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入世了!
2001年度搜狐十大新闻评选
首页- 闪电邮件- 社区- 短信- 新闻- 体育- 财经- 汽车- 房产- IT- 游戏- 生活- 健康- 女人- 旅游- 教育- 求职- 娱乐- 动漫- 校园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评论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专题 - 人物 - 英语 - 军事 - 文教 - 图片 - 健康 - 网友大家谈
美国爆发全国性恐怖事件
搜狐短信强档推荐
  • 订制搜狐短信“焦点新闻”-天下大事一览无余
  • 诺基亚绝世经典超大图
  • 搜狐短信经典手机铃声传情
  • 要知天下大事,请订搜狐短信
  • 百姓人家最新消息
  • 陕南秦巴山中一户四代育林人(多图)
  • 漂亮妈妈和她的50个孩子(图)
  • 口述实录:所有那些失去的和错过的,与婚姻无关
  • "六旬母代昏迷儿子捐角膜"续:读者纷纷捐款
  • 14岁少女随明星去香港"捞世界"续:星梦难圆
  • 更多>>  
    搜狐新闻人物版热点话题
  • 杨钰莹国足庆功晚会上拥抱郝海东(图)
  • 吴小莉――我的最爱是新闻(多图)
  • 记者亲自经历的与一位国企厂长共悲欢
  • 比尔·盖茨和他的三个女人(图)
  • 更多>>  
    -圣诞欢乐“送”,好礼等着你!
    -世纪行过-少帅张学良传奇
    在台湾,他一度是个禁忌的话题。在中国大陆,他被高调定位成"民族千秋功臣"
    -徐訏小说
    言情“鬼才”。在海外,他和张爱玲享有同样的盛誉。
    -浪漫红酒圣诞礼包
    SOHU 首页 >> 新闻 >>搜狐新闻人物>>百姓人家

    口述实录:所有那些失去的和错过的,与婚姻无关
    2001年10月19日10:14 北京青年报

      采访/高颖华

      采访时间/2001年4月27日

      采访地点/新东安麦当劳

      凌云,教师,女,32岁.

      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过的故事,说它跟婚姻有关也有关,说没有关系也可以。但我始终觉得这才是我心中真正的一个情感故事,想起来会有一种酸酸的痛感。

      这是一个雨天,雨不大,而且断断续续,如毛般地细,软绵绵地打在人的身上。在这个季节里,雨似乎是件平常的事,但在我和凌云相识的这一年中,却还是头一回。忆起每次见到她时,天气总是一如她脸上的色彩般灿烂和明艳。她虽然已近中年,却青春风采依然。这样一张鲜艳的面孔,似乎很难让人和“悲伤”二字联系起来,而这次见到她,我却分明地看到了这种表情,也许是这阴郁的雨的缘故吧。

      你知道我正在和我爱人离婚,他最近又托我们俩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他是想找人来说和,但我不想理他。

      她说这番话时,脸上没有呈现出半点的忧伤。

      嫁给他时我很单纯,见识太少,说得不好听点是肤浅,没看清他的真面目,只看到他对我好,为我可以去和别人打架、拼命,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抱定一颗心嫁给了他。

      也许是由于凌云对他爱人的态度,让我对于他们从相识到结婚的过程很感兴趣。可她却说,你还是听另外一个故事吧,虽然与婚姻无关,但这个故事在我心中才算真正的故事,我从没跟人说起过。

      那时我21岁,有一个男朋友,他那年25岁,就有严重的糖尿病。他的病严重到什么份儿上,告诉你,他随时都带着针管和药剂,一天两次给自己注射胰岛素,少一次都不行,听说现在头发、牙齿都快掉光了。

      我们就这样告别了。几天之后,我像淡忘了路边偶见的一枝野花一样淡忘了他,我以为我们只是过客。在后来的几个月中,我也再没想起过他,因为那几个月里,我自己的变故也很大。

      那时我小,不知道也没想过这病有多严重,就一心想好好照顾他。有一天我从他家出来,抱了一大堆衣服,因为下午我们要出去,怕晚上回来时他会冷。我记得特清楚,那天我梳了两个麻花辫子,上身穿了一件军绿色的夹克袄,下身穿了一条蓝色的锥形牛仔裤,一双黑色女军靴,走在马路上。这时后面一辆白色面的不停地向我按喇叭,那意思是问我打不打车。其实从他家到我家并不远,也就几站地,本来走着就可以。但由于我抱着一堆东西,一想10块钱就到家了,挺值的,于是就上车了。这就是我和那个男孩的相识,冥冥之中我觉得就是一种缘分。后来我们熟悉以后,他告诉我:“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还冲你按喇叭吗?因为你在马路上太显眼了,我一看见你眼前就是一亮。别说我俗,真的。我当时就想:世界上还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儿?我问了自己好几遍,于是我才拼命地按喇叭,我就怕你不上我的车!”

      上车后,我们一句话也没说。车开了几分钟就到了。他惊讶地说:“啊?就这么近?就这么近?”我当时觉得他特好笑,掏出10元钱递给他,他却把钱扔了回来:“这么短的路,算了吧!”“那不行!”我说着,便又把钱扔给了他,没想到他又扔了回来。我们就这样扔来扔去,那10元钱被扔了好几个回合也没个结果。没办法我说话了:“要不这样吧,师傅,您再往前开一段,开到前面那个院子里,好吧?”车子又重新启动了,刚开出几米,他突然停车对我说:“小姐,您能帮我看一下车吗?路边有个烟摊,我想去买包烟。”后来我才知道,他压根就不怎么抽烟,那天只是想和我多待一会儿,才搜肠刮肚想出了这个主意。等烟买回来他上车时我才发现他长得特别……怎么说呢?很有味道,深深的眼眶,分明的棱角,尤其是那双眼睛,特别大,很有神,看人的时候是很深邃的。后来每次坐他的车时我都会把车窗前面的反光镜调到能照到他眼睛的位置……

      他给我留了他的呼机号,我知道他叫大志。他没问我的联系方式,我们就这样告别了。几天之后,我像淡忘了路边偶见的一枝野花一样淡忘了他,我以为我们只是过客。在后来的几个月中,我也再没想起过他,因为那几个月里,我自己的变故也很大。我和第一个男朋友分手了,紧接着,就有一个男孩追我,也就是后来成了我老公的那个人——永强。他是那种在社会上混的人,追我追得很紧,对我也很好,我就答应做她女朋友了。

      相识以来我们一直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尽管我特别特别地喜欢他。现在我特别后悔,如果当时我能够主动一点,也许命运就会不同了。

      也许真的是天意吧。后来有一天快下班时,我突然感到特别难受,无助地趴在桌子上,翻着电话本,一眼看到了“大志”那个名字和旁边的呼机号……一小时后,我第二次坐着那辆白色面的回到了家。从那以后,我们开始熟悉了,而且成了很好的朋友。他人很好,我家里无论有什么事,比如我妹出差、单位发东西,只要一呼他,他立即赶到,没有任何怨言也不求任何回报地帮我的忙。连我们家里人都喜欢他,说他比永强好。和他在一起时特别开心,他是个很幽默又会体贴人的男孩子。

      我们俩在一起很少特正经地说话,经常逗贫嘴。比如快到“六一”了,他就逗我:“你快过节了吧,‘六一’我给你过节呀?”从那以后,我们相识的每一个“六一”,他都会给我过节。

      “他有女朋友吗?他知道你有男朋友吗?”我一连问了她两个问题。

      他从没跟我说过,但我猜他肯定有,因为他长得那么漂亮,人又好。后来他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曾经有,但前不久和那个女孩分手了,直觉告诉我他们的分手就是因为我。他当时也知道我有男朋友,所以相识以来我们一直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尽管我特别特别地喜欢他……现在我特别后悔,如果当时我能够主动一点,也许命运就会不同了。

      后来永强就开始向我求婚了,他发动了我的朋友、他的朋友,结成了“统一战线”。那时我总是处于矛盾中,一方面常想起大志,恨他为什么不跟我提他心里所想的事;另一方面我又告诉自己,肯定是他对你没意思,而且永强对你那么好。最终我不顾家人的反对答应了永强的求婚。那段时间,离订婚的日子越近,我的心却越不踏实。因为,大志已经很久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了。

      就在我们订婚的那天上午,我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你这些天去哪儿了?”我大声说着,剩下一肚子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他的声音还是那样充满了磁性和笑意:“呵呵,我外出办了点事!顺便给你买了件礼物。你……你今晚有空吗?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听完这话,我的心有种都要碎了的感觉。我知道他要对我说什么,他终于要对我说了。可是已经太晚了,我今天就要订婚了!我不可能抛下那么多亲戚朋友去赴他的约。我抑制住要哭的冲动对他说:“对不起,我晚上已经有安排了。”我没告诉他我今晚订婚。这就是命运,如果他早几天哪怕早一天给我打电话呢?

      “我祝你幸福。但你记着啊,以后在马路上不许穿这么漂亮,听见了吗?不许穿这么漂亮!”这就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订婚以后,我就更没时间找大志了,几乎每天都陪着永强,而且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和他失去了联系,因为他的呼机也换了。尽管这样,我的脑海中还总是浮现出他的影子,特别怀念他的笑,他的坦然、乐观和善良,还有那双漂亮的眼睛。我不知道永强是怎么知道大志的,他通过他在社会上认识的一帮朋友很快找到了大志的下落,还找人砸了他和他朋友合开的一个汽车维修部。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然知道这些时,我们已经结婚了。

      一丝无奈悄然挂在她的脸上。

      婚后不久的一天,我和一个同事一起回家,走出单位没多远,一辆白色面包车经过我身边突然来了个急转弯,开到马路对面停下了。我不顾一切地跑过去,透过车窗看到了他——大志。他还是那样,一脸笑意,那双漂亮的眼睛从容地看着我。我冲他大声说:“这几个月你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不跟我联系!啊?”我当时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如果不是同事在,我一定钻进他的车跟他走,听他好好说说这些日子他的生活。“我不敢找你了,我怕连累我的朋友,我们辛辛苦苦开个维修部,不容易。”他说这些话时不带一丝怨恨。那一刻我才知道永强对他做了什么!我低着头对他说:“大志,我结婚了。”我说完,他脸上的表情陡地变了,用惊讶而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随即他一把抓住我的同事问:“真的吗?她真的结婚了?她真的结婚了?”他当时一定以为我在骗他,所以才问我的同事,而且问了好几遍。我的同事对他的态度还不太好:“什么叫‘真的’呀,当然了,她结婚我们都去了,还能是假的!”听到这话,大志的手慢慢地松开了,当时他脸上那种绝望的表情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说到这儿,我分明也从凌云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同样的表情:绝望。

      然后我对他说:“大志,以后别忘了找我玩,我还想和你一起过‘六一’呢。”他点点头,马上接了一句话:“我祝你幸福。但你记着啊,以后在马路上不许穿这么漂亮,听见了吗?不许穿这么漂亮!”这就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从那以后,我再没见过他。到今年已经六七年了吧。这六七年中我和永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现在我们已经分居了,离婚也是迟早的事。在这些日子里,我特别想去找大志,我每天走在路上都会有意识地多看几眼出租车,虽然我知道他很可能已经不再干这行了,他早就说他开车就是为了再攒点儿钱,然后做其他的事。好几次,我都想登报找他,想跟他说说我这几年的生活。每年快到“六一”时,我都会想起他,特别想再和他过一次节,过一次属于我们俩的“六一”……

      安顿联系传真:

      010—65957130

      E-mail:andun@263.net

      audun@263.net

    专题新闻:美国对阿富汗恐怖主义分子开战全程短信追踪
    24小时全程跟踪--美英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
    搜狐短信全程跟踪报道中国队世界杯之路

    相关专题:百姓人家
    相关新闻:
  • 情感口述实录:一段婚外情 一个疯狂的季节 (10/11 14:58)
  • 情感口述实录:一个人的“恋爱” (10/10 14:59)
  • 我的第一个下线是丈母娘 "传销暴发户"口述实录 (10/07 10:35)
  • 情感口述实录:用我千疮百孔的心等待一个爱情童话 (09/28 08:48)
  • 情感口述实录:我的青春我的心底 你经过的足迹 (09/21 10:42)
  • 口述实录:外企女职员8年的恋爱与2个月的婚姻 (09/14 10:01)
  • 情感口述实录:回忆里寂寞香气 (09/07 11:19)
  • 口述实录:放纵自己的感情之后...... (09/05 15:48)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01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