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饲养员被大熊猫咬成重伤 手掌几乎被咬掉

来源:综合 作者:成都商报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四川:饲养员遭大熊猫疯狂撕咬 脚筋腕骨被咬断(图)
原标题:四川41岁硕士饲养员被大熊猫咬成重伤 左手掌几乎被咬掉

  韦华躺在病床上,身材不高,四肢缠绕着厚厚的纱布,伤得尤其严重的左手打着四五根钢钉,小指因为供血不好,颜色黑红。护士进来量体温,37.2℃,陪床的同事张大磊说比前两天好多了,之前都是38度多,“毕竟伤口创面有那么大”。

  距离中国大熊猫保护中心员工韦华被大熊猫喜妹咬伤11天后,成都商报记者在华西医院见到了这位痴心于野生动物的“硕士饲养员”,聊到野保,他说希望尽快好起来,好回到山上去;说起重伤他的熊猫喜妹,韦华说再见它时,会“哭笑不得”。
四川:饲养员遭大熊猫疯狂撕咬 脚筋腕骨被咬断(图)

  “喜妹聪明伶俐漂亮极了”

  12月14日,位于卧龙的天台山野化培训中心又迎来了两队参训的熊猫母子,喜妹和八喜就是其中一对。韦华说,他曾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碧峰峡基地当饲养员,与喜妹有过数月的亲密接触。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录:“喜妹身形优美,聪明伶俐,喜欢玩水,爱美容,那跑动的身姿一扭一扭实在漂亮极了……”

  可谁知,他特别喜爱的喜妹,三天后会对他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17日,超过两天没看到熊猫幼崽八喜的身影,韦华和他的同事们有些焦虑,担心这只初来乍到的小家伙出什么事,决定进培训圈查找它。

  17日,超过两天没看到熊猫幼崽八喜的身影,韦华和他的同事们有些焦虑,担心这只初来乍到的小家伙出什么事,决定进培训圈查找它。

  韦华和另两位同事尝试将喜妹引入隔离笼。但可能是因为喜妹还不适应新的环境,显得紧张,引诱未能奏效。无线电监测信号显示八喜位于培训圈的另一头,与妈妈喜妹距离很远。他们决定撇开喜妹,从另一边进入培训圈。几经搜寻,韦华和同事看到了八喜,小家伙在圈里安然无恙,三个人也如释重负。

  一切进展得似乎很顺利,韦华和同事边走边监测“喜妹”母子的位置,直到他们决定退出培训圈之前,两只熊猫似乎都未曾发生移动。也许是山地复杂的地势影响了无线电定位的准确性,当他们正准备离开时,“喜妹”挡住了他们的退路。
韦华被持续撕咬五六分钟
韦华被持续撕咬五六分钟

  韦华说看到喜妹让他们有些吃惊,但与熊猫相处多年,他们并未慌乱,韦华给喜妹递过去竹子,喜妹接过去,吃了起来。看来相安无事,韦华和同事掉转头离开。可谁知喜妹追了上来,“不晓得它是过来要吃的,还是在跟我们玩耍”。无论是求食还是玩耍,喜妹的动作都明显大了些。韦华说,喜妹从左后方咬到了他的左手手掌外侧,他本能地想挣脱,可喜妹把他咬得很紧,进而把他拖倒在地。

  韦华说他倒地后,本能地手脚蜷缩起来防御,不知是眼前的状况让喜妹紧张,还是野生动物见血后激发出了野性,喜妹开始疯狂地撕咬他。左手、左臂、右臂、两腿、头部……韦华说他感觉到四肢被撕扯,上下拉起,左右晃动。“大概五六分钟后,同事帮忙引诱,把一件衣服从它眼前丢开,喜妹才松口。”韦华尝试着站起来,发现浑身血水,因为两个小腿的肌肉被咬烂,根本站立不稳。

  韦华的同事张大磊说,他们当日下午4:50左右接到电话:“韦华被咬了,去救援!”

  左手掌几乎被咬掉输了4000CC血

  当同事们遇见韦华时,他已经躺在了担架上,眼睛无力地睁着。帽子和眼镜都不见了,一根折断的指骨显露在外面,四肢血肉一片模糊,两只裤腿被血浸成了深红。张大磊介绍,他们接到韦华后,立刻往成都赶,大概六点多到了都江堰市医疗中心。“韦华失血太多了,在那儿先做了急救处理,输血,前前后后输了4000CC。”当医生剪开他的裤腿和袖子的时候,发现他的脚筋已被咬断,四肢的肌肉都被严重咬烂了。进一步检查发现,他双手的腕骨都被咬断了,左手掌约三分之一几乎被咬掉。

  鉴于韦华伤重,都江堰市医疗中心建议将他送到华西医院进一步治疗。一直陪床的张大磊介绍,医生给出了分阶段的治疗方案,“现阶段就是接上了被撕扯,几乎被撕下来的手掌、肌肉,防感染。下一步再考虑接上断掉的肌腱,以恢复手指、腿脚的功能性。而康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韦华说他昨天早上吃了4个鸡蛋。多吃鸡蛋是遵医嘱,医生还嘱咐多吃肉,吃含蛋白质高的食物,大量的蛋白质,有助于他伤口的恢复、长出新肉。

  再见喜妹会“哭笑不得”,41岁尚未婚娶

  工作中的韦华

  昨天,成都商报记者在华西医院的病床上见到了韦华,随着伤情逐步稳定,他看上去精神状态还不错。聊到这次意外重伤,不善言语的他说,其实做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他是有被动物攻击的心理准备的。“没想到这下子被伤得这么重吧。”张大磊在旁边说他,韦华朴实地笑了下。
四川:饲养员遭大熊猫疯狂撕咬 脚筋腕骨被咬断(图)
  
四川:饲养员遭大熊猫疯狂撕咬 脚筋腕骨被咬断(图)

  事情过去十多天,韦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谈及他曾非常喜欢的大熊猫喜妹,韦华说再见它时,会觉得“哭笑不得”。“我没法怨恨它,在心里已经原谅了它,我是学这行、做这行的,更明白野生动物的行为。”

  韦华是广西人,仫佬族,本科和研究生都学的是野生动物保护专业。“我喜欢野生动物,读硕士时,曾在广西追踪、研究一种猴子的行为,在山里追了13个月。”2013年,已经38岁的他只身来到了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理由只有一个,想更接近山野,接触更多野生动物。

  从上大学就整天和野生动物打交道,韦华至今未成家。“他上班在山上,休息时间还是在山上,他爱拍鸟,申请了一项卧龙鸟类多样性调查的课题,已经拍了两年,150多种,发现了十多种本地未曾记录过的鸟类。”张大磊说。

  说到了婚娶,韦华说这事不强求。说到以后的工作,他倒是很坚决,他说他想尽快康复,希望手脚不会有大问题,还能上山。

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news.sohu.com/20161229/n477230489.shtml report 3570 韦华躺在病床上,身材不高,四肢缠绕着厚厚的纱布,伤得尤其严重的左手打着四五根钢钉,小指因为供血不好,颜色黑红。护士进来量体温,37.2℃,陪床的同事张大磊说比前
(责任编辑:柳龙龙 UN827)

我要发布

数字之道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