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厅官受审忏悔:心如刀割肝肠断 悲痛欲绝万年灰

来源:综合 作者:中国青年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厅官受审忏悔:心如刀割肝肠断 悲痛欲绝万年灰
图为聊城大学原党委常委、副校长孙兰雨。这个春天带给这位58岁的副厅级官员的不是生机和希望,而是悔恨和自责。面对庄严的国徽,他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图为聊城大学原党委常委、副校长孙兰雨。这个春天带给这位58岁的副厅级官员的不是生机和希望,而是悔恨和自责。面对庄严的国徽,他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尊敬的人民陪审员,尊敬的公诉人,尊敬的所有的参加(案件审理的)人员:

  今天我站在这里,心里充满了懊悔、充满了羞愧,充满了对我自己的恨。我恨我自己不守底线,我恨我自己鬼迷心窍。

  今天我站在这里,往事如烟可回首,一生辛苦鬓已斑。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我深知农民生活的艰辛和不易。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从一名普通公务员做起,在党组织的关怀培养下,加上我自己的辛勤工作和不懈努力,逐步走上了领导的岗位。

  曾几何时,我自己曾暗暗地下决心,要把自己的一生交给党的事业,要为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使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曾几何时,在我为官20多年当中,为了事业,为了改善群众生活,呕心沥血、栉风沐雨,没有节假日,没有礼拜六礼拜天;20年间,我没有看过一场电影,我没有看过一部完整的电视剧,把我所有的时间、精力、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当中去,干事创业;20年间,作为儿子,我愧对母亲,都说养儿为了防老,为了工作我没尽孝道,也没伺候母亲身前,母亲两次住院,我一天都没有陪伴;20年间,作为丈夫,我愧对妻子,都说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但为了工作,我没有管过家,没顾过家,家里的大小事情全部由妻子一人承担;20年间,作为父亲,我愧对儿子,为了工作,儿子从小学到大学,我没有顾上他,所有的求学、求职、生活都由儿子一人承担;20年间,我殚精竭虑、宵衣旰食、透支身体,有病都没有时间看。

2008年孙兰雨(中)在援川现场
2008年孙兰雨(中)在援川现场

  曾几何时,在四川大地震面前,我主动要求抗震救灾,不顾生死的危险,披荆斩棘,奔走于北川的山水间。两年来,餐风露宿,住帐篷、板房,吃方便面、快餐。两年来,面对滑坡、塌方、泥石流生死的考验,夜以继日,在乡镇援建。援建过程中为了建设新北川,披星戴月、废寝忘食,三班倒连轴转,争分夺秒,用8个月的时间建成了一所职业中学、70多座安置楼,受到老百姓的称赞。

  曾几何时,我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我被山东省委、省政府评为党员工作的好书记,山东省援川先进个人。这些年,我先后荣膺了两次二等功、四次三等功,多次被市委省委表扬、嘉奖。走过的路,有苦有泪有辛酸,也有掌声和花环。更多的是鞠躬尽瘁、忠诚奉献。

  今天我站在这里,痛定思痛思根源,万恶之首源于贪。随着职务的提升,随着地位的提高,随着权力的变化,我放松了学习,放松了党性修养,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改造。

  不知什么时候,我忘记了理想信念的主线,思想散漫,贪图安逸。入党为什么?党的干部干什么?为了谁?服务谁?成了模糊的概念。

  不知什么时候,我忘记了公私之间的分界线,私心杂念在灵魂深处滋生蔓延,对自己标准低、要求低,严于律己成为空谈。利用职权,损公肥私不以为然。

  不知什么时候,我忘记了廉洁从政的底线。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从吃吃喝喝开始,糖衣炮弹击溃了思想的防线,贪欲迷失了双眼,利令智昏,贪得无厌,私欲把我推入了万丈深渊。

  不知什么时候,忘记了党纪国法的高压线,不学法、不懂法,失去约束、放纵自己,与党的要求、与党规党纪、与党组织渐行渐远。更多的不知什么时候,回想起来已是时过境迁,后悔已晚。

  今天我站在这里,后悔虽晚铭心田,惭愧无言刻骨惨,愧生天地间。我对不起党多年的培养和付出,对不起组织多年的信任和嘱托,对不起老领导多年的关心和爱护,对不起我工作过的地方和单位,对不起我过去的同事和干部群众,是我给他们抹了黑,辜负了他们的希望和期盼。

厅官受审忏悔:心如刀割肝肠断 悲痛欲绝万年灰

  今天我站在这里,心如刀割肝肠断,悲痛欲绝万年灰。回首60年,没有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反让87岁的老母亲牵肠挂肚、以泪洗面;没有给儿女做好榜样,反而让他们失去欢笑,终生藏躲;我的小孙女才三岁,我没有给她幸福和欢乐,反而让她随大人的悲痛心惊胆战;没有给妻子幸福和安全,反让她终生劳碌、遭罪受难;没有给兄弟姐妹任何的帮助,反让他们难以挺胸抬头、含笑人前。是我给整个家庭带来了灾难,是我毁了原本幸福的家庭。我恨我自己,千刀万剐难解恨,万事不复愧心颜。我对不起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我对不起妻子儿女,对不起我的小孙女,也对不起我的兄弟姐妹,对不起我家乡的父老乡亲,对不起生我养我的那块土地,我给他们抹了黑,让他们失望、让他们哀痛。

  今天我站在这里,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心里充满了感谢,心里充满了感恩。感谢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感谢书记员,感谢公诉人,感谢所有的参加人员。我服从审判机关的判决,认罪悔罪。最后,恳请法庭能够对我从轻减轻判决,谢谢大家!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news.youth.cn/jsxw/201703/t20170319_9316346.htm report 2805 图为聊城大学原党委常委、副校长孙兰雨。这个春天带给这位58岁的副厅级官员的不是生机和希望,而是悔恨和自责。面对庄严的国徽,他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尊敬的审判长、审
(责任编辑:刘盛钱 UN649)

我要发布

数字之道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