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贵州毕节副市长收受26瓶茅台之前 官场风暴已起

来源:北京青年报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副市长收受26瓶茅台之前,官场风暴已起

  撰文 | 施秀丽 编辑 | 张伟

  提到贵州省毕节市,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留守儿童”,想起2012年5名男孩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于垃圾箱内和2015年七星关区某村的4名儿童服农药自杀这两件事。或许有的人还知道毕节市是全国唯一一个以“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为主题的试验区。

  政知圈注意到,毕节的反腐也很值得一说。十八大以来,全国反腐力度不断加大,这里的反腐也没有落下。

  4月27日,贵州省纪委通报违反八项规定典型问题。通报显示,被开除党籍的毕节市原副市长罗建强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收受茅台酒26瓶,并且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行为。通报还提到毕节市金海湖新区岔河镇违规购买高档烟酒用于公务接待等问题。同样是在那天,毕节市一名正县级干部落马。一天之后的28日,毕节市纪委还通报了3起违反八项规定和5起扶贫领域“小官大贪”的案例。

  密集的反腐脚步

  十八大之后,毕节市的反腐脚步走得十分密集。

副市长收受26瓶茅台之前,官场风暴已起

  2014年12月2日,赫章县教育局原局长张磊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同日,赫章县司法局原局长刘青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公职。这一天就出了同县两个局一把手的通报。这节奏还没完,当天还有曾担任黔西县政法委书记的陈光勋被开除党籍。一周后的12月9日,毕节市纪委又公布了威宁自治县教育局原党组书记余绍忠与工业经济和能源局原党组书记余亚龙被“双开”的消息。时隔不久的2015年1月31日,黔西县人社局局长邹平娥和人民法院纪检组长朱斌同日被查。

  这只是简单举了几个例子,不难看出查处力度之大与腐败问题的严重性。这之后,毕节市的反腐一直不断,且仍有一天落马多人的情况。

  这不,今年的3月17日,大方县供销社主任林刚,大方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正科级干部龙和劲,金沙县政协副主席曾迅,金沙县委常委、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曾益刚,四人于同日接受组织审查。

毕节市下辖1个区、7个县、1个管委会以及1个新区,自2015年以来,已至少有2名县长(包括曾任)被查,包括曾任金沙县县长的卢宏和纳雍县原县长郑成芳;至少有一名副县长、两名副区长被查,包括纳雍县原副县长杨奎、七星关区副区长杨黔和唐兴全。

  毕节市下辖1个区、7个县、1个管委会以及1个新区,自2015年以来,已至少有2名县长(包括曾任)被查,包括曾任金沙县县长的卢宏和纳雍县原县长郑成芳;至少有一名副县长、两名副区长被查,包括纳雍县原副县长杨奎、七星关区副区长杨黔和唐兴全。

  纪委的多措并举

  毕节市为了强力反腐,还真是想了不少招。

  政知圈注意到,在2015年,毕节市纪委就出台了《署实名举报有功人员奖励暂行办法》,里面明确提到,对人民群众署实名举报有功人员给予物质奖励和精神奖励,最高奖励5万元。

  另一方面,同样是在2015年,为推进毕节市纪律作风建设和明察暗访工作的常态化,毕节市纪委出台《作风纪律轮流交叉察访制度》。毕节市纪委书记蒋兴勇介绍说:“以往各县区自行开展的明察暗访都是本地同志参与,人情关系难以避免,现在推行‘四风’轮流交叉察访制度,暗访组异地查访,大家相互监督,没有顾忌,没有人情面子可讲,大家都严查严纠,规矩和纪律立起来了。”

  今年4月27日,毕节市纪委刊文提及破解纪律审查难题的经验时,提到了三个:提级、交叉、联合。“提级”指的是对于一些重要的问题线索,毕节市纪委采取提级办理方式,在机关内部或市直纪工委明确一名领导任核查组组长,整合案源所在县区纪委力量组成核查组,必要时实行异地谈话取证,撕掉“关系网”,消除“干扰源”。“交叉办案”大家可能比较容易理解,“联合”是指纪委主动与公安、检察、组织、人事、审计、财政等部门建立联动机制,破解力量不足难题。

  县长、副县长曾经的“底气”

  前面政知圈已经提到了毕节市那些落马的县长、副县长,值得注意的是,纳雍县的县长和副县长还都曾作为典型案例被《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被查之前,他们还曾经共事多年。

  先来说一下纳雍县的原县长——“鸽子花王”郑成芳。

  纳雍县因生长大片野生珙桐树被誉为“中国珙桐之乡”。珙桐树花呈白色,似鸽子,也被称为“鸽子花”。2013年,当选纳雍县长后,郑成芳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网名昵称改为“鸽子花王”。在他心中,他就是纳雍的“王”。“鸽子花王”由此而来。

  他在纳雍任职12年,从常委、组织部长到副书记、县长,也从自信变得自负。一开始听到自己被调查的风声后,他并没有半分惧怕,直到自己的“心腹”被市纪委谈话,他开始慌了,整日担惊受怕。他曾在重压之下驾车在高速公路上狂奔,却还是不敢去找纪委讲清问题,他自称“经得起组织的任何调查”,却在东窗事发后嚎啕大哭自掌耳光。2016年1月4日,郑成芳被调查。

再来说说原副县长杨奎。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这位副县长对自己的问题不但坚决否认,还说要还自己清白。

  再来说说原副县长杨奎。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这位副县长对自己的问题不但坚决否认,还说要还自己清白。

  2015年9月,根据群众的反映,毕节市委、市纪委决定对时任纳雍县副县长杨奎进行约谈,没想到当工作人员通知杨奎第二天上午到市纪委接受约谈,他却冷漠地表示,“我忙得很,有什么事情下星期再说。”约谈时,毕节市委、市纪委领导希望他如实讲清问题。然而,杨奎却坚决否认自己有问题,并表示:“多谢领导们的关心,我本人没有任何问题,我经得起组织的任何调查。”他还在《个人情况说明》上写下“请愿”,希望组织还其清白。

  后来市纪委掌握了杨奎的大量违纪事实,2015年12月28日,杨奎正坐在县政府会议室内,准备向省里前来检查的领导汇报工作。然而还没轮到自己发言,却等来了市纪委的工作人员,请杨奎和他们走一趟。这时,刚才还意气风发的杨奎一下瘫坐在椅子上,说道,“你们搞哪样,没看到我在开会,等我汇报完工作再说。”

news.sohu.com false 北京青年报 http://mp.weixin.qq.com/s/qd1v37X8vkN8txC3Oa0KIw report 3234 撰文|施秀丽编辑|张伟提到贵州省毕节市,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留守儿童”,想起2012年5名男孩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于垃圾箱内和2015年七星关区某村的4名儿童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