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山西上访村:曾被所谓五大家族控制不亚于“宫斗戏”

来源:澎湃新闻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山西上访村风气转变:曾被所谓五大家族控制不亚于“宫斗戏”

  新华社12月18日消息,山西省晋城市城区北石店镇刘家川村,原本是个“上访村”。为治理这个村,山西省省市区镇四级干部“联合攻关”,从全面从严治党入手,约束干部权力,经过一年多治理,现在村里风气有了很大变化。 当年,村集体数千万资金不知去向;几任支部书记明争暗斗;1000多人的小村2000多人次上访……

  如今,村干部吃几碗饸饹面欠了72元钱,第二天就被通报批评;村党支部给全村通煤气货比三家就为给村民省钱;10年大规模的“上访风”戛然而止……

  这样的变化发生了。就在山西省晋城市刘家川村。变化怎么来的?“从严治党,管好村干部。”一位村干部说。

  小康村沦为“腐败村”:村集体数千万资金不知去向

  山西省晋城市城区北石店镇刘家川村毗邻大型煤企晋煤集团,交通便利,地势平坦,水甘土沃。2006年以前一直是当地的富裕村,“方圆几里地,俺们村是最早建了成片住宅楼的,那时候哪个村的闺女不想嫁到这里来?”年过花甲的刘金生老人回忆说。

  然而,由于基层党组织涣散、干部腐败,村子一乱便是10年。日前,在全国各地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之际,记者走进刘家川村,干部群众对过去的混乱仍然愤愤不已,打心眼儿里拥护六中全会精神,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举措举双手赞成。老党员王银牛感慨地说,“组织散了,啥事都是走形式。过去10年党支部会议几乎不开,开会也是念报纸,你想问些村里的事,支部书记都不搭理你。如今可大不一样了”。

  记者从当地纪检部门了解到,刘家川村长期被所谓“五大家族”控制,甚至在2006年至2009年的三年间,这些家族成立5人小组,全面管理村级事务,完全架空基层党组织。为了争权夺利,尔虞我诈层出不穷,不亚于“宫斗戏”。

  基层组织涣散,最直接表现就是干部腐败频发。现任党支部书记李软太此前长期担任党支部副书记,他记得2006年村集体有两三千万元的集体财产,但到今年重新查账时,资产仅剩100余万元。

  “2006年,村里修建住宅小区,有村干部想从工程中捞些油水,从此腐败便一发而不可收了。”李软太说,此后,刘家川先后4任党支部书记都没有经得起利益的诱惑,均有不同程度的贪腐问题。

  村干部忙着捞好处,腐败带来的后果就是干群关系日益紧张。村民刘彩兰等群众戏称村里“一村两制”:干部住高楼,从来不停电,子女也安排到晋煤集团;群众住平房,线路老化没人管,时不时停电,交电费都得去邻村。

  部分群众开始上访,要求解决民生问题、公开村账。村干部不仅不解决问题,反而利用群众上访争权夺利、整垮对手。在他们暗中资助下,上访愈演愈烈,这个1000多人的小村十年里上访115批2000多人次。

  那段时间,村里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时不时就会浩浩荡荡出发,去镇里、区里上访。更有对村干部贪腐看不习惯的群众,一直告到省里,甚至北京。刘家川成为让人头疼的“上访村”。

  重建党支部:从十年1人入党到一年37人申请入党

  十年混乱,刘家川村成为山西省塌方式腐败的村级样本。2015年5月,山西省委巡视组进驻该村,当地成立专门小组来解决刘家川问题。

  经调查,刘家川村包括4名支部书记在内的9名干部被处分,其中开除党籍5人,移送司法机关4人。与此同时,综合考虑群众基础、自身廉洁等因素,重新选出以李软太为支部书记的新党支部,补选3名支部委员,先后配备两名乡镇干部担任第一书记。

  北石店镇副书记、现任刘家川村第一书记郜燕霞说:“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间,村里只发展了一名党员。但重组党支部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有37人递交入党申请书,党支部推荐产生了5名村民作为重点培养对象,确定了1名入党积极分子。”

  12月初,新一届村委上任后面临一场大考,近年来该村涉及金额最大的工程“旧村煤气入户”项目进行招投标。记者了解到,刘家川村建成住宅楼后,有部分群众一时离不开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但因为村内多年“乌烟瘴气”,旧村一直没有通上煤气。

  这届干部行不行,会不会贪,会不会有小动作,全村人都在盯着。李软太等人组成了工作小组。为了节省开支,他们对设计方案比较了2家公司,为每户省30元;组织3家招标公司进行竞标,选了费用最低的;再由招标公司招标5家施工单位,把成本从165万降到148万元。而且,全程公开透明,人人可问可查。

  靠为群众办事,党支部在村里的威信渐渐提升。“要是以前的村干部,我们宁愿天天烧煤炉子也不拿钱,交上去是肉包子打狗啊。这届村干部不一样了,人们放心,这些钱会花得明明白白。”住在旧村的刘永会对记者说。现在,旧村中320户人中有313户上交了数千元的入户费用。

  梳理村级权力清单:50多项清单权力公开挂墙上

  在刘家川村党支部办公室所在大院的一面墙上,记者看到两张数米长宽的大幅宣传海报,一张是“村干部权力风险防控图”,详细标明了村干部所拥有的六大项47小项权力;另一张是“村干部权力禁区图”,写明村干部的10项禁止行为和违禁所受惩罚。不远处还贴着一张“四议两公开”工作法流程图,把村内大小决策的流程写得清楚明白。

  记者对照“村干部权力风险防控图”查看,以“集体土地征用、出让权”为例,这属于资产类权力,村集体自有,承办人是村委会主任,责任人是“李软太”,决策机构是“党员大会、村民代表大会”。而这项权力容易滥用的方式是“村干部未经民主程序擅自盖章、非法占地获取利益”,防控措施是“严格民主程序、加大公开力度、强化村民监督”。

  “村干部腐败很大原因是权力不明确、使用不透明,老百姓不知道。”北石店镇镇长、刘家川村首任第一书记尹风义说,这三张图都是针对北石店镇各个村特别是刘家川村的实际问题,有针对性的梳理出来的,是市、镇、村三级干部综合20多个村的意见历时3个月制定出来的。

  村民刘彩兰等人说,现在村干部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该怎么干,都是按照图表来,谁也不敢藏着掖着。“这一年多来,村里有啥事都要讨论、结果要投票、全程要公示,大家伙心里亮堂多了”。

  山西省的一位领导同志说,刘家川村制定了约束权力的“三张图”,完善了村干部的工作机制和村级财务管理监督制度,这个村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可喜的变化。全面从严治党解决了过去以为解决不了的问题。

  重塑基层权力架构:10多个上访户成为监督员

  今年5月的一天,镇里下派到刘家川村担任党支部副书记的宋俊岗和两名村干部工作做完后,在村附近的一家饭店点了几份饸饹面,三四个小菜。吃完算账,总共72元。宋俊岗正要结账,另外两名干部一边拦住他一边喊:“你来是客,这账我们来结。”

  第二天一大早,第一书记郜燕霞突然接到村民刘永会的电话,“有村干部吃饭不给钱!”“一顿饭是小事,但不付账影响太坏。”郜燕霞坚决地说,“查清楚是谁!”

  宋俊岗也觉得这个习惯不能纵容,马上联系到刘永会询问详细情况。“万没想到,就是头一天我吃的那顿饭!”宋俊岗惭愧地说,“另外两名干部跟餐馆老板挺熟,当时记了账。”

  “村里人吃饭赊个账,也很正常。但干部对自己得有更严的要求,尤其是在扭转村里风气的关键时候,不能有一点瑕疵。”郜燕霞说。上午查清楚三名干部的基本事实,下午便召开了党员大会,对三名干部进行通报批评,并要求做出公开检讨。

  这件事后,不少村干部反映,群众对他们的信任不降反升了。这个故事里,起到关键作用的是村民刘永会,而他正是刚刚上任的义务监督员。

  为约束村干部权力,刘家川村创造性地把“上访户”聘请为监督员。今年6月,试行一个多月的义务监督组成立,聘请13位村民担任监督员,监督村务、干部作风、工程建设。这些村民此前大多是常年“上访户”。

  尹风义说,义务监督员制度就是为这些上访户提供了一个平台,把“上访热情”转化为“监督热情”,有效地提高村民自治制度的监督效果。

  成立半年来,监督员陆续对粮食补贴发放、菜市场拍卖、煤气入户等工程进行监督。“现在我们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被发现错误,”郜燕霞、李软太等干部感慨地说,“但从权力约束来说,这又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这有效地缓解了干群矛盾。记者了解到,前10年几乎每个月都有人上访的刘家川村,最近这一年里大规模上访戛然而止。因上访得名“北京通”的李永才乐呵呵地说,“原来上访是因为村里太乱了,现在整治好了,我就不上访了。”

  “党组织涣散-干部腐败-群众上访-激化乡村矛盾-加剧党组织涣散”,这是许多“腐败村”“上访村”陷入的乡村治理怪圈。刘家川问题联合调查组组长、晋城市副市长张利锋说,全面从严治党是打破这一怪圈的关键。

  他认为,管党治党不力是导致刘家川村班子软弱涣散、各种问题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为此,当地在解决刘家川问题时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坚持党建工作、群众工作先行学习贯彻六中全会精神,还要组织党员干部开展讨论,让每一位党员知道自己应该承担怎么样的责任和义务,夯实村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刘家川村才能真正实现“大治”。

  经过刘家川村由乱到治的经验教训,李软太等干部感慨地说:“从严治党虚吗?以前我也觉得挺虚的,吃了亏才知道,这是最实在的。”

  【记者手记】

  记者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前后两次探访这个发生巨大变化的小村子,听到的三句话特别令人回味,感受到“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深刻内涵。

  第一句:“我一到这个村,任何瑕疵小错都不敢犯。”

  说这句话的人是刘家川村第一书记郜燕霞。郜燕霞是镇上的副书记,“三把手”,在农村里也是不大不小的官。然而,现在她一到刘家川村便谨小慎微,“我们不能有一点瑕疵”。

  这里一方面的原因是,这是个有名的“上访村”,村民可不怕把事闹大。但更重要的一方面原因在于,郜燕霞等村干部切实完善、真正落实村干部权力公开的制度。如今,这个村所有权力都公开,所有事项都公开,所有支出都公开,对群众没有一点藏着掖着。每一个村干部所做的每一个事,都有全村人在盯着。

  “整天小心翼翼的,真的挺难受,”郜燕霞坦诚地说,“但这正是我们追求的。村干部都这样了,刘家川村才不会再掉进干部腐败、村民上访的泥潭。”

  是的,权力公开透明,这是人们都想看到的。

  第二句:“得让上访的人有个说话的地方。”

  说这句话的是北石店镇镇长、治理刘家川乱象时的首任第一书记尹风义。

  他到刘家川村看到的是村民上访、干群严重对立的烂摊子。“在这个村,上访大体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村民对村干部的贪腐作风看不习惯,要去告。另一种是部分村干部看到干群对立的情绪,利用上访这种手段,打击对手,暗中支持甚至资助群众‘闹访’。”尹风义说,两种情况说到根上就一个原因,上访户在村里没有表达诉求渠道,以致形成恶性循环,“得让上访的人有个说话的地方”。

  于是,尹风义在上级党委的支持下,创造性地建立了村民义务监督小组,让这些上访户加入到监督小组里。“你发现问题,尽管说尽管提,村干部管不了,我管,我管不了,我找上级来管。”尹风义说。

  义务监督小组行动很积极,在外人看来甚至有些“挑刺”。然而,正是这种“挑刺”才彰显出权力监督的真正意义。

  是的,权力真正受到制约,这是人们都想看到的。

  第三句:“这个村的经验我们可学不来。”

  刘家川村在省市区镇四级干部的大力整顿下,一年多时间就有了很大的起色。一些其他村的干部跑来学经验,看来看去,面露难色,“这个村的经验我们可学不来。”

  为什么不敢学?因为按照刘家川村的治理模式,村干部看起来“权”没了,“管”不了群众了。

  “为人民服务”的大字会出现每一级政府大院的门口,但这个大院里的干部并非都有这种意识,一部分人的心底还是有“官”的优越感。从“学不来”可以窥见,把权力关进笼子还面临着一些“软抵触”。

  真抓实干,这是落实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每一名党员干部必须要有的担当,这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新闻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82454 report 5584 新华社12月18日消息,山西省晋城市城区北石店镇刘家川村,原本是个“上访村”。为治理这个村,山西省省市区镇四级干部“联合攻关”,从全面从严治党入手,约束干部权力
(责任编辑:肖武岗 UN845)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