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今年的3·15晚会,央视曝光的黑幕都在这里,第一个就看吐了……

原标题:今年的3·15晚会,央视曝光的黑幕都在这里,第一个就看吐了……

3月15日晚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2022年“3·15”晚会开播

今年的主题是

公平守正、安心消费

曝光的一个个案例,触目惊心!

美女主播系抠脚大汉!

联手掏空万千粉丝“老公”

直播间里刷一个“嘉年华”礼物需要3000块钱,一个“帝王套”甚至需要18000多块钱。是什么让粉丝“大哥”不断掏钱刷礼物、打赏?

哈尔滨的聚享互娱传媒有限公司号称全国十强直播公会,下辖30多家分公司和加盟伙伴,拥有3000多名签约艺人、2000多间直播间。通过几天的调查,记者摸清了聚享互娱公司运营粉丝的套路。

女主播背后的男运营把有打赏经历的粉丝“大哥”从其他直播间找出来。男运营会冒充女主播,与粉丝“大哥”在直播平台私信聊天,拉近距离后,男运营还会趁机添加上粉丝“大哥”的微信,冒充女主播叫粉丝“大哥”老公、亲爱的,内容极为露骨,毫无底线,这些人的老公都不止一位,甚至称“我想全球都是我老公”。

娇滴滴的老公叫着,每天的嘘寒问暖,感人的小作文让不明真相的粉丝“大哥”、粉丝“老公”被女主播和她背后的男运营深深套牢。

直播的礼物是虚拟的,粉丝赠送的礼物总额50%归直播平台所有,公司提成25%,剩下的25%是主播和运营的提成。

为了让他们尽可能多的掏钱打赏,这家公司使出更狠的一招,连线PK。落后主播发嗲的求助声,直接刺激粉丝“大哥”们的神经,不断掏钱打赏。

在暗访中,男运营称一位已经分手的粉丝大哥“没有借钱能力了,支付宝,亲戚朋友啥的全不行了,信用卡全让我给干空了”。还有大学生连续每天刷礼物超过1000元,男运营嘲笑道“慢慢的老师都能给他劝退了,我谁都不带可怜的,有这种人我往死整他们”。

亿泰传媒有限公司老板说:“吃大哥喝大哥,吃完大哥骂大哥。”就这样,公司、娱乐女主播、男运营将不明真相的粉丝大哥骗得团团转,掏空口袋里的钱,不断刷礼物打赏。

“3·15”晚会曝光相关乱象后

哈尔滨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表示

正在看直播,在研究力量调查

沈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局长陈佳标表示

准备马上行动

有演员有剧本!

缅甸翡翠代购直播间

实为国内写字楼布景

“亏本买卖!大出血!商场卖你4000多元,我直播间198元,上!”疯狂的翡翠直播背后到底隐藏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近日,记者以主播身份应聘进入永德祥直播间,号称“家有珠宝工厂”的主播莎莎坦言,所有主播的“专业”身份都是编造的

而那些“高货低卖的亏本买卖”一般都比进货价高出一倍左右,例如一款佛公卖货价199元,实际进货价只有88元。

而所谓的“出血砍价”,则是主播和货主表演的双簧,每当主播拿起一件货物准备替粉丝砍价,货主在报出一个特别高价格的同时,会把暗码所代表的底价打在计算器上,悄悄展示给主播,然后,双方都煞有介事地连连砍价。

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直播间 号称将砍价现场搬到了原产地缅甸。承泽翡翠直播宣称,主播在缅甸曼德勒矿区现场砍价,为粉丝代 购。而事实上,直播是在承泽翡翠位于昆明市的一栋办公楼里,货主身着缅甸服装,现场布景均为伪造。

与承泽翡翠缅甸曼德勒矿区现场砍价相比,还有 “边境偷渡”“抢劫式砍价”直播。记者通过一个“专属链接”,进入那火平台的一个直播间,看到“偷渡货主”被主播绑在树上,随身携带的“要价200万的原石,被砍到了19万”后卖出。随后,记者在一个温泉酒店后面的别墅小区里找到这群直播的“偷渡客”。

记者了解到, 不少直播间所卖的原石,一般都是从市场上借来的,被粉丝拍到后,他们不会将原石直接寄出 ,而是诱导粉丝做成成品,然后在市场上找个材质看上去大体相当的廉价成品,寄给粉丝,他们将此称之为配货。

被315晚会曝光十分钟后

石力派翡翠直播间中断直播

记者在“点淘app”上搜到石力派直播间,在晚会曝光时,该直播间正在直播,石力派直播间主播正在播一对耳环,但大量粉丝涌入直播间留言表示:“315晚会正在曝光你家。”10分钟后,记者注意到该直播间在20点32分已中断。

昆明一涉事企业去年已注销

3月15日晚

央视315晚会曝光

翡翠直播间里隐藏的

不为人知的秘密

其中一家“承泽翡翠”直播间

被央视记者点名

15日晚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蒋坤朋告诉记者

公司于2021年11月早已注销

直播生意只维持了一个多月左右

“直播的套路也都是跟别的直播学习的”

蒋坤朋称

已关注到央视的曝光

口碑营销公司操纵搜索结果

企业负面给钱就能屏蔽

英迈思,是一家为企业提供口碑服务的互联网技术公司,宣称专为企业打造品牌、搜索、口碑的闭环私域流量池。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网民在问答、百科、论坛等寻求帮助时,所看到的问题和答案很多都是由他们这样的口碑公司冒充真实用户“自问自答”做出来的

例如,在一组关于元宇宙概念产品的问答中,其中一个问题涉及元宇宙虚拟地产投资,回答内容称投资虚拟地产正值火热,并称自己在某公司平台投资虚拟地产。“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告诉大家投资这个,是可以赚钱的。”

除了雇佣水军冒充真实用户自问自答误导网民外,口碑营销公司还有一种技术 “万词霸屏”,通过对上万个海量关键词的设定,让用户在搜索时,被推广公司始终能排在前面。记者在上海顶匠公司的系统后台看到,他们为某国际学校做的万词霸屏。当有家长搜品牌校区、靠谱小学、靠谱校区,这所国际学校都会排在靠前的名次。

而对于一些用户发布的 批评性报道、用户投诉等,口碑营销公司也会利用技术手段, 直接让网页显示成,找不到内容的404页面

英迈思的业务经理特意出示了他们和某企业所签订的舆情净化合同,完成合同后的工作总结显示,英迈思把涉及这家企业拖欠工资等多条负面消息做了404化的处理。 “投诉内容本身实际上还是存在,只是我们给它做了404屏蔽掉了。”

“免费WiFi”App暗藏陷阱:

不仅根本连不上

还致隐私大曝光

你用过“免费WiFi”吗?应用市场上,打着提供“免费WiFi连接”服务的应用程序比比皆是。 真的可以免费吗?315信息安全实验室对此展开了专门的测试,测试人员尝试了所有罗列的WiFi资源, 没有一个能连上

奇怪的是,连接测试结束后,两个陌生的应用程序正在自动下载到手机里。测试人员发现,连接时点击过的“确认”和“打开”字样的弹窗,都是伪装的广告链接。一旦用户被诱导点击,没有任何提示, 广告链接中的应用程序就会自动安装到手机里。最终,用户想要的免费WiFi没用上,手机里却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应用程序。

工程师进一步测试发现,这类免费WiFi的应用程序还 在后台大量收集用户信息。比如,一款叫 “雷达WiFi”的应用程序, 一天之内收集测试手机的位置信息,竟然高达67899次。这意味着什么?就是用户从早到晚、包括睡觉,这些应用程序都在不断定位,用户的生活轨迹、行踪,甚至是职业、喜好都会被曝光。更可怕的是,多了这些应用程序后, 手机间歇性抽疯,各种广告自动弹出,不看够5秒还关不上,用户躲也躲不掉。

校园门口抽奖游戏横行!

商家可操控中奖率

专坑小学生

记者发现在不少小学周边,有很多文具店、小卖店充斥着各种各样的 抽奖游戏,其中 有些奖品还是三无产品,打开后甚至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这些抽奖游戏吸引这些缺乏自制力的孩子们一次又一次地掏钱抽奖。

记者对市面上常见的几款现金抽奖玩具,逐一进行了测试。一家小店的66枚金蛋里面,只有7个蛋设置了现金奖,5个一元钱,2个五元钱,中奖金额仅仅15元钱。 这种金蛋还可以重复利用,中奖率和中奖额度完全由店家说了算

集邮这种玩法套路更深。记者花八十元钱购买了一整版共八十张奖券进行体验,拆开后,得到了320个卡通形象,但没有凑齐任何一个中奖组合,每一个组合都差一张

记者又体验了其他几款集邮抽奖玩具,得到的结果完全一样,中奖组合都只差一张。这样的骗局,有些孩子在经过惨痛的教训后,已经摸清了其中的套路。但更多的孩子仍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在调查中, 记者对很多沉迷抽奖游戏的孩子进行劝导,但几乎都无功而返,他们坚信幸运总有一天会到来,还称“赌一波单车变摩托”!

触目惊心!

部分老坛酸菜包

竟是在土坑腌制而来

插旗菜业是湖南省华容县较大的蔬菜再加工企业,为多家知名企业代加工酸菜制品,也为一些方便面企业代加工老坛酸菜包,号称老坛工艺,足时发酵。然而记者实地探访得知,该企业标准化腌制池腌出来的酸菜是用来加工出口产品的,老坛酸菜包里的酸菜则是从外面收购来的“土坑酸菜”

记者跟随公司的货车,在附近一片农田里,找到了腌制酸菜的土坑。工人们有的穿着拖鞋,有的光着脚,踩在酸菜上,有的甚至一边抽烟一边干活,抽完的烟头直接扔到酸菜上。而这些酸菜在被插旗菜叶收购时,插旗菜业并不对卫生指标进行检测

据了解,岳阳市君山区雅园酱菜食品厂也收农户土坑里的菜,在车间里,大批的酸芥菜被直接卸在地上。坛坛俏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现在我们做的这个酸菜,里面的防腐剂是超标的,夏天一般会超过2-10倍。”

禹州粉条纯“薯”造假:

名特产红薯粉条

竟为廉价木薯所做

禹州是国内重要的粉条生产基地,然而记者了解到从这里销售出去的“红薯粉条”“山药粉条”却是由“玉米淀粉和木薯淀粉”混制而成。

在禹州桐树张村的一个简陋民房里,加工粉条的机器上布满了污渍,狭长的过道摆满了一袋袋木薯淀粉,工人将少量玉米淀粉和木薯淀粉混合在一起铲入机器,经过多道工艺,就做成了粉条。这样的粉条,在当地被称为“通货”。

市场上,木薯淀粉每斤不到2元,而红薯淀粉每斤卖到4元左右,为了省钱,用木薯淀粉代替红薯淀粉是当地常见的生产方式。

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每天可以生产5吨这样的木薯粉条,大多被当作红薯粉条销售出去。禹州市禹鑫粉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说“我昨天发了18吨。”此外,所谓“山药粉条”,实质也是木薯粉条。

当地市监局到厂调查

禹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他们正在关注央视3·15晚会曝光的

粉条厂生产卫生情况

目前已经介入

执法人员已经到达厂家进行调查

软件下载平台高速下载藏陷阱

200余家软件下载站或涉捆绑下载

很多用户在想要安装软件的时候,可能会去一些专门的软件网站去下载。但经常多了不需要的软件,莫名其妙出现一些弹窗广告,甚至电脑变得有些卡顿。这些软件和弹窗广告是怎么进入我们电脑里的呢?

记者在PC6下载站、桔梗下载站、腾牛网、ZOL软件下载等平台下载软件时都出现类似的问题,这些下载平台,使用的是百助旗下公司研发的下载器,它们都有一个绿色的、很显眼的高速下载选择,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提示:提速50%,需下载高速下载器

而在调查采访中,百助公司销售部业务经理却告诉记者,这个所谓的高速下载,只是一个噱头。所谓的高速下载,就是为了诱导用户通过百助下载器下载软件当选择了所谓的高速下载之后,等待用户的并不是高速,而是一道道捆绑陷阱。

为了更多的捆绑安装软件,百助公司为用户设置的陷阱一个比一个隐蔽。用户即使将所有默认勾选取消掉,关闭下载器,有时也会有弹窗广告像牛皮癣一样不时出现在电脑右下角,如果用户习惯性地点击右上角试图关闭广告,就很可能会被偷偷的静默安装其它软件

该公司的一位经理声称,他们与国内200多家软件下载站合作,每日触达用户两千万,年营收超12亿元

花山区市监局:已关注到

安徽省马鞍山市

花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他们正在观看央视3·15晚会

已经关注到

马鞍山百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诱导

捆绑下载软件的情况

低配的儿童智能手表

成“行走的偷窥器”

如今,不少低配版的儿童智能手表在各大电商平台畅销热卖。

3·15信息安全实验室对此展开了专门的测试。这款儿童智能手表有着10万+的销售记录。

测试人员购买了一只,交给一位小朋友佩戴。

测试人员将一个恶意程序的下载二维码伪装成抽奖游戏,贴在了孩子家门口。这样的抽奖游戏,很容易吸引孩子扫码体验。就这样,恶意程序就轻松进驻到了孩子的智能手表中

同时,工程师已经实现了对这款手表的远程控制

孩子每次抽奖,恶意程序就自动把手表里的重要信息,如位置、通讯录、通话记录等打包实时发送出去

为什么这种深受孩子喜爱、家长信任的儿童智能手表会成为一双时刻偷窥的眼睛,如影随形?

测试人员发现,根本原因就在于它的操作系统过于老旧。这款手表使用的竟然是没有任何权限管理要求的安卓4.4操作系统,距今已将近10年。而它的最新版本已经更新到了安卓12。

在如此低版本的儿童手表上,各种App安装后,无需用户授权就可以拿走定位、通讯录、麦克风、摄像头等多种敏感权限。这也就意味着它们能轻易获取孩子的位置、人脸图像、录音等隐私信息。

这些厂家选用低版本的操作系统是出于压低成本的考虑。但是它忽略了用户使用的安全性,给消费者带来了无穷的后患。

同样是在安卓系统的手机上,安装App时,系统都会有明确提示:用户是否同意授权。3·15信息安全实验室也对其他低配版的儿童智能手表进行测试。这款儿童智能手表使用的是安卓9的操作系统,看起来版本较新。安装App时,系统会弹窗提示是否给予某个权限。可是,用户一旦拒绝授权,App就会闪退,拒绝提供任何服务。

如此,消费者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完全不用,要么就拿所有的权限去换取服务。App的强制索权的行为危害性很大。因为用户为了获得服务,一旦妥协把权限给出去,手表里的信息也就交出去了。孩子的地理位置、图片视频、通话录音等隐私将会被收集,孩子的安全隐患可想而知。

多品牌电动自行车公然违规提速

”绿源、小牛等被点名

近些年,由于电动自行车速度过快引发的交通安全事故频繁发生。根据《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规定,电动自行车时速不超过25公里/小时。

然而记者在不少城市看到,一些挂着新国标牌照的电动自行车依然在路上超速飞奔。这是为什么呢?

记者分别走访了一些城市的电动自行车专卖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国标对电动自行车速度有明确的限制,但是他们可以在上牌以后利用技术手段解除电动自行车的速度限制。这一技术手段称为“解码”。

在走访哈啰、绿源、新日、金箭、台铃等多个品牌的电动自行车专卖店后,发现他们几乎都承认可以通过“解码”将车速提高到每小时35-40公里。对于这种明显的超标行为,不少专卖店也早就有了专门的应对手段。

哈啰专卖店销售人员还称:“表上只显示25(公里/小时),但是它跑起来速度它不止25(公里/小时)。”

小牛电动自行车上海总代理也承认厂家同样为他们提供了解码装置。欧派、小刀、绿能等多家电动自行车厂家,也都为经销商准备了解码装置,让本应速度不超过每小时25公里的电动自行车轻易超速。

揭秘医美速成班:

0基础学员6天拿高级证书

90后姑娘小雪遭遇了一次医疗美容事故。两年前,一位服装店店主自称会注射玻尿酸、能帮她填充额头。本来应该是表皮注射,结果注射到血管里,造成中央动脉阻塞。

小雪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命保住了,却留下了终身遗憾:左眼失明,大面积脑梗。

近年来,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消费者因为美容造成终身伤害,而这些给他人造成伤害的医美从业者,其实并不是医生网络上有很多医疗美容培训机构,都在宣称一对一辅导,手把手教学,零基础包教包会,毕业颁发证书。

记者交纳5000多元报名费,成为了圣嘉丽禾南京校区微整形全科培训班的一名学员。14名学员来自全国各地,没有一个人有医学背景。记者未查询到负责培训的老师有任何医师执业信息。

在面部线雕课程上,老师在简陋的教室里现场给学员做起了面部线雕手术,几十支钝针挨个刺入学员一侧脸部的皮肤,鲜血不断渗出。

课后,同学之间最热衷讨论的,是通过这个高端手术项目,以后如何向顾客尽可能多收取费用。

为期六天的微整形全科班结业时,几天前还是零基础的学员们,拿到了培训机构颁发的微整形美容师高级证书,发证机构是“国际整形美容职业认证中心”。

小编查询发现,这个认证中心的网站没有任何备案信息。培训结束后,老师还把医美药品批发商的联系方式发在班级群里,学员可以通过他们,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拿到各种针剂,再加价给顾客注射。

源:央视财经、东方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