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江苏邳州杀童案嫌犯:曾冬天将妻子脱光暴打

来源:澎湃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江苏邳州杀童案嫌犯:村里有名的酒鬼,曾冬天将妻子脱光暴打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在北京初审时的照片。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在北京初审时的照片。

  沿着运河街道办事处东侧的开发区连接线一路向南,大约3公里就是徐口村。跨过村口一座无名小桥,路北第四排西起第四户,就是邳州“4·24”杀人案犯罪现场,也是犯罪嫌疑人徐增志的家。

  4月25日7时左右,徐增志家门口,整整一夜未合眼的5名布控民警依然十分警惕地观察着每一个路过的人,尤其是陌生人。徐增志家涂着新油漆的红色大铁门被一条拇指粗的铁链加了两把大锁锁着,门口散落着一些蓝色的鞋套,和一根粗木棒,很早就聚集在附近的村民说,木棒是当时准备用作翘大门用的,鞋套是警察昨晚上勘察现场时留下的。

  如果不是因为“徐增志杀6个孩子”的事件,徐口这个典型的苏北农村,或许不会有多少人知道,但自从4月24日之后,“徐口”这个名字一夜之间因“徐增志”而被广而告之。

  24日23时30分许,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在北京被抓获。由于办案的需要,相关细节警方还在侦破中。4月24日夜至25日,人民网记者就邳州“4·24”杀人案事件,在徐口村进行了详细采访,试图从村民们碎片化的信息里,还原案发时的大致情形,以及村民眼里的徐增志本来的面目。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位于徐口村的家,也是犯罪现场。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位于徐口村的家,也是犯罪现场。

  大喇叭广播找小孩后,有人看到徐增志神色慌张地骑车离开

  昨天是星期天,24日,徐口村所有的孩子都没去上课。其中包括7岁的徐翔(化名)和其它6名男孩儿。

  江苏邳州是华东地区重要的大蒜种植区,每年的四月中下旬,是邳州蒜薹的收获季,徐口村也不例外,当天很多村民都去地里摘蒜薹去了。

  因为是时令农活,赶得比较紧,中午吃饭就没个正点儿,徐子英(化名)快1点了才回家吃饭,回到家后发现7岁的儿子徐翔不在家,便开始四处寻找,这一找才知道,同村还有5个孩子的家长也在找孩子。

  随着干农活的家长们陆续回家,找孩子的人越来越多,“整个村子几乎全找了个遍,连个影儿都没看到。”村民王连举(化名)告诉记者,几个家长找很久没找到,有人想到了用村里大喇叭广播来寻找。

  24日中午3点左右,村委会附近的小超市老板王在荣(化名)清楚地听到“大队广播找小孩的”大喇叭声音,“连续广播了好几遍”。

  下午3点半左右,有村民在村里的东西路上,看到本村的村民徐增志“神情慌张,满脸通红”地骑着电动车向东出村离开。不久,有村民提供线索,说“好像在徐增志家门口看到过几个孩子在玩儿”。

  孩子的家长找到徐增志家时,发现大门紧闭,好不容易打开大门后,所有人“都吓傻了”:院子里躺着几个,屋里还有,楼椄那里也有,地上有血。

  “当时现场一片混乱,哭声一片。”有村民告诉记者,村民发现案发现场后,第一时间做的是通知家长,而随后随着村民越聚越多,有人想到了报警。

  4月24日下午6时03分,邳州警方第一次接到110指令后出警。21时30分,警方发布悬赏公告,宣布邳州市运河街道发生一起刑事命案,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在逃,悬赏5万元缉拿。
徐增志家的大门已被锁上。

  徐增志家的大门已被锁上。

  同村生活了十几年,有的村民还不认识他

  徐口村超过3成的村民姓徐,但徐小丽(化名)却是外村嫁入的徐姓村民,她说嫁入徐口村以来,“在村里生活了十几年,几乎不认识徐增志。”

  据村民们介绍,徐增志在村里几乎没有朋友,也很少与村民及邻居来往,自去年春节前妻子离家出走后,徐增志更是把自已关在家里不出门,“有时一个月都不见他一面”。

  有村民告诉记者,徐增志的家是三四年刚新盖的,上下两层,一个大院子。25日早7点左右,记者从外面观察看到,一排四户的建筑,徐增志的家在最里面,东面是一处宅基地,而徐家的大门紧锁,二层房间的灯还亮着,“去年才刚装修好。”

  附近的邻居都说,徐增志白天几乎很少出门,有时候晚上出来一趟,“转一圈后很快就回家”关上大门,不与任何人来往。

  有村民表示,徐增志曾在街上做过小生意:卖汽球,“有时候会到学校和幼儿园门口去卖,”但“四、五年前就不再干了,”除了种地,据说现在他什么也不干,“整天蹲家里”。

  “徐增志我见过,曾经来接过孩子,1.7米左右的个头,长相看白白净净,看上去挺老实的一个人。”金豆豆幼儿园园长孙楠(化名)也证实,徐增志“好喝酒”,看遇到几次,都是“脸通红”,一看就是喝了酒的样子。

  孙楠也证实,徐增志的妻子是一个“很能吃苦特别能干”的人,离家出走前曾在当地一家假发厂上班,“他家全靠他老婆一人来支撑着。”

  喝了酒就家暴,腊月天把妻子脱光浇凉水暴打

  与徐增志做了多年的邻居,60多岁的王大花(化名)至今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徐增志家发生的事情。她孙子就是六个受害儿童之一,目前正在医院抢救。

  2015年冬天,是邳州近30年以来最冷的一年。据王大花等邻居回忆,阴历的腊月26那天,天“冷得手都伸不出来”,王大花听到隔壁徐增志家“声音不对”,推开大门后看到“吓死人”的一幕:徐增志的妻子一丝不挂地跪在院子里,徐在不停地往她身上浇凉水,然后“再用电风扇吹。”徐增志自己也是赤裸着身子。

  徐增志在家经常对其妻子家暴,“有时候拖到村东的汪(指池塘)里打”,经常是没有任何原因的“说打就打”。

  吓坏了的王大花随后在门口大声喊人,随后有赶来的村民报了警。“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他记了俺们的仇。”有村民认为,正是因为徐增志家暴妻子被村民发现制止后,与村民结仇,“4·24”杀人是就此事的报复行为。邳州警方在25日凌晨的警情通报也证实,徐增志承认是“因邻里矛盾,用器具将邻家儿童致2死4伤”。

  从这次被打之后,徐增志的妻子没多久就带着小儿子离家出去,“具体去了哪儿,没人知道,”有村民称徐曾去过妻子位于宿迁的娘家找过,不过“没找着”。

  几乎所有受访村民都证实徐增志“变态”家暴之事,为什么会有如此“变态”之事?村民们说法不一,但有一种“受家庭影响”的说法比较受多人认可。

  徐增志“变态”家暴的原因,据说与其父亲经常也是用这种“手段”暴打其母亲有关,是受其父影响。

  王在荣在开小超市前,曾与徐增志家作了多年邻居,对徐家的基本情况“有一些了解”。据她介绍,徐增志的父亲以前就经常打他的母亲,而且也是“把老婆脱光了打”,然后自已也是赤身裸体,这样弄得街坊邻居无论男女都“不好去拉架”。

  村民介绍,徐增志原本还有个哥哥,因为父亲“变态”家暴而觉得无脸在村里见人,13岁时服农药自杀,其母也于当年离家出走,十几年后其母虽然又回到了徐口村,但两人目前还是分居状态。

  村民们介绍,徐增志性格内向,平时几乎不与任何人来往,但又是村里有名的“酒鬼”,“恨不得一天三(顿)酒”,并且喝了酒后就成了“变态”。

  村民们证实,平时未发现徐增志“精神有问题”,称徐是高中毕业,是一个头脑“很好用”的文化人,因为村里分地时“一亩一分他都算得很清楚”。
沿着图中的这条小路进去,第四排就是徐增志家的犯罪现场。

  沿着图中的这条小路进去,第四排就是徐增志家的犯罪现场。

  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曾与六名受害儿童同幼儿园上学

  据知情的村民介绍,徐增志与妻子是“在窑厂打工时认识”,自由恋爱后结婚的。婚后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去年刚大学毕业,留在了南京,知情村民说徐与大儿子感情并不好,大儿子也“很少回家”。

  徐的小儿子今年七岁,曾与被害的6名儿童在同一所幼儿上过学,还与其中一名被害儿童去年同时从幼儿园毕业。

  与案发现场相距约2公里的金豆豆幼儿园25日放假一天,100多个孩子都没来上学。“当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抓到他,出于安全考虑,让孩子们回家跟父母在一起,会更安全。”

  说起6个受害儿童,园长还未开口已经泣不成声,“5个孩子全是从我这里毕业走的,最小的那个已经报了名,还没正式入园,是一对双胞胎中的一个。”

  园长孙楠说当她听说这个不幸消息后自已“哭了一夜”,一闭上眼就想起她和孩子们在一起的那些情景。

  “我们有一个家长群,昨天晚上大家在群里议论到凌晨两点多。”对于发生在身边的伤童案,孙楠说同样作为一母亲,她在悲痛的同时,也感觉到明显的恐惧和前所未有的压力,“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在谁的身上。”直到获悉嫌犯被抓后,心情才稍稍有一些平复。

  接警7小时后在北京落网

  24日晚23时30分左右,徐增志在北京被抓获的消息,几乎在同时传遍了整个村子,“全村人都在关注这件事,谁还能睡着觉?”村民们说,村子里懂上网的人,都在用手机或电脑关注着事态的进展。

  25日凌晨4时10分,邳州警方发布消息,徐增志在北京被抓。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60925 report 4858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在北京初审时的照片。沿着运河街道办事处东侧的开发区连接线一路向南,大约3公里就是徐口村。跨过村口一座无名小桥,路北第四排西起第四户,就是邳州“4
(责任编辑:潘奕燃 UN657)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