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入世了!
2001年度搜狐十大新闻评选
首页- 闪电邮件- 社区- 短信- 新闻- 体育- 财经- 汽车- 房产- IT- 游戏- 生活- 健康- 女人- 旅游- 教育- 求职- 娱乐- 动漫- 校园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评论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专题 - 人物 - 英语 - 军事 - 文教 - 图片 - 健康 - 网友大家谈
美国爆发全国性恐怖事件
搜狐短信强档推荐
  • 订制搜狐短信“焦点新闻”-天下大事一览无余
  • 诺基亚绝世经典超大图
  • 搜狐短信经典手机铃声传情
  • 要知天下大事,请订搜狐短信
  • 我军在台湾海峡举行最大规模军事演习最新消息
  • 图文报道:沈阳军区陆军特种部队演练海上作战
  • 新中国最大规模军地海上联合搜救演习---"海救一号"
  • 图文:国产直-9多用途直升机
  • 动用全岛兵力跟大陆较劲 台军为美国顾问表演(图)
  • 解放军心战部队瓦解敌军斗志 屡建奇功
  • 更多>>  
    国内版热点话题
  • 河南一负债乡办公楼建得像宫殿 书记称才100万(图)
  • 只因驾照被扣来寻问 一果商竟被西安交警毒打吐血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图)
  • 肆意歪曲事实真相 纽约某华文报纸诽谤中国领导人
  • 更多>>  
    -圣诞欢乐“送”,好礼等着你!
    -世纪行过-少帅张学良传奇
    在台湾,他一度是个禁忌的话题。在中国大陆,他被高调定位成"民族千秋功臣"
    -徐訏小说
    言情“鬼才”。在海外,他和张爱玲享有同样的盛誉。
    -浪漫红酒圣诞礼包
    Sohu 首页>> 新闻>>国内>>我军在台湾海峡举行最大规模军事演习

    神兵奇旅似天外来客 解放军伞降突击队大显神威(图)
    2001年9月10日14:12 新华网

      

      神兵奇旅

      经历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世界各国竞相发展具有自身特色的特种部队。为了适应不同环境下军事斗争的需要,交战双方都力求以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胜利,现代特种部队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当今世界无所不能的特殊军种。在所有这些神兵奇旅中,美国的“绿色贝雷帽”、英国的“哥曼德”、德意志的“捷豹”、以色列的“野小子”等可谓历史悠久、战功显赫、威名远扬。1942年7月9日诞生于蒙大拿州哈里逊堡的美国“绿色贝雷帽”,成立之初就被派往欧洲战场。1943年3月,“绿色贝雷帽”利用夜幕伞降到德军后方,一举攻占了位于埃尔格塔山隘的重要交通枢纽。同年9月3日至10月6日,在盟军所进行的意大利南部战役中,为争夺和确保萨莱诺登陆场这个战略要地,与德军浴血奋战36天,为美陆军的第五集团军北上那不勒斯打开了通道。

      总而言之,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绿色贝雷帽”转战于欧洲和太平洋战场,出没于德军和日军的大后方,屡战屡胜,战功卓著,使法西斯闻风丧胆,被希特勒称为“令人讨厌的魔王之旅”。在海湾战争中,美国“绿色贝雷帽”的突击队员们深入伊拉克境内,发现了美国侦察卫星、侦察机和其他侦察手段都没有发现的40多枚机动式“飞毛腿”导弹,并引导航空火力将其摧毁,从而避免了以色列参战和多国联盟的解体,受到了美国国防部长的高度赞扬,在美特种部队作战的史册上又写下了辉煌的一笔。

      英国的“哥曼德”是世界特种部队当之无愧的“祖师爷”。它创建于1940年6月,是世界上第一支比较独立的、执行特殊作战任务的新型部队。当时仅有1000人的“哥曼德”部队不负众望,在短短一年内炸毁希特勒250多架飞机和几十个弹药库。1944年2月20日10时45分,满载的渡轮“海多罗”号正颠簸着穿过波涛滚滚的挪威廷斯贾克湖时,甲板下突然传出一声闷雷似的爆炸声,渡船剧烈地摇晃起来,不到5分钟,“海多罗”号便沉入了湖底,同它一起沉没的是希特勒想占有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的梦想。这便是“哥曼德”的杰作,它谱写了英军特种部队作战史上最辉煌的篇章。

      在世界特种部队格局中,鲜为人知的中国特种部队无疑是历史久远,最富有神奇技能的部队之一。他们不管是在国外的竞赛场上,还是在国内的反恐怖活动中,对于维护社会稳定和维护国家形象,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赢得了世人的广泛赞誉。

      无论是红军时代精锐的“手枪队”,抗日战争时期的“敌后武工队”,还是朝鲜战争时期奇袭白虎团的志愿军特种部队,都曾大显神威。特别是经过近几十年的建设和发展,中国特种部队已经发展成为具有海、陆、空立体作战能力的特种部队之一。

      今天的“W”不再是使用小米加步枪,也不再是单凭原始的指南针和地图来确定方向和位置,而是配备现代高科技武器装备,使用当今最新的定位系统,采用无人驾驶侦察飞机协助侦察,使方圆几百里的军情可以立即显示在指挥部的电视屏幕上,突出实战训练,战斗力达到一流水平。

      中国的“W”当中,不仅有矫健的男子汉,更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军人,她们无论是在训练上还是在作战技能上,都一点不比男儿差。

      如今的“W”已不再像他们的前辈那样,单凭两条腿在山川、河流中跋涉,无论是属于海军的,还是陆军、空军的特种部队队员,都能够利用运输机空运伞降,还可以利用翼伞、动力伞渗透,具备了跨山越海、远程奔袭的作战能力。

      作为“W”的队员,则是人人身怀绝技,能够在恶劣天气中行军,攀登陡直的悬崖峭壁,也能在艰苦条件下野外生存,还能在50公里时速的汽车上准确击中200米外的人靶,在30米外将手榴弹准确投入小汽车窗口。在高科技方面,“W”在演习中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功地穿越“敌”夜视仪、声响和震动报警系统、防步兵雷达系统及其他高科技预警装备组成的“防线”,出色地完成任务。

      蓝天下,舍我其谁

      从江部队长把“剑与闪电”相交合的臂章亲自佩戴到我身上的那一刻起,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无形中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这层神秘面纱所笼罩的惟有神圣的使命。我不得不佩服每天肩负着十三亿炎黄子孙的重托的我的战友们,不得不佩服他们在如此神圣的使命下所独有的潇洒,所独有的气定神闲。

      放下被包,我才知道我的战友们千里奔袭到伞训基地之前已经在A市大本营进行了艰苦卓绝而又紧张刺激的一个月地面动作训练,没有完成足够的训练是万万不能参加伞降的,因为伞降是勇敢者的游戏,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残疾甚至是粉身碎骨。江泽民主席说过,人是最可宝贵的。每一名干部战士的生命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可宝贵的财富,因此,在战友们绽放蓝天的时刻我只能作壁上观了。

      正当遗憾溢满全身的时候,营长郑平答应我,作为特例,他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给我开小灶,让我尽快掌握动作要领,尽快成为一名神奇的特种兵。战友们告诉我,伞降是特种兵最重要的标志,只有参加过跳伞的特种兵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特种兵。不是每名特种兵都能参加跳伞,只有1/3左右的最优秀特种兵才有资格翱翔蓝天。

      你别看郑营长其貌不扬,他可是了不起的人物,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这位1983年入伍、次年就在战场上荣立战功的英雄从我们这支特种部队创建之初就戴上了“剑与闪电”的臂章。在近十年的特战生涯中,他多次参加重大演习和比武,出色地完成了所有任务,为特种部队争得过无数次荣誉,是大家公认的真正的男子汉。

      在训练我之前,江上校和郑平少校不约而同地认为应该让我跟随战友们登上千米高空体验一下伞降的感觉,体验一下战友们从千米高空飞身直下的壮观奇景。这可是所有的战友不曾有过的待遇,他们只有经过至少一个月训练之后才能看到令人神往的直升机,才能登上千米高空。

      抑制不住的激动与兴奋把我推上了伞降场。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冲撞着我的耳膜,我抬头望天,碧空如洗的蓝天下了无一物,只有偶尔飞过的飞鸟冲击着我的眼膜。“兄弟单位陆航团的米—171还在山的那一边,群山挡住了我们的视线,再过十几秒它就会脚踏着我们。”江部队长解释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是团结的集体、战斗的集体,我们的演练是三军协同演练。我们特种部队的伞训就得到了陆航团的大力配合与支持。”

      米—171在我们头顶沿着椭圆形盘旋一周,再沿着椭圆形的中轴线南北方向飞一遍,放下试风伞后,缓缓地在我们头顶降落。当直升机接近地面时,巨大的螺旋桨掀起一阵阵巨大的气浪,巨大的气浪吹起的风沙走石拍击着我们,地面上的小草在巨大气流的吹拂下不规则地扭曲着,拥挤着,如雪崩中的小羊羔。南北方向中轴线就是今天的跳伞线。

      在米—171缓缓降落的同时,我的十二位战友在登机线上齐刷刷地一跃而起,蔡参谋长和几名专家型参谋迅速地在每个人的主伞和备份伞上捏了捏。这一捏,就把关系生命的所有部件作了登机前的最后一次检查,尽管在这之前已做过不下十次周到细致的查看,尽管每次查看都是鸡蛋里挑骨头。

      在几百双猎鹰般的眼睛的注视下,我有幸成为这个架次的观察员。我紧张而又激动地跟在第十二名战士的后面,很拙劣地模仿着他们矫健的登机动作。我的万分小心还是掩盖不了我的惊惶失措,我的第一脚登机险些踏了个空,幸亏我身旁的放伞员早有准备地扶了我一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登上飞机立足未稳,一名机组人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扯到机舱的最前面,按在座位上迅速地系好安全带,大声吼道:“要命的,坐着千万别乱动!”事后才知道他一方面是怕我慌张得扯动了机舱侧门的按钮,另一方面是怕我借助飞机起飞过程中巨大的惯性从尾舱门滚下千米高空。

      坐定后,我这才发现战友们齐刷刷地分坐两排,他们整齐划一地双手抱住备份伞,或紧张,或激动,或坦然自若的神态写在一张张不同的青春刚毅般的脸上。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尾舱门冲击过来,把我撞击得左摆右晃。而令人诧异的是,我的战友们则开始兴奋地交谈起来,刚才紧张窒息的气氛已不复存在了。原来,米—171在我不经意间已经呼啸着腾空而起了,惊恐万状、惊心动魄的豪迈场面就要出现了,交谈是战友们缓解紧张情绪的最主要方式之一。“紧张吗?”

      “不紧张是假的,但我是第一次跳,更多的是新奇。”一听口音就知道坐在我身边稚气未脱的小战士是江西老表。

      “一般情况下,第一次跳伞都是激动兴奋新奇的情绪掩盖住了紧张害怕的心理。尽管如此,第一次跳伞我还是被放伞员‘帮助’推下去的,因为任何一个人第一次走到千米高的舱门口望着不测的长空难免产生瞬间的害怕心理,这是正常的心理反应。跳下去以后,脑子里一片空白,惟一不忘的是训练了千百次的跳伞动作要领。真正紧张的是着陆前,因为几百公斤的着陆冲击力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粉碎性骨折,那时一定要逆风着陆,一定要双脚并拢。等双脚安全着陆了,这才感觉到还是陆地上踏实,一定要珍惜我们共有的家园啊!”坐在老表对面的小四川不失时机地接过话茬。

      “第几次跳了?”

      “第九次。再跳一次就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象征着勇敢者的‘剑与闪电’相交融的伞徽了。部队规定,只有跳满十次以上的队员才有资格佩戴伞徽,少一次都不行。真正害怕的是跳了三四次以后,这时候才能感觉到伞开的瞬间,才能感觉到嗖嗖的风声,当然,只有这时才能有脚踏大地、征服自然的感觉。”

      小四川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兴奋,转眼间,伴随着越来越强的气流,越来越冷的温度,飞机已经攀升到千米高空,离跳伞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山川、河流、农田在我们的脚下缓缓流过,着陆场上白色的“T”字布和“十”字布已在我们的前下方不远处,这是跳伞员着陆的中心点,也是安全地带。

      正当我沉浸在祖国大好河山的奇观壮景之中时,“跳……”

      “跳……”放伞员两声雄狮似的怒吼震惊了我,定眼望去,已有两朵伞花如洁白的鲜花绽放在蓝天下。

      三朵、四朵……眨眼间,红、绿、白三色十二朵壮美的伞花在碧空中翱翔。蓝天下,舍我其谁!

      满怀着天之骄子的喜悦与激动,我终于有惊无险地回到了战友们中间。喘息未定,我的江西小老乡就缠住我说个不停:“一走到尾舱门口,看着变幻莫测的长空我就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犹豫就已跃入了诡谲的长空中。由于离机时头过于朝下,我在天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就这样,我好像没有在4秒之后正常开伞,应该是在六七秒之后,但不幸之中的万幸,我的伞还是开了,我成功了……”

      “他这是典型的‘三多’:登机前尿多,登机后汗多,着陆后话多。”想到我的小老乡跳伞前连撒几泡尿,小四川不失时机地讽刺他一下。

      特殊的特种兵

      体验完万里长空绽放出奇美无比的灿烂伞花的壮美景观后,我的“小灶”生活进行得异常艰苦与枯燥。

      每天凌晨5点整至6点30分,必须完成5公里越野、500米蛙跳、100个俯卧撑、100个负重下蹲、单双杠1至5练习100遍、100下铁砂掌、400米障碍跑2次……晚上又是运动量不少于早晨的体能训练,这被战士们亲切地喻为“小型练兵”。

      8小时正课时间如果部队不跳伞,郑营长就会带领我及几个动作不规范的新兵进行最紧张最艰苦的跳伞地面动作训练。

      为了使降落伞正常开伞和承受开伞冲击力,我们要背着沉重的降落伞在机舱模型上练习正确的离机姿势;我们要练习原地弹跳、一步弹跳,最终为了在模拟的飞机平台上练三步离机;为了使双腿能承受着陆时的巨大冲击力,我们还要在2.5米高模拟平台上无数次地跳下,以锻炼腿劲;为了保持高空正确的伞降姿势,我们还要在数十米高的吊环上荡来荡去,准确地落在十几米开外的沙坑里……

      双腿弯曲并拢,上身重心向前成45度角,双手抱住收紧的腹部,这个被战友们称为“A piece of case”(小菜一碟)的离机动作,我练了千百遍还是达不到离机时的最低标准。战友们一定型就是半小时,我连最起码的十分钟都够呛,多定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心慌意乱。

      “小梅,别灰心,我们也是千锤百炼出来的,”营长安慰我说。

      “A piece of cake”依然是我的拦路虎时,看似轻松自如的叠伞又把我弄得焦头烂额。

      走进叠伞场,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幅幅色彩斑斓的美妙画卷。绿色的,白色的,红色的,花色的……几百具伞衣被整齐划一地平整在垫布上,微风轻拂,被抖起的伞浪一浪高过一浪,壮观极了!“这是伞兵—9型降落伞,简称伞兵9,是空降兵部队80年代设计的一种新型伞兵伞,在当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即使是现在也决不落后。特种部队伞训的水平和质量决不亚于空降兵部队,广泛选用了这种伞。这种伞抗风能力强,操纵更为灵便,适应的机速范围大,着陆便于排除拖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指着我随手拿起的一具降落伞顺口道来。

      我满是好奇地注视着这位神采飞扬的老者。江部队长敬重地说:“年逾古稀的某空降装备厂试伞员李兴龙可是不得了的人物,他试飞过我国自行生产的所有伞型,同飞机的试飞英雄邹延龄一样,每一次都是同死神作斗争,但每一次都是奇迹般地死里逃生。从1996年离休后,李老一直是我们伞训的教练,这位前世界跳伞冠军可是我们的支柱啊!”“降落伞是利用空气阻力,使人或物从空中安全降落到地面的一种航空工具,按其用途分为人用伞、物用伞和专用伞。人用伞是空降兵、飞行人员和专业人员等使用的降落伞。空降兵、特种兵跳伞使用的降落伞称为伞兵伞,飞行人员在飞机失事时使用的降落伞称为救生伞,运动员从事体育运动使用的降落伞称为运动伞。此外,还有与不同类型的伞兵伞、运动伞配套使用的降落伞,通常是在主伞发生故障时使用,称为备份伞。人用伞根据背挂在人体的不同位置,分背式伞、胸式伞和坐式伞。空降兵、特种兵通常用背式伞作‘主伞’,用胸式伞作‘备份伞’。主伞一般由引导伞、伞衣、伞绳、背带系统、伞包和开伞设备等组成。根据伞衣结构的不同,有方型伞、圆型伞、翼型伞等。备份伞结构与主伞基本相同,伞衣一般为圆型,面积较小,无单独的背带系统。……”李老向我述说这些极其专业的伞训知识如数家珍。

      “我们的空降兵、特种兵目前主要跳哪几种类型的人用降落伞?”我自鸣得意地询问了这个看似专业的问题。

      “我们主要跳伞兵4、伞兵9和运动6,伞兵4是我国70年代自行设计的第一代伞兵伞,这种伞重量轻、体积小、开伞性能好、操纵简便灵活,是主要空降装备;伞兵9前面已经介绍过了,这里就不重复了;运动6是一种翼型伞,该伞具有重量轻、体积小、水平运动速度大、着陆轻巧等特点,一般是具有一定跳伞经验的跳伞员使用。”满以为储备了这些专业知识会给我的叠伞带来捷径,可是实际情况总是与我所想象的相去甚远。在跑动中检查伞具、折叠伞衣、整理伞绳、操纵带、把折叠好的伞衣穿进细长的伞衣套、把10米长的30股伞绳穿进束绳套、折叠稳定伞、完成包装……这一切,不亚于我跑了5000米。

      “小梅,叠伞是一门细活,千万要有耐心。胆大心细是特种兵的显著特征,这是培养心细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叠伞也是跳伞的最关键环节,你动作练得再好,在空中打不开伞,你就会像称砣一样砸向地面,后果不言自明。叠好伞,保证开伞始终是第一位的。”部队长见缝插针地对我指点迷津。

      虎口拔牙

      半个月之后,在“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当天,当我胸有成竹、信心百倍地再次走向伞降场,当我历经了刻骨铭心的骇人场面时,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虎口拔牙”、什么叫“九死一生”,真正明白生活在风尖浪口的战友们拿什么样的生命豪赌祖国的安宁今日和明天。“参谋长,今天的合成风达到了10米,已超过临界线,不能跳!”李老不无担忧地说。

      “为什么不能跳?照跳!”蔡参谋长坚定地说。

      “按规定,合成风超过6米就不能跳,在国外这是禁区!”

      “什么叫规定,‘龟腚’不就是老鳖的屁股吗?照跳!”没想到参谋长还挺幽默,“如果在战争中怎么办,能跟鬼子商量说等风小了再开战吗?我们的训练就是要贴近实战。”江部队长到上级机关开会,今天的训练由田副部队长和参谋长共同负责。

      前9个架次108名战友的伞降进行得完美无缺,第10个架次12名战友的伞兵9都在离机4秒后正常张开了。突然,惊心动魄的一幕出现了!

      新战士石鹏飞的伞自动正常张开后,他随即按动作要领调整坐带。大约在600米的高度,突然,一股强烈的气流向他猛冲过来,将他连人带伞吹进了左下方先他跳出的老战士王伟的伞的排气孔里,他的伞将王伟的伞的排气孔盖住了,两个伞一下子都失效了,两个人面对面地抱在了一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险情,石鹏飞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连人带伞飞速直下,两个人的生命危在一瞬,地面人员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怎么办?”石鹏飞口带哭腔地问王伟。

      “快拉备份伞,你拉了我才能拉!”王伟镇定地说。

      可是,石鹏飞的备份伞的伞绳与主伞的伞绳缠在了一起,怎么也拉不开。

      置生死于度外的王伟冷静地指挥石鹏飞转到他的背后去,并叫他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肩膀,让他来打开自己的备份伞。说时迟,那时快,在大约200米的高度,王伟的备份伞终于打开了,每秒50米的降落速度也一下子减了下来。借助开伞的冲击力,在60米左右的高度,石鹏飞从排气孔里摆脱了出来。尽管石鹏飞身负重负,但并无生命危险,休养一段时间后,他又翱翔在蓝天上。

      “这是跳伞中不可抗拒的特殊情况,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一,真没想到这十万分之一在今天出现了,这给我们以后的训练敲响了警钟。幸亏我们的跳伞员牢记了部队长总结的四句话经验:叠伞要一丝不苟,离机要胆大心细,操纵要机动灵活,着陆要准确无误,这才没有酿成惨痛的后果,”负责登机场的参谋长心有余悸地回忆说:“我们今后一定要对其他的特情防患于未然。”

      跳伞中的特殊情况,是指由于跳伞人员动作错误或其他动作差错而发生的危及跳伞人员安全的情况,例如主伞不开或开得不正常;武器装备或降落伞的某一部位挂在机门附近不能脱离飞机;开伞和下降时两人的主伞相插;着陆时风速突然增大或遇到旋风等等。“你别看这些特情听起怪吓人的,只要我们沉着、果断、正确、迅速地根据情况的性质、当时所处的状态和可供处置的时间进行合理的处置,是决不会有问题的。你看看,王伟连十万分之一的情况都能及时处理,还有什么可怕的!”真没想到田副部队长说起这些骇人听闻的险情竟是如此的轻松!

      地狱磨炼

      在林政委的案头上,堆满了有关于特种部队的书籍:《特种部队》、《外国特种部队揭秘》、《世界特种部队》、《世界特种部队传奇》、《特种部队实战录》、《特种部队与特种作战》、《神兵锐器——特种部队揭秘》、《特种部队风云录》……他的书房几乎成了外军特种部队的档案馆。“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一枚箭与剑的浮雕徽章,一顶绿色贝雷帽,这便成为美国陆军特种部队队员的标志。对于一名美国军人来说,能够戴上“绿色贝雷帽”和佩戴上箭与剑浮雕的徽章,是他们无比向往的。然而,在通往“绿色贝雷帽”的道路上却是险象环生。要取得参加“绿色贝雷帽”部队训练的资格,不仅要有5年以上的军龄,而且必须是所在部队的佼佼者,此外还要经过严格的考试和体格检查,最后过关的不到10%。即使取得参加训练资格的,也还时常面临中途被淘汰的可能。难怪他们的座右铭令人不可思议:“不论到世界任何地方,不管是大海还是高山,不管是地面平坦还是凹凸坎坷,不管气候是酷暑还是严寒,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总之,不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够进行空降、潜水,从事山地战、丛林战、沙漠战、滑雪战、游击战、反恐怖战等各项特种作战。”

      在英国,要成为一名特种部队的成员,除了被严格挑选外,还要接受世界上最严酷的军事训练。这些训练长达两年,共分5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称为“不合格者”淘汰训练,属于超强体力训练。受训者要求全副武装进行越野行军,并随着路程的增加,负荷由25磅始逐步增加。同时,还要熟练地识别地图和掌握罗盘。不仅如此,每个受训者还必须把身子浸在一个不但有泥浆,而且有大量腐烂动物内脏的水沟里,进行“匍匐前进”训练。最终结果是,有大量的受训者被淘汰,而留下的则是他们当中的优秀者。

      第二阶段称为耐力考验,时间为21天。他们常常在凌晨4点被单独派往一个荒凉的地方,进行20个小时的长距离行军。并且在整整21天的时间内,天天如此,磨炼受训者在缺少睡眠的情况下的判断力和完成任务的能力。这是一种力量耐力和精神意志耐力的考验。这个阶段结束后,只有那些最坚强的受训者才能留下继续参加训练。

      第三阶段称为野外生存和反审讯训练,为期3个星期,又称为“战斗——活下来”课程。其中生存训练是要让受训者学会在荒郊野外就地取食求生的技能,学会识别可供食用的各种真菌,利用简易器材捕捉猎物或捕鱼等等。并在假设的敌情下,在荒野中度过几个昼夜。反审讯训练是针对在未来可能的特种作战下,队员被俘而面临各种审讯的情况而设置的。这种训练通常是在受训者已精疲力竭的情况下再次接受肉体和精神的考验。在这样的训练中,最后能够留下来的每百人当中也就只有15~17人。他们受到了特种部队的热烈欢迎,并成其为正式成员——佩戴上贝雷帽和带翼短剑标志的臂章。

      第四阶段称之为专业技能训练,包括高空自由跳伞、攀登、两栖作战以及驾驶各种运输车辆等。此外,他们还必须学会越野滑雪和冬季作战等各种技术。

      第五阶段是外语、爆破和射击训练。

      就这样经过五个阶段的基础体能、心理素质和专业技能的训练后,每一名合格者练就了被派往世界各地执行反恐怖、防暴乱,帮助友好国家训练特种部队以及执行其他一些特种任务的本领。

      俄罗斯“超级黑兵”的“四槛一关”,以色列“野小子”的“地狱磨炼”,韩国“太极虎”的“地狱周”,日本突击队的“魔鬼之路”都曾煅造过本国的最精锐之师。

      超越极限

      别认为经过地狱般的磨炼,奇迹般地死里逃生之后,我即将脱离“苦海”,惟有的是鲜花和掌声。其实,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为提高超机动能力而进行的伞训和培养“求生、逃避、抗拒、脱逃”的能力及坚强不屈的毅力而进行的孤岛生存训练并不是我们难度最大的课目,而是我们最具特色的项目,超人的勇气和过人的胆识足以让我们获得满意的答卷。漫长的武装泅渡、潜水训练、楼房攀登、擒拿格斗、百步穿杨、马拉松等基础训练才是对我们体质与意志的最大考验,“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战胜常人难以战胜的困难”是对我们的最起码要求。我们这支特种部队的训练强度丝毫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通向成功的每一步都是荆棘丛生,充满了艰难险阻。

      烈日下,沙滩、海面和礁石上反射出刺眼的白炽光矢。正是涨潮时刻,排排浪涌扑礁石,凌空卷起千堆雪。相当于赤臂泅渡10000米的5000米负重武装泅渡马上就要开始了!

      一支仿制冲锋枪、两枚教练手榴弹、一只水壶、一只挎包、一双解放鞋,十几公斤的负荷压得我双肩隐隐作痛,一想起还要在万顷碧波的大海中搏击5000米,沉重得双脚怎么也迈不开步伐。

      8时40分,全部队集合,江部队长作了两分钟动员后,我们组成方队待命。每人用绳子在身后拴一个救生圈,以防出现紧急情况。为了便于指挥和相互照应,连长和排长分别在救生圈上扎红布条和黄布条。

      9时整,各方队先后奉命下海泅渡,每两个方队一个波次,各波次间隔5分钟。就在我下海的一刹那,政委一把拽住我,说:“小梅,很抱歉,部队党委临时决定,为了确保安全,你和我同乘一艘冲锋舟出海。”后来我才真正明白,毕竟我是新华社军事记者,万一出事,他们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的武装泅渡计划就这样流产了。事实上,这之后的一系列锤炼,我基本上都是以目击者的身份出现的,因为,凭我这样的身体素质,实在难以完成超强度的“严酷”训练。只有最成熟、最机智、最勇敢、最健壮的最优秀军人才有资格和能力接受如此的挑战!

      泅渡路线是一个倒三角形,周长5000米;最远处“底边线”距泅渡出发点2000米,水深48米。游哪一条“边”都是不同程度的逆潮而上,不可能直线前进,每个方队都要不断地修正方向,实际游程超过6000米。

      出海半小时后,放眼望去,白浪翻天的茫茫大海上,各方队都像一群野鸭在水面上漂浮,刺眼的阳光照射在时而浮出水面的战士肩部破裂的水泡上,反射出的光芒格外眩目。最前面的“野鸭”越来越小,转眼间,“一片汪洋皆不见,知向谁边?”

      突然,我发现最前面的战友游到预定的折返点时并不回游,而是继续向深海游去。身边的政委也许看出了我的疑惑,铿锵有力地说:“部队长可能又发现战士们有潜力可挖。这就是我们部队有名的‘江氏定律’:战时需要游5000米平时训练就得能游10000米,这样才能有充沛的体力完成作战任务;相反,战时需要游5000米,平时训练也游5000米,到时肯定会感到筋疲力尽,一个个趴在沙滩上直喘气。”潜水训练是培养心理承受能力的一项最令人胆寒的训练项目。在训练营地25×50米的标准游泳池中,战友们要按照要求潜入3米5的池底,在一条绳子上按精确尺寸系5个结,接到教练“好”的信号后再将其解开。圆满完成这一任务后紧接着进行下一步的“水下求生”训练。“水下求生”训练的目的,主要是使特战队员树立生存的信心,培养在险恶环境下的耐受能力、自制能力和战胜困难的勇气。战友们被绑住手脚扔进水中,他们必须一次又一次想方设法浮出水面呼吸氧气。在进行携带氧气瓶潜水训练时,教练常常会拔掉他们的氧气管或关掉供氧装置,或扯掉氧气罩,战友们必须自己解决以后的问题。

      我的战友们还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最熟练地掌握爆破、地图判别、浅滩侦察、溪流测量、夜间侦察、飞车捕俘等专业技能。

      为了适应训练需要,特种部队建立了高科技学习室、计算机网络中心、指挥自动化局域网等。战友们要在一年时间内学完《电子电路》、《计算机知识》、《现代高科技装备》等课程;第二年,人人都要掌握无线电遥控、卫星定位、计算机控制、航空判读等30多项专业技能。战友们必须人人掌握部队所属的包括无人侦察机在内的新装备,使之尽快形成战斗力。

      中国特种部队队员除了具有世界特种部队的一些共性外,还具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具备的优势,这就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的中华武术瑰宝。我的战友们运用传统的散打、摔跤技巧,出拳踢腿,翻滚腾跃,似猛虎下山、苍鹰扑食,锐不可当。练轻功者能够纵身跃上桌子,提着两大桶水站在4个鸡蛋上,而鸡蛋无一破碎。练硬气功的则能“油锤贯顶”、“钢丝缠腰”、“樱枪穿喉”、“腹上开石”、“手掌碎瓶”和“单指钻砖”等,无一不是撼人心魄。

      特种兵的诞生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寂静得令人窒息,就连一向喜欢在深夜出没的猫头鹰也悄无声息地躲了起来。

      然而,远离前方的蓝军某机场戒备森严。防空阵地上,一排排导弹弯弓待发,一门门高炮昂首耸立,警戒雷达一刻不停地高速旋转,机敏地搜寻各个方向一切可疑的目标。巡逻队在机场跑道上机警地来回游动,形成了一个空地一体、相互交错、严如密网的警戒防卫体系。

      蓝军指挥官自信地扬言:“哪个胆敢接近机场就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子夜时分,在距离蓝军机场100公里外的一个营地上,头带钢盔、脸涂油彩、身穿迷彩服的我和我的战友们如奔腾欲出的猎豹,正整装待发。

      原来,为了进一步查明蓝军机场工事构筑、兵力部署、重要设施的详细情况,指挥部决定派一支特种侦察突击队,操作具有“空中摩托”之称的动力伞,趁着夜幕超越敌地面数十公里的防御区域,向机场方向执行侦察任务。这项几乎不可思议的艰巨任务像往常一样,很自然地降落到我们身上。

      空中渗透行动开始了。在距离敌机场10公里的数千米高空,队长郑平用便携式对讲机通知我们关闭动力伞发动机,进行编队滑行。10分钟后,各小组队员凭借熟练的驾驭技能,像飞鹰般悄悄地降落到预定侦察地域。

      我们巧妙地绕过敌警戒线,机敏地躲过巡逻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战场侦察电视触角和声动探测仪,布设在敌重要目标周围。同时我们还使用先进的GPS全球定位系统,对机场各目标进行精确定位,尔后用便携式夜视仪进行不间断的侦察。

      突然,蓝军电子战部队连续不断地对机场周围地区进行强烈的电子干扰,可他们的电子波根本跨不过我军高强度对抗波的“门槛”。我们先进的装备好似“火眼金睛”,洞察秋毫,把蓝军机场情况尽收眼底。之后,我们利用战场电视终端和数字密码电台速将获得的情报直接传回指挥部。

      连日来,心情高度紧张的机场守敌,此时已经疲惫不堪,有的甚至打起了瞌睡。可他们哪里知道,梦醒时分,已是末日的到来。

      “轰轰轰”,一阵阵排山倒海的爆炸声,在蓝军机场的防空阵地、警戒雷达区、军械库、警卫营等重要目标响起。这是我导弹部队使用战术导弹对蓝军机场重要目标实施精确打击。机场守敌还没缓过神来,紧随其后就遭到后续特种部队(我的战友)的袭击。

      神兵,从天而降。拂晓前,战机轰鸣声再次划破寂静的夜空,我的战友实施伞、机降开辟着陆场。激烈的爆炸声过后,蓝军机场防空能力和有效作战能力已损失30%以上。敌机场警报狂鸣,蓝军惊惶失措,乱作一团,仓促组织防御。

      忽然,机场东北方向又响起飞机的轰鸣声,机场的蓝军指挥官判定我军要实施伞降,于是迅速调集兵力组织围歼,却没想到这是我军实施的一次假空降。

      当蓝军惊魂未定时,数架大型运输机在歼击航空兵掩护下,轰鸣着从机场西南方向飞来,数百名满涂了油彩、手持特种武器的我的战友,从千米高空迅速跳离舱门。为减少留空时间,免遭敌火力突击,英勇的特战队员全部延时开伞,在400米的低空开伞着陆,并在空中对蓝军重要目标实施猛烈火力突击,投掷发烟器材掩护着陆。不到3分钟时间,我的战友全部降落到预定空投地域。

      第一伞降突击队担负攻占机场南塔台的任务。连长张建军第一个离机,第一个开伞,第一个着陆。他在空中使用猛烈的火力对敌一个据点进行扫射,蓝军全部被歼。睡我上铺的叶笃钧是小有名气的“神枪手”,在进攻机场南塔台时,他机智勇敢,掩护队友占领指挥塔台,5发子弹击毙5名“敌人”。5分钟后,机场南塔台已被我特种突击队占领。

      位于南塔台西南100米处停机坪上的8架蓝军飞机企图强行起飞,张国明手疾眼快,立即使用单兵火箭予以摧毁,伴随着爆炸声、冲天火光和滚滚浓烟,顷刻间敌机化为灰烬。

      第三突击队进攻北塔台的战斗同时展开。当突击队进攻至北塔台时,附近两个地堡喷出强烈的机枪火舌。手持喷火器的杨晓斌和李念福马上还以颜色,只见从喷火器中喷出长10多米的火柱,直接射入蓝军地堡,还没等反应过来,守敌已变成火中鬼。

      我们势如破竹,一举攻占了机场指挥中心、军械库、油料库等重要目标,并牢牢控制了机场主要飞行跑道。经过近40分钟的激战,敌机场内有生力量大部被歼,防空阵地全部被摧毁,机场指挥中心、定向台、指挥塔台等重要设施已完全被我特种部队控制。

      这时晨曦出现在东方,灿烂朝霞给硝烟弥漫的机场送来了丝丝暖意。3发红色信号弹在空中划出了3道美丽的弧线,一场近似实战的对抗演习结束了。

      二个月后,同事们看着我黝黑的脸庞,龟裂的皮肤以及强健的体魄,几乎不约而同地戏称我为“非洲勇士”,说我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其实,真正的转变完全来自于对特种部队观念的锐变……

    最新隆重推出:诺基亚绝世经典超大图,一切尽在转瞬之间
    用搜狐闪电邮件,送美味肯德基、大凌数码相机和怡宝万年历
    搜狐十强赛特别专题 国足负载世界杯出线心愿

    相关专题:我军在台湾海峡举行最大规模军事演习
    相关新闻:
  • 欧洲四国竞相邀请 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首次出访 (09/09 19:12)
  • 解放军四总部领导亲切慰问军队教育工作者 (09/07 19:58)
  • 墨政府建议同萨帕塔民族解放军重开对话 (09/05 08:37)
  • 资料:重量极轻 解放军QLZ87榴弹威力胜火炮(图) (08/31 09:31)
  • 微光瞄准 解放军QJY88机枪吓煞敌伞兵 (08/30 09:34)
  • 图文:机动性很高的解放军FT2000导弹专杀预警机 (08/29 10:22)
  • 马其顿领导人:民族解放军会缴出所有武器 (08/28 22:04)
  • 马其顿:民族解放军会毫无保留缴出所有武器 (08/28 20:04)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01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