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38期:乌克兰冲突再议

原标题: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38期:乌克兰冲突再议

俄乌冲突再次证明,世界已进入“后美国时代”,美国一霸独大的时代已经终结,一种真正的多极化的国际新秩序,将在革命与改革的动荡过程中诞生。

美国从冷战结束那一天就犯了一个错误,它把俄罗斯当做战败国对待。这次俄罗斯挑战正是对美国这个一超多强体系最严峻的挑战。

在东方卫视3月21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老师,再议乌克兰局势。

张维为:

乌克兰冲突继续引起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从中国人角度来看,俄罗斯与乌克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这场危机确实有着非常复杂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它所涉及的地缘政治、历史文化等因素,以及它对国际秩序可能产生的影响。我想,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进行更多的探讨。

这次俄乌冲突的一个主要原因,毫无疑问是北约地不断东扩使俄罗斯感到一种生存威胁。早在上世纪初,英国地缘政治家麦金德就讲过:“谁控制了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麦金德这种“心脏地带”理论深刻影响了美国内部关于北约东扩的争论。麦金德强调东欧的重要性,而乌克兰是这个核心地带的核心。

就美国而言,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是主张西方要推动所谓“民主化”和北约东扩覆盖整个乌克兰的一个代表人物。他不仅要彻底瓦解苏联,还要排除俄罗斯再次复兴的可能。他认为只要俄罗斯仍然控制着乌克兰,那么即使它丢掉其它的一些势力范围、中东欧国家,有朝一日还可以成为一个横跨欧亚的帝国,这种俄罗斯复兴将直接威胁美国的地位;但如果反过来,美国能够控制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可能重建欧亚帝国。

所以,布热津斯基在其《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这本书中公开主张,“一个扩大和民主的欧洲必须是一个没有尽头的历史进程,不应受到政治上任意涂抹的地理限制。”布热津斯基的这种美国中心论、其本人波兰裔背景、强烈的反共意识形态,影响了他的北约东扩观。

美国领导人拜登实际上也是北约东扩的一贯支持者。最近网上流传一段他1997年作为美国参议员在大西洋理事会的演讲。他说,有俄罗斯人对我讲,美国不要继续推动北约东扩,因为这样做会把俄罗斯推向中国。他说,没问题啊,你们就转向中国吧,如果转向中国不行,还可以转向伊朗呀。下面观众大笑。他以一种挖苦嘲笑的口吻,一种对俄罗斯、中国、伊朗不屑一顾的神态讲了这番话。不过,当时的中国、俄罗斯、伊朗确实实力比较弱,而美国还处在冷战胜利后最得意忘形的那个阶段。

布热津斯基/资料图

与这种观点相左的是乔治·凯南、基辛格这样一批美国的资深外交战略家。早在1997年美国国会讨论北约东扩问题的时候,时年93岁的美国前驻苏联大使、“遏制战略”之父乔治·凯南就在《纽约时报》撰文写道:“直接说吧,扩大北约将是整个后冷战时代美国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俄罗斯人不会相信对美国保证没有任何敌意的这种说法。他们会认为自己的威望和安全利益受到负面影响,而这种威望在俄罗斯人看来是头等的大事。”

2013-2014年美国在乌克兰策动“颜色革命”的时候,基辛格也提醒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要谨慎。2014年3月,基辛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指出:西方必须明白,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永远不可能只是一个外国。俄罗斯的历史始于所谓的基辅罗斯。俄罗斯的宗教从这里开始传播。在数个世纪里,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此前它们的历史交织在一起。即使像作家索尔仁尼琴和诗人布罗茨基这些苏联时期持不同政见者也坚持认为,乌克兰是俄罗斯历史必要的一部分,实际上也是俄罗斯的一部分。

基辛格还提醒乌克兰领导人,“乌克兰独立的历史(当时)只有23年,从14世纪开始就一直处于某种外国统治之下。毫不奇怪,乌克兰的领导人还没有学会妥协的艺术,更不用说历史的视角了。” 他写道:“西乌克兰人说乌克兰语,东乌克兰人主要说俄语。乌克兰的任何一方试图支配另一方,最终都将导致内战或者分裂”。将乌克兰视为东西方对抗的一部分,这是不明智的。基辛格认为乌克兰不应该成为东西方对抗的前哨,而应该成为它们之间的桥梁。

回头看,我觉得乔治·凯南、基辛格是有战略眼光的,当然这也都是为了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占上风的是布热津斯基的主张,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美国和西方不顾俄罗斯的强烈反对,不断地推动北约东扩:在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分裂、东欧崩溃后,1999年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加入了北约。从2002年到2007年,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和斯洛伐克七个东欧国家成为北约的新成员。

2014年,美国又通过“颜色革命”,推翻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总统,并开始推动乌克兰成为北约成员。作为反击,俄罗斯也以西方同样的这一名义,即捍卫民主和人权,支持克里米亚通过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而且支持乌克兰东部乌东地区的民兵武装反抗政府军。

喜剧演员出身的泽连斯基总统2019年上台,他上台后进一步激化与俄罗斯的矛盾。他的前任实际上看到了西方国家不会直接出兵帮助乌克兰夺回克里米亚,就开始淡化克里米亚问题,转而聚焦乌东问题,所以2015年和俄罗斯签订《明斯克协议》,在乌东地区实现停火,乌克兰政府也考虑给予乌东地区两个州——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高度自治权。但泽连斯基在美国的支持下,坚持将克里米亚问题和乌东问题联系在一起解决,同时积极推动乌克兰加入北约,这正好与美国的愿望一拍即合。美国防部长首先公开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2021年乌克兰成为北约能力增强伙伴,乌克兰军队开始与北约军队一起演习。

这在俄罗斯看来,如果再不出手,乌克兰有可能在1—2年内就实现加入北约目标。这意味着北约在乌克兰部署导弹,10分钟就可以打到莫斯科,这是俄罗斯绝对不能接受的。对俄罗斯来说,它遇到的是“哈姆雷特之问”,就是“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从历史文化的视角来看,罗斯文化的根在乌克兰,在基辅大公国,后来分成了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乌克兰还是俄罗斯民族的大粮仓,后来还是苏联时期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