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老城管”庙会外执勤 不知墙内演啥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老城管”庙会外执勤 不知墙内演啥
  何跃林,1966年生人,老家陕西咸阳市三原县,2000年由部队转业到东城区城管局,2012年转调龙潭执法队,是一名50岁的“老城管”,队里的同事都亲切地称他为“老何”。

  今年,是老何参与春节庙会保障的第4个年头,也是第17个没能回家陪老人过年的春节。

  一年一度的龙潭庙会是北京著名的几大庙会之一,每年庙会期间的保障工作都是重中之重。老何所在的龙潭执法队,承担着春节期间龙潭庙会外围的环境秩序保障任务。

  工作

  面对游商 劝导为主

  何跃林的执勤范围从龙潭公园西北门到左安漪园小区,中间距离约2公里,走一趟至少要20分钟。早上9时,何跃林已巡视了两趟。一天,何跃林要走十多趟。

  清理游商,是城管的主要工作之一,庙会期间人多车多,游商们也趁机出动。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城管”,何跃林不仅练就了一对火眼金睛,可快速准确地找出人群中的小商贩,还总结了自己的一套心得。

  “新年好啊!”见到店外经营的商户或游商,何跃林没有直接呵斥,而是按照春节的传统先拜年,之后才开始执法,“师傅,咱们这个东西不能在这边卖,赶紧走吧,知道您卖东西不容易,但也不能违规不是?”何跃林说,由于这些年的宣传,大家越来越理解城管的工作,游商们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违法违规,看到城管来了有些会主动离开,基本不会发生冲突。

  但由于逐利心理,有的商贩仍会打游击继续售卖。何跃林说,遇到这种人在密集的场合无照经营,首先要考虑到公共安全,尽力促其离开,如果不听就要暂扣物品。

  很多民众不理解城管管理游商的行为,何跃林表示,像这种游商其实危害很大,一是由于无证无照,出现质量问题无法追责;二是对于售卖食物的商贩,不仅缺斤短两,售卖者几乎都没健康证,健康安全无法保障。

  内情

  最怕过节 早来晚走

  据何跃林介绍,春节期间,为保障龙潭庙会周边环境有序进行,他们龙潭执法队要最早来,最晚走。

  虽然这里除了城管,还有交警、警察、武警、消防等队伍,各负其责,但何跃林表示,由于城管负责的是庙会外围的环境秩序保障工作,所以要等其他部门撤了之后才能走,而龙潭公园周边都是他们队的分管区域,更要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

  早上,还不到7时,何跃林就已到岗,“庙会人多车多,晚了连执法车都没地方停,”何跃林说,除了早来,还要晚走,昨晚8点多才到家,除夕晚上9时才吃上年夜饭。

  闲谈时,老何说他其实最怕庙会,每天要早早地来,来了就走不了,精神体力都消耗很大。不过一接到任务,老何又快速地拿上对讲机、帽子出发了。

  “虽然今年庙会是大年初一才开始,但保障工作提前半个月就进行了。”半个月前,据何跃林介绍,就开始对周围的店铺商家做宣传动员工作,包括清理店外经营、占道乱堆乱放,门外广告拆除等;同时,也要配合庙会花架、围墙的搭建工作;此外,还要提前划出停车场地,为庙会做准备。

  庙会期间,除清理游商,维护秩序,身穿制服的城管也是被问路的主要对象。何跃林巡视回来刚刚站定不到一分钟,就来了三拨问路的民众。

  城管负责的是龙潭庙会的环境秩序维护,但他们的工作其实是在“墙外面”。

  “庙会里面有什么表演?”这个记者以为非常容易的问题,何跃林竟然答不上来。老何说,只有上厕所时才会进到公园里面去,“厕所就在一进门的地方,没时间进去看”。

  愧疚

  执勤前给母亲电话“拜年”

  中午11时30分,到了午饭时间,老何和队友轮流去吃饭,午饭就到一点钟。用餐地方离庙会不远,午饭是一荤一素一汤,“中午伙食不错,就是得快点吃,”老何边吃边说。这顿饭,老何从打饭到收拾完餐盘,一共用了不到10分钟,吃完还要继续巡视,也要给其他队员争取时间。

  早饭怎么吃的?何跃林说,因为早上来得早时间紧,就吃了一碗泡面。在城管执法车上,记者看到,一个座位上堆着桶装方便面和矿泉水。

  “城管都有‘病",在记者采访老何前,一位城管员这样对记者说,长期在外面执法,每个城管员的身上几乎都有“老毛病”。

  “因为当过兵,我的身体素质还算好的,”老何说,“去年体检,队里80%的人都检查出了胃病,主要因为饮食不规律,吃完也没法休息。”

  何跃林说,他的“老毛病”就是腿,两个腿的膝盖关节不行,做了城管以后,长期走路,更是加重了膝盖的负担,从2003年起就开始用药,“严重的时候,下车腿打不了弯,必须扶着车门才能下来”。

  记者跟着老何沿街巡视,人少的地方,老何会抽空儿伸伸胳膊腿,扭扭腰。老何说,走得久了身子会僵,平时回家太晚也没时间锻炼,所以执勤时会活动活动筋骨。

  为应对春节这几天执法,何跃林还特意增加了“装备”,上身穿了两件羊毛衫,下面穿了两条保暖内裤,“因为春节这几天从早到晚都要在外面巡视,没法回去换衣服,特意多穿了点,不过今年天气好,没太挨冻。”据老何说,往年冷的时候,都要戴棉帽穿大衣,由于一直在外面执法,很多队员都会被冻感冒甚至发烧,但因人手不够,还要继续上班。

  自2000年转业做城管后,何跃林就没回过老家过春节,到今年已是第17年了。

  说到这,何跃林有些哽咽。何跃林的母亲今年74岁,一直在西安老家。早上他刚刚接到弟弟的电话,说今年春节因为儿子再次食言,母亲有些不太高兴。于是趁着执勤前,何跃林特意给母亲挂了电话再次拜年,安慰老人家。

  何跃林说,“这么多年,多亏了母亲的理解,但因为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不太好,对外面的孩子越来越想,今年新京报有个‘接爸妈来京过大年’的活动,队里曾问过我,但母亲岁数太大身体也不好,不愿意过来。”春节之后,就是两会,城管的任务仍然很重,何跃林还不确定今年何时才能回家看望母亲。

  新京报记者 沙璐

news.sohu.com false 新京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6-02/10/content_622276.htm?div=-1 report 2919 何跃林,1966年生人,老家陕西咸阳市三原县,2000年由部队转业到东城区城管局,2012年转调龙潭执法队,是一名50岁的“老城管”,队里的同事都亲切地称他为“
(责任编辑:郝龙 UN65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