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网红节目《谭谈交通》停更5年后,谭警官现状曝光:重度抑郁,面临牢狱之灾…...

原标题:网红节目《谭谈交通》停更5年后,谭警官现状曝光:重度抑郁,面临牢狱之灾…...

历史百科号

历史科普网

历史黑料

来源:正经婶儿

ID:zjshener

还记得主持《谭谈交通》,享誉全球一定华语地区的谭乔吗?

他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了。

7月10日晚,谭乔发布微博说,《谭谈交通》包括与之相关的二创视频,已经被全面下线。

并且自己可能面临数千万的巨额赔偿。

然后没钱赔偿加上侵权,那就得坐牢了。

而按照现行法律,一般是7年以下。

据了解,起诉谭乔的是成都游术公司。

游术认为谭乔只是《谭谈交通》的表演者,如果使用节目素材,需要支付报酬。

如果谭乔想证明自己是作者,那么他需(向法院)证明自己是谭警官。

对此,谭乔说,他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视频怎么和这家公司扯上了关系。

网上也是一片不理解。

作为《红绿灯》节目的一个栏目,参与制作《谭谈交通》的有两个部门。

一个是成都广播电视台,一个是成都公安局。

民营企业,怎么拿到了公益视频的著作权?

另外,有人扒出,索赔的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16日。

无一人参保,注册资金仅50万。

但这个公司在今年4月份开始却发起了大量著作权诉讼。

被告有B站、华为、腾讯、优酷、爱奇艺、搜狐、百度、咪咕、乐视,快手等等各大平台。

要是这么一说,大概懂了。

这几年类似的事情发生太多了,胡辣汤、肉夹馍、李子柒等等都是一个套路。

这些人的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批职业化的“诉棍”产业链。

完全就是利用法律的空白和漏洞,从他人的身体里吸”血“,来填饱自己的口袋。

任谁不说一句厚脸皮,真是想赚钱想疯了。

不过,这次谭乔碰上的事情还是有点不太一样。

据他说,《谭谈交通》带有新闻传播属性,是公益普法视频。

所以自开播以来,一直是以无偿的方式提供给观众。

这么一来,自然就没有主张过版权。

那么视频大规模被下架,也就说明“成都游术”可能是理由充分。

所以,悲观地推测,这件事会很复杂。

但无论如何,公道自在人心。

不能说谭乔辛辛苦苦做了十多年节目,自己想用都不让。

法律是刚性的,但法律也是柔情的。

谭乔是什么样的人,谭谈交通是什么样的节目,看过的心里都有数。

1972年,谭乔出生在成都一户普通人家。

爸爸是邮电局的汽车维修工,妈妈是百货大楼的售货员。

小时候的谭乔很聪明,但没用在学习上,全用来听评书、学表演、维修收音机了。

这也导致成绩不好的他,勉强读完职高就不得不踏入社会闯荡。

摆过摊,刷过墙,路边小摊切过墩。

当过兵,喂过猪,和民工一块住在大仓库。

在部队里,谭乔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四川老乡,叫王迅。

后来王迅做了演员,谭乔选择考编。

1995年夏天,成都招聘交警,谭乔报名参加了。

那时候考编对谭乔不算是宇宙,但他曾亲眼见过一场交通意外。

“以后我要是当了交警,一定要让大家知道交通安全的重要性。”

如愿被分配到成都一大队的谭乔,每天准时站5个小时在路口执勤,疏导交通,纠正交通违法。

后来随着成都二环开了高架,三环慢慢建起,马路上的车越来越多,交通矛盾也越来越大。

为此,谭乔又给交管局科学规划处写了很多建议,由他设计的椭圆形的隔离栏,还拿了奖。

但指挥交通到底是一件苦差事,谭乔在路口一站就是十年。

等到新鲜感殆尽,同事陆续升职加薪,他也感到了深深的疲惫。

而且当年,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与纠正交通违法行为无关的话不能说。

换句话说,就是只能说工作上的话,不要和道路违法者进行过多的聊天。

这让谭乔很不理解:

“这句话不好界定。我对别人多关心一句,多问一句,你说跟纠正交通执法有没有关系呢?我觉得是有的。”

但规定就是规定,他也只能回到家,瘫倒在沙发上,一言不语。

转折发生在2004年5月1日,那一天《道路交通安全法》开始实施。

为了普及新规,成都电视台和交管局打算策划一档和交通执法有关的节目。

于是,电视台开始到交管去抽派人。

相比局里根正苗红、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交警,爱说话的谭乔反倒上镜效果更好。

就这样谭乔成了谭sir。

“大家好,欢迎收看谭谈交通”。

有了新身份的谭乔,每天早上八点出门,九点开始在成都街头“抓人”,下午三四点又要赶回电视台剪片,确保当晚播出。

虽然节目最后时长也只有5——10分钟,但没想到,收视率十分火爆。

更没想到的是,在“道路违法者故事”里,会发生那么多既搞笑又感人的真实故事。

比如“腰马合一”片段:

贝斯特橱柜的广告植入。

非主流少年的雌雄之争。

还有那个“到二仙桥需要走成华大道”。

到二仙桥!

我问你该走哪条道。

成华大道!

你这车能拉吗?

只能拉一点点。

危险也有过。

有一辆红色奥迪不断变道、狂飙,被拦下还想跑,谭乔气得一下跳趴到对方车盖上。

还有一位货车司机,被拦下后不服气,拿棍子想打人。

寻找违法跑路司机,也是谭乔的主要工作。

其实违法行为都没有特别恶劣,但因为是做节目,大多数人还是很抗拒镜头,觉得丢人,不愿意和谭乔多说。

为了能聊起来,谭乔下班后就捡起课本,重新学习文言文、古诗词。

还要关注社会热点、娱乐八卦,以及各自流行歌曲,然后想办法融进节目中。

慢慢的,遇上“恹恹的,激动的,暴跳如雷的”,他都能聊起来。

而在2005年——2018年,这13年间,将近3000个故事中,谭乔聊得最多的:

一个是安全,一个是“我这次就不罚你的钱了”。

因为他知道,底层很艰难,生活很不容易。

哪怕是罚20块钱,对于这些生活在成都三环外的老百姓来说都很心疼。

有一次他碰到用三轮车拉货搬家的一家人,嘴上说着要跟踪去看看是真是假,其实是为了帮他们搬家。

临走时候还塞给了这家人几百块钱。

还有一次,他抓到一位非法营运的男子。

男子说他的女儿在成飞医院透析,正好顺路拉了一个人,不是故意的。

谭乔不信,就让男子带路去医院,结果证明情况是否属实。

但谭乔还是开了罚款,非法运营要罚,不过他也给男子留下了一叠钱,碰到弱者要帮。

有一句话说,“所谓弱势群体,就是有些话没有说出来的人。就是因为这些话没有说出来,所以很多人以为他们不存在或者很遥远。”

但在《谭谈交通》里,这些人被看到,他们的话被听到。

也因为谭乔对他们的理解和包容,才让更多人能笑对出生活和生计的矛盾。

甚至很多车主为了和他聊天,让他开解,还会故意违规不系安全带、开车吃东西让他抓。

知乎上对谭乔和节目有一条这样的评价:“看这样真诚关心普通大众的节目和谭警官,我是真实感动了。”

可谁也没想到,感动最终变成了抑郁症和病痛。

在谭乔走红后,综艺邀约就没有停过,有的电视台还高薪来挖谭乔。

彼时谭乔都婉拒了。

他想做的是——让成都交警的形象“全国皆知,甚至全球皆知”。

并且调侃说,“在体制内还是有希望的”。

结果转头因为录节目很少回交管局,和同事关系闹得很僵。

领导常常批评他说,“看看你同事关系处成啥样。”

在发现谭乔买了新车后,看他不顺眼的人也抓住机会开始谩骂他。

“做谭乔的时候,会想到要把谭警官的形象顾及到。但越是这个样子,我越容易产生一种人格的分裂。总是问自己,这个时候我应不应该是谭乔?”

好人难当。

出于本心抗拒,最终谭乔无奈选择离开,甚至没有好好告别。

他给同事们发烟,说以后多多关照。有人突然站起来,指着他说,“滚出去挣你的钱,这没你的位置。”

“很多人羡慕我有名气,却不知道我在被子里哭了多少个日夜”。

回归普通的谭乔生活也不好过。

在节目停播的2018年,离过两次婚的谭乔有了新的家庭。

但是因为有一次出门,新婚妻子染着黄头发,就被人拍了发到网上,招来了非议。

“谭警官因为她连工作都不要了”。

女儿出生的第二年,他和妻子一起被确诊了抑郁症,岳父又被查出糖尿病,岳母患上了结肠病变,母亲也因为高血压住院。

同龄人已经颐养天年,他还天天往医院报道,为奶粉钱发愁。

“谭乔是凡人,吃五谷,生百病,我的家人也是。”

也正是生活如此的不如意,谭乔开始想着救赎自己。

比如寻访“福贵大爷”。

当年,这个父母、哥哥、妻子相继离世的大爷在节目中说,要“往前看”。

十年过去,谭乔想知道,大爷往前看到了什么。

后来在粉丝的帮助下,谭乔联系上了“福贵大爷”。

当看到大爷过得非常好时,谭乔的内心敞亮了许多:

那么艰难的人生,人家都能过的好,我凭什么不行?

这些年感觉还是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好像抑郁都减轻了。

在“福贵大爷”之后,谭乔又拜访了二仙桥大爷、吕老板、气球哥。

他把这些视频发到网上,连带着《谭谈交通》以前的视频存货,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了这档节目生命的同时,也和自己握手言和。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结果没想到,在资本面前,英雄的裤子都保不住。

谭乔自述:“谭sir最后可能真赔得裤子都没了。”

目前,谭乔打算向刑法专家罗翔求助。

正和他一起拍视频的“手工耿”也开导谭乔。

“手工耿”说,谭sir,你也别拍视频了,到我们厂里打螺丝吧。

谭乔回答,“手工耿”啊,你说的我心梗都犯了,打螺丝能赚多钱啊!

从谭乔能开玩笑来看,他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

那最后还是交给法官来宣判,相信必将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

在这个时代,懂得维权,是一种理性,一种进步。

但维权的目的,应该是寻求真相,让善良更善,让恶行停止侵害。

资本的逐利性质是天然的,可人有良知和道德也是应该的。

一个正常的环境,是不需要谭乔证明自己是谭乔的。

一个好的社会,也不会人让英雄流血流汗又流泪。

愿这个经典节目保留下来,愿谭乔和他的视频早日归来。

图片及资料来源

《谭谈交通》遭全面下架!谭乔自曝恐面临牢狱之灾》,新闻晨报,2022.07.11

《谭乔回应《谭谈交通》被下架,涉事公司是啥来头?》,中国新闻网,2022.07.11

《谭乔:半生烟火,待出离》,澎湃人物,2021.06.19

《这个最搞笑的四川男神,得了抑郁症》,国馆文化,2021.06.24 《开不出罚单的交警:若非生活所迫,谁愿冒死奔波?》,最人物, 2021.04.09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正经婶儿(ID:zjshener)正经婶儿,专栏作家,一支笔,两只猫,心比文字更热些。

向您推荐一个不错的公众号

↓↓↓

历史黑料

ID:lishiheiliao

注历史黑料,这里有你不知道的历史真相!

↑↑↑长按二维码点击名片一键收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山西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