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新闻 > 高层动态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习近平登上黑瞎子岛:保护生态 留一张白纸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习近平登上黑瞎子岛:保护生态,留一张白纸
 

  【习近平:保障粮食安全功不可没】24日上午,习近平来到黑龙江省抚远市玖成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了解合作社土地流转和采用先进种植技术提高水稻产量效益等情况。总书记登上一台自动插秧机,手扶方向盘,察看仪表盘,询问技术人员机械的工作原理、购买价格、插秧效率等。在快速育秧车间,农技人员介绍利用快速育秧设备进行超早育秧,提升稻米品质情况。总书记问:“这里种植什么品种?”“快速育苗产量能提高多少?”总书记问几位农民,合作社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土地流转后收入怎么样,还有什么打算。习近平说,黑龙江作为农业大省,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功不可没。在此基础上,要注重经济多元化发展,让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习近平: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在玖成合作社,习近平同当地干部群众交流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探索。谈起当地土地流转、粮食生产结构变化等情况,习近平说,价格一头连着老百姓,要做好农业的精准补贴工作,把去库存、补短板有机结合起来。东北地区有条件发展规模化经营,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有助于农业现代化路子走得稳、步子迈得开。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习近平登上黑瞎子岛:保护生态,留一张白纸】24日中午,习近平来到地处我国东北端中俄边界的黑瞎子岛,实地察看这里的保护与开放开发总体规划。习近平强调,黑瞎子岛不要建成开发区、工程区、游乐场。岛上建的基础设施都应是对生态起保护作用的。保护生态,留一张白纸。(文字:新华社记者霍小光,摄影: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李涛)

 

  【习近平看望赫哲族群众】2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黑龙江同江市八岔村,看望赫哲族群众。赫哲族是我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全国有5300多人。在村文化活动中心,习近平饶有兴趣地参观了赫哲族民俗展。一些村民身着民族服装,正在学习赫哲族特有的伊玛堪说唱艺术。大家簇拥到总书记身边,唱了一曲又一曲。习近平边听边拍手打起节拍。一位5岁的小朋友用稚嫩童声为总书记唱了一首赫哲族歌谣。

 

  【总书记同赫哲族老人共话幸福生活】八岔赫哲族乡八岔村,簇新的楼房排成行。习近平走进82岁的尤桂兰家,这位四代同堂的老人,拉着总书记坐在沙发上聊家常,拿出一张珍藏60年的照片请总书记看。1956年,她随少数民族代表团赴京,受到毛泽东主席亲切接见。尤桂兰连连说,党的政策好,关心爱护少数民族。习近平祝老人家身体健康,日子越过越红火。

 

  【习近平:我心里惦记着每一个少数民族】在八岔村,习近平说,我是第一次到赫哲族居住的地方来,感到很亲切。《乌苏里船歌》唱的“船儿满江鱼满舱”的美好画面早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赫哲族虽然人口较少,但看到你们生活欣欣向荣,后代健康成长,文化代代传承,为你们感到高兴。我心里惦记着每一个少数民族。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团结一致,共同发展进步。 (文字:新华社记者霍小光,摄影: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李涛)

  新闻加点料:

  黑瞎子岛的前世今生

 
标志中俄重新划界的新界碑已经树立在黑瞎子岛上。
示意图:黑瞎子岛地理位置

  黑瞎子岛,又称熊瞎子岛、抚远三角洲,是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处的一个岛系,历史上是中国的固有领土,1929年被苏联占领。“黑瞎子”是“黑熊”的东北话方言词。

  自2004年起,其西半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东半部为俄罗斯联邦所有,至此,中俄领土争议全部得以解决。

  2010年11月23日,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发表中俄总理第十五次定期会晤联合公报称"双方将共同对黑瞎子岛进行综合开发",黑瞎子岛境内部分由抚远县代管并对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2012年3月30日,黑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黑瞎子岛公安边防正式对黑瞎子岛中方区域实行常态化治安、边境管理。

  黑瞎子岛79年屈辱漂泊后的艰难回归

  由于历史原因,中苏两国边界在黑龙江一段,在清朝时,只是简单地以江为界,没有严格划定。苏联一直站在当年沙俄蛮横的立场上,声称中国的边界应当划在界江界河的我方沿岸一线。这样一来,江中的岛屿(黑瞎子岛)自然就划归了苏联,而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成了苏联的內河。……1969年,中苏两国的珍宝岛流血冲突,盖源于此。

  ——摘自钱其琛回忆录《外交十记》

  2008年10月14日,中国、俄罗斯在黑瞎子岛举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国界东段界桩揭幕仪式"。同日,中国外交部与俄罗斯外交部通过换文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段补充叙述议定书》及附件正式生效。这意味着半个黑瞎子岛回归中国。

  从1929年至2008年,整整79个寒暑春秋,中国大陆版图上的"鸡冠"——中国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黑瞎子岛,经历了从苏俄侵占到部分回归祖国的沧桑岁月。

  美丽的三角洲

  据清代编修的《抚远县志》记载,黑瞎子岛地处黑龙江、乌苏里江汇合处,北临黑龙江,东南临乌苏里江,西南是连接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河汊——通江子,系由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两江主流冲刷而成。该岛由于呈不规则三角形,故又名抚远三角洲,因早年常有黑瞎子(熊)出没,俗称黑瞎子岛。全岛由93个小岛组成,总长58850米、宽14010米,面积为324.48平方公里。

  黑瞎子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公元8世纪时,唐朝在勃利(即今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设置勃利州和黑水州都督府,管辖黑瞎子岛一带地域。辽代时,黑瞎子岛归五国部节度使管辖。金代时,黑瞎子岛属胡里改路,元属东征帅府,明属奴尔干都司。据《明史》记载,明朝内宫太监亦失哈从永乐九年(1413年)到宣德七年(1432年),曾先后10次率大规模船队经此岛东北侧到黑龙江下游巡视。清朝乾隆年间,清政府在此设立三个村屯,即乌苏里昂阿噶珊(昂阿,满语,意为河口;噶珊,满语,意为村、屯)、谟林乌珠噶珊和穆克得赫噶珊。据相关记载,到清朝末年,黑瞎子岛上住有汉族和赫哲族15户人家,在行政上属吉林三姓副都统富克锦协领衙门管辖。到了1910年,清政府在黑龙江南岸设置了绥远州,1913年改为绥远县,黑瞎子岛归绥远县管辖。

  国运的衰落终结了黑瞎子岛上村庄的宁静。随着清政府的衰败,沙俄强加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使中国大片国土沦丧,黑瞎子岛也没能幸免。从1861年起,沙俄就开始觊觎黑瞎子岛,到1929年中东铁路事件苏联完全侵占该岛,其间苏维埃政府曾于1920年9月27日发表声明:"前俄国政府与中国缔结的一切条约无效,放弃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俄国在中国的一切特权。把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掠夺占领的一切领土都无偿地和永久归还中国。"1924年苏联与中国签订协定,否定过去沙俄与中国缔结一切不平等条约。但黑瞎子岛一直脱离于中国的实际控制,孤悬国门之外。新中国成立后,黑瞎子岛的实际控制权依然为苏方掌握,直到2004年中俄两国签订了《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黑瞎子岛的一部分才回归祖国。2008年9月中方才得以登岛。这段一度失落的国界线再次唤起了中国人民对百年耻辱的痛苦回忆。

  从觊觎到侵占

  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指出,从鸦片战争开始,欺负中国的列强有十几个,从中国得利最大的是日本和沙俄。以后延续到苏联,典型的例子是1929年苏方侵占黑瞎子岛。其实,这段失落的国界线的背后,中国人民背负耻辱和辛酸的历史还要追溯到更远。

  历史上,沙俄是个扩张型国家,对土地贪得无厌,除了在欧洲扩张领土,寻找出海口外,也一直在向东扩张,寻求扩大太平洋的出海口。而染指黑龙江则是沙俄部署实现该计划的首选。《尼布楚条约》、《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都是这一努力的结果。涉及到黑瞎子岛地位问题的条约要追溯到1860年的《北京条约》。该条约第一条规定:

此后两国东界定为由什勒喀、额尔古纳两河汇合处。即顺黑龙江下游至该江、乌苏里河汇合处,其北边属俄罗斯国,其南边地至乌苏里河口所有地方,属中国。自乌苏里河口而南,上至兴凯湖,两国以乌苏里及松阿察(系乌苏里江的一条支流——编者注)二河作为交界。

  其二河东之地属俄罗斯,二河西属中国。

  1861年中俄《东界交界道路记文》再次确认上述事实。《北京条约》里所说的黑龙江与乌苏里江汇合处,就是乌苏里河口,即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汇合处。在中国境内有个通江子连接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这样形成了一个三角洲,称抚远三角洲。对此,俄国1909年出版的《大百科全书》和苏联1964年版的《简明地理百科全书》等记载也与中国方面的记载完全一致。依据《北京条约》,位于黑龙江以南乌苏里江以西的黑瞎子岛为中国领土。

  据《抚远县志》记载,1861年中俄订立《堪分东界约记》,当时由清廷三姓副都统富尼扬阿与俄国官员吉成克于1861年7月19日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两江正流汇合处——日奔沟(俄境哈巴罗夫斯克对岸)竖立"耶"字碑。立碑后不久,俄国人曾先后将"耶"字碑向中方境内移动90余华里,立于通江子入乌苏里江之汇流处,企图改变黑瞎子岛归属。随后在19世纪末,俄国开始在黑瞎子岛上靠近乌苏里江一侧修建船坞。关于此事,中国北洋政府驻伯力(今哈巴罗夫斯克)总领事裘汾龄有详细报告:"洲(黑瞎子岛)之东北,俄人建有船坞两所:一日布拉若内坞,又名老船坞……设于1894年。"另一处日乌苏里江口第二船坞,也称新船坞,"嗣于1911年施以掘土工作"。这显然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公然侵犯。

  黑瞎子岛土地肥沃,水草丰美,树木众多,有些俄国农民越江潜入黑瞎子岛偷割羊草、砍伐木材,有的甚至在岛上搭盖窝棚做长久居住之计。到了20世纪初,俄国税吏无视中国领土主权,俨然以该岛主人自居。为了进一步侵占黑瞎子岛,俄国妄指黑瞎子岛西南的中国内河通江子为中俄界河,不准中国船只沿岛东部的中俄界河乌苏里江和该岛北部的中俄界河黑龙江航运,而只准中方经通江子航运,这事发生在1911年6月初。当时虎林厅同知吴士澄呈请吉林巡抚,转电外务部,"与俄使严重交涉,以保主权"。1911年8月28日,俄国复照称,连接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中国内河通江于是中俄界河,通江子以北黑瞎子岛以东的乌苏里江、黑瞎子岛以北的黑龙江是俄国境内的河流。这样就把黑瞎子岛全部划人俄国境内,完全暴露了想要侵占黑瞎子岛的野心。这个照会是俄国政府为侵占黑瞎子岛肆意歪曲中俄《北京条约》和《中俄堪分东界约记》而向清政府发出的第一个外交文件。

  此时,正值中国辛亥革命爆发前夕,濒临灭亡的清政府已无力顾及这一边境事务。随着清政府的垮台,俄国便在通江子与黑龙江、乌苏里江交汇处分别设立海关,向由黑龙江入乌苏里江或由乌苏里江人黑龙江的中国船只和货物征收关税。后虽经多次交涉,但俄国一再狡辩,均无结果。其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夺取政权的苏维埃政府为了缓和在国际上的孤立,赢得中国的支持,剿灭中国境内的白匪,也多少出于国际共产主义的理念,曾向中国两次发出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宣言,虽然两个宣言前后有很大的不同,但这番曾激起无数中国人激情和梦想的宣言还未落地,苏维埃政权在国内刚一站稳脚跟,马上即对中国改口,继续秉承沙俄在对外扩张上的衣钵。而此时,中国国内各种政治力量正处于混战状态,对领土问题根本无暇顾及。

  沙俄时期,俄国在中国东北中东铁路沿线曾驻军9万余,随着一战的爆发,这些军队大部分都调往欧洲战场。十月革命胜利后,留在中国境内的沙俄军队与管理中东铁路的俄国官员和职工形成了反对和支持苏联革命的两派——中东铁路,亦称"东清铁路"、"东省铁路",是俄国根据1896年《中俄密约》在中国获得的特权,也是沙俄侵略中国和对抗日本的工具。它以哈尔滨为中心,分为三段,向西到满洲里,向东到绥芬河,向南到大连,从1897年开始修建到1903年完成,全长2437公里。1904年日俄战争俄国战败后,将长春到大连这段让渡给日本,成南满铁路。从此,日俄以长春为分界线,划分了两国在东北的势力范围。十月革命后,中国北洋政府顺应苏维埃政府的要求,允许苏维埃政府入境剿灭白匪,停止旧俄外交人员的一切待遇,但并未与苏俄建立外交关系。不过这也为两国关系正常化创造了条件。期间两国进行了多轮谈判和交涉,于1924年5月31日签订了《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协议》等文件,并于同一天中苏建立外交关系。这些文件将中东铁路定义为纯商业性质,中苏共管,一切涉及主权的事宜都由中国政府办理。这给中国官民收回黑瞎子岛带来了新的希望。

  1928年初,绥远县知事派人到岛上进行了调查,了解到岛上住有中国民户30家,苏户17家,均系捕鱼割草为生,"俄国虽狡赖侵占,其洲内尚无何种设备",只是有时派兵前往巡视。但事实表明,在对外扩张上,苏联政府没有逃脱沙俄的窠臼,与沙俄一脉相承。在1929年中东铁路事件中,苏联不但军事占领了黑瞎子岛,而且从此一占而不还,完成了沙俄从觊觎到侵占的过程。

  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主政东北,1929年仿效其父以宣传赤化为借口命令搜查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造成了对苏关系紧张。日本驻沈阳总领事林久治郎得知此事后兴高采烈,向张学良辗转表达了日本朝野对张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张学良还得到了蒋介石的怂恿和支持。蒋介石指出,一旦中苏开战,中央可出兵10万,拨几百万元军费。张学良在北京与蒋介石会面后当天就下令出动军队强行接收中东铁路所有权和一切附带权利,遣返中东铁路上的苏方高级职员。这使张学良在战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针对张学良的上述行动,苏联迅速反应,发出照会要求中国恢复中东铁路原来状态,但蒋介石满不在乎,并发电报对张学良声称:参谋部已对苏联作战部队进行全盘计划,如有必要,随时增援。这颗定心丸更坚定了张学良用武力解决中东路的决心。鉴于中国政府的言行,苏联意识到恢复中东铁路原状只有用武力,别无他途。于是8月6日组建远东特别集团军,总兵力8万人,人数还不断增加,在边境线上不断扩大冲突范围。此时张学良才从幻想中惊醒,匆忙进行军事部署。期间德国曾居间调停。但收效甚微。面对越来越强硬的苏联,蒋和张二人不得不对苏联让步,试图结束争端,但苏联中断谈判,从9月份开始苏军从同江、满洲里和绥芬河三个方向大规模进攻中国,并于9月29日攻占黑瞎子岛。战事一直持续到11月才停止。12月,中苏签订《伯力会议议定书》,规定中东铁路回归冲突前状态,所有争议须中苏会议加以解决。苏联军队开始撤回国内,但黑瞎子岛上的苏军并未撤离,从此黑瞎子岛就被苏联完全侵占。随着"九一八"事变的爆发,黑瞎子岛问题也就被搁置一边,成了中苏关系上的悬案。可以说,对双方实力和形势估计错误的蒋介石和张学良的一时冲动葬送了黑瞎子岛。

  徘徊国门外的孤儿

  随着东北的沦陷,苏联的势力完全退出了东北,中东铁路权益也出让给了日本,但对黑瞎子岛的占领却依然如故。中国国民政府忙于内战,七七事变后又忙于抗战,哪还顾得上黑瞎子岛。二战接近尾声,美国为了督促苏联对日参战,与苏联缔结了雅尔塔协定,把东北权益出让给苏联,黑瞎子岛当然也在所难免。抗战胜利后,中苏签订友好同盟条约,迫于苏联的强大和美国的压力,中国在东北问题上作出了重大让步,期间签订的条约中根本没有提过黑瞎子岛。

  新中国成立后,在外交战略上一边倒,完全倒向苏联,外交的基本原则是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具体到邻国边界遗留问题,中国明确了处理旧中国同邻国签订的边界条约的基本原则,即"我国和外国的边界,‘已有旧约确定了的,应该按着国际法的一般原则处理’。据此,我国对旧中国同邻国签订的边界条约,一般予以承认,并以旧约为基础重新划界。"中苏边界分歧理应在这些原则上处理旧中国同邻国的边界遗留问题。但事实绝非如此简单。

  新中国一建立,毛泽东就访问了苏联,其目的是重新确立两国的关系框架,然而据最新解密档案记载,毛出访的过程并不顺利。周恩来后来曾经指出:"毛主席访苏,是一个胜利了的国家领袖去访问,本来应该受到十分热情相待,但是还不如刘少奇同志访苏时表现得那样热烈,把毛主席冷落起来,除了祝寿,无事可谈。"冷落毛的主要原因是斯大林不喜欢毛提出的两国重新签订新的友好同盟条约,况且斯大林也不准备建新约。

  1945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已经把苏联在东北的全部权益固定下来了。斯大林认为无论中国是何种性质的政府都应以此为基础,这当然是毛所不愿意的。新中国的"新",就是要废除过去帝国主义强加在中国头上的不平等的东西。可见,在当时的态势下,完全没有可能谈判中苏两国的国界问题。所以,1950年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就根本没有提及两国边界的遗留问题,这为后来爆发两国边界之争埋下了祸根。

  由于20世纪50年代两国关系比较友好,边境相安无事。当时,黑瞎子岛附近的中国渔民可自由上岛。苏联和我方都没有往岛上驻军和移民,岛上长满了野樱桃树,树下和水边还有很多野兔子、野鸭子。中国船经常停靠岛边,中国工人没事就上岛摘樱桃。进入20世纪60年代,随着中苏两党分歧渐大,两国关系也紧张起来,其中最

  棘手的边界问题的冲突越演越烈。也是从这时起,苏联逐渐向黑瞎子岛上移民。在中国的推动下,两国开始着手进行边界谈判。

  从1964年8月到1978年,中苏之间进行了两次边界谈判。第一次因赫鲁晓夫下台而中止,第二次从1969年到1978年6月,因苏联入侵阿富汗而中止。两次谈判,苏联一直坚持大国沙文主义和霸权主义立场,根本不承认两国存在领土边界问题。

  在黑瞎子岛问题上,苏方坚持以通江子为中苏界河,把黑瞎子岛看成是苏联领土。第二轮谈判时,苏联硬把19世纪以来中俄签订的19个关于领土边界的不平等条约说成是"平等的",是俄国在"收复失地",或仅仅是占领"无主之地"。为此,苏联于1964年、1969年、1972年、1978年多次发出指示,掀起一场大规模的修改历史运动。

  20世纪80年代,国际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为化解中苏之间多年的对抗提供了机遇。1986年7月28日,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发表对华关系长篇讲话,表示苏联愿意在任何时间、任何级别上同中国十分认真地讨论建立睦邻关系的"进一步措施"。这无疑为中苏关系的改善提供了契机,很快获得中国的回应。

  在边界谈判上,戈尔巴乔夫也一改历届政府的立场,同意按主航道中心线划分黑龙江边界线走向。1987年2月,中苏第三次边界谈判在莫斯科举行,当时钱其琛出任中方代表团团长。双方经过12轮谈判,先后成立了"界线走向谈判小组"、"测绘边界地图谈判小组"和"国界协定谈判小组",三个小组通过艰难谈判解决了除黑瞎子岛、阿巴该图洲渚两块争议地区以外的边界东段的所有遗留问题。

  1991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苏,两国领导人签署了《中苏国界东段协定》,但黑瞎子岛再一次被留在了国门之外。

  国家强大游子归国

  冷战结束初期,叶利钦完全倒向西方的外交政策并没有换来多少回报,整个90年代俄罗斯处于内外崩溃的边缘。四面楚歌的叶利钦不得不把目光投向东方。而这个阶段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果,国力蒸蒸日上。随着北约东扩,俄罗斯看透了西方分化俄罗斯的图谋,于是制定联中政策以对抗西方也就在情理之中。普京上台后,在振兴国内经济同时,在对外政策上依然联中抗美,中俄关系日益密切。

  正是在这种大格局下,第四次中俄边界谈判在2001年7月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友好气氛中开始,一直持续到2004年的《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补充协定》含义极其明确:它是专门为解决中苏(俄)长期争执不下的额尔古纳河的阿巴该图洲渚和黑龙江上的黑瞎子岛而签订的。根据中方按《补充协定》进行实际操作的结果,黑瞎子岛面积约335平方公里,划归中方约171平方公里,划归俄方约164平方公里。2005年4月20日与4月27日,俄罗斯国家杜马和中国十届人大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分别予以批准。2005年6月2日,中俄外长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互换证书和批准书。这为黑瞎子岛乃至中俄边界问题的最终解决画上了一个句号。

  目前,俄罗斯已经拆除黑瞎子岛上的军事设施,搬迁了俄方居民。黑瞎子岛在经历了79年的漂泊之后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摘自:《档案春秋》2009.1 

news.sohu.com false 新华网 http://xhpfm.mobile.zhongguowangshi.com:8091/v210/newshare/848848?channel=weixin&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report 12481  【习近平:保障粮食安全功不可没】24日上午,习近平来到黑龙江省抚远市玖成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了解合作社土地流转和采用先进种植技术提高水稻产量效益等情
(责任编辑:窦远行 UN833)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