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熊式辉:贷款5个亿,仅用17块银元还清,曾让宋美龄心里“发酸”

原标题:熊式辉:贷款5个亿,仅用17块银元还清,曾让宋美龄心里“发酸”

有一个成语叫过路财神,意思是比喻临时经手大量钱财的人。在老百姓的语境里,这个过路财神是没有“神”的,他们把那些财叫过路财,总是单独使用,言下之意也很明显:那些财最终是要走的,甚至在某人经手的时候,还需要某人对它们的打点和侍候。所以,过路财其实是个麻烦事,但很多人都没看清这一点。

熊式辉,1893年出生于江西省安义县万埠镇鸭嘴垅村,自幼学习军事,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日本陆军大学,是国民政府政学系的重要人物。曾参加过辛亥革命、北伐、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等,是民国期间江西省出过的5大名人之一(其他为刘峙、曹浩森、李烈钧、方天均)。

作为蒋介石的军政高参,熊式辉出军入政,虽曾两度担任淞沪警备司令一职,后来,出任东北九省行辕主任,军衔至陆军二级上将,位高职显,权倾一时,但对他来说,最“辉煌”的经历仍然是这期间曾主持赣政十余年,被称为“江西王”。

我们今天不能说熊式辉是个“过路财神”,但他的手里确实是聚集了大量的过路财,而且,他还很张扬地打点和伺候过它们,以至于忘记了老百姓常说的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枪打出头鸟,也是一个汉语词语,是指做人不要太过显露,否则易招来横祸。比喻出面带头的人容易遭受打击。出自《中华圣贤经》。如同树大招风。

在熊式辉的儿子熊圆杰的讲述里,熊式辉出任江西省政府主席还有一段小插曲:1930年,蒋介石和熊式辉商量,让他出任浙江省政府主席一职。熊式辉听到后,认为浙江已是富庶之地,干得再好也是锦上添花,在想到老家江西各方面都很落后,于是就想回老家江西为家乡人民办些实事,使江西人民富裕些。遂问蒋介石能否到江西任江西省政府主席。蒋介石听后说到,江西已有省府主席,你要是想去江西,就自己去和他商量调换一事。

熊式辉听后,立即去找时任江西省政府主席鲁涤平,熊式辉碰到鲁涤平和他一说调换职位一事,鲁涤平大喜,立马答应。于是熊式辉就去和蒋介石说,鲁涤平同意调换任职地,蒋介石就把鲁从江西调到浙江去了。熊式辉也就从1931开始了他主政江西,赣人治赣的十多年。

熊圆杰在这里把话说得好听了一些,熊式辉出任江西省政府主席,以“赣人治赣”为旗号运用行政手段,发展江西近代工业、创办国立中正大学,虽说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他本人也从中捞了不少好处。惯用的做法无非是推行了各种类型的苛捐杂税,据当地史料记载,仅仅是善后捐,他每年就需要从百姓手里压榨200多万元,用以供养自己的军队。

同时,熊式辉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他还“修正”保甲条例,把各个村18岁以上、45岁以下的青壮年,组成了各种壮丁队、负责为正规军修筑工事、运输物资、地方巡视等任务,并与各村甲长(十户为甲)签订连坐契约,一旦有一户出现窝私藏枪支、吸贩毒品、私通根据地等行为,其他9户全部连坐。又江西省南部建立了红色根据地,进行了残酷的经济封锁,严禁粮食、食盐、火油、中西药品、布织、布匹等物品进入根据地,一旦发现有人私用,会被直接枪决。这不但造成根据粮食奇缺、物价飞涨,也致使很多群众和战士缺盐严重,身体出现浮肿,甚至死亡。

所以,熊式辉之所以主持赣政很大程度上在于老家人熟,而人熟就好办事。虽说,老天就此向他发出过警示,但他依然喜欢在省主席的位置上把一切进行得“轰轰烈烈”。即1931年12月15日,他乘坐飞机从上海飞往南昌,不知道为什么,飞机在空中突然失去控制,一头裁了下来,机上人员大部分随即遇难。但他却很幸运地被从机舱里弹了出来,在往下落的时候,更幸运地挂在了一棵大树枝上。后来,经过治疗,他虽捡来了一条命,但右脚踝骨却落下了残疾,走起路出一拐一拐的,整天出门拿着一根拐杖,有了“熊拐子”的外号。但他根本没把这当一回事,于1932年3月下旬,用盘剥来的民脂民膏在庐山买下了一栋相当豪华、漂亮的别墅,继续着自己主政江西的日子。

关于这个别墅是有故事的:它是庐山经典别墅代表作之一,也叫威廉斯别墅,是本世纪初的庐山英租界里私人别墅中,体量最庞大、造型最魁梧的一栋。建筑面积达856平方米,整个庭院面积为4878平方米。座东朝西,依山势而建,北面三层,南面二层,背倚城墙山,其它三面缓坡倾向长冲河,有一种居高俯瞰的不凡气势。造型像一个棱角分明的大石头,仿佛一块天然巨石上雕凿了门窗,里面设施豪华,有游泳池、厨房、宴会厅、会客厅、小会议室、书房、棋牌厅、冲浪浴、芬兰浴以及豪华主宾间等等,一应俱全。

熊式辉很高调地将别墅买了下来,随后特请蒋介石夫妇、汪精卫、何应钦、李济深、张静江、黄绍竑等党国要人来别墅做客。这些人到来后,抬头仰望巍峨壮观的别墅,都禁不住点头称赞:“不错,不错,够气派,不愧是江西省主席的官邸。”最有意思的是宋美龄,一进别墅,便觉得心里有些发酸,原因是自己虽然住了多年的很不错的别墅,但在熊式辉的别墅前,却显得有些小了,不够气派,很不符合她“委员长夫人”的身份。因为这个,她在和顾竹筠(熊式辉夫人)叙说“干姐妹”的情谊时,总是心不在焉,一直想着应该怎么给自己换栋别墅。

据说,宋美龄回家后还朝蒋介石发了一顿脾气,其后她便顺理成章地拥有了“美庐别墅”。美庐别墅始建于1903年,由英国兰诺兹勋爵建造,1934年,宋美龄成为了这栋别墅唯一的主人。美庐别墅前临长冲河,背依大月山,座落的位置,形如安乐椅。因为这里“背山面水”,环境恬静、秀美,很符合中国风水学说所推崇的格局,蒋介石非常喜欢,视其为风水宝地,又因为宋美龄名字中有一个“美”字,于是将这幢别墅命名为“美庐”。而这都是宋美龄看到熊式辉的别墅心里发酸,因别墅而“争气”的结果。

美庐

然而,熊式辉在江西置办的“房产”还不止于庐山别墅,在今南昌市东湖区阳明公园他还有自己曾经的公馆,公馆东靠环湖路(墩子堂段),南为南昌市老年大学,西接南昌市委机关宿舍,北临阳明路,是一栋两层(另有阁楼层)的仿西式坡顶建筑,占地面积220平方米。整栋建筑采用青砖叠砌,木构门窗,木质地板,主体为民国中期(上世纪30年代)风格。也是在1932年,熊式辉购得此幢别墅,并将其二夫人顾竹筠养在此地,工作之余,他常来此休息,也曾在这里屡屡聚会国民政府的要员。

熊式辉公馆

还有,1946年,熊式辉回老家鸭咀垅村,看到鸭咀垅村因遭日寇焚毁的残破现状,就有了为老家人修房子的想法。但这时,他已不在江西省主席的位置上,怎么办?他找来村里主事的人,要从银行贷款。贷款的银行叫源源长银行,董事长叫王德舆。熊式辉主赣时,源源长银行叫源源长银号。在熊式辉的支持下,源源长银号机构遍布省内,在港台亦有分支机构。王德舆一直记着熊式辉的这份恩情,事情说办就办,熊式辉收集全村田地山林权属证,抵押给源源长银行,很快就贷来了5亿元。

拿着这些钱,熊式辉请当时著名的建筑设计师禚继祖设计,在村里建了17幢两层楼房,排列整齐,蔚为壮观,而当时鸭咀垅人口还不及200人。农民住进中西合璧、设计新颖、施工精良的楼房,里面有厅堂、卧室、厨房、农具间等,在后来被外界戏称为“新农村建设的标本”。当然,熊式辉也没有忘记就此机会将自家的祖屋“翻修”成“洋房子”。

“洋房子”坐西向东,背山临流,面对西山长岭山峰。占地约二百平方米,明二暗三层砖木结构。其后几年,熊式辉多次返乡,即住于此,处理公务、宴请族人、接待来宾。因为修建“洋房子”的钱是从银行贷来的,熊式辉因此捡到了一个好运气——1949年,国民党败退在即,金圆券贬值得近于一文不值,熊式辉催促族人还贷,按新旧折算,一幢楼房仅值铜钱24吊,仅值1块银元!也就是说,熊式辉当年的5亿元贷款,在此时用17块银元就可以还清了。

尽管如此,“洋房子”最终还是与庐山别墅、熊式辉公馆一样,熊式辉成了他带不走的过路财。1949年,熊式辉因不满蒋介石“以夷制夷”的伎俩,与其分道扬镳,带着家人跑到了香港,1950年又带着家人去了泰国,并在泰国开了一家纺织厂,想以此谋生。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纺织厂从一开始就亏钱,很快便耗尽了他搜刮来的民脂民膏。

日子都快没法儿过了,怎么办?熊式辉为此很苦闷,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机会”来了。原来,在任江西省主席期间,为了巴结蒋介石,熊式辉给才从苏联回国不久的蒋经国“安排工作”,让他当了省保安处少将副处长,还受宋美龄的委托,特聘国学大师王易为蒋经国的中文教师。又在半年之后,提拔蒋经国为赣南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被时人称为“蒋经国的导师”。1954年,经商彻底失败的熊式辉很快想到了自己当年的这个“学生”,并通过张群联系到了蒋经国,蒋经国经请示蒋介石,要熊式辉去台湾,并许诺给熊式辉挂个“总统府资政”或“国防部高级顾问”的头衔,领一份薪水养老。

陈诚

应该说,这是皆大喜欢的事情,但让熊式辉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过路财散尽的他却迎来了要“枪”打他的那个人。这个人不是当年看着他的别墅心里发酸的宋美龄,也不是曾经与他分道扬镳的蒋介石,而是当时台湾仅次于蒋介石的二号人物陈诚。理论上讲,陈诚与熊式辉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过节甚至交集,但熊式辉曾是东北行营首任主任,陈诚是其继任,两人都因为丢失东北被党内处分,陈诚对此耿耿于怀,把很多过错都归结给了熊式辉。听说熊式辉要来,陈诚开始百般阻挠,在面前蒋介石数落熊式辉的种种不是,最终使蒋介石取消了对熊式辉的任命。

就这样,兴冲冲地来到台湾,熊式辉连自己也不知道地中弹了——他的职务不但被落空,甚至连蒋介石的面都没有见到。最终是在蒋经国、张群等人的接济和帮助下,他才在台湾安了家。然而,没了职务也就等于自谋出路,他的生活因此困难重重,好在他的书画功底还不错,也便靠变卖字画度过了自己不问政治的后半生。

1974年6月21日,熊式辉病逝,终年81岁。这时候,庐山别墅、南昌公馆以及老家鸭咀垅村的“洋房子”已经距离他很远很远了。古人说树大招风,但风从何处来,却是很多人都预料不到的线路。主持赣政十余年,熊式辉虽说也曾为家乡人民办过一些事情,但在一幢幢高调的别墅里,风其实早就吹着了他的灵魂,只是他当时并未发现而已。从这个意义上,陈诚后来的一击,也算是他该得的报应。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本文作者已签约快版权维权服务,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