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全国两会 > 2016两会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证券新人”刘士余首秀:各家券商基金点赞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标题:“证券新人”刘士余首秀: 低姿态的改革者

  刘士余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偶尔会低头看材料,显然对于市场广为关注的问题,他都是有备而来

  杜卿卿

  [履新后首次在全国两会上公开发表言论,刘士余对热点问题均做了正面回应,并给出了信息量很大的回答,稳定了市场预期]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这句俗语很适合送给刚在全国两会上精彩首秀的证监会新任主席刘士余。

  “我到证监会上任22天,还没满月,但我深感责任重大,而且越来越重。”3月12日下午,在银、证、保三会的联合记者会上,刘士余一改此前的谨言慎行,开场便坦率地表述了自己对于证监会主席言行的理解,“我一直奉行少说多做的理念,但资本市场是要求公开透明的,所以作为证监会主席,该说的还是要说。”

  注册制、股市异常波动、救市、熔断机制……对于市场普遍关注的问题,刘士余没有选择以模棱两可的“官话”寻求过关,而是给出了清晰的评价、明确的结论,以及通透的逻辑阐述。

  于是,各家券商、基金纷纷点赞,新华社也刊文称其“接地气,专业而谨慎”。

  显然,通过在全国两会上的首秀,“证券业新人”刘士余不仅传递了监管思路和个人魅力,认真和低姿态也赢得了更多包容,为后续改革赢得了更多时间。

  有备而来的“证券业新人”

  3月12日的记者会前,刘士余可谓惜字如金,这让很多人为他捏了一把汗,或许也包括他自己。然而,记者会一开场,刘士余就为自己完成了一次“澄清”公关。

  此前有消息称,刘士余两会期间在香港代表团与代表交流时表示,希望大家“都买股票,都不要卖股票”。这一表态一经流出,立即引起较多争议。

  近年来,作为资本市场的“守门人”,证监会曾多次受到“唯指数论”的质疑。那么新的监管者,有没有明确,自己的职责到底是股指涨跌,还是市场公平?

  显然,刘士余意识到了准确传递信息的重要性。他澄清道:“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我在香港团说,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但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

  他还以“乡音无改鬓毛衰”自我调侃:“也许是乡音难改,我的口音太重了。今天我会更注意发音准确,也希望媒体朋友更准确地传播。”

  根据安排,这场“三会”记者会持续时间在90分钟左右,因此三位主席答问的时间并不多,而刘士余回答的问题,都是当前市场最为关注的。一是注册制是否还推,何时推,如何推;二是去年股市异动,投资者损失惨重,证金出手“救市”,证金是否在退出,何时会退出;三是年初熔断被叫停,有何反思,是否还会启动。

  履新后首次在全国两会上公开发表言论,刘士余对热点问题均做了正面回应,并给出了信息量很大的回答,稳定了市场预期。

  对于注册制改革,刘士余明确表示,肯定要推,但怎么搞,要好好研究;

  在回应去年股市异常波动的问题时,刘士余以“一辆重载的油罐车,在下坡路上刹车失灵”来形容当时股指下行存在的多重风险,论证救市是必要的,且现在谈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对于暂停“熔断”一事,他承认运行结果与制度设计初衷相背离,并表示未来几年都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条件。

  “刘士余讲的内容,虽然新信息不多,但对于一个上任未满月的证券业‘新人’而言,已经很不容易。”有学者在听完答问之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可以看出刘士余一定是下了功夫的。

  本报记者在现场发现一个细节,刘士余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偶尔会低头看材料,显然对于市场广为关注的问题,他都是有备而来。

  谨慎的金融人

  在记者会上幽默风趣、表述形象的刘士余其实是非常严谨的。全国两会期间,他曾多次受到媒体“围追堵截”,并两次做了简短的回应。

  一次是聚焦“监管”,他表示新主席的首要任务就是监管,他的监管思路很明确,即“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另一次,是在参加湖南代表团审议时,他回应媒体有关“有什么话想对股民说”时表示:“我将尽我的努力,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保护广大股民的合法权益。”

  自从去年股市异常波动以来,市场体现出因预期不明而导致的“选择困难症”,市场呼吁主管部门明确预期,实质是要求进一步做到信息对称。

  “在市场迷茫、困惑的敏感时期,就尤为需要敢担当、有气魄的监管机构主管。”中泰证券13日以书面方式表达了对新主席的期待。

  虽然是临场作答,内容也十分概括,但刘士余的思路与当前市场改革的路径一脉相承。三个“监管”提出的背景,正是去年股市异常波动暴露出的监管漏洞、监管制度不适应等问题。

  根据国信证券分析,一方面,股市资金流向和金融产品创新呈现典型的跨体系流动特点,交易工具呈现新型化、程序化、跨界化等特点,超出了原本证券、银行、保险分业监管的边界;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难以把握资金的流向,在对不正当证券交易行为监管的立法上,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也很难预判风险点。

  刘士余回答问题时的严谨、认真与他的工作经历不无关系。近20年的央行工作经历中,刘士余曾分管过多个核心部门及重要事务,包括金融稳定局、金融市场司、条法司、支付司等。此外,刘士余也是金融危机、央行分拆、金融机构重组、国有银行改革、农村金融改革、互联网金融兴起等诸多重要金融改革实践的亲历者,在金融监管、风险防范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收获“鼓励的掌声”

  3月12日的记者会上,刘士余在回答对股市异动、救市的评价,以及证金公司何时退出的问题时,获得了现场的唯一一次掌声。

  刘士余当时表示,这个话题很沉重,并坦承“去年中国的A股确实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异常波动”。但这次的回答格外的慢,主持人一度以为回答已经结束,正要引导记者进行下一轮提问时,他立刻示意主持人,表示话还没有说完。而就在他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下去时,现场的记者给予他一次鼓励的掌声。

  掌声之后,刘士余对证金退出问题给出了明确答案:“未来的较长时间内,谈中证金退出都为时尚早。”

  去年股市异动之时,刘士余还是农业银行的董事长。全社会关注、焦虑时,他也在关注、焦虑。虽然他的语言透出幽默的气氛,现场也因此越来越轻松,但他本人自始至终都在以严肃、认真、深沉的态度回应所有问题。

  有券商人士认为,刘士余的表态透露出一种“专业主义自豪感”,而他以“山有多高,谷有多深,泡沫怎么吹起来的,就会怎么破灭”等通俗的语言,阐释复杂的金融问题,也被认为是一种“朴素而深刻”的理解。

  不过,中国资本市场复杂而敏感,一个人并不能左右庞大的市场,未来等待刘士余的考验还有很多。

news.sohu.com true 第一财经日报 http://news.sohu.com/20160314/n440288799.shtml report 2992 刘士余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偶尔会低头看材料,显然对于市场广为关注的问题,他都是有备而来杜卿卿[履新后首次在全国两会上公开发表言论,刘士余对热点问题均做了正面回应,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