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人民币汇率成“风暴眼” 2000亿天量逆回购“维稳”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谭志娟
原标题:单周2000亿天量逆回购“维稳” 防风险为宽松延续首要目标

  一周之内1900亿元净投放,央行在开年第一周的表现真的“很拼”。

  1月7日,央行在公开市场开展了7天期逆回购700亿元的操作,利率持平于2.25%。虽较1月5日的1300亿元缩量,但鉴于当周到期资金量仅为100亿元,因而当周累计净投放1900亿元,创近11个月的新高。

  天量投放的背后,1月4日起公布的12月宏观经济数据依然显示实体经济景气不振。12月财新制造业和服务业PMI双下滑,官方制造业PMI同样低于枯荣线;人民币在岸、离岸汇率连续出现单日波动上百基点以及新近公布的外汇占款在12月出现上千亿元的缩减。

  受访经济界专家称,央行出手千亿元逆回购维稳资金面,其原因可能跟短端紧张与外占持续减少的累积效应有关,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意在对冲外汇占款的减少留下的基础货币缺口。

  天量逆回购旨在呵护短期稳定

  1月5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1300亿元7天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2.25%,此次逆回购规模创下了自2015年9月以来的单期操作量新高。而资料显示,在过去4个多月中,央行每期逆回购的操作量多在500亿元以下。

  相比前一周,央行在2015年12月31日暂停操作,仅在2015年1月29日进行了100亿元的7天逆回购操作。而在7天逆回购到期700亿元的情况下,一周合计净回笼600亿元。

  对于1月5日逆回购放量操作,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这主要为安抚机构情绪。因为开年人民币连创新低,资金外流担忧加剧,央行放量逆回购暂时稳定市场对流动性的忧虑。”

  民生固收分析师李奇霖也认为,央行出手1300亿元逆回购维稳资金面,短端紧张可能与外占持续减少的累积效应有关,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意在对冲外汇占款的减少留下的基础货币缺口。

  就在1月4日,2016年A股首个交易日,两市暴跌。沪深300指数在午后暴跌5%首次触发熔断暂停交易15分钟后,股指开盘后不到10分钟暴跌至7%,触发二次熔断,至此1月7日市场暂停交易至收盘。这也被认为是促使央行在5日加大逆回购力度,维护资金流动性的原因之一。

  但究其深层次的原因,实体经济依然处于弱势复苏,仍是当前最严峻的现实。

  近月一系列数据显示经济出现局部改善迹象,2015年12月份工业增加值和单月投资均出现了回升,显示稳增长政策推动下,实体经济出现企稳迹象。但高频数据显示这种企稳并不稳固,12月六大发电集团耗煤量同比增速继续下跌,跌幅与上月持平。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表示,12月份制造业PMI为49.7%,虽然微幅回升,但仍位于临界点以下,且低于历史同期水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和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持续下降,年底资金紧张状况更加突出,相关行业企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一定影响,制造业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分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PMI为50.9%,比11月回落0.3个百分点,但继续保持扩张态势;中型企业PMI为49.6%,比11月回升1.3个百分点,仍处于临界点以下;小型企业PMI为44.9%,比11月微升0.1个百分点,全年均处于收缩区间,总体看生产经营困难依然较大。

  同时,财新中国12月制造业PMI也回落至3个月低点,结束前两月回升态势,尤其当月产出指数重回荣枯线下方,该分项指数在过去8个月里,有7个月处于50之下。

  对此,受访专家称,实体经济依然较为疲弱,经济增速持续回升依然需要宽松政策保驾护航。

  汇率波动或成“风暴眼”

  “今年开年,经济形势并未有太大变动,年末降准预期落空,开年短期人民币出现暴跌,风险类资产遭受抛售,金融市场流动性开年就经受考验,央行迅速开展巨量资金投放,暂时稳定了市场情绪。”潘向东还表示,但在没有新的重要因素出现之前,短期应重点关注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以判断下一步货币政策方向。

  1月6日,来自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5314,较前一交易日(1月5日)中间价6.5169贬值145点,创2011年4月以来新低。

  1月7日,央行公布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5646,贬值332点。下调幅度为去年8月13日以来最大。若加上6日贬值145点,两日共下跌477点。

  受中间价走低的影响,离岸人民币也出现贬值态势,在央行公布中间价后,离岸人民币瞬间贬值超过600点。从6.6950附近暴跌至6.7585。此后,离岸人民币快速收复失地,上涨0.4%,此前在央行公布中间价后,离岸人民币瞬间贬值超过600点。

  中国央行1月4日的数据显示,人民币的贬值预期或正在成为外汇占款加速缩减的推手之一。

  央行1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全部金融机构口径外汇占款环比减少1184亿元人民币,为去年8月以来再度出现负增长,并创下2007年12月以来最大下降值。此外,12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较11月减少1289.09亿元,减少金额创2003年12月以来最大。

  在此之前,2015年11月末央行口径人民币外汇占款下降3158亿元,创历史第二大降幅;当月外汇储备也下降872亿美元。

  “尽管中国政府去年8月意外让人民币贬值,但中国制造业仍持续萎缩,由此引发的不安情绪促使交易商买入日元避险。避险高涨推高日元,因令人失望的中国制造业数据引发全球股市抛售,促使交易商纷纷买入日元这一传统避险货币。”easy-forex易信总部中国区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灏发给记者分析称。数据显示,近期日元兑美元攀升至11周高位,兑欧元触及4月来最高。

  不过,官方依然称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央行网站1月7日转发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的文章称,“当前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有条件继续保持基本稳定。各方面关注的美联储首次加息在长时间的发酵后,市场反应总体平稳,对2016年美联储继续加息的预期也较为充分,这说明美联储加息的影响已在较大程度上被提前消化,下阶段美元走势受多方因素影响有一定不确定性。最后,经济基本面仍将对人民币汇率构成长期支撑。我国外商直接投资和对外投资持续增长,外汇储备充裕,金融体系保持稳健,海外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资产的需求也将逐步增加,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人民币在国际储备货币中仍属强势货币。”

  “降准一再缺席,超出市场预期,从开年决策层的讲话来看,我国未来要避免大幅的刺激性政策,注重供给侧改革,央行对降准工具的使用仍然非常谨慎。降准信号作用可能会被理解为汇率失守的结果,年初汇率大幅下滑央行自己本身也有一定干预,如果当周内汇率下滑不止,那么降准应该很快到来。”潘向东表示。

  李奇霖也持类似看法,逆回购难替代降准。其分析理由是外汇占款减少从基础货币和银行负债端来讲是长期限和低成本流动性,逆回购属于短期流动性投放工具,且存在资金成本,只能起到短期缓解流动性紧张的作用,真正对冲外汇占款下降还是要靠降准。

  在他看来,短端稳定意在防范金融风险。但短端制约长端利率下降空间,后续逆回购利率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可期。在大的经济下行周期,当短端制约长端下降空间后,央行都会主动引导短端下降为长端利率下降打开空间。短端不主动降是为了稳汇率,但如果短端高经济不稳,汇率压力并不会减少。

  对于1月政策走势,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发研报称,降准一再落空,宽松政策主要受到汇率因素、供给侧改革、货币超增的制约,且当前货币利率仍相对稳定,或需降低对货币宽松的预期。

  但他同时称,贬值压力较大,不排除降准可能,且去产能仍需要低利率支持 。

  2016年货币政策继续宽松可期

  新年伊始,展望2016年,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认为,房地产投资、出口等需求侧已经陆续探底,但供给侧尚未产能出清,经济将继续维持L型走势,期待供给侧改革破局。

  潘向东对记者称,2016年M2增速突破年初目标应已成定局,2016年为引导利率下行,货币市场一直保持相对宽松的状态,2016年总体货币环境不一定好于2015年。

  “经济调结构下行和外汇波动成为2016年央行货币政策要考虑的两个问题,货币政策偏短期化,公开市场操作和降准可能都是为了短期市场利率目标考量。2015年M2增速在7月份开始出现宽松,这或与股市救助措施有关,2016年总量目标保持平稳的情况下,新增资金可能会专项用于某些行业或领域,例如金融债、专项金融债、绿色金融债等,还有继续扩量的地方政府债。”潘向东称。

  潘向东预计,2016年公开市场操作的力度可能也会刷新纪录,SLF、MLF、正逆回购都成为常用操作工具,如使用降准工具,定向降准必定随行。

  海通证券在研报中称“凛冬将至,春天不远!”在报告中提出,去产能将会带来短期阵痛,但这是经济转型的华山一条路,期间货币政策应会保持宽松继续托底,但难以主动加码刺激。在过剩产能出清之前,企业盈利料难出现长足的改善。而美元加息阴影笼罩,贬值压力骤升、信用风险频发,也令2016年资本市场危机四伏,防风险胜于寻机遇。

news.sohu.com false 中国经营报 http://news.cb.com.cn/html/economy_9_29263_1.html report 4158 一周之内1900亿元净投放,央行在开年第一周的表现真的“很拼”。1月7日,央行在公开市场开展了7天期逆回购700亿元的操作,利率持平于2.25%。虽较1月5日的
(责任编辑:王吉 UN652)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