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全国两会 > 2016两会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北京市人大代表:违规代步车六环内应禁售禁行

来源:综合 作者:北京晨报
原标题:违规代步车六环内应禁售禁行
出镜代表:市人大代表、中国国际商会商法与惯例委员会副主席 高子程
出镜代表:市人大代表、中国国际商会商法与惯例委员会副主席 高子程
首钢篮球馆西侧路边,一家电动自行车商店的门前停放着各种款式不同价位的代步车待售。北京晨报记者 王巍/摄
  首钢篮球馆西侧路边,一家电动自行车商店的门前停放着各种款式不同价位的代步车待售。北京晨报记者 王巍/摄

  “老年代步车”违规上路现象普遍 市人大代表建议:

  随着街头出现的电动或燃油动力的三轮或四轮的“代步车”越来越多,其带来的道路交通安全隐患也随之凸现。昨天,市人大代表高子程表示,在城区非法上路的电动三轮或四轮车,都打着“老年代步车”的幌子,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非法拉货载客的“黑摩的”,是增加道路交通拥堵的因素之一。对这些违规上路的车辆,应该在六环路内严格实行禁售、禁行。而对于残疾人专用代步车、城市快速配送车辆和专项作业车辆,则由行业主管部门统一外观标识、规范管理。

  记者了解到,对“老年代步车”,中消协此前已从支持消费者诉讼入手,启动对“代步车”问题的维权工作。

  现状

  代步车时速比肩机动车

  昨天北京晨报记者在朝阳区朝阳北路、常营等路段看到,道路上行驶的“老年代步车”随处可见,除了车身偏小,看上去与小轿车区别不大。

  在朝阳路某小学门口,记者看到,下午放学时间,五六辆“老年代步车”停在校门口等着接孩子,这些“代步车”的前风档和后窗上,都贴着“自家接孩子用”的提示牌。而在部分商场和医院门口,这样的“代步车”却变成了拉活的“黑摩的”。

  这些车内部刹车、油门、挡位一应俱全,俨然是机动车的配置。“我这车最高时速能跑到40到50公里,在拥堵路面上,跑得比机动车还快。”在朝阳定福庄某小学门口,前来接孙女放学的付大爷说,这已经是他换的第三辆车了,“前两辆刹车不好使,这一辆是我新换的。”

  记者看到,这些车虽无牌上路,驾驶员也是无证驾驶,却纷纷挤进了机动车道。真正接孩子的倒是还悠着开,但是“黑摩的”司机开起来都比较“生猛”,为道路交通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好几次我在路上正常行驶时,后面就蹿出这样一个小车,每次都吓我一身冷汗。还得避让着,它个儿小,可开得并不慢,万一出了事,他是非机动车,还得算我的责任。”司机刘先生说。

  调查

  四轮代步车最贵三万多元

  记者了解到,近两年,电动“老年代步车”在城区越来越多,出售“老年代步车”的专卖店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上面提到的付大爷,他的车是在朝阳双桥新东郊市场买的,在这里卖“代步车”的店有好几家,价格从五六千元到一万多元不等。

  在首钢体育馆西侧街道上,一家电动“代步车”车店老板告诉记者,他店里最便宜的三轮代步车要6千多元,贵的要1.2万元;还有四轮代步车,便宜的两万多元,贵的有三万多元。“价格高低主要与续航里程有关,像这种6千多元的,充一次电跑50公里没问题,1.2万元的车充一次电能跑120公里。”店老板很热情地游说记者购买,“你放心,虽说这种车不合法,但开上路也没人管”。

  声音

  中消协呼吁监管代步车

  中消协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称,真正的老年代步车是一种医疗器械,速度基本控制在5-10公里/小时以下,以速度低、刹车灵、安全可靠、方便为标准,而且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而现在公路上行驶的所谓“老年代步车”主要是指以蓄电池或者燃油驱动的非法组装、拼装的三轮或四轮车辆,严格来讲并不是规范的名称,而是销售商或厂家的一种商业叫法,是其为满足所谓老年消费者需要而自行延伸出来的产品。

  “代步车上路安全隐患大,这种车最低离地间隙大多在16至20厘米,起步猛、底盘轻,特别容易发生倾斜。”据介绍,这种车辆在生产出厂后,没有进行碰撞测试,也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对老年人来说不仅不是“福音”,反而危险系数极高,根本不适合老年人驾驶。有的老年人还用代步车接送孩子上下学,让儿童也处于危险当中。“从2013年中消协就呼吁有关部门严厉查处并遏制‘老年代步车’违法违规问题,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代步车违规销售、违规上路的现象并未得到遏制。”

  建言

  代步车六环路内禁售禁行

  市人大代表高子程说,“代步车”不是汽车,也不是残疾人专用车,却频频违规上路、无照驾驶,危害公共安全,隐患极大,需加大治理力度。而且部分人员使用“代步车”以营利为目的,在车站、医院、旅游景点、商场超市等地区周边从事非法营运活动,扰乱交通管理秩序。

  高子程说,尤其是“黑摩的”,车辆是非法拼装的产品,没有合法的登记手续,没有牌照和保险,也没有营运资格,危险性可想而知。“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或者酒后驾驶等行为,乘车人的权益没有任何保障,难以获得赔偿。有的车主在事故发生后,甚至会舍弃价值低廉的代步车逃逸藏匿,给事故的处理带来极大困难。”

  高子程建议,首先应在六环路内严格实行禁售、禁行。对于六环路内非法运营、非法上路、非法占路的人力三轮车、机动三轮车,按照“取缔—规范—拆解”的目标严格执法。同时,规范残疾人专用代步车、城市快速配送车辆和专项作业车辆。对快递、环卫、园林等专项作业使用的机动三轮车,由行业主管部门统一外观标识、规范管理。

  明确执法主体解决监管盲区

  “当前执法中存在很多困难,主要是执法依据层级低,公安、交通、城管等部门多头执法,部门职责分工过细,存在监管盲区,执法阻力大、易反复等问题。”高子程说,要解决多头执法问题,必须明确执法主体。建议明确对于非法上路,在道路上运营的“黑摩的”查处职能,由交通部门按照“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或者车辆营运证件”进行查处;对于道路外已经查实的非法运营“黑摩的”由城管部门查处。同时,打破目前道路内、道路外的地域界限,实现交通、城管部门综合执法,无缝对接。

  方案

  打通公共交通

  “最后一公里”

  这种“代步车”无论是自行使用,还是非法运营,究其原因还是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不畅通。高子程建议,应从立法上为解决好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予以支持,对本市大多地铁、轻轨站附近的公共交通配套设施进行完善,畅通从地铁站到社区的交通微循环系统,解决公众出行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此外,也建议子女不要把“代步车”当作礼物送给老人。“很多人对代步车的危害、非法性认识不够,认为代步车能方便老人出行而将其作为礼物送给老人,这看似孝顺的举动,其实会把老人置于危险的境地。”高子程说。

  北京晨报记者  陈琳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bjcb.morningpost.com.cn/html/2016-03/21/content_391924.htm report 3658 出镜代表:市人大代表、中国国际商会商法与惯例委员会副主席高子程首钢篮球馆西侧路边,一家电动自行车商店的门前停放着各种款式不同价位的代步车待售。北京晨报记者王巍/
(责任编辑:刘盛钱 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