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海拔5200,零下28℃,他们在坚守

原标题:海拔5200,零下28℃,他们在坚守

在“世界屋脊”书写铁血忠诚

——西藏自治区安多县消防救援大队扎根高原守护平安纪实

11月4日,全国应急管理系统先进模范和消防忠诚卫士表彰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作为全国驻地平均海拔最高的消防救援队伍,西藏自治区那曲市安多县消防救援大队被评为“全国应急管理系统先进集体”。

安多,藏语意为“末尾或下部”。地处藏青新三省区交界处、唐古拉山脉南北两侧的安多县,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是进出西藏的“北大门”。这里平均海拔 5200米,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区的 60%,全年大风天气在200天以上,年平均气温仅为零下28 摄氏度,最低可达零下40摄氏度。“ 风吹沙跑氧气少,六月阴天下冰雹,一年四季穿棉袄”是安多县的真实写照。

西藏那曲市安多县城全貌

面对严寒、缺氧、风沙等极端恶劣环境和气候,安多县消防救援大队指战员发扬“老西藏精神”,迎高寒、抗缺氧,不惧风雪、不畏极寒,扎根高原、默默奉献,用青春热血书写大爱,用坚守奉献铸就忠诚,在“生命禁区”筑起了一道安全屏障,被当地群众誉为“唐古拉山的红门卫士”“青藏线上的平安使者”。

极寒环境下保持托举姿势近2个小时

安多县境内有格拉输油管道、格拉电网、兰西拉光缆 3 项生命线工程,以及青藏铁路、青藏公路、安狮公路 3 条重要交通线。有着“风雪仓库”之称的唐古拉山口,冰雹、降雪、大风天气四季可见,路面积雪结冰、车辆燃油故障等事故频发,抢险救援任务繁重。但不管寒风刺骨,还是大雪纷飞,只要有险情,只要人民群众有危难,安多县消防救援大队指战员都会赴汤蹈火、勇往直前。

2020年9月17日,安多消防指战员对侧翻事故车辆开展破拆救援。

2021年6月25日,安多县雁石坪镇一货车起火,安多消防救援指战员正在奋力灭火。

2021年4月的一个深夜,一辆运输物资的半挂车在唐古拉段发生侧翻,车头严重变形,驾驶员多处受伤,被困驾驶室内动弹不得,情况十分危急。

警情就是命令,抢险就是责任。接警后,该大队立即出动 12 名指战员、3辆消防车紧急赶赴现场。现场寒风刺骨、滴水成冰,可人命关天,出警指战员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一到现场就立即展开救援。

根据现场情况,为减轻被困人员痛苦,需要有人将他顶起或托住。“我来顶!”班长徐有新自告奋勇地说。只见他弯下腰、弓着背,奋力顶起被困人员,其他队员则从外围实施破拆。

救援期间,飞转的机动链锯产生的火花四溅,刺耳的切割声划破了黑夜。1 分钟、2 分钟、3 分钟……在零下 40 摄氏度的极寒天气中,徐有新硬是顶了近2个小时。等被困人员被救出,徐有新几近冻僵,连说话都困难。大家急忙拿来一件大衣裹在他身上,合力把他抬到有暖气的抢险救援车上。

冒着倾盆大雨反复抛出安全绳

与风雪相伴,与生死相依。在 10万平方公里的雪域安多,哪里有困难,消防员就出现在哪里;哪里有危险,消防员就战斗在哪里。

2019年10月22日,安多消防指战员在安多河中救援涉水被困车辆,救出5名被困人员。

2019年10月22 日凌晨,一辆勇士越野车不慎掉入安多河,约2吨重的车子硬是被湍急的水流冲到了河中央,车上5名人员奋力自救,从车窗爬出来后,站在车顶上大声呼救。

安多县消防救援大队接警后,7 名指战员在大队长徐新昕的带领下,迅速赶往现场。

凌晨的安多河谷,寒风刺骨,大雨倾盆,滚滚波涛声、寒风怒吼声、浪拍车体声交织在一起。连日暴雨,河水水位骤涨,户外能见度极低,河中暗流涌动,救援难度极大。

徐新昕让人喊话,先稳定住被困人员的情绪,同时准备展开营救。要想将被困人员救上岸,得派人下河,想方设法把救援绳递到被困人员手中。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派谁去好呢?就在徐新昕犹豫不决的时候,四级消防士嘎杰主动请缨。

考虑到嘎杰是从部队退役后加入消防救援队伍,业务素质过硬,又是土生土长的安多人,对地势较熟悉,徐新昕便同意了他的请求。面对高原漆黑的夜和奔腾的河水,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嘎杰系好安全绳,毅然跳进齐腰深的安多河,向被困人员艰难走去,慢慢靠近。

浊浪翻滚、携风裹雨,就在嘎杰距被困人员还有四五米的时候,突然被浪头冲击得站立不稳,无法向前行进。嘎杰拼尽全力抡起安全绳,大吼一声抛向被困人员。大雨倾盆,视线很差,被困人员没能接住,绳头瞬间消失在河水中。嘎杰艰难地收回安全绳,慢慢调整,又大吼一声,一次又一次将救命之绳高高抛出。

经过多次尝试,被困人员终于接住了安全绳,成功架起了“生命通道”。经过1 个多小时的紧张施救,该大队指战员终于将被困人员全部成功救上岸。

直奔受灾现场全力转移人员抢救财产

灾难面前,总有一种力量在支撑;危急关头,总有一种精神在迸发。一次次的逆行出征,一次次的迎难而上,彰显的是该大队指战员恪尽职守的责任担当和坚守高原的忠诚奉献。

2020年8月10日,安多消防指战员处置因扎仁镇昂苍河决堤造成的城市内涝,消防员正在为县变电站抢筑防水堤。

2020 年 8 月,安多县暴雨连连、险情不断。8 月 10 日,距县城约 40 公里的扎仁镇昂苍河决堤,奔涌的洪水造成沿途多处民房被淹,部分村民被困,牲畜被冲走,道路损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接警后,该大队安狮西路消防救援站站长杨建文带领 11名指战员火速出击,全力开展抗洪抢险救援。

当指战员赶到现场时,积水最深已达 1 米多,有的房屋已经开裂,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指战员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浑浊的水中前行探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搜索营救被困人员,有序疏散群众。

“大家不要怕,我们来救你们了!”冒着随时被冲走的危险,指战员向被困群众喊话,安抚大家的情绪。他们与时间赛跑,与死神对抗,连续奋战 6 个小时,逐一将被困人员转移到安全地带。在确认没有人员被困后,指战员又投入到抢救群众物资的战斗中。他们帮助群众转移家具、摩托车及各类生活用品,装运沙袋,加固修护河段,帮助县变电站抢筑防护堤,为群众筑起一道坚固的安全屏障。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多亏你们及时赶来救助,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就没命了。”白发苍苍的藏族老奶奶央金在获救后感激地说。

上百次凿击才破冰面“凿冰班”取水为人民

水是灭水是灭火作战的必备物资,能否保持不间断供水,是决定消防救援队伍灭火救援成败的关键。然而,受高原极寒气候影响,每年9月至来年5月,长达9个月都是安多县的冰冻期。一到冰冻期,河流结冰,水源难寻,消防救援队伍灭火及当地群众生活用水都受到极大影响。为有效解决这一难题,该大队指战员在同残酷自然环境顽强的战斗中不断探索、想方设法,成立了“凿冰班”。

安多消防救援大队赵海涛、嘎杰等“凿冰班”的消防员,正在凿冰取水。

每年冰冻期,“凿冰班”指战员平均每三天就要冒着零下40 摄氏度的严寒,出去查看河流冰冻情况,寻找水源。每次凿冰取水,都需两三个人一组。在 40 厘米至 60 厘米厚的冰面上,“凿冰班”指战员挥动镐头、铁锹,凿上百次,才能凿穿坚硬的冰面,经常是呵气成霜,冰碴子乱飞。

凿冰取水,福泽民众。“凿冰班”凿出的河水,不仅为灭火救援战斗提供了保障,也极大缓解了群众冬季生活用水困难。截至目前,“凿冰班”已为群众取(送)水 800 余次,取(送)水量达 5000 多吨。

巍巍高原,见证忠诚;皑皑雪山,铭刻担当。建队16年来,安多县消防救援大队先后被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西藏军区及消防救援局多次评为“拥政爱民模范单位”“先进基层党组织”,荣获各类荣誉40个,获得省部级表彰34次,2人荣立个人二等功,24人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海阔心无界,山高人为峰;生命有禁区,奉献无止境。长年累月的高原生活,给该大队指战员烙下了严重的高原印记,他们一个个嘴唇发乌、脸色发黑、皮肤皲裂,有的还患上了高原红细胞增多症、高原心肺肿大、关节炎、腰腿疼等疾病。但指战员们以“宁愿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的誓言,埋头苦干,勇毅前行,用激情燃烧着自己的梦想,用生命托起人民群众的希望,在“世界屋脊”上,在广袤的雪域高原上,以铁血忠诚书写雪域消防指战员的荣光。

来源:中国消防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