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北京一垃圾焚烧厂设备检修 上百辆垃圾运送车排队

来源:新京报 作者:赵蕾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焚烧厂设备检修 垃圾清运排长队
去年12月26日,朝阳公园西区南里小区2号楼堆放的垃圾。
去年12月26日,朝阳公园西区南里小区2号楼堆放的垃圾。
去年12月29日清晨,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外,上百辆垃圾运送车排队。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去年12月29日清晨,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外,上百辆垃圾运送车排队。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近日,朝阳区多名小区业主反映,大量垃圾混乱堆积,长期无人管理。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多家清洁站因运送挤压箱速度放缓,站内大量垃圾堆积。而垃圾集中运送地高安屯垃圾焚烧厂,上百辆车排队等候。焚烧厂回应称,平均日处理垃圾量已经超负荷,年末需检修,焚烧速度慢了三分之一。

  小区

  建筑垃圾堆放达5平米

  2016年12月26日上午11时许,朝阳公园西区南里门口,六个垃圾箱均堆满了垃圾,溢出的垃圾围在四周,垒了半米高。

  小区2号楼左侧,堆满垃圾的垃圾箱前,还堆着5平米左右的建筑垃圾。业主王女士称,垃圾堆放两个多月了,一直没人处理。“许多人看到这儿堆着垃圾,就往上面继续丢,且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混放。这两天风大,一刮就许多灰尘,还有火灾隐患,看着闹心。”她皱着眉头说。

  保洁人员也注意到,小区内垃圾量较多,即使环卫工人每天清理两次,垃圾箱还是不够装。“多余的垃圾只能堆在地上,否则能清到哪里去?”

  住在双龙南里小区的业主有着同样的苦恼。117栋到119栋楼道前的两个垃圾箱,垃圾均高出箱体,从楼道走下来的居民直接将垃圾随手一丢,与一直未清理的建筑垃圾混在一起。

  “物业雇的保洁也顾不过来,乱倒垃圾的人也找不到,谁能解决这个问题?”118栋的老人每天都在楼旁的健身场地锻炼,她对周围脏乱差的环境非常不满。

  枣营南里社区居委会环保处的帅主任介绍,周边小区近日都遇到类似问题。小区垃圾清运比平时慢,垃圾箱满了后,居民就随手丢在楼下。还有一些租户搬家或业主装修屋子,把建筑垃圾也丢在垃圾箱附近。“社区无权处罚堆放建筑垃圾的行为,更找不到乱丢垃圾的住户,物业也不负责将二者分开倾倒。”

  管理西区南里的朝阳公园物业公司也表示无力。保洁人员称,小区内垃圾清运属于环卫的管理范围,而建筑垃圾则由业主雇人清运,物业只负责小区保洁工作。遇到垃圾混堆情况,物业也只能协调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监督,劝阻住户。“小区内贴了不要乱扔垃圾和禁止高空坠物标识,作用不大”。

  清洁站

  清运慢大量垃圾滞留

  麦子店街道办事处城建科的负责人承认,小区垃圾处理中存在众多难题,北京市垃圾消纳能力跟不上,加上生活垃圾的日益增多,时有垃圾清运迟缓的现象发生,是个短时间内无法解决的难题。

  记者跟随一名朝阳环卫人员来到朝阳公园西里的密闭式清洁站。站点门前停放着七八辆电动环卫车,车后放着十个满载垃圾的垃圾箱。

  站内摆放着一个大型挤压箱。站点的班长称,运送挤压箱的司机早上8点就出发了,下午3点还未回来。站内的这个挤压箱已装满7吨垃圾,环卫工人只能等空的挤压箱回来,倾倒完垃圾后,才能再去小区清运。

  “以前这个点,司机都运完三趟了。”其表示,近期节日多,每天站点收到的垃圾有近60吨,光圣诞节三里屯太古里一夜就有约20吨垃圾。而每天三车挤压箱也只能装20多吨,剩余的都处理不掉,积压在清洁站。

  接到居民关于垃圾清理不及时的投诉时,他只能尽量解释,朝阳公园西里站点共配置了15辆垃圾车,一辆车上10个垃圾箱,没有多余的空箱轮换。当一个小区的垃圾处理完后,只能等挤压箱回来,倒完后再去另一个小区,因此各个环节都变慢了。

  随后,记者来到麦子店南里、望京二区清洁站查看垃圾清运情况。两处站点都有几十个装有垃圾的黑色塑料袋,堆积1米多高。

  望京二区清理站的司机表示,垃圾成堆的情况已有一周。“原来每天清理车运送三趟能基本处理干净,现在每天只能运送两趟,造成大量垃圾滞留。”其表示,因清理站夹在两栋居民楼之间,旁边还有幼儿园,居民、物业投诉较多。

  多位清洁站的环卫人员反映,因为小武基垃圾转运站在升级改造,大屯垃圾中转站也限量接收垃圾,朝阳区的垃圾都集中运送到高安屯垃圾焚烧厂,每天百余辆车排队等候。

  焚烧厂

  上百辆垃圾运送车停靠

  2016年12月29日7时许,天空还未泛白,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处理中心的烟囱冒出几缕白烟,空气中弥漫着垃圾的腐臭味。气温-4℃,北风三级呼啸,寒气袭来。倾倒垃圾的入口处,一排望不到尽头的车辆,闪着明晃晃的灯,伴随着车辆的轰鸣声。

  “你几点到的?排了多久了?”3位身穿蓝色环卫制服的司机在路边聊天。多位朝阳区环卫服务中心第一、第二清洁车辆场运输垃圾的司机描述,最近一周,每天运完三趟挤压箱的垃圾,最早都要到晚上七八点。

  “运一趟需四五个小时,在焚烧厂排队就得三小时。以前半小时就卸完走了,最多等一个小时。”一位司机说,最近只开了一个垃圾焚烧的锅炉口,自己每天凌晨4点多就开始排队,一天只能运送两趟。

  7时40分,从焚烧厂入口处一直到金榆路口的红绿灯处,停靠112辆标着“朝阳环卫”的垃圾运送车,排队超2公里。远处还有几辆环卫车开来。

  “运送挤压箱来焚烧厂的司机排队时间延长,挤压箱就无法及时运送回清洁站。站里等待的垃圾车不能倾卸,因此小区垃圾箱内的垃圾就会堆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一位运送麦子店北里清洁站垃圾的司机称。

  高安屯垃圾焚烧厂的负责人邓先生解释,最近一周因锅炉设备检修,一期2台锅炉只有1台在运行,2个抓钩只有一个能用。二期试运营中,3台锅炉也只有1台在烧,一台锅炉最多烧800吨垃圾,所以垃圾焚烧速度明显慢了三分之一。

  “现在一天约烧1500吨,正常情况下是2200吨。”邓先生称,高安屯作为北京第二大垃圾焚烧厂,平均日处理垃圾量已经超负荷,机器都是24小时运转,到了年末,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检修,以保证正常运营。

  专家说法

  单纯依靠焚烧处理极具风险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毛达分析,如今我们的生活垃圾成分比较复杂,长期混乱堆放不仅影响社区的环境卫生,其中的有毒有害物质、寄生菌等可能会污染地下水、空气等。而一个区域的垃圾单纯依靠末端的焚烧处理,是极具风险的处理措施。

  新京报记者查阅到,2015年5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状况评估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中国人均生活垃圾日清运量平均为1.12千克,随着消费能力的提升,这个数字可能还会上涨。

  毛达认为,“十三五”规划中,2014年底北京焚烧和填埋合计末端处理设施规模为17321吨/日,而预计到2020年底将增至26371吨/日,增幅达52%。但是,单纯依靠焚烧并不是处理不断增长垃圾数量的长久之计。即使达标排放,二噁英、多氯联苯、六氯苯、汞等二次污染物依然会造成空气污染。因此,政府应从源头上实现减量化和实行强制垃圾分类,垃圾清运不及时和产生的隐患才得以有效避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蕾 实习生 邱碧漪 陈维城

news.sohu.com false 新京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7-01/02/content_666624.htm?div=-1 report 3756 去年12月26日,朝阳公园西区南里小区2号楼堆放的垃圾。去年12月29日清晨,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外,上百辆垃圾运送车排队。新京报记者王飞摄近日,朝阳区多名小区业主
(责任编辑:郭彪 UN832)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