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入世了!
美军继续军事打击阿富汗
国内版最新消息
  • 评贪官五大"软肋":贪财 贪色 贪权 贪物 贪职
  • 辽宁本溪原国土资源局局长贪污受贿被立案
  • 海南检疫机关截获一类危险性害虫菜豆象
  • 殡仪馆也有微笑服务?八宝山表态:“这招使不得”
  • 本溪一工地发现43枚地雷 内含烈性炸药
  • 本版新闻搜索
    Sohu 首页>> 新闻>>国内

    新闻透视:山西吉县“贿选”事件大披露(图)
    2001年3月9日09:53 南方网

      □本报驻京记者邓科

      1月的中国沉浸在过年的气氛里,山西临汾也是喜气洋洋。这里不久前刚撤地建市,它所辖的各区县的人代会在这个时候陆续召开。

      今年的吉县人大十二届五次会议,对该县副县长姜建仲有非同寻常的意义:这次会议将补选县长。姜建仲并非组织推荐的候选人,但他相信定能找到另一条“青云路”达到当选县长的目的。

      姜是吉县本地人,从部队转业回来后做过乡党委书记,1998年被选为副县长,主管工业。

      据当地人评价,姜建仲性子较直,“当官的愿望比较强”,但工作能力一般。去年吉县县委九届三次会议确定了要把吉县建设成为旅游名县、烟果强县、生态大县的发展思路。但姜建仲不以为然,他认为发展农业不如发展工业来得快。

      后来姜建仲向检察院交代问题时一再强调,他当时已规划好了一个年产60万吨的焦煤矿项目,如果顺利上马,每年可有上千万元的收入。但据吉县检察院检察长史红波说,吉县本质上是一个农业县,资源有限,煤层在地下600米深,开采成本过大,姜建仲的想法难免有“空想”的色彩。

      与县里主要领导思路上的差异,让姜建仲感到“束手束脚”,他流露出了“我当上县长就能做很多副县长做不了的事”的想法。

      在此之前,吉县的县长为代县长,在原定于1月12日召开的人代会上将选出正式县长。姜建仲认为,这是一个机会,自己已经47岁了,再不一搏,就没机会了。

      但姜建仲没被组织上考虑为候选人。“上面”行不通,他把眼光转向了“下面”,盯在了县人大代表的身上。

      根据选举法的规定,10名以上的人大代表可以联合提名候选人,参加国家机关领导人的选举。

      去年12月28日,姜建仲找来了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县政府办公室司机冯建忠、冯爱忠,商定由二冯出面,给一些代表每人送500元现金。姜建仲给二冯介绍了自己圈定的代表姓名及其住址,并提供了自己的名片,嘱咐二冯让代表看清并写准自己的名字。

      在姜建仲的名单上,清一色是农民代表。

      二冯开着车,从12月30日至今年元月2日,将1·95万元现金送给了39名人大代表。

      按照姜建仲的授意,二冯每见到一位人大代表,就把他拉到一旁,对代表说姜县长是本县人,不会走,当副县长时办不了的事,当县长就能办到,让代表选举时投姜建仲一票,然后就把500元钱塞到代表手里。当钱出现在代表面前

      窑渠乡的县人大代表陈玉叶后来回忆说,二冯找到她时,首先就问:“你是县人大代表吗?”陈玉叶说:“是。”二冯问她:“你知道这次选县长选谁吗?”陈玉叶说:“上面传达的精神不就是选现在这位代县长吗?”二冯说:“我告诉你,要选姜县长,他是本乡本土的人,对我们有好处。”接着又问:“你知道‘姜建仲’三个字怎么写吗?”陈玉叶说知道。二冯不放心,找来张纸把姜建仲的名字写在上面,叮嘱陈玉叶说:“仔细看看,不要写错了,写错了票就废了。”接着,二冯掏出一个白信封塞给陈玉叶,说:“这是弟兄们的一点意思。”说完,就出门上了车。

      陈玉叶说,她当时想追出去把钱退还回去,但二冯走得很快,外面又人多嘴杂,拿着钱不好推来推去,于是就留在了手里。

      但这对陈玉叶来说终究是块“石头”,她想找人出个主意,又不知找谁。后来见到了她所在的那个人大代表团团长,就问:“这次县长选举没问题吧?”团长说:“等额选举,候选人就只有现在的代县长一个,怎么会有问题!”

      陈玉叶告诉记者,当时心里有些“想法”,但不敢说,“姜建仲毕竟是副县长,是有头有脸的人”,得罪了不知后果会如何。

      今年元旦期间,吉县人大召开了一次会议,陈玉叶揣着500元钱去了,想看看情况怎样。好几个代表都是这样,但是谁也不敢说破,又揣着500元钱回来了。

      没过多久姜建仲“东窗事发”,有关部门来调查时,陈玉叶把钱退了。

      吉县是一个省级贫困县,500元钱对一个农民意味着半年的收入。陈玉叶说:“一头猪也卖不到这个价钱。”但在姜建仲的“贿金”面前,也有人认定了“人大代表”的选票不能出卖。回宫村村支书、县人大代表钟声就是一个。

      当时钟声正在帮同村的人干活,天快黑时听到邻居吆喝,说有人找他。来的人正是二冯,他们把车停在学校门口,对钟声说自己是县政府办的,有几句话想和钟声说一下。

      钟声说:“那就到家里坐坐吧。”二冯却拉开车门要钟声到车里谈。钟声心里有点奇怪:什么事这么神秘?

      二冯对他说:“吉县1月12日开人代会,要补选县长,咱们吉县的要选自己人,你觉得姜县长这人怎么样?”钟声说:“姜县长差不多吧。但至于选谁不选谁,不是谁说了就投他的票。”这时二冯拿出一沓钱来要塞给钟声。钟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当了三届人大代表,又是共产党员,从没做过这样的事。钱我不能要!”

      二冯听了有点不好意思,推来推去想让钟声收下。钟声后来回忆说:“当时我觉得很不正常,难道花钱就能买选票?”他坚决地下车走了。东窗事发

      然而姜建仲显然太自信了。2001年元旦刚过,就有人向人大和纪检部门举报:有人在拉选票。相关部门立即进行了调查和查处。

      1月6日,吉县人大暂停了姜建仲的人大代表资格。同日,检察机关以涉嫌破坏选举罪对其刑事拘留。1月9日,中共临汾市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并于同日报临汾市委常委会议、行署办公会议批准,决定开除姜建仲党籍,撤消副县长职务,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吉县检察院检察长史红波说,姜建仲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检察机关还在他家里搜查到了没有来得及送出去的9个装有现金的信封,共计4500元。

      由于“贿选”事件,原定于1月12日召开的吉县人大十二届五次会议被推迟到了2月4日召开。在这次会议上,原吉县代县长原学艺当选县长。

      姜建仲在吉县做了两年副县长,主管工业。据当地的一位老领导评价,这两年吉县的工业并没有太大的发展,姜建仲有干事的热情,但“缺乏高明的点子”,当执行者可以,不适合做领导。

      “他当吉县县长并不是吉县的幸事。”这位老领导向记者透露,1998年姜建仲由乡党委书记选为副县长时,据传曾向部分代表赠送了20元一件的衬衫。当时有5个候选人参加选举,组织上考虑的是另外一位同志。为确保选举“成功”,组织上动员了4位候选人自动退出选举,但在关键时刻却找不到姜建仲。呼他他不回,手机不开机,家里也不见人。不得已姜建仲作为候选人参加了选举。当时组织部门拍着胸脯对领导说:“放心,保证他选不上。”结果却大出人意料,姜建仲被选为吉县副县长。

      对姜建仲1998年给代表送衬衫一事,检察机关表示有这么一种“说法”,但并未对事实进行追查。

      吉县的那位老领导说,姜建仲很可能是从那件事中尝到了“甜头”。

      他说,姜建仲“贿选”事件及早暴露是件好事,因为临汾前不久撤地建市,今年召开的是第一届人代会。在此之前已有人想借此机会进行“活动”,有的想当副市长,有的想当人大副主任,有的想当政协副主席,冒出了很多不好的“苗头”。由于有关部门对姜建仲事件的及时处理,临汾还召开4次大会,明确谁也不准拉选票,此后的临汾市第一届人代会开得很顺利。

      有人给姜建仲算过一笔账,他所在的吉县有139名人大代表,只要其中的半数也就是70人投他的票,他就能当选。按每人500元计算,姜建仲投入不到4万元,就很有可能如愿以偿。当地的一位老领导说,如果花同样多的钱到“上面”去活动,绝对不可能有这个“效果”。

      刚被选为临汾市人大副主任的师如江说,通过组织推荐选拔干部的过程是非常繁复的,以他为例,先由全市208个干部从各区县和政府部门的负责人中投票选出10个候选人,然后是组织进行考察。据师如江说,为了考察他,组织上谈话的人数多达400多人,时间持续一两个月。考察完毕,报省委研究批准,然后才提请人大通过。整个过程“漫长而复杂”。

      综观这几年的“贿选”事件,一些不被组织部门看好、权力欲又较强的人,采取了与传统“行贿”者不同的方式。他们工作的重点是“对下”,而不是“对上”,他们把走“群众路线”看作是与“上级提拔”殊途同归的另一条“青云路”。有些人为什么想当代表

      临汾市在处理姜建仲事件的同时,还处理了另一起发生在尧都区的“贿选”事件。

      临汾市在处理通报里说,尧都区在举行六届四次人大选举临汾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期间,该区的岳更生、侯福江、赵景范、徐靖华、刘大吉等5人,“有的给代表发购物卡、打招呼,有的请吃饭,违反了《选举法》有关规定,顺利当上了市人大代表,构成了违纪错误。”

      岳更生是尧都区唐宫酒楼总经理,尧都区个体户协会副会长,在当地有一定知名度。据尧都区人大李主任介绍,岳更生给一些代表发放了名片,名片上有他的亲笔签名,代表凭此可到唐宫酒楼领取一套保暖内衣。

      侯福江是郭家庄村村委会主任,该村位于临汾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较为富裕。侯福江一手创办的出租汽车公司拥有临汾最好的出租车,并投资建设了临汾市出租汽车卫星定位系统。侯福江说,他去“争取”当市人大代表,是为了让事业有更好的发展,因为“当代表后就离领导近了,有什么问题好说话”。在选举前,通过贾得乡信用社主任,找到几个该乡的人大代表一起吃饭,请他们在选举时“关照一下”。

      赵景范是私营企业主,他创办的福利机械厂规模不小。据尧都区人大李主任介绍,赵景范本来是市人大代表正式候选人,当选应没多大问题。后来他看到别人在活动,心里没有底儿,他儿子就拿出几张面值100元的购物卡送给了几位代表。

      徐靖华是枕头乡党委副书记、枕头村党支部书记。本来枕头乡有一个市人大代表候选人的名额,乡里把它给了岭上村的党支部书记。据枕头乡乡领导说,徐靖华当时就有异议。后来他看到“组织推荐”这条路走不通,就改走“群众路线”,给一些基层代表送东西、“做工作”。最后徐靖华当选为市人大代表,与此同时岭上村的村支书却落选了。

      刘大吉是尧都区西关居委会党支部书记、主任,与前面几位不同的是,刘大吉是事后送礼。他当选后,有代表提出:“我们投了你的票,连个表示都没有?”刘大吉便拿出15张面值100元的购物卡,送给了15个代表。尧都区人大李主任认为,这很难说是“贿选”,因为是发生在当选后,但这股送礼吃饭风必须刹住,人大代表的职责不容亵渎,所以我们对刘大吉也进行了处理。

      1月10日,尧都区人大罢免了岳更生等5人的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资格。

      这5人虽然情况各异,但有一些相同的地方:一、与姜建仲一样,他们“行贿”的对象都是农民代表,他们认为农民代表与“上面”接触少,好“糊弄”,风险较小;二、他们手里都直接或间接掌握着经济实体。岳更生和赵景范自不必说,其他几位村干部如侯福江、徐靖华手中都经营着私人的或村办的企业。

      为什么他们愿意冒着风险要去换取一个并无实权也无实利的“人大代表”呢?临汾市纪委副书记师如江分析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提高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私营企业主对这方面的要求更强烈;二是为了获取“保护伞”。在地方上,一个企业所处的环境并不是很“干净”,时不时会受到一些执法部门的干扰,比如工商、公安、税务等等。而有了“人大代表”的帽子,一般人就不敢随便动你了。更大的“贿选”事件

      就在我们在临汾采访时,一个更大的新闻在三晋大地悄悄流传:运城市发生了级别更高、单位行贿数量更大的“贿选”事件。

      记者立即赶往运城,当地有关部门证实了事件的存在。据了解,“贿选”者名叫宁保安,为原运城市计划委员会主任,在前不久召开的市人代会期间,他目光盯上了副市长的职位。由于宁保安没有被纳入组织推荐的范围,他同样采取了走“群众路线”的策略,暗地里送给一些代表每人1000元的现金。据检察机关调查,目前已查实有5位代表收受了“贿金”。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宁保安“行贿”的代表远不止此数。

      更蹊跷的是,宁保安先是由纪检部门“双规”,后准备移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但在即将交接时,他却莫名其妙地逃脱了。据当地政府部门人士透露,这不排除宁保安背后有更高级别的领导庇护的可能。目前公安机关已发出通缉令对宁保安进行通缉。政治关注与政治冷淡

      据临汾市纪检部门透露,在两起“贿选”事件中接受“贿赂”的代表均没受到处理,有的代表甚至还没有退出“贿金”。政府部门给出的解释是“数额不大,同时考虑要保护代表的政治积极性”。

      在这几起“贿选”事件中,为什么几百元钱、一套内衣甚至一顿饭就把一些代表的选票收买了呢?他们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为什么如此脆弱?

      在调查中记者注意到这么一个事实,这些代表收受“贿赂”的直接动机并不是“牟利”,他们真实的心态是,投票给谁无所谓,如果有人“意思意思”,就顺水推舟投他一票。

      一位代表说:“我投谁的票对选举根本没什么影响,最后谁当选,还不是由上面定。”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史卫民说,目前存在一个问题,人大选举国家机关领导人,本是自下而上的选举活动,但现在掺杂了太多的“选拔”(自上而下)的因素。人选早就由组织定好,投票几乎演变成了一种既定程序。长此以往,代表感觉手中的选票不再重要,这时有人出来钻空子、搞“贿选”,就容易得手了。

      在选举产生人大代表方面,也有类似问题。

      据窑渠乡的县人大代表陈玉叶说,当初选人大代表时她根本没想过去参选,只是上面分配名额时要求他们乡出一个非党员妇女代表,她恰好够格,组织上就推荐她当选了。

      陈玉叶开了一个小饭馆,她说平时很忙,没有“心思”参加人大的活动。记者问她人大代表有哪些权利和义务,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不知道。”谈到当选代表的具体时间,她说已记不清了。

      据回宫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钟声介绍,在最基层的乡一级人大代表选举中,一般先由各村党支部圈定好人选,然后再由选民进行选举。

      史卫民说,由于选举(自下而上)和选拔(自上而下)纠结在一起,选举代表就像任命各级官员一样,一层一层分配名额,圈定人选,选民投票就容易演变成走形式。

      按照法律规定,人大代表由选民产生,对代表进行监督的也是选民,选民有权罢免不合格的代表。但据记者了解,“贿选”事件发生后,没有选民对收受“贿赂”的代表提出质询,更没有提出罢免。在尧都区贾得乡,记者询问了几个选民,他们不知自己乡的县人大代表是谁,有的甚至不知道有代表收受“贿赂”一事。在郭家庄村,对于村委会主任侯福江搞“贿选”被罢免市人大代表一事,选民(村民)的反应都比较冷淡。有的甚至还说:“管他是不是代表,只要村长能给咱村带来实惠就行了。”

      与这种冷淡不同的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尧都区贾得乡一个村的村民正准备联名罢免村委会主任,因为该主任把村里70多亩一级耕地占为自己的砖瓦窑用地,引起大家强烈不满。在这里,村民对自己选举出来的“领导”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和负责。

      史卫民说,随着民主政治的推进,“贿选”事件的增多并不奇怪。而这一点,恰恰证明了人大选举地位的提高。如果不重视人大选举,就不会有人不惜以身试法用不正当的手段去争取选票。我们可以找到一个重要的参照系,就是在近年的村民委员会选举中,违法事件急剧攀升,关于选举的上访和诉讼越来越多,反证的恰是村民对村民委员会选举的高度重视。

      他说,“贿选”事件集中体现了政治关注和政治冷淡的矛盾,也就是说,少数人对人大代表选举的“过分”关注(往往隐藏着个人的政治利益或经济利益)与另一些人对选举的冷淡(主要是因为人大代表选举与本人利益没有直接联系),已构成政治关注与政治冷淡的鲜明对照。

      造成选民和代表对选举的冷漠,有现实原因,也有选举制度的不完善。而人们的这种政治冷漠很可能是民主政治发展的最大障碍。图钟声,山西省临汾市吉县人大代表,他坚决拒绝了来自副县长的贿赂。图片/新闻周刊

    我来补充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


    相关专题:国内
    相关新闻:
  • 特赦事没完贿选丑闻又起:克林顿挨老婆骂(图) (03/06 10:44)
  • 原江西奥特董事长向胡长清行贿逾300万 (03/04 08:34)
  • 向胡长清行贿的周雪华被提起公诉 (03/02 22:08)
  • 行贿争业务诋毁对手,广州拍卖市场黑箱操作严重 (02/28 10:49)
  • 台湾“立委”选举传出民进党贿选丑闻 (02/27 23:43)
  • 福建省检察机关揭示行贿犯罪五大原因 (02/13 11:25)
  • 北青报社评:行贿者为何甘心“出血” (02/09 08:39)
  • 重金贿选暗箱操作?茅盾文学奖遭遇质疑 (01/29 12:49)
  • 每名代表500元山西一副县长贿选被捉 (01/11 11:17)

  • Copyright @ 2001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