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河南上蔡通缉百余诈骗犯 村庄配“反诈”办公室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河南上蔡通缉百余诈骗犯 村庄配“反诈”办公室
河南上蔡通缉百余诈骗犯 村庄配“反诈”办公室

  2016年8月30日,上蔡县警方发布通缉令,113名上蔡籍冒充军人电信诈骗犯罪人员“榜上有名”。

  上蔡,河南东部农业大县,曾因西周古国蔡国的故都闻名。

  令人尴尬的是,三十年来,这个千年古县一直被“艾滋之乡”、“诈骗之乡”两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

  一个百万人口的县,同时有上百人被通缉,舆论为之哗然。

  113人遍布上蔡县10个乡镇,其中崇礼乡“贡献”最大,占79人。下辖孙庄村23人上榜,又首当其冲。

  崇礼乡党委书记张国跃坐不住了,他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如果不彻底改变这种犯罪的生态土壤,没法向上级交待!”

  孙庄村支书孙彦群急得团团转,不分白天黑夜入户,央求在逃者家属主动配合,争取宽大处理。

  与此同时,孙庄挂牌成立了“打击冒充军人诈骗办公室”。这个村级机构,史无前例。

  重压之下,效果显现。

  截至9月13日,崇礼乡在逃的79人,有30人被捕或自首;孙庄2人被抓、6人投案自首。

  “诈骗”笼罩的村庄

孙庄村墙上的“反诈骗”标语 图/北京时间
孙庄村墙上的“反诈骗”标语 图/北京时间

  9月13日,在上蔡县警方发布113人通缉令十多天后,“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来到此次诈骗最严重的村子--孙庄村。

  “北京时间”看到,孙庄几乎每条街道、胡同口都张贴着警方的通缉令。上面写着,“协助或直接抓获嫌犯,奖励3000至10000元。”

  村里一些年轻人三五成群,围在通缉令前议论纷纷。

  与通缉令相伴的,是村口墙上刷着的“全党动员全民参与 打击冒充军人诈骗”、“掀起打击假冒军人诈骗犯罪新高潮”等“反诈骗”标语。

  有村民透露,孙庄全村800多户,4000余人,孙、党两大姓氏居多;23名被通缉者中,多数姓孙。

  村支书孙彦群告诉“北京时间”,目前,村里因诈骗在外服刑的人员有三、四十人,其中,判十年以上的,就有10余人。过去,全国各地的警察隔三差五到村里抓人,有的警察化装成换大米、卖门帘子的商贩进村侦查。直到嫌疑人被抓,民众见警察面熟,才回忆起原来是来过的“商贩”。

  “外地警方秘密进村侦查是常有的事,人家担心村民通风报信,都是把人拿下了才知会咱一声。”孙彦群表示。

  孙彦群还透露,孙庄村成为省、市、县三级公安重点关注对象,县公安局专职警力,对每名在逃人员实行包干负责制,直到动员投案自首或抓捕到位才能收兵。

  为彻底摘掉“诈骗之乡”的帽子,崇礼乡政府发起一场全民参与打击诈骗的行动。除了张贴通缉令,印“反诈骗”标语,崇礼乡党委书记张国跃还亲自喊起了广播。

  “冒充军人诈骗,国法不容!诈骗犯罪分子就如过街老鼠,要人人喊打、人人敢于举报……”9月13日9点,张国跃的声音通过孙庄村委会的大喇叭响遍全村。

  张国跃对“北京时间”表示,之所以亲自广播,是为了拉近村民对政府的信任感,只有信任才能让大家积极参与到反诈骗斗争中。

孙庄村的“打击假冒军人诈骗办公室” 图/北京时间
孙庄村的“打击假冒军人诈骗办公室” 图/北京时间

  为建立长效整治机制,孙庄村还挂牌成立了“打击假冒军人诈骗办公室”,这在中国广大乡村,还是第一次出现。

  “北京时间”发现,这个办公室位于村委会的二楼,几张沙发、一张办公桌是全部家当,墙体悬挂着“小组”成员名单,组长由村支书孙彦群担任,村主任党国庆担任副组长,成员包括四名村委委员。

  孙彦群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机构刚成立,工作职责为宣传“反诈骗”知识,动员群众,建立与村组之间联系。办公室负责收集各村组相关信息,实现信息及时反馈,方便上级党委、政府开展具体工作。

  有村民怕记者不懂,解释称,“这其实就是一个信息交通站”。

  兄弟俩同时被通缉

在逃人员孙永真的家,大门张贴着“家和万事兴” 图/北京时间
在逃人员孙永真的家,大门张贴着“家和万事兴” 图/北京时间

  这几天,村民孙书堂家迎来一拨又一拨警察,都是想让他劝家属积极投案的。

  这次通缉,孙书堂的两个儿子孙永真、孙光辉均入列113人大名单。

  几年前,孙书堂带着两个初中没读完的儿子去广州闯荡。依靠打拼多年的积蓄,他盖起新房,为儿子办了婚礼,日子过得算得上红火。大事落定,孙书堂本想着可以省省心,然而事与愿违:三、四年前,他发现俩儿子有犯法的迹象。

  “他们有时打电话冒充部队领导,我说是否在干诈骗,他们让我不要管”,如今,孙书堂总是自责没管好孩子。

  2014年,孙永真、孙光辉开始逃亡之前,孙书堂才彻底弄明白,俩孩子参与了四人诈骗团伙。

  孙永真离家时,妻子担心留在家受牵连,于是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一起出逃。而孙光辉选择了独自一人,留下妻儿。

  上蔡警方告知孙书堂,他俩儿子是被安徽警方通缉,每人涉案金额都在10万元左右。

  “不投案吧,总在外面跑着也不是一回事;投案,又担心关进去坐牢。”孙书堂为此纠结。

  孙书堂说,“我也不想隐瞒警方,确实能与孩子联系上,但希望警方能给予帮助,让孩子投案后从轻处理。”

  9月13日,警方通缉的另一名孙庄村在逃人员段直,被突然到来的安徽黄山警方从家中带走。

  这下孙书堂急得团团转,“儿子一旦被抓,扔下家中幼小孩子,这可怎么过。”

  为打消孙书堂顾虑,争取家属配合,上蔡警方派人前往安徽,尝试与当地警方沟通,了解是否有“取保候审”的可能。

  三个骗子一台戏

  如此多的人参与诈骗,他们又是如何顺利完成骗局,让受害者掉进陷阱的?

  上蔡县一位基层民警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一个完整的骗局,至少要有三人配合完成。

  首先,要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先冒充受害人所在地的村(居)委会、街道办领导或生意伙伴,声称部队有工程外包或有物品订购。

  然后另外两个骗子,分别冒充军队领导、供应商,一个称要货,一个称可供货,受害者夹在中间,自以为能获利赚个差价,恰恰因此中招。

  民警还原了一场冒充军人电话诈骗的情景剧本:

  骗子A:砖厂的王经理吗?我是乡政府办公室主任杨强。

  王经理:杨主任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骗子A:县武警中队一朋友告诉我,最近搞营房建设需要一些砖,我想把这个工程介绍给你,看能否接下来?

  王经理:放心,一定为部队服务好,什么时候方便感谢您?

  骗子A:不用不用,到时武警中队的许参谋会联系你。

  五分钟后,诈骗同伙骗子B粉墨登场。

  骗子B:王经理你好,我是武警中队许参谋,杨主任让联系你采购一些砖,质量要保证,价格高一点也没事,但要正规发票。

  王经理:许参谋放心,质量绝对没问题!

  骗子B:对了,单位还准备采购一批行军用折叠床,但我和那个定点供应商前不久闹了点小矛盾,你帮我联系下他,就说你是部队新来的参谋,要30张床送到原来的收货部队驻地。

  王经理:好!我一定办妥。

  骗子B:以前的价格是200元一张,到时你给我开6000元的购砖发票就可以。

  王经理:好的,我马上联系。

  又五分钟过去……

  王经理:是经销行军床的贾经理吗,我是县武警中队的王参谋。

  骗子C:您好!以前不是许参谋负责联系订货吗?

  王经理:我是刚调过来接替许参谋,你家行军床涨价了没?

  骗子C:没涨价呀,还是110元一张,您要多少?

  王经理心中窃喜,熟人介绍的活就是好挣钱,30张行军床轻松就可赚2700元。

  王经理:30张,直接送到原来的收货地址!

  骗子C:那好,你先付50%定金,到账发货,货到结余款。

  王经理:好,我马上转账……

  一场骗局就此终结,骗子销声匿迹。

  诈骗之乡的前世今生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了解到,上蔡全县人口151万,人均耕地占有量不足一亩,是典型的没有任何自然资源可依靠的农业大县。

  当地流行着一个顺口溜“杨集的笔、大魏的烟、崇礼的支票、蔡沟的鞭,占了全国半边天”。

  20年前,全国推销假冒伪劣铅笔、假虎鞭的人,多来自上蔡县杨集镇和蔡沟乡;崇礼乡则以开具假支票盛行;大魏,即周口项城大魏寨镇,因贩卖假烟、假币闻名。

  上蔡一位政情人士表示,20世纪90年代,上蔡很多人选择或创办乡镇企业,或外出做生意、打工,上蔡的礼品行业从业人员遍布全国。

  许多乡镇企业的业务员推销产品时,面临门难进、脸难看的现状,不过,业务员很快找到破解之路:声称企业是部队自办(注:当时部队还未禁绝自办企业),就能被奉为座上宾。

  也有一部分人,不愿吃苦受罪,利用军人在百姓心中较高的公信力,走上了冒充军人诈骗的道路。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了解到,诈骗分子集中的崇礼乡,位于商水、项城、上蔡三县交界处,社会管理相对薄弱,加之乡村宗亲特有的传帮带传统,逐步形成了以崇礼为中心,辐射三县周边乡镇冒充军人诈骗集中的区域。

  上蔡警方人士告诉“北京时间”,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骗子为规避警方打击,诈骗版本几经升级。

  最初的诈骗模式为:用假冒伪劣的烟酒冒充部队的礼品低价销售,老板出于贪念和对军人信任,一般会痛快地全部买下。几天后,即使发现上当,也难寻骗子踪迹。

  另有一种骗局:骗子着军装前往商店,假装急需高价订购某军需物资。然后,推销此物资的军官上门,骗取订金。

  崇礼乡孙庄村原支部书记孙天成回忆,有一年,这些骗子突然从冒充军人诈骗,转行干起了开具假支票,但时间不长就收手了。可能是因为此类诈骗需与被害人接触,事后暴露和被抓的风险较大,一旦被抓很难翻供。

  之后,随着科技发展,电子监控设备的广泛应用,骗子为规避风险,便将诈骗版本升级为电信诈骗。不过,所有的套路依然没有离开“军人”的招牌。

  难以修复的犯罪土壤

崇礼乡政府门前街道,随处可见通缉令。 图/北京时间
崇礼乡政府门前街道,随处可见通缉令。 图/北京时间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了解到,上蔡县电信诈骗由来已久。近7年来,当地警方每年都要开展至少两次严打行动。

  2015年11月,公安部统一部署,在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半年的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专项行动。而上蔡籍冒充军人电信诈骗因过于猖獗,进入公安高层视线。

  2016年春节期间,驻马店市公安局调动警力1300人、携带10余只警犬,对上蔡电信诈骗集中整治,抓获嫌疑人40人,其中协助外地公安机关抓获18人。

  2016年5月,上蔡警方对冒充军人电信诈骗在逃的48人,发出B级通缉令。

  2016年8月,上蔡警方发布百人通缉名单。为了打击电信诈骗,河南省公安厅、驻马店市公安局分别派出刑侦、技侦专家急赴上蔡支援侦破。

  “冒充军人诈骗愈演愈烈,严重影响了县里的外部声誉和发展环境”,上蔡县委、县政府给当地警方下了死命令,必须完成“双90%”目标(上网逃犯抓捕90%、新发案件下降90%)。

  为了打击诈骗,上蔡县还用上各种高科技刑侦手段,包括无人机拍摄、取证、跟踪等技术。这在全国县级反虚假信息诈骗刑侦装备中开创了先例。

  警方还开展“堵截”行动,联系电信公司、银行系统等相关单位,形成工作合力。民警对一些银行柜台和ATM机进行看管,一旦发现可疑情况,进行询问甄别。

  在抓捕的同时,一批落网的诈骗嫌犯也先后被判刑。“北京时间”从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今年6月以来,共有李卫军、刘献伟、党军红、党国永等多名“上蔡籍”的电信诈骗犯被判刑,审判的法院包括内蒙、湖南等外省份。

  9月14日,“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在蔡沟乡走访期间,当地派出所证实,辖区又有3人冒充军人电信诈骗被通缉。本次通缉名单中,蔡沟乡增至10人。

  一边是在逃人员陆续归案,一边又新添在逃人员。如何修复“犯罪土壤”,是摆在当地政府桌上的一道难题。

  北京时间原创 李英强
news.sohu.com true 搜狐 http://news.sohu.com/20160923/n469042791.shtml report 9087 2016年8月30日,上蔡县警方发布通缉令,113名上蔡籍冒充军人电信诈骗犯罪人员“榜上有名”。上蔡,河南东部农业大县,曾因西周古国蔡国的故都闻名。令人尴尬的是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