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要闻 > 时事快报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老挝:革新开放中国帮助最多 地缘政治美越紧盯

来源:环球网
原标题:在老挝细看中美越印记:革新开放中国帮助最多 地缘政治美越紧盯不放

  【环球时报驻泰国特派记者 杨讴 环球时报驻老挝特约记者 程煌 陈有金】“拉拢老挝疏远中国。”这似乎成为近日国际领域的一大看点。1月中旬,老挝唯一政党和执政党人民革命党举行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新领导层刚选出就被日本媒体贴上“亲越”标签;大会刚结束,又有美国国务卿“罕见”来访,引来分析人士说,老挝已意识到需要在越南和中国之间取得某种平衡,并从西方获取支持。曾几何时,老挝政治上受越南影响大,经济上与泰国往来多,但近几年,中国对老挝的影响越来越大。2016年,老挝是东盟轮值主席国,有人说这是老挝在“中越两个竞争强邻”之间获得制衡和讨价还价实力的一个良机。在外界压力和诱惑下,革新开放30年的老挝对中国的态度会发生改变吗?

  老挝的变化离不开中国帮助

  人口约650万的老挝,面积和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相仿。初次到老挝的中国人会觉得万象的机场很小,街道很窄,电线乱挂,甚至凯旋门、塔銮、玉佛寺、琅勃拉邦古王宫等必看景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金碧辉煌。街上穿梭着三轮车、皮卡车和私人轿车,其中不乏比亚迪、奇瑞、长城、力帆等中国品牌,但难得一见出租车和公共汽车。万象有名的“早市场”有点像国内普通的农贸市场,秩序凌乱,但很多商品价格比国内还高。街边的餐饮店,菜单上一碗米粉或炒饭的价格也堪比深圳快餐的价格。

  对很多年前去过老挝的中国人来说,那里又实实在在发生着变化。《环球时报》驻泰国特派记者去年底到老挝报道中老铁路奠基仪式,与10年前的采访经历相比,可以发现万象多了现代化的“新万象购物中心”,商厦中很多价格不菲的国际名牌实际上超过了老挝普通民众的消费能力。湄公河边,一家家酒吧比邻而居,不少外国游客悠闲地畅饮着老挝咖啡。万象市中心的澜沧大道是中国援建的,从老挝主席府到凯旋门,双向六车道,是万象最宽的大道,延伸线经过老挝执政党人民革命党中央、总理府以及老挝各中央部委的“家门口”,全长13公里,相当于北京的长安街,被称为老挝的形象工程。与之“配套”的凯旋门公园是中国政府送给老挝人民的厚礼,设计得十分精巧,花团、七彩音乐喷泉与雄伟的凯旋门相互映衬,构成万象市区最亮丽的风景。站在凯旋门顶层,万象市容一览无余,当地人说:“不夸张地讲,在万象凡是有吊车施工的地方就有中国企业在建设。”

  中国大卡车在公路上奔忙,挂着中国国旗的船只在湄公河上来来往往。越来越多的老挝普通老百姓认为中国企业有钱、有实力,希望到中国企业里边工作,愿意和中国人做生意。“三江国际商城”是老挝最大的中资商城,琳琅满目、物美价廉的商品很大程度上满足了万象市民日常生活所需。已在老挝20多年的老挝中国商会会长孙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在老挝的投资已占外来投资首位,“老挝这些年的发展可以说是翻天覆地,没有中国的投资和帮助不可想象”。以往,老挝的日用商品多是通过湄公河从泰国输入,现在中国制造的产品已经取代泰国产品。中国成为老挝第一大外资来源国、第一大援助国和第二大贸易伙伴。

  老挝人对中国人的态度可以用“尊重”一词形容。据了解,老挝现有8万华人华侨,在当地人印象中,“中国人都是不会惹是生非的规矩人”。在老挝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感受就是,老挝‘汉语热’方兴未艾,无论是华文学校,还是汉语培训班,都是人气很旺,不仅提供正规的学历教育,还为社会上的汉语爱好者提供培训。有老挝年轻人说,“汉语是未来的语言”。 老挝芒坎村村长潘他翁说:“价廉物美的中国商品带给老挝人便利的生活,中国政府和企业给老挝人民的帮助太多了!表达不尽对中国的感谢!我的孩子和亲戚现在都在学习中文,学好中文不仅好找工作,工资也高。”去年11月,老挝国立大学还成立了中国研究中心。

  老挝地域狭长,从北到南有1000多公里,过去只与泰国合作修建了一条3.5公里长的铁路。2015年12月,中老铁路项目举行了奠基仪式。磨丁—万象铁路北起中老边境磨憨—磨丁口岸,北端与中国境内的玉溪至磨憨铁路对接,南端与泰国的廊开至曼谷铁路相连,全长418公里,设计时速160公里。老挝副总理宋沙瓦·凌沙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老挝是个内陆国家,也是个‘陆锁国’。老中铁路建成后,可以有效降低货物运输成本,老挝70%的国民都在从事与农业相关的生产,他们都会从中受益。外国人在老挝投资的矿产也可以运出去。”他认为,这条铁路项目是“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产物。

  越南学者对中老走近有危机感

  除了中国,老挝另外一个邻国——越南对其依然保持着影响力。老挝曾被称为“越南背后的穷乡僻壤”。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老挝与越南关系一直非常密切。尽管近年来有关中国的新闻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老挝媒体上,但仔细阅读还是会发现,无论是老挝文的《人民报》还是英文的《万象时报》,有关越南的报道更多。

  浙江工业大学越南研究中心黄兴球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越南对老挝很“大方”,也很在意中国与老挝的关系。2015年4月,黄兴球在越南社会科学翰林院参加学术会议期间,有危机感的越南高级专家就说“你们中国对老挝多好啊”。实际上,越老关系才是“特别关系”。10多年前,黄兴球就注意到越南给老挝提供250个留学名额,而给其他国家的很少。当时他住在越南教育部的招待所,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入住的老挝干部团队。2004年黄兴球得到“亚洲学者基金”的资助,到老挝做课题研究,发现很多老挝干部懂越南语,而且说到在河内学习的经历都很兴奋。

  提到海洋,老挝在战后曾想建立海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在赢得独立的老挝扶植亲美势力,多次策划政变,在老挝内战期间,美国军舰还曾开入湄公河。据黄兴球讲,老挝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的一位老学者就是专门赴法国学海军的,但最终这个内陆国家还是没能圆海军梦。出于对海洋的梦想,老挝多年来想把越南的某个大港,如岘港作为自己的专用港。黄兴球说:“这也仅仅是想法而已,并不能实现。”

  和越南一样,老挝也是1986年起推行革新开放。30年过去了,老挝人均GDP已接近2000美元。2011年,世界银行把老挝从低收入国家上升为中等低收入国家行列,2012年又被列为十个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但老挝的基础工业还显薄弱,除纺织厂、水泥厂、啤酒厂、淀粉厂、发电厂(站)和矿山外,几乎没有更多年产值过千万美元的工业项目。从革新开放看,老挝还可以借鉴更多中国和越南的经验。

  美国留下的炸弹让老挝人厌恶

  在老挝,黄兴球从北部的隆南塔到南部的占巴塞坐车走过两遍。有一次,他住在一个村长家里,村长提起中国人帮老挝修过路,还说村里每年都有放牛的小孩被美军遗留的炸弹炸死、炸伤。考察沿途,他还看到有的饭店用印有“U.S.A”字样的大弹壳做装饰、做灯柱,有的人家还用弹壳种菜。在琅勃拉邦省政府工作的安平告诉他,希望美国负起责任,减少自己犯下的罪孽,掏钱、派人把扔在老挝和越南的炸弹清理干净。老挝人没忘记美国冷战时期留给他们的创伤,而美国也意识到老挝的重要。在前任希拉里2012年访问老挝后,美国国务卿克里今年1月下旬又到访老挝。克里此行的考虑就是寻求与老挝发展“更亲密的关系”,积极与老挝展开高层接触。

  1月22日闭幕的老挝人民革命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79岁的本扬·沃拉吉(有在越南学习工作的经历)接替80岁的朱马里出任该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有日本媒体说这是老挝政坛“亲华派”遭排挤,美越联手抗衡中国影响力。美国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东南亚专家也说,“接替者或许会在中国和越南之间采取更为平衡的立场”。对于执政党新一届领导集体的成员,一些西方媒体别有用心地贴上“亲华”与否的标签,试图干扰中国与老挝关系的健康发展。

  其实在很多当地人看来,这不过是一厢情愿。老挝固然会出于自身利益的需求,在中国与西方之间搞平衡,但老挝与中国有特殊关系,两国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老挝与中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本扬长期担任党中央重要领导职务,并长期协助朱马里工作,两人是“并肩战斗的战友”。本扬2002年曾以总理身份访华。此后还多次来中国,在广西等地参观过内燃机生产企业、桑蚕原种场,在成都等地出席过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中国-东盟博览会。去年11月,中国为老挝发射一号通信卫星,本扬还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对于换届后的新任者来说,外界尤其是重要邻国的支持,非常重要。本扬对中国领导人的祝贺表示“衷心感谢”,同时表达了与中方共同努力、推进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愿望。

  克里访问老挝被外电看成是“拉拢和怂恿”之行。对此,黄兴球认为,美国40年前以防止“共产主义扩散”为由伸过太平洋的手在越南战场和老挝战场被斩断,如今又提出“重返亚太”,为的还是一己私利。美国远道而来,但邻国是搬不走的,如何处理好各自的邻国关系,对中、老、越三国来说,要共同担负起责任。

news.sohu.com false 环球网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6-02/8509940.html report 3895 【环球时报驻泰国特派记者杨讴环球时报驻老挝特约记者程煌陈有金】“拉拢老挝疏远中国。”这似乎成为近日国际领域的一大看点。1月中旬,老挝唯一政党和执政党人民革命党举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