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郑州一生态园深夜大量渣土车倾倒垃圾

来源:澎湃新闻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郑州一生态园深夜大量渣土车倾倒垃圾,山沟林木遭“灭顶”灾
大河客户端11月9日消息,位于郑州市惠济区的邙山生态园,是郑州市西北部的一处生态绿色屏障。然而从两个多月前开始,每至深夜,就有大量的渣土车,满载建筑垃圾,开进园内山沟里疯狂倾倒,一处百亩面积、几十米深的深沟,只需半个月就能被填平,沟内栽种的树木,都遭到“灭顶”掩埋。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11月8日夜里探访,目击了渣土车疯狂倾倒的现场。更疯狂的是,这些渣土车视信号灯如无物,闯红灯过路口毫不减速,记者数次尝试追踪渣土车的来源,均在江山路上的多个路口失去对方踪迹。今天上午,记者将采访情况向惠济区多个部门反映后,相关部门均表示,将加大巡逻力度,展开调查。
  大河客户端11月9日消息,位于郑州市惠济区的邙山生态园,是郑州市西北部的一处生态绿色屏障。然而从两个多月前开始,每至深夜,就有大量的渣土车,满载建筑垃圾,开进园内山沟里疯狂倾倒,一处百亩面积、几十米深的深沟,只需半个月就能被填平,沟内栽种的树木,都遭到“灭顶”掩埋。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11月8日夜里探访,目击了渣土车疯狂倾倒的现场。更疯狂的是,这些渣土车视信号灯如无物,闯红灯过路口毫不减速,记者数次尝试追踪渣土车的来源,均在江山路上的多个路口失去对方踪迹。今天上午,记者将采访情况向惠济区多个部门反映后,相关部门均表示,将加大巡逻力度,展开调查。
投诉:渣土车夜半来,天明去,噪声隆隆,扬尘漫漫
投诉:渣土车夜半来,天明去,噪声隆隆,扬尘漫漫

  郑州邙山生态园,位于郑州市西北部江山路黄河南岸,距郑州市中心约20公里,是黄河旅游资源的厚积之地,具有独特的生态环境景观很和丰富的人文景观。2003年以来,该生态园被列入《郑州市中长期发展战略提纲》和“十一五”规划建设的唯一一个生态园,当地政府投资完成了邙岭大道、机井配套、节水灌溉等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完成了邙岭十六座山头及残塬沟区绿化、植树品种100多种1500万株,改变了昔日的邙岭光秃秃的历史,实现了“四季常青、三季有花、两季有果”,邙山生态园也成为郑州西北的一道巨大的生态绿色屏障。

  惠济区的于庄村和孙庄村,就位于邙山生态园内,但是最近两个多月,生态园区内每晚都会涌入大量渣土车,在园区内倾倒建筑垃圾,把这两个村的村民折腾得不轻。
郑州一生态园深夜大量渣土车倾倒垃圾,山沟林木遭“灭顶”灾

  “一到晚上,最少有几百辆渣土车从邙岭大道上过,不停的往沟里倒建筑垃圾,路上也没洒水车,扬尘污染超严重,大车过去后,几米内都看不清路”,于庄村的一位村民告诉大河报记者,大概从今年7月份开始,渣土场趁深夜进入生态园倾倒建筑垃圾的现象就严重起来,最初是在于庄村往北约1公里处,路西的一处山沟里倾倒,他们进行举报,并且得到媒体关注后,林业部门随即进行了查封,并在建筑垃圾上覆土,种上绿植。但此后,又有人在山上找到新的山沟,重新建起垃圾倾倒场,而且来倾倒垃圾的渣土车也越来越多。

  “我住在于庄村东头,晚上大车从邙岭大道上过,产生很大的噪音,往山上的路都是才修好没多长时间,有些地方已经被压坏了,我媳妇都怀孕6个月,每天晚上都睡不好”,于庄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曾多次向古荥镇政府和惠济区相关部门做过反映,但这一现象一直没得到制止。
现场:百亩深沟被填平,树木被“灭顶”埋没
现场:百亩深沟被填平,树木被“灭顶”埋没

  11月8日下午,在知情人的指引下,记者沿江山路一路向北,从思念果岭社区附近转入邙岭大道,继续向北进入郑州邙山生态园区,再向北行驶约两公里左右,来到知情人所指的一处倾倒建筑垃圾的垃圾场。

  这个垃圾场有两道铁门,南侧的铁门只供渣土车进场行驶,白天被锁住。北侧的铁门只供渣土车倾倒后驶出,记者采访当天,北侧大门敞开,在两道铁门后,都修有可供大型车辆进出的水泥路,记者从北侧铁门进入,沿着水泥路行进约500米后,视野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一大片开阔地,目测面积有一百亩左右,地面上遍布砖头瓦块和泥土,上面满是大车碾压的轮胎印。知情人称,记者眼前的开阔地,原本都是几十米深的深沟,现在已被建筑垃圾填平,平面已经快要和山头齐平,在沟底原本都是林业部门栽种的树木,高的有一二十米,现在都被建筑垃圾“灭顶”填埋。

  在这片开阔地的东西两侧边缘,各停着一辆铲车,车上无人。记者行至东侧边缘,看到有十几个堆起垃圾堆,还没来得及被推进沟里。在边缘的斜坡下,山谷里种满了各种的树木,近处的已被垃圾推倒,埋没。西侧边缘处,斜坡下是大片笔直的乔木,在垃圾的挤压下,不少植株已经歪倒折断,被掩埋只是时间问题。

  “这个地方还不到一个月,几十米深的沟就已经快被填平了”,知情人说。

  记者注意到,在该处垃圾场的北侧铁门上,悬挂有一个牌子,上面留有三个自称是“管理处”的电话号码。记者以倾倒垃圾为名,致电其中一个号码,对方自称是这个垃圾场的运营者,他称垃圾场不属于孙庄村,也不属于于庄村管,在这里倾倒一车垃圾,收费100——110元,并称邙岭大道上晚上有人巡查,“如果被查到了,你自己处理”。记者询问对方身份,对方明显警觉起来,拒绝透漏。
追踪:多次尝试追踪,都在红绿灯路口被甩开
追踪:多次尝试追踪,都在红绿灯路口被甩开

  这处垃圾场晚上的情景到底有多疯狂?11月8日晚9时许,记者再次去往生态园,此时的山路上漆黑一片,不时有渣土车呼啸而过,在远光灯的照射下,能看到路面上荡起厚厚的扬尘。行至垃圾场附近时,远远就能听到里面传来渣土车行进和倾倒垃圾的轰鸣声。垃圾场南侧的入口处,渣土车一辆接一辆鱼贯而入。记者沿着一条小路,靠近倾倒现场看到,整个场区内,正有十多辆渣土车来往穿梭,将建筑垃圾倒下后,不做停留,立即开走。一旁的铲车接着上前,将垃圾堆推平。

  晚10时许,记者来到垃圾场的北侧出口处守候并统计驶出的渣土车数量。从晚10:00到10:20的20分钟内,从出口处驶出的渣土车超过20辆,如果这行情况持续整晚,村民所述的每晚几百辆渣土车的规模并不夸张。

  记者注意到,有一些渣土车驶出出口时,车顶上安装的渣土车顶灯是亮着的,记者得以记录下部分渣土车顶灯上的牌号,如:豫AU2571,豫AZ5775(悬挂中国电建标识),豫AV2020(悬挂中国电建标识),豫AX9850,豫AW2622,豫AZ3621,豫AZ5769等,而更多的渣土车则是熄灭顶灯,无法看清其车牌号。

  这些渣土车都来自哪些工地?记者在出口处跟踪了一辆车牌号为豫AC8501的渣土车,该车在离开现场后,沿山路一路向东,沿途不断有对向驶来的渣土车会车,当沿着山路行至郑焦城际铁路的一处下穿涵洞桥时,记者看到,仅容许一车通过的涵洞两侧,聚集了十几辆渣土车排队等候通过,涵洞南侧渣土车上满载建筑垃圾,由此上山,就只能在生态园内倾倒。穿过涵洞后,豫AC8501的渣土车拐入江山路,一路向南行驶,记者在后跟随。行至江山路思念果岭门前的路口时,北向南方向的信号灯为红灯,但是豫AC8501渣土车并未减速,直接闯红灯通过路口。等到信号灯变绿,记者重新驱车追赶时,已经失去渣土车的踪迹。记者返回后,再次尝试跟踪,却发现这些渣土车在江山路上,几乎都是一路闯红灯而过,根本无法追上。
执法:相关部门表示将加大巡逻,并展开调查。
执法:相关部门表示将加大巡逻,并展开调查。

  关于渣土车在生态园内倾倒建筑垃圾的情况,惠济区于庄村的村民此前也曾向辖区多个部门反映,也被列入中央环保督察组今年8月3日(第16批)交办郑州市的31项问题中,惠济区政府在对该问题的处理回复中称,惠济区的林业部门在今年7月份就曾发现邙岭大道金顶植物园内的一处倾倒建筑垃圾的垃圾场,并予以查封,责成古荥镇政府和辖区办事处对建筑垃圾倾倒点和邙岭大道沿途散落的渣土垃圾进行清理,之后对该处建筑垃圾场地采取遮阳网覆盖、撒草籽和绿化等措施进行整改。此后又排查两天,未见有大型运输车辆进入邙岭。

  今天上午,记者将采访的情况分别致电惠济区古荥镇政府,惠济区执法局和惠济区林业局进行反映。古荥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称,记者反映的渣土车倾倒点,属于古荥镇的孙庄村辖区,她们之前已经接到过这一投诉,并采取过行动:一是派人上路阻拦,因为政府工作人员没有执法权,只能劝阻,无法强行制止。二是针对渣土车沿路抛洒的建筑垃圾,安排环卫工人进行清扫。这位工作人员同时表示,镇政府能做的很有限,如果要开展执法行动,还需要惠济区政府来统一协调部署。

  今天上午11时许,记者得到惠济区执法局的回复,该局一位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准备对这一情况立案调查,并交由各执法中队进行督办,督办结果将向本报回复。

  今天中午12时许,惠济区林业局的工作人员也赶到现场查看,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证实,林业部门之前曾在附近查封过一处垃圾倾倒点,现在这处倾倒点他们还未掌握,他表示,林业部门下一步将加大巡逻力度,并和森林公安部门配合展开调查。
郑州一生态园深夜大量渣土车倾倒垃圾,山沟林木遭“灭顶”灾
追问:监管措施这么多,为何仍无法解决渣土倾倒问题?

  在2014年,郑州市城市管理局建立了一个渣土车运营监控平台,对城区23家清运公司的3200余辆渣土车安装北斗定位系统终端,该系统可以跟踪车辆行驶记录,监管车辆的行驶路线和举升状态,实现“规定的驾驶员在规定的时间按照规定的路线定点取土和定点卸土”。那么,这一次有数量如此众多的渣土车,行驶到邙山生态园内倾倒垃圾,城管部门的渣土车运营监控平台有没有及时发现呢?记者今日下午就此联系了郑州市城市管理局,该局工作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了现场记录的车牌号后表示,将会立即调取这些渣土车的GPS行驶路线进行核实,如果情况属实,将进行严肃处理。

  近几年来,针对渣土车带来的各种问题,城市管理部门也采取了诸多的监管措施,但为何还是未能解决渣土随意倾倒的现象呢?对这一问题,本报之前也曾作过专门报道,郑东新区行政执法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说,郑州的建筑垃圾消纳场不足,才是根本原因。

  数据显示,在2013年,郑州市区产生的建筑垃圾就达到了1亿吨,并且此后5至8年内还将呈逐年递增的趋势。若将这些垃圾运出市区,可填满近300个如意湖。但现实却是,这么大量的建筑垃圾,正规消纳场很难消纳。郑州市城管局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大河报采访时曾表示,郑州市要求辖内各区要各建2个建筑垃圾消纳场,但除金水区和郑东新区仅选址建设了1处外,其他各区的消纳场均未投入使用。

  “在出口不畅的情况下,严查渣土车违法治标不治本”,郑州大学一位社会学专家认为,解决建筑垃圾倾倒问题的,根本还是要找到更好的消纳建筑垃圾的方法。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新闻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58416 report 6008 大河客户端11月9日消息,位于郑州市惠济区的邙山生态园,是郑州市西北部的一处生态绿色屏障。然而从两个多月前开始,每至深夜,就有大量的渣土车,满载建筑垃圾,开进园
(责任编辑:刘盛钱 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