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贾敬龙村“最后的钉子户”:熟人路上碰到不敢说话

来源:综合 作者:北京时间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贾敬龙村“最后的钉子户”:熟人路上碰到不敢说话
  30岁的村民贾敬龙,失去了他拼了命也要守卫的婚房。

  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的旧村改造,及其引发的恩怨,因一起命案,以悲剧的形态进入公众视野。

  紧邻石家庄北二环,距离市中心半小时车程,位置的优势,让这里的商品房价格不菲。

  绝大部分村民,自2012年起,陆续“上楼”,搬入了回迁房。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再下地干活,靠着出租房子就可以过得体面。

  2016年初冬时节的北高营新村,乡村景色已经不在,回迁房、商品房,或参差林立或正拔地而起。

  只有一处铁门内的平房小院,与这派新景象格格不入。79岁的贾发义和老伴,依然住在破旧的老屋里,“守卫心中的公平”。

  贾发义,成了北高营村最后一个钉子户。

79岁的贾发义守卫着自己的老房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最后的钉子户

  一扇蓝色的工地大铁门,一堵约两米高的砖砌围墙,将贾发义家与新村隔离。

  门是建筑施工队安的,贾发义在门上挂了一把锁。铁门开合间,展示着北高营的旧与新。

  关上门,北高营新村就是一个大型社区,看不出一点昔日的乡村气象。

一扇蓝色大门隔绝了贾发义的平房和高楼林立的北高营新村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门一打开,踏着土路走两步,就是贾发义家。锈红的铁门左侧,还保留着原来的门牌号:“北政路127号”。院子里堆满房屋拆剩的建筑垃圾,墙头比普通人家的围墙高出一大截。

  院子前方是一大片尘沙飞扬的工地,贾发义房子后墙抵着 “锦融尚御”小区的绿化带,6间小平房夹在两栋二十几层的商品房中间。铺满半个院子里的澄黄玉米充当了光源将它的昏暗寒碜稍稍中和了些。

  这个30多年的老房子,从未修整,墙壁已经发黑,屋里几乎没有装潢的痕迹,更谈不上摆设。

  这处全村唯一的平房,与改造后焕然一新的北高营新村格格不入。

贾发义的小院绣红铁门旁还保留着北政路127号的门牌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贾发义小院里周围邻居拆迁留下的垃圾堆积如山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经过6年改造,北高营村焕然一新——高大气派的拱门内,13栋高层、7栋多层楼房,以及两处正在起楼的工地,替代了此前杂乱不齐的平房和二层小楼。原先的树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型钢材市场和停车场。村里的大片耕地还被围墙圈起,准备开发商品房。

  紧邻石家庄北二环的的交通优势,向南半小时到市中心、向北直抵正定新区,让这里的商品房卖到1.3万元/平米。

  也正是因此,村干部们对改造信心满满。2009年,北高营村传出拆迁的消息。

  贾发义回忆,村委会干部们为村民们描绘旧村改造的蓝图:拆迁后家家户户都能分到楼房、商铺和车库。

  但这些空头支票一天没落实成具体方案,村民们就一天不放心,经常凑在一起分享听来的其他村的补偿方案。

  “拿不出住新房的钱”

  贾发义说,他拿不出住新房的钱。

  2008年初,石家庄市政府下发《省会城市建设三年大变样和2008年迈大步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拉开了以“三年大变样”为目标的城市建设序幕。彼时的石家庄,计划用3年时间,旧城改造拆除建筑230万平方米,城中村改造拆除334万平方米。

  据此政策,北高营村于2009年11月29日启动旧村改造。

  当天,村委会公布了拆迁安置办法:平房每户置换200平米回迁房,再允许低价购买100平米;楼房户,一层参照平房的安置办法,二层及以上评估定价后一次性现金付清。

  贾发义的房子是父辈传下来的老宅,他有两个宅基地,一个是他自己的名字,一个是从哥哥那里继承的,写着哥哥何小全(贾发义随母姓)的名字。

  拆迁安置办法规定,老宅超出三分地的面积可以获得每亩35万元的补偿款。贾发义的两个宅基地则可以免费分得400平米回迁房(4套房),享有低价购买200平米(2套房)的优惠和84000元的补偿款。

  “我不是不想拆,我也想住楼房”,这个一说话就激动,一激动就梗着脖子扯着嗓子吼的老人语气一下软了,“我告诉你,我住不起楼房!”他又吼了起来。

  “北京时间”根据安置办法算了笔账:贾发义可以免费分得4套房子,还能以约1000元/平米的低价购买2套房,价格约20万。此外,还有超出面积部分的差价、装修费、物业费,供暖费这些花销。

  如果只要免费的4套房,贾发义的拆迁补偿款还能勉强应付。如果再买2套低价房,就至少需要20万。他的现金补偿款是不够支付6套回迁房费用的。

  贾发义认为,安置办法对全村人来说不公平。“相邻的南高营村每户村民可以置换300平米回迁房,为什么北高营就只有200平米?”

  北高营现任村主任,前任村主任兼党支部书记何建华的儿子何志辉介绍,北高营旧村改造拆迁安置办法是经过村委会开会讨论和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后制定的,一村一策,符合“三年大变样”的政策要求。

  《省会城市建设“三年大变样”指挥部办公室关于进一步加快城中村改造的指导意见》中规定,按照《关于进一步加快城中村改造的实施意见》(石政发[2008]5号)有关规定执行,原则上按原居住面积1:1置换,各村可根据本村集体经济实力、村民居住条件和安置用地酌情调整,但户均安置面积一般控制在300平方米以内。

贾发义的小院晒着地里收的玉米,这是北高营新村保留的唯一一点乡村气象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贾发义的小院晒着地里收的玉米,这是北高营新村保留的唯一一点乡村气象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逼迁的各种方法

  因为拒绝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村里扣下了贾发义妻子的养老金等福利,家里的生活用水也被停掉。

  为了加快拆迁进度,让村民们签订拆迁协议,北高营村委会采取了很多办法。

  根据村民提供的《北高营村旧村改造协议书》显示:“凡是不支持我村旧村改造及有关规定的,后果自负。甲方有权终止乙方一切集体福利待遇,且今后不再补发,甲方有权辞退乙方在集体范围内安排的工作。”

  除了拆迁进展与福利相关外,村里的连带关系也被村委会做工作时加以利用。

  一位陈姓村民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村里租用了自己的钩机干工程,自己的一个亲戚不签拆协议,村里就扣着工程款不给,让他劝亲戚签了字再打款。

  此前备受关注的贾敬龙一家,因为父亲贾同庆迟迟没有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母亲的养老金被暂停,兄弟家分房也受到影响,亲人们都对贾同庆有意见。

  “但我不吃他这一套!”自打当了钉子户,贾发义与以往的朋友都疏远了,走在大街上,相熟的人闭着嘴冲他竖大拇指,但没人敢跟他说话,“他们怕跟我走得近惹麻烦”。

  因为拒绝在拆迁协议上签字,2011年起,北高营村委会停止了贾发义妻子的包括社会保险、养老保险在内的一切福利待遇,以及家中的水电。

  贾发义的女儿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村里每月给与母亲同龄的老人社保卡上打款约1200元,但母亲没有领到社保卡,没有拿到过一分钱。

  两位老人靠贾发义每月2500元退休金生活。日常用水要骑小三轮儿驮着三四只水桶去地里接井水。

贾发义的房子被村里停水,他日常吃水只能靠小车去驮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大约五年前的一天,贾发义正在地里干活儿,老伴小跑着过来找他,喊他回家:“他们来人正在拔电线杆!”那一次停电历时三天,涉及三四十家钉子户。“后来我给国家电网打电话,他们来人跟开发商说随便停电是犯法的,才恢复了通电。”

  贾发义租了村里17亩地种果树,一亩地年租金110元,与村里签了10年合同。因为迟迟不肯再拆迁协议书上签字,贾发义称,村委会把年租金涨到每亩地2000元,涨租一年后,距离合同到期还有两年半,村委会又单方面解除了合同,将地收回。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向北高营现任村委会主任何志辉求证停福利一事,何志辉称:“只是把村里给村民发的福利停了,社保、医保、养老金都是政府部门发的,村委会怎么给他停?现在还有一户没拆,你去他家看看,有没有停水、停电?”

  但事实是,村民们申请养老金、社会保险要经过村委会签字、开证明。如果不签拆迁协议,村委会就拒绝提供证明,一切福利都办不下来。

  2009年以来,为了拆贾发义的房子,村委会干部来他家做工作有三五十次。贾发义称,自己从未跟他们谈过条件也没有要过钱,“我是站在全村人公平的角度上拒绝拆迁,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利益!”他强调。

  贾发义说,坚持不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之前的一些经历,他不相信村委会的补偿承诺。

  他说,曾有4亩多地被征收,来游说的村干部许诺给他一套房子。但地被征走后却只有每亩7万元的补偿款。

  最开始,贾发义对拆迁并不拒绝,选了一套5号楼的高层,但村里却告诉他房子分完了,把他给忘了,让他等下一批。

  这些事,让贾发义对村委会的信誉彻底失去信心。

  贾发义多次目睹周围的钉子户邻居房子被强拆,阻拦过程中遭到毒打,但他几乎没有遭到过这方面的威胁。贾发义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自己一直坚持没有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另外,村里的连带关系从另一个层面给他提供了保护。“村里的一些干部跟我沾亲,而且我这么一把岁数也不怕死,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

  2016年以后,村干部像是放弃了拔掉这颗钉子。贾发义听说,因为自己在这里“坚守”,商品房“锦融尚御”少盖了一个单元。

  “上楼”后的生活

  现如今,除了贾发义一家,北高营村其余的村民都已搬进了楼房。

  改造后的北高营村街道整洁,商铺林立。对大多数挣工资、做买卖的村民来说,旧村改造让他们的生活更好了。住进楼房,烧天然气取暖,生活条件远远优于从前的平房。而且随着该地段不断开发,空闲房子升值空间不断增大。

北高营新村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村口的墙上贴着村民张蕙兰(化名)的招租广告,她有三处宅基地,一共免费分得6套房,低价购买3套,自家住了一套,其余几套都已经出租,9套房产加起来,按照现在的售价,资产近500万。100平米的房子每月租金1000元左右,月收入可达七八千元,再加上未来房子还有很大升值空间,拆迁使张蕙兰仅靠吃房租就能生活无忧。

  据公开信息,北高营村至少12.59万平米土地被收归国有,以7亿多元的价格出让给石家庄中融汇通房地产公司。

  目前该公司在北高营开发了北高营新村、上河湾两个回迁房项目,以及锦融尚御、赫石府两个商品住宅项目。回迁房房价每平方米四五千元,商品房则可卖到1.3万左右。

贾发义破败的小院里,两棵柿子结了果,他的小院紧挨着回迁房 图/北京时间 刘思维

  尽管被高层商品楼挡住了阳光,深秋时节,贾发义老宅院里的两棵柿子树结了果儿,黄澄澄的。贾发义抬头看看柿子树:“哼,我一点都不羡慕那些住楼房的,我这小院儿可比那些房子值钱得多!”

  现在,除了下地干活,贾发义基本不敢离开家,毕竟,推倒这个守卫了7年的房子,只是一个钩机的事儿。

  北京时间原创 刘思维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item.btime.com/survey/327fcq819df96eru80vbss8rrc8 report 8258 30岁的村民贾敬龙,失去了他拼了命也要守卫的婚房。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的旧村改造,及其引发的恩怨,因一起命案,以悲剧的形态进入公众视野。紧邻石家庄北二环
(责任编辑:窦远行 UN833)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