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河南6农民工讨薪36天!寒冬仅馒头咸菜 一床薄被

来源:综合 作者:齐鲁壹点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河南6农民工讨薪36天!寒冬仅馒头咸菜 一床薄被

  虽然负责的工程段早已施工完毕,但老张和工友们并没有拿到应得的十几万元工钱。困守工棚讨薪的36天里,老张和其他5名工友每月仅靠着数百元生活费维持生计,馒头就咸菜就是一顿饭,在没有暖气的工棚中靠捡其他工人扔掉的被褥保暖。眼看到了年底,他们只希望早日拿到被拖欠的工钱回河南老家。

河南6农民工济南讨薪36天!寒冬仅馒头咸菜,一床薄被

  原本承诺工资月结

  工程结束后却不给钱

  12月初的济南,因为一股冷空气的到来,气温走低。6日下午,齐鲁晚报记者来到历城区董家镇吕家村,见到了讨薪的老张等人。看到记者的到来,他们非常热情,但提起这一个多月讨薪的艰辛,老张变得满面愁容,掏出烟来默默地点上了。

  老张和其他工友住在村西一处院子里,这里距离他们干活的工地济青高铁项目仅有几里地。院子南侧是一排活动板房建成的屋子,也是老张和工友们居住的地方。屋内设施非常简陋,只有几张木板床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厨房在院子北侧简陋的棚子里,如果不是有煤气灶和锅,根本看不出这里是厨房。

  老张来自河南周口的农村,在老乡的介绍下,8月22日,他和同村的几名村民怀揣着几百元钱来到董家镇,跟随包工头张某在济青高铁项目2标段施工,负责271-287号柱子的建造工作。

  不过,来到工地上时,包工头并没有和他们签订劳动合同,只是口头承诺每月工资不超过3000元,且一月一结,每月25日报表下月5日支付工钱的70%,剩下的30%则要等工程全部完工后再结。

  8月25日工程施工后,老张和工友们每天早出晚归去工地上干活,只希望能早日拿到第一个月的工钱。9月25日,到了结第一个月工钱的日期,老张和工友们找包工头去结工钱,却被告知没报上账。无奈之下,老张和工友们只得继续干活,希望包工头下个月能一起报上账。

  10月25日,又到了报账结工资的日子,老张和工友们再次找包工头要工钱,包工头说还需要等三五天。觉得只剩下几天工期了,老张和工友们决定先把工程干完再说。就这样,一直到10月30日,他们负责的17个柱子全部完工了。

  每天馒头就咸菜

  困守工棚一个多月

  “干完活我们就去要钱,但他一直推,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又推到下一周。”老张说,他们就这样被包工头拖了一个多月,有些工友看拿不到工钱,就选择提前回家了,如今只剩他们6个人还坚守在工棚里,肩负着给所有人讨薪的任务。

  在老张的笔记本上,他记下了包工头张某欠他们的工钱,包括承台的53955元和柱子104025元的工钱,总计157980元。老张说,按照包工头之前支付70%的承诺,他们在工程结束后应该拿到110586元,但事实上除了每月几百元的生活费,他们一分工钱都没有拿到。

  虽然不用付房租,但他们需要自己做饭吃,每月几百元的生活费着实捉襟见肘。平时吃的不是馒头就是面条,蔬菜也只能买应季又便宜的大白菜和萝卜,如果连这些菜也没有,就只能吃馒头就咸菜。

  8月份来济南打工时,老张和工友们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待这么长时间,因此带的都是薄衣服和薄被子。工棚里没有供暖,冻得受不了时,老张和工友们会去别的屋子,捡其他工友离开时扔掉的被子。这些被子虽然不太干净,但为了保暖,他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老张说,他们班组的工人最多时有19人,大都是来自河南的老乡。工程结束后,因为迟迟拿不到工钱,十几名工人决定提前回家,但又没有回家的路费,只能找包工头要。“刚开始说给5万,后来又说3万,最后总共给了5000元,说是剩下的一周后打款。”就这样,回家的工人每人只领到300元,而包工头承诺的“一周后打款”,直到三周后也没打。

  讨薪被打选择妥协

  工人望早日拿回工钱

  因多次向包工头讨薪未果,工人们决定到中铁十局济青高铁项目部讨说法。11月17日上午,老张和工友们来到项目部,项目部的领导告诉他们工程款都已经打过了。这时,包工头张某也来到了项目部,见到前来讨薪的老张和其他工人后非常生气,当场就把带班的工人老宋打了,送医院后老宋被诊断为耳穿孔。

  “这能构成轻伤了,派出所当时也出警了。”老宋说,虽然自己被打伤了,但为了能拿到被拖欠的工钱,他并不想和包工头撕破脸,最后还是选择了息事宁人。

  一边是老家的亲人急等着用钱,另一边是包工头拖着不给,工人们都非常着急。一名工人告诉记者,他本来打算这边的工程结束后,再去别的工地干俩月,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另一名工人表示,他在老家上有老下有小,家人都急等着用钱,天天催问有没有要到工钱。

  在讨薪的这36天里,6个人没活可干,只能天天守在住处。一周前,包工头告诉老张,说12月5日工钱能到账,但12月5日老张查了一下,发现钱还是没到账,他认为对方还是在拖延。“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把包括杂工费在内的17万多元的工钱全部给我们,并赔偿我们这一个多月的误工费。”

  6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位于102省道上的中铁十局济青高铁项目部。经理部一名负责人表示,他们已把工程款打给了包工头。至于部分工人被欠薪的情况,该负责人在联系了相关项目分部后告诉记者,老张等工人平时存在喝酒和不好好干活的情况,至于包工头是否拖欠了工人的工资,还需要找包工头等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后再作答复。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戚云雷 实习生 揭丁诺 韩宗楠)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www.ql1d.com/news/index/type/1/id/1470484 report 2708 虽然负责的工程段早已施工完毕,但老张和工友们并没有拿到应得的十几万元工钱。困守工棚讨薪的36天里,老张和其他5名工友每月仅靠着数百元生活费维持生计,馒头就咸菜就
(责任编辑:齐贺 UN656)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