曾提出过2005年前组建空天军的方案。这一方案涉及国土防空军、空军及直属于国防部的军事航天力量,要求将其进行合并。在具体合并方式上,相关方各执一词。国土防空军坚持认为应以防空力量为主体。原因有二,一是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环境与美国不同,其所需要防御的国土面积是美国的1.8倍,同时俄预警时间只有0.1-1小时(边境地区)和1-5小时(内陆地区),远远低于美国的1-5小时和5-10小时,因此需要更多的防空兵力兵器;二是防空军是空天防御系统的核心力量,能够担负空天侦察、导弹袭击预警、反导反卫和防空任务。

  但1997年的改革结果却令国土防空军极为不满。此次改革不仅没有实现以防空力量为主组建空天军的设想,反而将国土防空军分解了。其中的导弹太空防御兵连同军事航天力量一起被并入战略火箭军,而其余的则被并入空军。但是,在当时俄军经费严重匮乏的情况下,战略火箭军认为不仅此举可以提高防空反导效率,还可以大幅节约资金。

  进入新世纪后,美国发动的数次高技术局部战争特别是科索沃战争促使俄深刻认识到,以飞机、导弹等远程精确打击手段为代表的空天袭击,已经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作战样式,并决定着整个战争的进程和结局。随着美国全球远程精确打击能力不断增强,特别是临近空间飞行器迅猛发展,俄军的危机感越来越强。俄原空军总司令泽林上将曾大声疾呼,美国到2030年将能够对俄全境实施远程精确打击。俄前国防部长伊万诺夫也要求各级指挥员抛弃自二战以来形成的以陆战为主的观念,把作战准备的重心转移到应对强大空天之敌的远程精确打击上来。俄军对1997年的军种改革进行反思后,于2001年通过合并军事航天力量和导弹太空防御兵,组建了一个独立兵种—太空兵。

  太空兵的成立不仅没有解决建立全国性统一空天防御体系的问题,还与2002年组建的莫斯科空防司令部职能重叠。为此,俄军于2006年颁布《2016年前后俄联邦空天防御构想》,要求成立新的空天防御战略指挥机构,统一指挥分散在各军兵种的防空防天力量。但是,对于依托哪个军种构建并统一指挥全国性统一空天防御体系,一直存在争议。各方长期僵持不下。但这一问题又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是美加紧部署欧洲反导系统、发展空天即时打击系统的情况下,俄面临的军事安全压力骤然提升。

  最终,2011年3月,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宣布,以太空兵为基础组建空天防御兵。

  尽管组建了空天防御兵,但俄空天领域依然是割裂的。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俄关系急剧恶化。随着美军加速推进临近空间飞行器和空天飞机的研制列装,俄认为其面临的空天袭击威胁日益严峻。而美军也宣布可以在6小时内彻底摧毁“一个高度发达大国”的基础设施,使其丧失抵抗能力。为切实维护俄空天领域安全,为实施未来的空天战略性战役创造更好的组织和技术条件,俄军于2015年8月组建了空天军。正如俄防长绍伊古所说,组建空天军,不仅有利于“统一制定与发展空天防御力量有关的军事技术政策”,还可“通过攻防力量的一体化提高作战使用效能”。

  俄军组建空天军的历程尽管十分艰难,但毕竟始终在探索建立统一空天防御体系、应对未来空天袭击最佳模式。在经过了战略火箭军、太空兵、空天防御兵几个阶段之后,俄空天军终于得以成立,实现了俄军在组建初期的设想。当然,其间也走了一些弯路,交了不少学费。目前看来,俄空天军的成立也并不能彻底解决俄空天防御系统存在的所有问题,未来还需要进一步调整。

  着眼国情军情建立高效部队

  实际上,俄军改革中遇到的不仅有军兵种体制的问题,还有一个兵种归属的问题。这首先涉及陆军航空兵,即直升机部队。直升机自上世纪60年代越南战争之后,就成为在战役和战术纵深内机动的主要力量和对地面目标实施火力打击的重要力量。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将直升机部队编设在陆军。2002年前,俄陆航部队编在陆军,但一次意想不到的空难改变了其隶属关系。

  2002年8月19日,一架满载俄军官兵的米-26重型运输直升机在格罗兹尼机场降落时,遭到车臣非法武装的导弹袭击,直升机在迫降时坠入机场附近的雷区,起火爆炸。此次灾难共造成27名俄军官兵阵亡,震动了普京,他下令彻查事故原因。时任国防部长伊万诺夫为此下令解除了陆军航空兵司令巴甫洛夫上将等人的职务。紧接着,俄国防部于8月30日召开会议,名为研究陆军航空兵的安全问题,实为调整其隶属关系。在此次会上,陆军总司令科尔米利采夫上将直截了当地表态,同意将陆军航空兵转隶空军,他解释说:“陆军总司令部没有足够的精力来监督和管理陆军航空兵。而陆军航空兵经常违反相关命令和要求,只按自己的飞行任务计划飞行。这就是导致8月19日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空军对此欣然接受。很快,陆军航空兵共约80支部队2000余架直升机于2002年底之前并入了空防集团军,即后来的空防司令部,成为空军的一个兵种。

  尽管将陆军航空兵转隶空军遭到军内不少人的反对,但俄军不仅继续坚持,并将这一做法扩大到其他军兵种。在“新面貌”改革中,俄军将空降兵所属航空兵转隶空军。自2010年1月1日起,空降兵所属航空兵退出空降兵序列,包括7个安-2运输机大队和3个机场。此举引起空降兵司令部的强烈不满。由于训练时还必须使用这些运输机和机场,他们担心与空军协调过程中会出现不必要的扯皮现象。此举还使很少受改革影响的海军编成发生了变化。2011年,俄军将海军“图-22M3”远程轰炸机、“米格-31”、“米格-29”歼击机、“苏-24”前线轰炸机和“苏-25”强击机部队转隶空军战斗编成。但绍伊古上台后,又将部分歼击机再度回归海军。

  实际上,俄军不仅一直在调整军种编成,在军兵种部队结构方面也一直在进行改革。基本方向是,通过减少部队数量及结构层次、缩小部队规模编成,实现部队的常备化、模块化,提升机动作战能力和联合作战水平。经过数次改革,俄军取消了原有的简编部队和“架子部队”,基本实现了部队的常备化。俄军在部队结构上的反复调整,表明俄军在探索如何建立既符合俄国情军情、又能适应未来战争需求的高效、灵活、机动部队。

news.sohu.com false 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12/16/c_128536518.htm report 4909 (本文刊于2015年12月16日)军事科学院外军部欧洲室副主任、大校李抒音2015年8月1日,俄军宣布了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将空军和空天防御兵合并,组建一个新的军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