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新闻 > 温暖中国 新春走基层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家门口的养老院 关爱高龄失能老人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家门口的养老院 关爱高龄失能老人

  目前,城市老人的养老方式主要是机构养老和居家养老这两种。央视记者在北京调查走访发现,北京中心“城六区”的养老院基本上都是一床难求。为了满足老人们就近养老的心愿,北京朝阳区的和平家园就开设了一家社区养老院,这个家门口的养老院改变着一些老人的生活。

在和平家园社区,2011年开设的寸草春晖养老院已经运行了五年,每天上午,81岁的中央音乐学院赵维俭教授就会准时来到养老院陪伴妻子李宝琼。妻子李宝琼曾是中央乐团钢琴演奏家,现在患有老年痴呆症,有记忆和语言功能障碍,赵教授每天都要带照片、日记来给妻子看一看,唤起她的记忆。

  在和平家园社区,2011年开设的寸草春晖养老院已经运行了五年,每天上午,81岁的中央音乐学院赵维俭教授就会准时来到养老院陪伴妻子李宝琼。妻子李宝琼曾是中央乐团钢琴演奏家,现在患有老年痴呆症,有记忆和语言功能障碍,赵教授每天都要带照片、日记来给妻子看一看,唤起她的记忆。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以前记忆还有一些。比方说你看这是谁啊,这是我老师。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以前记忆还有一些。比方说你看这是谁啊,这是我老师。

赵教授和妻子在和平家园社区住了几十年,他们有两个优秀的女儿,在音乐上很有成就。这个家庭曾经充满了朝气。后来,两个女儿相继出国留学、在国外定居生活。赵教授在退休后还忙于中央音乐学院的工作,他没有料到在家里孤单寂寞的妻子会渐渐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赵教授和妻子在和平家园社区住了几十年,他们有两个优秀的女儿,在音乐上很有成就。这个家庭曾经充满了朝气。后来,两个女儿相继出国留学、在国外定居生活。赵教授在退休后还忙于中央音乐学院的工作,他没有料到在家里孤单寂寞的妻子会渐渐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原来她就是膝关节不太好。每天我会搀她下来走一走啊,上楼比较困难一点。突然有一天她动不了了。所以后来在养老院,这里大夫挺好的,每天给她上药,换药,后来就好了。这是不是家 ,胜似家。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原来她就是膝关节不太好。每天我会搀她下来走一走啊,上楼比较困难一点。突然有一天她动不了了。所以后来在养老院,这里大夫挺好的,每天给她上药,换药,后来就好了。这是不是家 ,胜似家。
赵教授的家住在四楼又没有电梯,妻子无法行走后,出门看病都是个大难题。2015年赵教授决定将妻子送进社区里的这家养老院——“寸草春晖养老院“。作为朝阳区社区养老院的样板工程,主要收住的就是半自理不能自理,失能失智高龄的老人,这里的老人平均在85岁左右,最大的年龄在104岁,9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30位。作为朝阳区第一家专业护理型养老院。住进这里的老人无疑是幸运的,2011年王院长开始创办这家养老院。起因就是当初自己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养老院。

  赵教授的家住在四楼又没有电梯,妻子无法行走后,出门看病都是个大难题。2015年赵教授决定将妻子送进社区里的这家养老院——“寸草春晖养老院“。作为朝阳区社区养老院的样板工程,主要收住的就是半自理不能自理,失能失智高龄的老人,这里的老人平均在85岁左右,最大的年龄在104岁,9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30位。作为朝阳区第一家专业护理型养老院。住进这里的老人无疑是幸运的,2011年王院长开始创办这家养老院。起因就是当初自己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养老院。
寸草春晖养老院院长 王小龙:我的父亲老年痴呆,送养老院没人收,没人愿意收。找保姆也照顾不了,因为他失能了,家里又没有时间。到国营的养老院好一点的,又永远排不上队,医院也不愿意压床,所以就面临很尴尬的问题。

  寸草春晖养老院院长 王小龙:我的父亲老年痴呆,送养老院没人收,没人愿意收。找保姆也照顾不了,因为他失能了,家里又没有时间。到国营的养老院好一点的,又永远排不上队,医院也不愿意压床,所以就面临很尴尬的问题。
院长王小龙2011年决心办一家专门服务失能、高龄、生活不能自理老人的养老院,在和平家园高价租下了这个区域,五年来艰难运行。因为寸草春晖养老院就开在社区里面,赵教授每天走几分钟就能来看望妻子,如今这所养老院的100张床位早已满员,排队入住的老人就有500多人。赵教授觉得自己很幸运早早报了名,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院长王小龙2011年决心办一家专门服务失能、高龄、生活不能自理老人的养老院,在和平家园高价租下了这个区域,五年来艰难运行。因为寸草春晖养老院就开在社区里面,赵教授每天走几分钟就能来看望妻子,如今这所养老院的100张床位早已满员,排队入住的老人就有500多人。赵教授觉得自己很幸运早早报了名,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因为我们周围也有一些人,他们想进养老院,团里边也有很多人,可是养老院都很远,一去就去的很远,所以我觉得这个地方,我觉得很幸运能够找到这个身边的养老院。
赵教授说妻子现在在养老院,感觉这里就成了家,每天他给妻子准备好干果和零食,就准点来陪伴她。为了减缓妻子的症状,赵老师每天陪妻子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弹钢琴,妻子曾经是中央乐团的钢琴演奏家,但是由于患病,许多钢琴曲都渐渐忘记了。

  赵教授说妻子现在在养老院,感觉这里就成了家,每天他给妻子准备好干果和零食,就准点来陪伴她。为了减缓妻子的症状,赵老师每天陪妻子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弹钢琴,妻子曾经是中央乐团的钢琴演奏家,但是由于患病,许多钢琴曲都渐渐忘记了。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我现在每天来看看她,让她弹弹琴,就是让她病发展得晚一点,慢一点。

  赵教授说忙碌了一辈子,在妻子生病后,才有空静静地回想起许多往事。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她心好好到什么程度?1960年,我弟弟在,那时候我们没结婚呢,他在上海得了肺病,肺病需要用钱。当时要好多钱,要开刀,她当时的薪金才40多块钱,一下借了200块钱给我们家里寄去了,那时候我跟她没结过婚呢,她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她自己浮肿糖都没有吃了,不告诉我。
每次来看妻子,赵老师总是不停地和妻子说话,妻子只是微笑、点头。有一天整理过去的照片,赵教授无意当中在一张1986年拍摄的照片背面看到了妻子写的一句话:我要去珠海培训班教钢琴,欣欣即将附中毕业了,不久又要赴美留学,眼看家里人越来越少了,何时重逢?

  每次来看妻子,赵老师总是不停地和妻子说话,妻子只是微笑、点头。有一天整理过去的照片,赵教授无意当中在一张1986年拍摄的照片背面看到了妻子写的一句话:我要去珠海培训班教钢琴,欣欣即将附中毕业了,不久又要赴美留学,眼看家里人越来越少了,何时重逢?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其实我很对不起她,她在照片背面上写说我要走了,她说我要走了,女儿也走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家里团圆。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的,这个做妈妈的心情,可是作为我呢,我又一直在学校工作,所以她一个人在家里面很孤独。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其实我很对不起她,她在照片背面上写说我要走了,她说我要走了,女儿也走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家里团圆。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的,这个做妈妈的心情,可是作为我呢,我又一直在学校工作,所以她一个人在家里面很孤独。

  赵教授回想起妻子所隐忍的一切,特别伤感。这是一家人几年前在美国拍摄的唯一的一张全家福,赵教授知道想要再次团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了。每天照顾完妻子,赵教授都会独自回家,那个家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赵维俭 81岁:我们楼上邻居也都很好。所以其实我晚上他们都知道我怎么进来,我说万一我要不行了在家里边,他们知道怎么进我的门。因为有时候,老人了有时候,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一下子这样。

  赵教授说他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陪伴妻子,为了照顾妻子,自己也要好好的。(央视记者 绽晓棠 焦健 李峻)

news.sohu.com false 央视网 http://m.news.cctv.com/2017/02/05/ARTI6Buzhv42ywA8coFHVFBN170205.shtml report 5071 目前,城市老人的养老方式主要是机构养老和居家养老这两种。央视记者在北京调查走访发现,北京中心“城六区”的养老院基本上都是一床难求。为了满足老人们就近养老的心愿,
(责任编辑:柳龙龙 UN82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