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半月谈丨黄南:“守绿生金”三江源

原标题:半月谈丨黄南:“守绿生金”三江源

黄南:“守绿生金”三江源

半月谈记者 顾玲 王艳

清清黄河水穿境而过,林间鸟鸣声不时传来,广袤的草原上牦牛如黑珍珠般撒落……地处“三江源”地区的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守绿生金”,在推进三江源、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走出一条具有黄南特色的绿色发展之路。

生态修复守护绿水青山

夕阳西下,在距离河南县县城两三公里的湿地滩涂中,两只黑颈鹤悠闲散步,低头觅食。

近年来,在黄南州河南县的吉岗山区、洮河源头等区域,以前难觅踪迹的雪豹、黑颈鹤、马麝、胡兀鹫等野生动物频繁现身,构成一幅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生态画卷。

“生态好不好,野生动物说了才算。”在49岁的生态环保志愿者才项南加的镜头下,10年间,河南县野生动物种群数量越来越多。

河南县生态环境局局长恩科说,近几年,通过水环境污染防治、洮河源国家湿地公园建设、草原沙化治理等措施,河南县境内的黄河及黄河一级支流泽曲河、洮河水质达标率达到100%,空气优良率达到95.1%。

近年来,黄南州全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区域整体生态功能得以提升,有力保障青海“三江源”地区及黄河上游地区的生态安全。2021年,黄南州获得“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实践创新基地称号。

为保护生态环境,黄南州放弃了不少经济利益。黄南州生态环境综合行政执法支队队长黄林峻说,同仁市夏卜浪铅矿本可以延续矿权,但考虑到生态保护,及时关闭;泽库县瓦勒根金矿虽有储量,也未开采。

黄南州林草局局长拉却加介绍,黄南州目前建成国家级森林公园2处、湿地公园2处、草原公园2个、沙漠公园1处。“十三五”期间,黄南州造林绿化251.6万亩,全州森林覆盖率由“十二五”末的19.22%增加到29.43%,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68.65%,两项指标均高于全国和青海省平均水平。

当地牧民在草原上放牧

绿色有机打造“金山银山”

清清的黄河水穿城而过,河畔金黄的沙滩上,孩子们欢乐嬉戏。“生态环境好了,游客一年比一年多。”从严重缺水、交通不便、自然条件恶劣的山上搬到尖扎县城边的德吉村,村民达巴经营民宿已4年。他说,“游客最多时一天能挣3000多元。”

依托黄河岸边壮美的风光,达巴所在的德吉村逐步打造“游黄河风光、住藏式民宅、品地方美食”的旅游发展模式,人均年收入从2016年的3258元增长至现在的13000元。

近年来,依托区域特色生态优势资源禀赋,黄南州带动当地群众以各种形式参与生态文明建设,以绿生金,“有机”富民。

在国土绿化中,同仁市通过“合作社+基地+农户”模式,优先采用全市21个育苗专业合作社培育的优质苗木,仅去年就采用322万余株。“这既解决了高海拔地区乡土树种的适地适种问题,也帮助农民群众增收540万元。”同仁市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夏吾加说。

以932万亩有机天然草场为依托,河南县成为我国面积最大的有机畜牧业生产基地。“只有草好,牛羊才好;牛羊好,群众的收益才好;收益好,群众的生活才会好。”河南县农牧水利和科技局副局长曾晓燕说,通过生态治理,河南县草场上可食鲜草草量由每亩419.7公斤提高到541.09公斤,全县发展起30多家生态(畜牧业)合作社,新型经营主体有100多家。

一群牦牛正在草原上吃草

突出“绿色”“有机”两个关键,河南县聚焦加快打造绿色有机农畜产品输出地,研发出奶、肉、骨、皮、毛绒等具有地域特色的生态有机产品330余种,完成26项144类商标注册,雪多牦牛、欧拉羊等14个肉乳系列产品获得中国有机食品和绿色食品“双认证”。

黄南州副州长更智才让介绍,黄南州牧区有机认证天然草场2109.5万亩、饲草基地8.59万亩,目前全州农牧民专业合作社676家,越来越多的农牧民群众依靠绿色、有机走上致富路。

完善制度支撑“守绿生金”

“川道建绿廊,浅山治水土,脑山保涵养,高原护草地”,黄南州在推进三江源、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因地制宜,探索出一些行之有效的做法。

一是建立地方性法规为生态保护保驾护航。草原围栏遭到破坏怎么赔偿?群众在新造林地上放牧如何处罚?黄南州林草局副局长刘成邦说,黄南州出台《黄南州草原保护条例》,先后制定修订林木管护、水资源保护等多部地方性法规,因符合基层实际,效果明显。

二是部门配合、全民参与共筑绿色生态屏障。黄南州年平均降水量只有300至400毫米,蒸发量却在1200至1600毫米。黄南州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史春燕认为,交通、电力、水利等部门联动、通力协作,形成协同机制是有效做法。经多年引导,当地已形成全民投入生态保护的良好局面。

三是在全省率先建立州、县、乡、村四级林(草)长制。拉却加说,四级林草长均由各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形成了党政同责、属地负责、部门协同、源头治理、全域覆盖的长效机制。

四是“县级干部责任田”有实效。2016年起河南县在全县范围内推行“县级干部责任田”治理模式,在6个乡镇确定43块共10.25万亩退化严重的草原,作为30余名县级干部责任田。“县级干部参与、责任田牧户配合、草原技术推广部门提供技术支撑,带动全县干部群众共同治理草原,一举多得,全县天然草原平均植被覆盖度达到93.6%以上。”河南县委书记司吉昇说。

(刊于《半月谈》2022年第13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