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北京申奥成功
关注搜狐新闻中心
首页- 邮件- 社区- 短信- 新闻- 体育- 财经- 汽车- 房产- IT- 游戏- 生活- 健康- 女人- 旅游- 教育- 求职- 娱乐- 动漫- 校园
搜狐短信强档推荐
  • 自制手机图片DIY:让您的手机更自我
  • 订制搜狐新闻纵横:天下大事一览无余
  • 心理测试脑筋急转弯(智商测试)情商指数(情感测试)
  • 我军在台湾海峡举行最大规模军事演习版最新消息
  • 解放军东山合成演习今起举行 航母也是打击目标(图)
  • 纪实:烈日泅渡――八千米击浪向战场(图)
  • 东山岛军演试射新导弹期间 美潜艇曾驶近台海(图)
  • 解放军雷达卫星监控:外国航母难逃"天眼"(多图)
  • 发挥重型火炮威力 我军在黄海海域实弹演练(多图)
  • 本版新闻搜索
     adidas欣喜价
     nike疯狂大甩卖
     中国自助游
     颠覆之神

    Sohu 首页>> 新闻>>国内>>我军在台湾海峡举行最大规模军事演习

    纪实:烈日泅渡――八千米击浪向战场(图)
    2001年8月20日10:55 人民网

      
    烈日下海上泅渡的陆军特种兵部队。

      编者按:海上泅渡,是我军训练的传统课目。这篇报道的新鲜之处就在于,记者不是为了“体验生活”而去;其“参加训练”本身就是目的。这是因为,贯彻军委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积极做好军事斗争准备,是全军官兵的神圣使命;包括军报记者队伍在内的全军各行各业都不能例外,都要有“准备好”的紧迫感。军报记者离不开战地采访,特殊环境要求其必须具备一定的军事素质。而军事素质的提高,离不开多种课目的训练。当然,记者的职业主要是报道新闻,把参加训练的活动客观描述下来,其报道视角也许更独到,更贴近训练场上的官兵。

      8000米海上泅渡!我不知道能不能游下来,但已经走向大海。时间是8月5日上午9时整。

      训练装束如此简单:一根黑色的尼龙绳斜挎身上,拖曳着一个墨绿色的军事充气救生圈。按训练大纲的称谓:是“赤背泅渡”。战士们全是清一色的蓝色游泳短裤,只有我的短裤有几分红色。一连长王永其告诉我:“外军蛙人的短裤都是桔红色,游进深海可防鲨鱼。”

      天上烈日如火,海水碧蓝如天。我游在特种作战一连二排左路第三名的位置上。战士们一个劲儿向前冲,大约几十分钟后,海岸线不见了。

      我眼前除了大海,就是这支小分队。昨天考核,全连8000米的泅渡时间是1小时58分,是特种作战大队第一名!

      下海前,战士们就骄傲地告诉我:过去,陆军海上泅渡训练是“两多”:泡沫多(浅滩训练),旗子多(深水区插旗当禁区)。如今,特种部队开训练先河:游向深海,游超长距离,游进复杂的海区!57年前,诺曼底战场的残酷性犹在军人的记忆中:奥马哈海滩,宽6.4公里、纵深1.6公里的登陆场,坦克火炮纷纷爆炸,官兵鲜血把海水染成红色。美军“大红一师”滩涂激战6小时,只前进了100码!

      海上泅渡,是基础训练,但却是走向海上战场的第一步。我一直在想:这种训练,最需要的战斗素质是什么?

      2000米,4000米,5000米……

      战士们的话少了。远处一个个的泅渡方队,也只有指挥员调整队形的沙哑口令声飘来。手臂划水和腿脚登夹水的动作,已变成了一种下意识的机械运动。我的思维告诉我:现在,需要调整体力,但说不清哪个部件最疲劳,整个身体的能量似乎要均匀地消耗殆尽,每一秒,都像是最后的时刻。如果是海滩嬉水,没有人再坚持;但作为军队训练,前面就是战场;胜利,就在前方!

      海上击浪是战场,最需要勇敢,最需要意志。必胜的信心产生无可摇撼的坚持力!

      我保持不变的蛙泳动作。头,一直昂在水面。这首先是为了避免海水总是刺激眼睛。二排长廖振斌有些奇怪:“你为什么不埋头拱水游?那样省力。”我说:“为了看到你们,那也是采访啊。”“这样采访?那就让记者当当‘开浪手’!”

      就在6000余米的距离上,我换下被称为“冲锋舟”的一班长陈艳,调整为一连泅渡方队中路的第一名,这是带队开路并保持速度的尖兵位置。然而,我也仅仅是在约100米的距离上“体会”了一下,就“换防”了。

      那100米,我前面的大海好像一下变得更加难以推开;但也好像正是有了你的手臂,才挥出一条胜利的通道。海路茫茫,绝境中的景色也更加奇异:一簇簇柳叶大小的鱼群,时时集体跃出水面,欢快地围着你跳跃。但对此时的我,就像一种黑雾,使前进难上加难。我真切地体会到:在这长距离泅渡中,“开浪手”,那是一个真正勇士的战位。

      海浪下,我右手臂内弯的皮肤一阵出奇的疼。“是海蜇吗?”我问九班长郑丰华。“不像。海中有很多小鱼的毒刺也蜇人。”郑班长还说:在战斗泅渡的海域,鲨鱼少,泅渡的主要“敌人”是海蜇。“开浪手”发现大块海蜇,会改变队形迂回。“科学的判断,能让智慧‘加固’勇敢。”

      我还是游在了最后。“回到队伍里!”廖排长又向我呼唤,“掉队就是一个人游,最吃力。”按他教练的要领,我回到编队,在五班副班长朱海林身后保持一米的距离上,编成“人桥”游。这样,果然可以借助前一人划水形成的涡流,较为轻松地前进。尽管如此,朱海林还是坚持要执行廖排长已经下达几次的指示:“来,我‘带’你游一段。”

      我服从了。此刻,8000米已经胜利在望。

      我拽住了朱海林救生圈的绳索。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大家叫他“巡洋舰”。他宽大的臂膀这一刻好像突然发动出水的潜艇,一拱一拱地把所有的海水都劈开。我拽绳索的左手,就像在陆地拉住一辆牵引车,它的动力你丝毫不用怀疑,只是它拉动着让你手臂生疼。

      朱海林等6名战士,是特战一连海上泅渡“保障组”的成员。专门负责拖带体力不支的战友。因为按训练规定:一个连队的泅渡时间,是以最后一名到达的战斗员时间为计。但这种拖带,不能扶自己的救生圈,也不能浮在拖带员的救生圈上,否则,都要判你延长泅渡时间。

      也仅仅是几十米,我放开了拖带。因为,我已经体会到这个战斗集体给我的力量。我要用这个力量,支撑起自己的体力。和这个集体一起到达胜利的滩涂。

      大约3个小时了。我们终于绕过了几个小半岛,转向朝远处的岸滩冲去。此时,烈日当头,凭经验判断,时间已是正午时分!“现在是平潮,快游!”“已经涨潮了!”指挥员不时调整泅渡编队,那口气中,已经没有想再照顾一个跟队训练的记者。

      转向后,我们和海浪平行,涌浪越来越大。整个泅渡队伍都翻滚在浪涛中,抬眼看,已经见不到方队,只有眼前几个战士随着海浪腾起跌落。人影是黑的,浪涛是白的,大海是翻滚的。此外,眼前再没有别的颜色和运动的物体。它逼迫你用最后的力量奋力向前。

      一个最困难的情形出现了!廖排长大叫:“这里遇到暗流了!我们游了这几十分钟,没动地方啊!”大家透过岛礁缺口向岸边参照物看,果真如此。廖排长终于无情地向我宣布:“这一段礁屿地形复杂,我们必须加速游上去。不然,就会被冲回大海。你是跟不上冲击速度的。上船吧。”

      “不行,我要游完8000米。”

      “距离已经游够了。都超过8000米了。”

      “真够了?”

      “真的!”战士们说。

      我顺着他们的手势回头看:一个喇叭口的礁屿群已经在我们身后。“那就是我们训练考核8000米的终点线。”

      遂行训练保障任务的冲锋舟飞一般地冲到我跟前。我翻身上船,就像蹦上来一只烧熟的“大红虾”:烈日,把脸面和后脊梁都晒成了鲜透的红色,这是每个特种兵战士都蜕变过的形象。大队参谋长高兆秋告诉我:“现在是12时45分。你在海上泅渡时间:3小时45分!”我摇摇晃晃向前方望去,水下,是有战术背景的三角锥、鬼条砦。战士们在向前冲去。

      我不能再跟随这支特种部队前进,但我依然欣慰。因为,在这次训练中,我毕竟已到达了可以用眼睛看到“战场”的海面上!《解放军报》2001年8月20日

    用搜狐闪电邮件 送美味肯德基、大凌数码相机和万年历
    心理测试情感专区:他究竟有多爱你、你究竟有多爱她
    我来补充两句 订制搜狐短信新闻
    去相关论坛 发手机短信,推荐此新闻给我的朋友


    相关专题:我军在台湾海峡举行最大规模军事演习
    相关新闻:
  • 战场全在掌握全球最先进空中监视飞机欲出炉 (08/09 15:40)
  • 虎门炮台古战场成为水兵培训基地(图) (08/01 11:31)
  • 苏联特工当德国间谍学校校长--二战特殊战场的故事 (07/31 10:02)
  • 主战场还是大盘基金 下半年以调整为主 (07/16 09:55)
  • 未来战争弹指一挥间 "间谍飞虫"战场定乾坤(图) (07/12 14:23)
  • 家电经销商“七月战火” 广州海珠区成主战场 (07/05 16:05)
  • 中日贸易战主战场在汽车(附图) (06/27 11:16)

  • Copyright @ 2001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