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 国际要闻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日本视角下的对华和解

来源:综合
  • 手机看新闻
 

  独家专访日方三菱道歉推动者冈本行夫:日本视角下的对华和解

  《香港凤凰周刊》 特约撰稿/邱林(发自东京)

  6月1日的签字仪式,三菱材料派出了以常务董事木村光为首的十余人的代表团。木村光在道歉仪式上承认强制奴役劳工,并对此表示痛彻的反省和道歉。

  针对此次和解的动机,三菱材料公司公关部负责人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日本法院认定存在违反本人意愿这一事实,要求企业努力解决劳工问题,我们据此作出综合判断推动了此次的和解——这是最大因素。”

  自2007年4月,日本最高法院做出中国民众没有个人索赔权判决后,诉讼的战场从日本转移至国内。日媒分析,考虑到两国关系,中国一直没有受理类似诉讼,而现在中国法院相继受理此类案件表明中国业已转变方针,有可能将劳工问题作为对日外交的新筹码。

  神田外语大学中国问题专家与梠一郎认为:“现阶段日中两国关系不好,三菱材料很担心劳工问题可能最后发展成‘大规模诉讼’的风险”。《日本经济新闻》也分析称,三菱材料担心中方判决会带来巨额赔偿金,同时诉讼的长期化会带来该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形象恶化。

  日本政府对和解的达成“静观其变”。6月1日,日本外务省发言人川村泰久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日本政府不会针对中国民间和日本企业之间诉讼一事做出评论,会坚持日本政府一贯立场——日中之间并不存在请求权问题。

  不过,令人玩味的是,日本政府在两年前完全没有这般“淡定”。2014年中国各地法院受理起诉案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开表明日本政府的严重“忧虑”称:“中国受理劳工案有可能诱发其他类似诉讼,对日中两国战后处理的框架和两国经济关系产生严重影响。”

  一位曾参与三菱和美国战俘和解交涉的内部人士向《凤凰周刊》表示,在中国劳工问题上三菱材料之所以能够体现诚意,与日本著名外交评论家、三菱材料的外部董事冈本行夫的影响密不可分。

  6月下旬,冈本行夫在东京接受《凤凰周刊》独家专访时表示,中国劳工问题和美国战俘本质上是一个问题——如何面对过去的历史。三菱材料内部对认真对待历史,进行道歉并且赎罪进行了很透彻的讨论,他本人也作为外部董事多次参与其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值得注意的是,冈本行夫曾是安倍内阁“二十一世纪构想恳谈会”委员——该会为去年安倍“战后七十年谈话”起草提供重要咨询。在这个恳谈会与去年4月发布的会议记录里,有一段表述耐人寻味:“被美国战俘和中国劳工诉讼的日本企业里,有些企业曾经有意支付慰问金达成和解,但是受到外务省和法务省的阻扰:政府认为问题已经在旧金山对日和平条约解决,在民间有意解决问题的时候进行阻止,要求不要节外生枝。”

  有分析认为,一旦日本政府放弃“赔偿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的立场,允许民间企业道歉,势必引起中韩两国劳工问题的连锁反应,甚至有可能波及慰安妇问题。日本政府担心,这会给他们带来很大麻烦。这也是长期以来日本企业在和解问题上踌躇不前的一个原因。

  “日本政府一直认为,个人请求权已通过日美、日中的双边协议得到解决。不过,安倍第二次上台之后——尽管很多人认为他属于鹰派,但是对于民间自主和解采取了中立,这使民间和解变得更加容易了。”冈本表示。

 

  【冈本行夫】日本知名外交评论家、前外交官。作为著名的外交政策智囊,冈本担任过桥本、小泉等多届内阁的外交政策顾问。他还是安倍内阁“二十一世纪构想恳谈会”委员,为安倍“战后七十年谈话”起草提供咨询。从2000年起,冈本担任三菱材料的外部董事,影响了该公司在美国战俘、中国劳工等问题的处理。

  《凤凰周刊》获悉,此次正式签署和解协议之前,三菱材料向日本政府有关部门提前通报了情况。另一方面,据日媒报道,在受理诉讼之后中国曾派政府智囊机构向劳工探测情况——由此看来,对于此次和解,双方政府都绷紧神经、密切关注事态的进展。

  凤凰周刊:您能否从三菱材料的角度介绍下此次和解的一些背景和过程?

  冈本:三菱材料有五六个人的专门协调小组负责此次和解,基本方针是整个公司决定的——三菱材料很明确问题所在,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拥有良知的人。

  美国战俘问题和中国劳工问题是一脉相承的——就是如何面对过去。三菱材料就公司应该持有的立场,包括道歉以及赎罪进行了很多讨论,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参与其中,发表了自己的想法。

  尽管在美国,战俘也发起了诉讼,我们也赢了,但公司内部逐渐倾向为应该道歉。在我最初提及向战俘们道歉的时候,大家都表示同意,没有任何人反对。

  在这个过程中,对待中国劳工问题的方针也越来越清晰了。三菱材料也一直向我汇报,去年就说很快会实现和解。不过,我本人接到此次最终和解的报告也是消息发布前。

  凤凰周刊:从三菱材料的角度来看,为何决定和解呢?

  冈本:我觉得是人性。长期以来,我们还没有完全直面70年前公司前辈们的所作所为,没有道歉。对此,我们应该认真面对,承认错误并且反省。对非人道行为做出真诚道歉和赎罪这是良知的问题。很多人认为三菱材料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名声,还有些人说是惧怕中方扣押资产什么的,这些都不对——美国战俘问题上完全没有这种可能,但是我们进行道歉了。比起金钱,我认为真诚道歉更重要。

  当然,在内部讨论过程中,也有人说从经营上考虑也需要道歉,但这不是我们做出此次决定的最大原因。可以说对于诉讼可能支付赔偿金并不是我们最大的考虑。

  现在还有部分人坚持诉讼,比起通过法律途径,我们觉得真诚谢罪实现和解更好。此次愿意和解的劳工,我认为他们是很有勇气的人,对他们表示感谢。他们宽恕原谅了。

  从国家层面上来看,2015年4月安倍首相在美国议会上演讲,代表日本对过去表示了道歉。我很希望日中两国也达成国家之间的和解。一方道歉,但是另一方也需要原谅,两个条件成立才能实现真正的和解。

 

  2016年6月29日,日本强掳中国劳工案中此前未同意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和解案的团体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代理律师康健介绍称,有48人新加入此次诉讼,使原告人数增至117人。

  凤凰周刊:有人说日本政府对和解持消极态度?

  冈本:日本政府认为问题解决了——政府层面上,日本和美国之间有《旧金山合约》,和中国有1972年的《日中共同声明》,因此也不存在个人请求权,这是政府的立场。如果民间和解,就是对政府间协议的否定。日本外务省和法务省认为没有必要也不能这样做。

  不过,安倍上台后发生了变化,他作为首相在历史认识问题上有了突破,政府对民间和解也从消极变得中立,这使民间和解变得容易得多了。

  凤凰周刊:去年就有媒体称即将和解,为何会推迟呢?

  冈本:劳工团体方面对和解后一些问题上出现了意见分歧吧。我们当然很希望趁劳工们幸存的时候尽快和解。

  总的来说,我们对此次和解感到十分欣慰,不过接下来还需要做很多工作。双方联合起来,根据名册去寻找幸存者和遗属并对他们进行道歉补偿,但是预计会碰到很多困难,因为名册上的有些名字并不准确。

  或许有人认为10万人民币并不多,但是对3700多人的赔偿总金额却是很大的数目。我们很希望和剩下的劳工团体能够尽快走上谈判的轨道。只要我们态度诚恳,我觉得还是可能被理解的。

 

  2015年7月19日,美国洛杉矶,日本三菱材料公司高层与94岁的二战美军战俘詹姆士·墨菲会面,就二战时期强制美军俘虏在日本国内劳动一事当面道歉。墨菲当时被强制在秋田县的铜矿参加严酷的劳动。

  凤凰周刊:韩国有人对此次和解表示不满,您怎么看?

  冈本:中国劳工问题和韩国征用工问题有着本质的不同。

  第一,当时韩国人是日本人——因为1910年日韩合并了,当然这是一个错误的政策。但从道理上来说,当时日本人分为两类,日本出身的日本人和韩国出身的“日本人”。1938年日本出台了《国家总动员法》,日本人要么去战场,要么去工厂干活儿。韩国出身的“日本人”也和真正的日本人一样去工厂。

  举个例子,当时美国战俘被关起来,宿舍装上了锁。中国劳工实质上也一样,被当作战俘抓来——他们可以说是处于被奴役状态。但当时的韩国人是作为日本人,宿舍并没有上锁,劳动条件也和日本人一样,虽然当时的煤矿环境很恶劣。企业向韩国人支付了工资,但是由于战败而变得一文不值。这些韩国征用工则声称要日本赔偿。

  第二,1965年日韩请求权协定很具体地写明征用工问题解决,两国政府已经达成了协议,因此,日本企业也不同意和韩国进行和解。

  凤凰周刊:此次和解是否会对其他日企的赔偿问题产生影响?

  冈本:这个我很难预测。三菱材料当时给美国战俘和中国劳工带来了很多痛苦,人数也众多,劳动条件很恶劣,罪孽很深重,因此我们决定道歉并且赔偿。其他企业劳动条件可能不一样,因此可能做出不同的判断吧。

  从根本上来说,战争即使过去70年,伤口还是没有办法愈合的(沉默)。我们做了很残酷的事。如今,我有时候在学校上课,学生也会问,我们应该道歉到什么时候?

  凤凰周刊:您是怎么回答的?

  冈本:我告诉他们,你们没有必要道歉,这是你们祖辈所做的事情。但是,作为政府必须认真面对。政府可能在协议上做了多次道歉,但是比这个更重要的是去反省。衡量有没有反省,很重要的就是看有没有对年轻人进行教育。

  去年“二十一世纪构想恳谈会”委员的报告书也提到一点,就是日本近现代史应该从现在的日本史中独立出来,更加深入地对明治、大正、昭和的历史进行说明。课程本身也应该从选修改为必修。

  很多日本人认为,战争是从1941年12月8日的珍珠港偷袭开始的,日本人从最初的加害者变成后来的受害者,为此受到了足够惩罚,包括原子弹等等。但这是不对的,战争是从1931年9月18日开始的,日本单方面侵略了中国——对于中国而言,日本从头到尾都是加害者。

  我们应该对下一代讲明这些事实,教育就是最好的反省。

 

  2014年4月2日,部分受害劳工及遇难劳工家属向石家庄高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图为提交诉状前的他们在石家庄某个公园内集会。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邱林(发自东京)

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news.sohu.com/20160809/n463373887.shtml report 6373   独家专访日方三菱道歉推动者冈本行夫:日本视角下的对华和解《香港凤凰周刊》特约撰稿/邱林(发自东京)6月1日的签字仪式,三菱材料派出了以常
(责任编辑:任业刚)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