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救赎与蜕变的黄粱一梦——《冥契的牧神节》解读

原标题:救赎与蜕变的黄粱一梦——《冥契的牧神节》解读

前言:游玩过莺神乐三部曲的朋友应该能感受到《冥契的牧神节》这部作品与前两部的差异。无论是《水葬银货》还是《纸上的魔法使》,虽然它们的故事都很刻骨铭心,但也都是比较好懂的,游玩起来没什么门槛。(三部作品下文均用简称)而到了冥契,玩家能明显感受到故事变得晦涩抽象起来。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rkr在冥契里通过大量现实中的文学作品来暗示人物命运,塑造人物形象。这让原本没有通读过这些作品的人在游玩冥契时会感到一头雾水。我写本文的目的主要在于解读冥契中出现的文学作品与剧情的联系,方便已经玩了一遍却一头雾水的朋友对这部作品有不一样的理解。(纯属个人解读,欢迎提出不同看法)

这前言有点长了,废话少说让我们开始吧。

首先要解读的便是标题,我们可以将标题分为两部分,冥契和牧神节。

首先是冥契,我觉得这里的冥契主要指的是冥契主义,冥契主义的释义为:

与位格神或无位格的终极实在合一的体验。

“冥”指“玄而合一”,“契”指“内外契合”

是不是有点云里雾里?

开篇的一句话,为我的解读提供了方向。

【与神明比肩的唯一办法,即是同神明一般残酷】语出萨尔瓦多·达利。

同神明一样残酷,可以理解为一种冥契体验,即与终极真相(神明) 合为一。而卡利古拉恰好是企图成为神明的暴君,这样理解就与剧情吻合了。

当然还有一种理解方式,即演员与剧中人物的合而为一。卡利古拉是接近神的暴君,奥丁王是有神之名的皇帝,而且他们均为洞晓真相之人,与他们合一或许也是一种冥契体验。

了解了冥契后,我们再来谈一下牧神节。

在琥珀线和最后的te,主角们都成立了一个新剧团叫“牧神节”。在我看来,这一名称或许只是个浪漫的意象,其中并没有什么深意。

这个单词和maze一样都有迷宫的意思,但你通过英英翻译,会发现两者的意思有些微妙的差异。

而labyrinth释义是迷宫(如花园中)由高高的树篱隔开的路径形成

从释义看,labyrinth无疑更有美感一点。而且迷途也与主角们的处境很相似。玩完的朋友应该知道,主角们被困在了由濑和未来塑造的虚构的世界中(与纸上的魔法使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都或多或少有迷茫,有缺憾,这个世界正是他们的迷途,他们也正是在这里得到了救赎和蜕变。

3.《哈姆雷特》

《卡利古拉》是冥契中非常重要的存在,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戏剧。在冥契中和《卡利古拉》有关的人物,意象频繁出现,有些地方甚至直接引用了原文,因此没读过这部戏剧台本的人可能会一头雾水。这里我先大致介绍一下《卡利古拉》的大致剧情:

“卡利古拉是古罗马的一位皇帝,他最爱的情妇是自己的妹妹德鲁西娅。整个戏剧以德鲁西娅之死开头,卡利古拉在罗马的城外游荡了几天以后回到了罗马并且性情大变,他说自己领悟了世间的真理,命令手下的大臣为了他摘下月亮,而他自己宣称:我将要成为罗马的新神。伴随而来的是残酷的暴政,因为他要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大臣们苦不堪言,深受其害,最后由舍雷亚领导的反抗军杀死了卡利古拉。”

rkr在冥契中将卡利古拉融合的十分巧妙,我将用几点来分别说明。

万物看似芜杂,实则单纯无比

人终有一死,故而人不幸福。

细心的朋友应该对这句话很熟悉,这句话在冥契里也出现过几次,实则正是引用的《卡利古拉》中的原话。

第一次是京子诱惑双叶时所说。意义也很明显,就是诱惑双叶委身于虚假的世界,沉溺于虚假的幸福中。

第二次是琥珀的独白中出现的,这段主要写了她在剧院大火中的心理,“就这样死去,化作美丽事物的一部分也好“的心理。

这两个,一个是意象,一个是行为,但他们都体现了原作中卡利古拉的渴望。

卡利古拉的死前独白

月亮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卡利古拉要摘下月亮?为什么卡利古拉要去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人终有一死,故而人不幸福。卡利古拉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所想要的“月亮”是什么呢?我想,或许就是幸福吧。但幸福对于如今看破世间荒诞的他来说已经是无法得到的了。

回到冥契,月亮这个词是冥契的高频词。折原冰狐每次登场都会响起一首配乐——

月が欲しかった(想要月亮

)。这也暗示了折原冰狐真正的愿望——得到她心目中的月亮。正是这个愿望让她与卡利古拉产生了共鸣。

白色的圆圈既是打码,也像白色的满月

我们在她的独白中也能知道,她心目中的月亮是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吗?

rkr在这又骗了读者,实际上折原冰狐真正的愿望,并不是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那只是她心中第二顺位的愿望罢了,她真正想要的是让自己的哥哥幸福。只不过就连她自己都遗忘了自己的本意。在最后的冰狐与未来的对话中,我们才能真正知晓她的内心。

想要月亮————无法得到月亮————不需要月亮

这正是未来心理变化的过程,

想和哥哥以恋人身份在一起————无法和哥哥在一起———只是想要哥哥幸福。

而这句话是rkr对剧中人的警示。

除了折原冰狐,月亮这一词也在其他地方时不时出现。

双叶为自己和小天使分配到的角色感到憎恶,对琥珀说出了

“只是出于【表演】的需求罢了,这个词一点都不能成为你们的免罪符”

而琥珀的回应也很强硬:

“就算这样,你也不可能摘到月亮。”

这一处,天乐来来正在教琥珀如何演好奥丁,而他在这里说出的月亮指的是完美的演技,或者说是冥契状态,与奥丁王合而为一。

而后来发生的事我们也清楚,琥珀为了演好奥丁,向环表白,并且失恋。

她让环成为自己的月亮,并且失去了他。这种无法得到月亮的丧失感即是卡利古拉以及奥丁的情感。因此她才能完美地诠释奥丁王这个角色。

除了上面这些,冥契中月亮这个词还遍布各个段落。这里就不再一一解读了。只需明白月亮象征着不可能得到的美好事物,便能更好地理解文本中出现的月亮的内涵了。

加缪认为:荒诞正是清醒的理性对其局限的确认。

对rkr来说荒诞并不是以一种过于哲学的方式展现的,而是一种更浅易的概念,即:

但就像加缪一样,rkr也同样不屈服与荒诞,纸魔,水葬,冥契都是反抗荒诞,寻求幸福的故事。

因此在游玩这部作品时,看到荒诞一词,最好别用“虚妄而不可信”(百度百科释义)来理解,宜将其赋予悲剧意味。

色瑞亚是卡利古拉中的人物,是卡利古拉身边的大臣,在卡利古拉理解真理化为暴君后成为了他的反对者,也是亲手杀死卡利古拉的人。而在冥契中,色瑞亚所代表的是箱鸟理世。

在回忆中我们可以知道,在折原冰狐为《卡利古拉》挑选配角时,给了理世色瑞亚的角色的审查,但最后她没有得到冰狐的认可被刷了下去。

为什么要给理世色瑞亚的角色呢?我们得从原著来分析。

色瑞亚是反对卡利古拉的,但他也同样是理解卡利古拉的。他明白,卡利古拉口中的真理:人终有一死,故而人不幸福。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

从胧的话我们也能知晓,rkr是认同这一点的。

为什么色瑞亚在理解卡利古拉的基础上,仍然站在卡利古拉的对立面呢?冥契并没有指出来,而原著中色瑞亚有一句话道明了原因的——

“我们想要在这世界上生活,就该为这个世界辩护。”

世界荒诞又如何?无法得到月亮又如何?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应当渴望生活,渴望幸福。

我们从冥契中知道,折原冰狐是想让理世来拯救自己的,她想让理世告诉她她错了。这不过那时的理世还并不成熟,没有理解这一点,没有认清自己,所以她成为不了色瑞亚,也没能救下折原冰狐。

理解了色瑞亚这个角色,我们便能更好地理解理世的执念,那份没能从荒诞中救下友人的执念。

文中出现过两次卡索妮娅的哄睡话语。

一次是琥珀,一次是理世。琥珀那次更倾向于展示自己的演技,没有什么深层的含义。而理世这边,则是切切实实地在包容濑和环的疲惫和伤痛。

原著中卡利古拉是28岁(可能有误),而卡索妮娅更老一点,并且是卡利古拉的情妇,因此卡索妮娅对于卡利古拉有种母性地包容,并且无论他如何荒淫无道,她都始终站在卡利古拉这一边。和包容男主的理世很像。

Ps:琥珀开口说的盖乌斯即卡伊乌斯,指的就是卡利古拉。不了解的人可能会想,卡利古拉的情妇为什么在哄睡一个叫盖乌斯的人。。。。。。。

赫里功是一个出走帮卡利古拉寻找月亮的亲信。只在冥契的开头提到了一下,并且对剧情没有影响,所以不做过多解释,这里仅做说明。

至此就把冥契中出现的关于《卡利古拉》的要素粗略地解释完了。由于冥契与《卡利古拉》的联系太紧密了,所以很推荐大家玩完以后看一下这本书,相信你一定会对冥契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中世纪以圣奥古斯汀为首的基督信仰中,一直要试图解答四种爱的问题:爱欲(Eros)、友爱(Philia)、忠爱(Nomos)和神爱(Agape)。

而我们所要关注的只有“友爱”。

名为“友爱”的戏剧,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但正如莎士比亚说的那样,"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不同主人公眼里菲利亚所具有的意义也不一样。

小天使:她在菲利亚中从自我怀疑成长,有了自己的愿望“变得幸福”

双叶:双叶憎恶着菲利亚利用了她的情感。但她被赋予的芬里厄的角色则为剧情发展提供了助力。她既粉碎了濑和环把琥珀当作妹妹的虚妄,也成为后面濑和未来和濑和环再次对话的钥匙。

在游戏中玩家能听到背景里的狼叫,那正是双叶出来解场的信号

天乐来来,白坂花,龙木悠苑:菲利亚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结束,他们终于和匂宫巡游一起出演了一出戏剧,最终与自己也与迷途的家人们达成了和解。

匂宫巡游:对于巡游来说,和她演对手戏的是琥珀,但她心中的那个奥丁王是天乐来来,在戏剧的最后,她也原谅了来来。

胧在这里的对话非常有深意。

他这里说的另一个人指的就是濑和环。

他暗示了自己的感情,从折原冰狐那里得到的对濑和环的爱。菲利亚对于他的意味不言而喻。

(回头再看这一段真能感受到胧语言的艺术)

另外我个人有个可能算过度理解的看法,胧是由于受了家暴,意外跌倒在轨道上而死的。而在他人看来,这种死法很像自杀。我们可以在剧情中知道,匂宫王海正是因为手下的一个演员自杀而名落孙山。那个演员很有可能就是椎名胧。(原文并没有明确地说明,纯属个人的过度解读)

《菲利亚》身上有《卡利古拉》的影子,较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们都有一个洞察了真相的暴君。一个是卡利古拉,一个是奥丁。

因为《菲利亚》不是现实中的文学作品,北欧神话之类的在游戏中也有了清楚的说明,所以也不做过多解读了。

不得不说很巧,《卡利古拉》是我最喜欢的戏剧,而中原中也则是我最喜欢的诗人。rkr在冥契中引用了中原中也的一首诗歌《北方的海》

北方的海

没有美人鱼

那海上只有浪涛

阴鬱的天空下

浪涛发疯了似的撕咬

仿佛有数不清的嘴,日夜

向著那阴鬱的天空

咆哮出大海深处的诅咒

——中原中也

这是濑和未来喜欢的一首诗。

对于诗的解读,专业门槛确实太高了,而且我还是那样觉得,我们理应用浅易的方式去理解rkr想传达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对这首诗的解读停留在冥契中的解读是正好的,无需再节外生枝。

但是……

出于对中原中也的喜爱,我还是忍不住节外生枝了。

美人鱼对中原中田有什么意义?它是梦想、渴望或幸福的象征吗?然而,中原中也强调“没有美人鱼。” 说出来,似乎切断了溢出的思念,重复了这些话,从而进一步抑制了思想。海边本来就不存在美人鱼,本来就只有浪花。而中原中也因不存在的事物产生了忧郁,恰如追寻得不到的月亮,产生的那种求而不得的怅然感。

当然这也算是我的过度解读了。

这首诗在巡游线也出现了一次。

老师问巡游从诗中感受到人鱼了吗?巡游否定了。

但她又说:

“……但是,每当他重复强调没有人鱼的时候,我就仿佛在波浪的间隙中看到了美人鱼的尾巴……让我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如何解读就看大家自己的感受了,这里就不再献丑了。

另外,在纸魔中其实也出现了中原中也的诗,那就是中原中也的《春日狂想》,妃在最后教堂弹钢琴的时候吟诵了它。玩过樱之诗的朋友应该也对这首诗很熟悉。

我夹带完私货就开始介绍rkr的私货了。

四条个人线里我最喜欢的是巡游线。虽然巡游的立绘让人一言难尽,但其个人线的设计可以说是别出心裁的。

巡游线其实就是一场银河铁道之夜。玩过星空铁道与白的旅行或者素晴日的朋友,应该对银河铁道之夜有所了解了,这里再大概介绍一下:

一个名叫乔邦尼的男孩,有一天在山丘上睡着了。在睡梦中,他搭上了一趟开往天国的银河铁道列车,和班上他最喜欢的男孩康贝瑞拉一起来到了天国。然而当他醒来,发现这不过是一个梦。但当他跑下山丘回家时,却听到了一个几乎让他不敢相信的消息:康贝瑞拉在河里淹死了。

我们很容易将银铁的剧情与巡游线关联起来,对于巡游来说,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美好且虚幻的银河铁道旅行,她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和自己爱的人们一起演戏,而在现实中,她所在的迷途剧团的家人们都早已被大火吞噬。

巡游即是乔邦尼,而天乐来来一行人则是康贝瑞拉。

这条线里,多次出现了列车声,汽笛声,也使用站台这样和铁道有关的词语,无疑都是在致敬银河铁道之夜。还有一些如果没看过原著很难发现的致敬。

这里是折原冰狐对濑和环的讽刺,讽刺他放弃真实,追寻虚假的银河之海。

折原冰狐这里的祈祷话语其实也是致敬。银河铁道之夜中有这样的描写:

旅客们喊着哈利路亚的描写不止这一处。就不一一列举了。

理世和奈奈菜轮番离场,她们都在临走前说了耐人寻味的话,她们的话语我并没有找到出处。在奈奈菜离去后(下站),哈利路亚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是白发红瞳的祈祷之声。

后来便是来来,花,龙木等人的告别,他们也要下站了。

如果你没读过银河铁道之夜,可能会觉得他们的话语非常的谜语人,其实那都是原著中的话。

“那是什么火啊?什么东西才能发出那样热烈灿烂的赤红火光啊?”乔万尼说道。

“那是天蝎之火吧!”康帕内拉一边不停地翻着地图一边回答道。

“哎呀,天蝎之火的故事我知道。”

“天蝎之火是什么啊?”乔万尼问道。

“蝎子是被火烧死的。我不知听爸爸说了多少次了,那团火现在也正在燃烧呢!”

“蝎子,是虫子吧?”

“嗯,蝎子是虫子,可是是很好的虫子。”

“蝎子才不好呢!我在博物馆看过用酒精泡起来的蝎子。它的尾巴有这样的钩子,老师说,要是被蜇到可是会死的!”

这里rkr引用了原文的话语,道出了天乐来来的心声。他们下战后,哈利路亚的祝福声再次响起。

星宿二在进入巡游线之前就有提及,星宿二位于天蝎座的尾部,结合银河铁道之夜的原文,我们便能知道为何星宿二被屡屡提及。

“啊,龙胆花开了,已经进入深秋了”——康贝瑞拉。

了解了银河铁道之夜我们便能更好地理解巡游心中的挣扎,她并不是不知晓真相,她只是不愿意去面对,她渴望着这趟列车能够一直行驶下去,因为这上面有她爱的人,有她爱的戏剧。她不愿意回到那个充满红莲之火的剧院,直面死亡。

而巡游线还有一个重要的书——《小王子》

首先是狐狸与小王子的对话,在冥契中已经说的很明确了,这里也不做过多赘述。

这里也说明了,巡游不愿意直面真相。

没有明确说明的是另一个意象:世上唯一的一朵玫瑰。

【小王子的星球上忽然绽放了一朵娇艳的玫瑰花。以前,这个星球上只有一些无名的小花,小王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花,他爱上这朵玫瑰,细心地呵护它。那一段日子,他以为,这是一朵唯一的花,只有他的星球上才有,其他的地方都不存在。然而,等他来到地球上,发现仅仅一个花园里就有5000朵完全一样的这种花朵。这时,他才知道,他有的只是一朵普通的花。

一开始,这个发现,让小王子非常伤心。但最后,小王子明白,尽管世界上有无数朵玫瑰花,但他的星球上那朵,仍然是独一无二的,因为那朵玫瑰花,他浇灌过,给它罩过花罩,用屏风保护过,除过它身上的毛虫,还倾听过它的怨艾和自诩,聆听过它的沉默……一句话,他驯服了它,它也驯服了他,它是他独一无二的玫瑰。

面对着5000朵玫瑰花,小王子说:“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

”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一只被小王子驯服的狐狸对他说。】

《银河铁道之夜》意味着逃避

《小王子》意味着面对

在进巡游的线之前,她说过下一场剧要在这两个中选一个,其含义便是在逃避与面对中选择一个。巡游说她不喜欢《小王子》也暗示了她想要去逃避。

如果你没有进巡游的线,选择了面对,那么会出现一段《小王子》中的话。这段话解读起来有点困难,大家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如果你有有意思的解读欢迎在评论区告诉我。

(小王子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折原冰狐的,不知道我听的对不对……)

巡游线的文艺感十分强烈,这也是我所喜欢的。如果你读过这两本书,那一定是绝赞的双厨狂喜。

这个故事只是用来反衬奈奈菜的心里,外表单纯天真,内心却十分的扭曲混沌。只有走上了主线,走上了te,奈奈菜最后才真的成长,蜕变成了真正的小天使。

“美好”的记忆被唤醒了

纸学家狂喜!!!!!玩到这的时候真的DNA动了。什么?你说你不知道《缟玛瑙的不在证明》是什么?给我去把纸上的魔法使玩十遍啊kura!

可以看出rkr在冥契中确实成长了许多,他惯用的叙事诡计一点没有退步或者让人审美疲劳。文风变得晦涩和文艺,有些人觉得好,有些人觉得不好,这也无可厚非。但重要的是他驾驭住了这种文风,并没有写得过于掉书袋,这让本身就爱好文学作品的我有了绝妙的体验。

桐叶依旧保持初心……

配乐是我非常喜欢的,metomate的配乐一直都与文本十分契合,非常能烘托感情。

要说的也就到此为止了,至于人物和剧情的分析并不是我的长项,而且我相信,游玩过的你们也一定已经有了自己的认识。这篇解读主要还是挖掘细节,见微知著。

洋洋洒洒不知所云了八千五百字不止能否让大家收获什么,倘若你能有所收获,那对我而言,也算是巨大的收获了。

(最后小天使镇楼)

——人果角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四川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