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重雾霾来袭 女子想给女儿教室装净化器被拒绝

来源:映象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重雾霾来袭 郑州女子想给女儿教室装净化器被学校拒绝
街头行人,口罩是标配。记者吴国强摄影
街头行人,口罩是标配。记者吴国强摄影
12月21日,郑州市一所校园因雾霾停课而空无一人。记者白周峰摄
12月21日,郑州市一所校园因雾霾停课而空无一人。记者白周峰摄

  记者刘瑶贺笑天

  核心提示|郑州市决定12月17日至22日启动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今天是最后一天。从愤怒抗争到悲哀无奈,这些天你是怎么“扛”过来的?与雾霾抗争的郑州人各有各的表现,那些细微的生活习惯都在慢慢起着变化。身在霾中的你我,同享一片天、同吸一口气。不论逃避还是隐忍,每一个选择背后都有代价。

  A

  接连6天超长预警,郑州人见识了许多“第一次”

  “昨天我同事说,她家新房是开发商统一预装的新风系统,我赶紧上网补课,才第一次知道除了空气净化器,还有这个流行的新房防雾霾标配。”读者小悦说。

  “20号中午,高中住校的儿子突然回家了,说是因为雾霾,学校停课了。这应该是郑州第一次吧,涉及高中的全面停课。”市民范先生说。

  “由于雾霾影响,包裹可能延时,请谅解。”这样的物流状态,爱网购的读者刘女士还是第一次见到。

  大河速递员工王林江,每天需要送100多件快递,耗时12个小时。在他那里,雾霾不是延迟的理由,却成了加倍操心和早点送完的动力,“快点送完,不是可以少吸几口雾霾嘛。再说了,雾霾大、视线不好,天一黑更困难,我得开着手机的强光骑电动车,也不安全。”为了打工赚钱,王林江从没考虑过身体,这次雾霾,他才第一次戴上单位发的防雾霾口罩。

  以前,口罩并不是环卫工人必备的物品,而从近两年开始,口罩几乎成了他们的标配,每年发放两次,用来应对秋、冬季的雾霾天。连续几日的雾霾“爆表”,20日下午,3700多名环卫工人就收到了由金水区清扫保洁服务公司加发的8700个防雾霾口罩。

  B

  旅行回来撞上“爆表”,她火速自学成“空净专家”

  “上飞机之前晴空万里,呼吸也顺畅,下了飞机灰蒙蒙一片,不戴口罩都没法出机场。”上周末刚从巴厘岛度假回来的郑州姑娘小韩,恰巧撞上家乡雾霾“爆表”,这次她要经历的,不仅仅是倒时差,更要与严重的“水土不服”抗衡。

  回想起刚下飞机的那一刻,小韩用“虐心”来形容。

  “以前长时间生活在郑州,偶尔来个雾霾,也都习惯了,没啥太大的感觉,这次的反差简直是要了命!”小韩说,当时她咳嗽不止,感觉眼睛辣辣的,跟老公两人,一人戴了两个口罩,才有勇气走出机场,“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购买空气净化器。”

  说到空气净化器,一向认为自己体质过人的小韩以前从未关注过,但这次国内外空气质量的反差,也让小韩下定了购买的决心。

  她和老公一起浏览各种网站、论坛,看各种关于空气净化器的测评,甚至在购买过程中,遭遇了瞬间涨价的“不公平待遇”,两口子最终还是没犹豫,直接网购了两台。

  “这种糟糕的天气,连家里都能闻到味儿。”小韩说,要知道这周是雾霾天,还不如当初改变行程,这几天出远门躲避雾霾呢!

  收到第一台空气净化器是在次日一早,小韩迫不及待插上电源,只想尽快试试它的功效,改善一下家里的空气质量。当小韩发现,她购买的这一台净化器,并不能通过指示灯反映即时的空气质量后,她赶紧从网店拍下一款标价为699元的雾霾表。

  “以前从没觉得这是生活必需品,现在才发现,生活离了它不行。”小韩说,现在挑选空气净化器,她懂得了各种指标参数。

  这次他们选择了两个不同的品牌,等雾霾表寄到之后,小韩准备喊上朋友一起,对身边的空气净化器做个测评,再根据结果,给爸妈、公婆家也添置几台。

  C

  想给女儿教室装上空气净化器,学校却不同意

  读者王女士是一个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最近一两个月的日子过得简直痛不欲生。

  一个多月前,她上七年级的大女儿突患过敏性鼻炎,感冒,咳嗽,除了吃中药,每天晚上放学后七八点还要去医院做雾化。

  半个月前,五个多月的小儿子咳嗽、流鼻涕、发烧,很快发展成肺炎,住了11天院。

  连医院门都还没出,她的哮喘出现了复发迹象,因为还在哺乳期,她就赶紧开了中药和中成药。

  眼看着刚有点好转,红警雾霾来了。“生不如死的感觉。”王女士说。

  这仅仅是“兵来将挡”的被动接招。王女士说,郑州市中小学首次全面停课开始后,她坐不住了。

  19日半夜,郑州市教育局下发《关于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停课的紧急通知》,决定自2016年12月20日至21日,全市中小学和幼儿园停课。她决定主动“出击”。

  从入冬天气变差开始,王女士就要求每天骑自行车上下学的女儿必须戴口罩;她自己则小心翼翼地做好保暖,担心诱发哮喘;家里的空气净化器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她还忙着跟女儿的学校沟通,号召家长一起众筹空气净化器,放教室里。“后来嫌众筹麻烦,家长们众口难调,我决定自己买一台,遗憾的是,学校顾虑太多,还要考虑各班级之间的平衡,这事就此作罢了。幸亏这两天放假,孩子就回家了。”王女士无奈地说。

  在学校要不要装空气净化器的争论,去年在北京出现过。当时北京教委回应称,有的学校不具备电压电路条件,且空气净化器要求环境相对封闭,而教室课间必须通风,客观上不能达到这个条件。有一些学校称,不安装是怕会引发学生盲目攀比。甚至有学校在教室内做过测试,开了净化器以后,门窗密闭,PM2.5下降了,二氧化碳浓度却超标了。

news.sohu.com false 映象网 http://news.hnr.cn/snxw/201612/t20161222_2852611.html report 3040 街头行人,口罩是标配。记者吴国强摄影12月21日,郑州市一所校园因雾霾停课而空无一人。记者白周峰摄记者刘瑶贺笑天核心提示|郑州市决定12月17日至22日启动重污
(责任编辑:杨晨虹)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