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成都农商行获维持“AAA”评级并提示风险 需关注风险资产处置情况

原标题:成都农商行获维持“AAA”评级并提示风险 需关注风险资产处置情况

成都农商行维持“AAA”评级,并提示风险资产处置需注意风险。

《中国科技投资》张庭龙敏

近日,联合信贷发布的成都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农商银行”)2022年跟踪评级报告显示,通过对成都农商行主体信用状况的跟踪分析评价商业银行及相关债券,确定维持成都农商行。商业银行长期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联合信贷还提到,成都农商行存在一定规模的历史股票金融投资逾期等因素,可能对其业务发展和授信水平产生不利影响。

自2020年“安邦系”撤出后,成都农商行迎来“国资”入股,今年以来人事变动频繁。然而,国资入股近两年来,成都农商行业绩并没有明显好转,存贷业务市场份额也有所下滑,村镇银行多次受到处罚为信贷业务。

“安邦系统”退出遗留问题

截至2021年底,成都兴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城投资”)、成都武侯实业发展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侯投资”)、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侯投资”)“高新投资”)为成都农商银行第一、二、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5%,分别为10.5%和10%。

从股权结构来看,兴城投资、武侯投资、高新投资都属于国有资产背景。实际控制人为成都市国资委、成都市武侯区国资金融工作局、成都市工业开发区高新金融局。

2018年2月,原中国保监会接管安邦保险集团。2020年,安邦保险集团将通过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开挂牌,将其持有的成都农商银行35亿股股份转让给兴城投资。此外,武侯投资、高鑫投资共转让成都农商银行20.5%的股权。的股权。至此,“安邦系列”已彻底退出成都农商行股东行列。

“国有”股东入股后,成都农商行高层变动频繁。7月5日,成都农商行发布2021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审议通过了选举许登义为第四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根据成都市政府公布的人事任免信息,许登义现任成都农商银行行长。候选人。

5月28日,原成都农商行行长黄建军被任命为董事长候选人。在黄江被选为董事长之前,成都农村商业银行的董事长已经空置了近两年半。原董事长陈平于2019年12月因劳动合同到期辞去相关职务后,该职务一直空缺。今年3月,黄建军接替陈平成为成都农商银行法定代表人。此外,今年以来,成都农商银行副行长夏怀刚、黄春、王忠钦的任职资格也于3月31日获得四川银保监局核准。

联合征信在评级报告中表示,“随着市属国企属性回归的完成,成都农商行公司治理水平有所提升。历史股票逾期投资资产,非标投资涉及元安国保集团逾期规模较大,但考虑到减值准备相对充足,投资资产面临的信用风险总体可控,仍有必要未来要注意风险资产的回收和处置。”

截至2021年末,成都农商行总资产6181.71亿元,同比增长18.94%,增速比上年提高11.78个百分点。但从业绩来看,国资入股后的两年里,成都农商行的净利润并没有明显改善。2018年至2021年末,成都农商行净利润分别为46.57亿元、48.92亿元、38.53亿元、45.03亿元,同比变化14.93%、5.05%、-21.24%和16.87%。

同时,银保监会官网显示,2020年3月至2022年1月,成都农商银行及其分行共收到银保监会开出的4张罚单,共计罚款1240万元。其中,2021年12月披露的机票引起了广泛关注。成都农商银行因未经行政许可变更股权、违法开展重大关联交易、违法授信、违法违规经营等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1100万元,处罚决定时间为2020年3月。

多家村镇银行因信贷业务被罚款

成都农商行曾在《2021年第一期二级资本募集说明书》表示,2018年以来,安邦保险集团监管收购的负面影响,给成都农商行多项业务发展带来障碍,存贷业务在中国市场占有率较大。成都。掉了。主要受原控股股东安邦保险集团被原保监会接管所引发的舆论影响,成都农商行在市场上的募集资金规模明显下降。

2018年至2021年末,成都农商行各项存款分别为4210.01亿元、3874.97亿元、3862.41亿元、4619.45亿元,分别占存款总额的72.09%、87.40%、81.39%、81.24%负债,分别。比例在前两年快速上升,随后两年下降;同期,成都农商银行贷款规模分别为2514.58亿元、2424.79亿元、2638.65亿元、3059.67亿元,呈现波动增加,但不良贷款余额也相应增加,从2018年开始到2021年分别为42.71亿元、42.63亿元、47.25亿元、50.4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成都农商行参股的村镇银行因授信业务多次被罚款。据银保监会云南监管局6月10日披露,昆明市东川众城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石林众城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寻电众城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贷款支付管控不到位,个人贷款违法违规用于投资,分别被罚款30万元;昆明市鹿泉众城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鹿泉村镇银行”)违反借款规则的,还被处以30万元罚款。

此外,6月13日,张家口银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宣化中城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与实际开办服务收费不符而受到处罚,其大股东为成都。农村商业银行。持股比例为51%;今年3月,鹿泉村镇银行、泸水城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报表和统计报表,隐瞒重要事实”等违法违规行为被处以罚款。

近年来,成都农商行在四川、河北、云南、山东、福建、江苏、新疆等7个省(区)发起设立39家“中城”村镇银行,持股比例超过50%.据成都农商行官网介绍,地方村镇银行立足县域市场,以服务“三农”、扶持小微企业、促进城乡统筹发展为经营宗旨。主要提供固定资产贷款、流动资金贷款、项目贷款、票据贴现等业务。

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沉猛告诉记者《中国科技投资》,“根据现行规定,村镇银行的设立要求商业银行只需要持有15%的股份。虽然商业银行是最大的名义股东,但可能是其他股东有效控制的情况。”

“在经营中,村镇银行一方面要加强股权分权落实,禁止其他股东共同控制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商业银行要加强对村镇银行业务发展和风险的监督管理。”控制。”沉猛分析道。.

今年7月,21世纪金融研究院发布的《银行服务乡村振兴主要模式——基于多家大型银行、地方银行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六大银行涉农贷款总额约为15.3万亿元,农村商业银行、截至2020年底,农村信用社等机构涉农贷款余额11.24万亿元。2020年,农村银行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重将达到70%以上。从调查结果来看,大型银行的乡村振兴服务模式更加成熟和系统,而地方银行的服务模式更具特色。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告诉记者《中国科技投资》,“商业银行、村镇银行和农村信用体系在服务区域实体经济方面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程度的同质化竞争,但市场化竞争有利于增加区域金融服务供给,提高金融服务供给质量,金融机构的竞争力主要体现在服务供给质量和风险控制能力上,取决于提供的金融产品是否机构是否适销对路,经营是否稳定。"

“完善村镇银行治理,还需要推动村镇银行建立健全内部管理制度和科学决策机制;根据本地区实际,建立合理的考核体系,完善业务流程,紧密联系。落实各环节职责,鼓励兼容;完善风险评估和识别,完善风险处置机制,加强贷前、贷中、贷后管理。周茂华补充道。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白文喜表示,“农村银行信贷业务实际上是与农村信贷体系和邮政储蓄银行的一个大市场错位,主要以小额及县以下普惠金融为主。“这也是监管部门对村镇银行的市场定位,所以与农村信用体系和邮政银行的竞争关系是错位的,竞争更多体现在吸收存款的竞争上,而不是信贷业务的竞争上。”

“作为村镇银行的控股股东,成都农商行既要利用自身经验,不断完善村镇银行的公司治理和内控机制,又要结合村镇银行的特点,确保其内部调控机制灵活、简洁、高效,成本相对较低,有利于村镇银行的稳健发展和可持续经营。白文曦说道。

记者就国有资本投资、村镇银行等问题致函成都农商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山东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