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入世了!
2001年度搜狐十大新闻评选
首页- 闪电邮件- 社区- 短信- 新闻- 体育- 财经- 汽车- 房产- IT- 游戏- 生活- 健康- 女人- 旅游- 教育- 求职- 娱乐- 动漫- 校园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评论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专题 - 人物 - 英语 - 军事 - 文教 - 图片 - 健康 - 网友大家谈
美国爆发全国性恐怖事件
搜狐短信强档推荐
  • 订制搜狐短信“焦点新闻”-天下大事一览无余
  • 诺基亚绝世经典超大图
  • 搜狐短信经典手机铃声传情
  • 要知天下大事,请订搜狐短信
  • 九丹和《乌鸦》最新消息
  • 说说九丹的《乌鸦》和李敖的《上山·下山·爱》
  • 《乌鸦》九丹:钱对女人才是最可靠最温暖
  • 身体派作家九丹:你们就把我当妓女吧!
  • 岂止是堕落!---新闻工作者看《乌鸦》
  • 九丹:天空中飞的都是乌鸦 成名女作家是一丘之貉
  • 更多>>  
    文教版热点话题
  • "9·11之后,他心情挺沉重”——余秋雨是这样的人
  • 我羞愧我所受的大学教育:它不是塑造灵魂的教育
  • "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大学里的几串不合谐音
  • 北京中小学乱伸手令人咋舌 违规赞助费超过7千万
  • 更多>>  
    -圣诞欢乐“送”,好礼等着你!
    -世纪行过-少帅张学良传奇
    在台湾,他一度是个禁忌的话题。在中国大陆,他被高调定位成"民族千秋功臣"
    -徐訏小说
    言情“鬼才”。在海外,他和张爱玲享有同样的盛誉。
    -浪漫红酒圣诞礼包
    Sohu 首页>> 新闻>>文教>>艺文资讯>>九丹和《乌鸦》

    说说九丹的《乌鸦》和李敖的《上山·下山·爱》
    2001年11月5日13:50 东方网-新闻晚报

      最近有两本比较特别、又很引起人们好奇的小说,即一本是一位年轻的女性写我国一些同样年轻的女性在新加坡求学谋生而终于堕入卖身求荣的种种不堪遭遇的小说《乌鸦》,一本是一位年逾花甲的台湾“狂人”写的“我”在同一座山上同一间屋子同一张床上与同是二十岁生日的母女二人先后发生性爱关系的小说《上山·下山·爱》。当看到书刊上对这两本书的有些说法与我一贯所信奉的“文学原理”格格不入时,便忍不住要发点议论来“以正视听”了。

      这第一种说法叫做“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这是针对《乌鸦》和《乌鸦》的作者九丹说的。据说这本“关于罪恶的书”一发表,就在它所描写的国度的华人界引起轩然大波,召来了一片骂声:什么“哗众取宠地将部分阴暗角落的东西,描绘成整个社会”啦,什么“将毒汁喷向所有女人,要将所有女人拖下污水”啦,什么对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没有起码的一点维护之心,为何书中对中国女子的好处一字不提”啦……如此等等。

      我觉得从文学鉴赏和批评的游戏规则来看,以上这些责骂和义愤之词,对于书中某些过于自然主义的肮脏的性暴力的揭露来说,也许事出有因;但由此便认定它将所有女人都拖下水,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则是于理不公的。

      第一,小说中描写了污秽的、邪恶的东西,是不是小说的审美倾向和审美效果也就一定是污秽的、邪恶的了呢换句话说,就是作者写了“一本关于罪恶的书”,那么这本书的审美价值也就一定是罪恶的呢这显然是一种误解。判断一个作品的思想倾向和审美价值主要不是看他“写什么”,而是看他“怎么写”———是揭露、忏悔,还是宣扬、辩护。例如就拿《乌鸦》中描写海伦和妓女们被性强暴的那几处使淑女们最不能容忍的场景来说吧,虽然确是十分污秽邪恶、不堪入目,但也并不是什么宣扬性放纵、性虐待的色情文学,而是“真实得让人诅咒”的揭露和控诉。如果我们不怀偏见,是不难从作品的人物命运和情感倾向中感受到一种自在的救赎意识和忏悔精神的。正像作者自己所说:“我不是脱了衣服炫耀自己的身体有多美,只想把我的伤口指给别人看”。所以当有人一再盘问她小说中所写的人物事件“究竟有多少成分”是她自己的“真实经历”时,她都坦承我虽然不是海伦,但“压根也没觉得我要比我笔下的主人公干净多少”,并一再声称,她在小说中所控诉的罪恶“首先是因为我个人的罪恶,其次才是他人的罪恶”。这实际上已经回答了有些人的责问:为什么有许多女性能“凭自己的耐力、智慧,在新加坡开创一片自己的天地”,而她们则会“沦为乌鸦”的原因。

      第二,小说写了从中国到新加坡去留学的某一女性群体中的某些女性的生存境遇和丑陋行为,是不是就一定会玷污了“自己的国家”和丑化了整个来新加坡学习的“中国女性”了呢对此,大家总不会忘记想当年我国的文艺作品常常因为写了某些工农兵的缺点错误而被打成污蔑整个工农兵的“大毒草”的极左时代了吧其实从文艺的审美特征来说,文学创作是作家通过对现实的心灵和情感的感悟想象虚构创造出来的一种“虚的实体”,与现实世界并不具有什么直接对应的关系,更不用说要求每一部作品都要反映生活的总体和社会的全貌了。因此对于像《乌鸦》这样表明是反映“我的另类留学生活”的小说,自应用“另类”的眼光来审度,而不必自寻烦恼地去“对号入座”。

      不过话虽如此,作者按照“原罪说”演绎出来的那种人生理念和创作倾向有些地方还是很值得商榷的。例如她认为:“人自己由于天生的弱点,只要他存在,他就要对社会或对别人构成一种伤害,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你只要为获得你自己的利益去挣扎去努力去流泪的时候,就已经对人相应地构成了伤害,这就是你所犯下的罪恶。”从这种“必然伤害论”出发,她便认为凡是没有像她那样去看待人生描写人生,而只是“去写一些风情,去写一点所谓小镇上的历史,去写一点男人和女人的故事”的大陆女作家“都是一丘之貉”,“都是一群虚伪的人”……这倒真是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你的“乌鸦”可以是一般黑,但天下的鸟儿并非都和乌鸦一样的颜色,人家写出了别样鸟儿的别样色彩和天性,自然是理所必然的,而且未必就不如你的可爱和更有意味。这就像我国过去文艺界曾经长期争论不休的是“歌颂”好还是“暴露”好那样,其实只是一种偏执和狭隘。

      另一个使我感兴趣的话题是李敖先生在他的长篇小说《上山·下山·爱》的扉页上的题词———“清者阅之以成圣,浊者见之以为淫”,即所谓“读责”自负,莫谓言之不预也。当然,对此我们一般只能看着是一种充满机智的广告语,而不能当真;而即使当真,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譬如当我们平时看到听到那种读了《牡丹亭》就抱怨移了性情,看了美国大片就想着去抢银行等言行时,就不能不在一定程度上认同小说作者的这种防范策略了。

      但是防范归防范,文责归文责。圣耶淫耶尽管“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而对于哈姆雷特的总的人物性格和审美意味还是可以评说的———说到这里,我得赶紧声明,我的这篇随感式的短文既无意、也无力对这本据说是“涉及的重要主题上百个”的“必成绝响”的奇书进行什么全面的鉴赏和评析的,而只是想就作者在小说《自序》中曾提到的关于如何评判文艺作品的“色情与淫秽”、“淫与非淫”的问题,结合小说的审美实际谈点即兴的观感而已。

      “食色性也”,在矫正违反人性的灵肉分离、张扬灵肉交融的性爱理念的同时,如何分清性爱与淫秽的界限,无疑便成了检验爱情题材文艺作品审美品位的一大难题。这里涉及到许多人类的生存方式、文化传统、道德情操和艺术表现的生理心理的复杂问题。而我以为对于具有长期的封建文化传统的中国作者和读者来说,纯洁和提升人们性观念的“人性复归”的第一步,首要的问题恐怕就是如何清除性意识和性心理中对于女性的占有奴役玩弄的“劣根性”———而这也正是我国《金瓶梅》、《废都》等文学作品和《查太莱夫人的情人》在人性层面上的深刻差异,也正是《上山·下山·爱》并没有能够突破我国性文化传统窠臼的根性所在———这不仅表现在总的情节结构上所设置的那种母女更替的“恋父”、“恋祖”情结让人感到虚假和矫情,而且在贯穿始终的那些极富想象力表现力的性爱描写过程中,都津津乐道地宣扬着一种男性对女性的占有玩弄的性心理和性行为。如“我”开头的性“自制”不单是出于怜爱,而是像“猫抓到老鼠,并不立刻吃,先玩它”一样,“不要把福一次享尽”;而“两情相悦”的性爱也一再被渲染成是什么“性服务”、你要为我“专用”以及“蹂躏一位美的女神,该多么令人通身欢畅”等变态的心理活动。而这些我们又可以反过来从“我”的女大学生———“性服务”对象的最后的一段表白中得到印证:“我的完成和成熟,都在奔向一个目的,那就是,我将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把我献身给他,我成为我,并非为我而生、而是为他而生、为他而完成、为他而成熟,没有他……我觉得我再完美、再成熟、再活下去,也是假的、也是虚度的、也是浪费的”。结果也果真如此,没有了他,我便死了,而且还用自己的死换来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替身———自己的亲生女儿,来把这段未了情缘给“后继起来”、“补足起来”……诸如此类,是否会使“浊者见之以为淫”,不得而知;但要让“清者阅之以为圣”,则更“不知其可”了

    专题新闻:美国对阿富汗恐怖主义分子开战全程短信追踪
    搜狐新闻中心:24小时全程跟踪美英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
    搜狐短信豪华推出:ALCATEL手机图片(3类)铃声传真情

    相关专题:九丹和《乌鸦》
    相关新闻:
  • 《乌鸦》九丹:钱对女人才是最可靠最温暖 (09/11 14:42)
  • 岂止是堕落!---新闻工作者看《乌鸦》 (09/06 14:30)
  • 九丹:天空中飞的都是乌鸦 成名女作家是一丘之貉 (09/05 10:55)
  • 九丹:天空中飞的都是乌鸦 成名女作家是一丘之貉 (09/05 10:40)
  • 卫慧批判九丹《乌鸦》:"妓女文学"与"售肉经验" (09/02 12:08)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01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