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秦穆姬:春秋时期的贤女子,不辱秦夫人之名,克尽安邦定国之责

原标题:秦穆姬:春秋时期的贤女子,不辱秦夫人之名,克尽安邦定国之责

秦穆姬是晋献公之女,与太子申生同为齐姜所生,晋文公和晋惠公则是其异母之弟。僖公五年,晋献公嫁秦穆姬予秦穆公,以虞公媵之,秦、晋两国婚嫁始见于此。此后,秦、晋两国屡有联姻之事。

雄才大略的晋献公杀尽群公子,统一内部,准备开始向外扩张时,东方的后顾之忧必定是与其接壤的秦国。“骊姬之乱”后,晋公子夷吾奔梁,即是考虑到“梁近秦而幸焉”,秦穆公果助夷吾返国即位;之后,秦、晋两国关系决裂而有“韩原之战”,亦是赖秦穆姬缓和两国的对立关系。

《东周列国·春秋篇》晋献公与骊姬剧照

秦穆姬出阁后,母家遭逢骊姬之祸,使得群公子流亡各地,不免让穆姬忧心忡忡。其后,里克杀骊姬之子奚齐与卓子,造成晋国无君的局面,最终晋惠公得秦之力而返国即位。

国有新君,秦穆姬自是毋需再挂心国事,念兹在兹者唯有家事,所以特别向弟弟晋惠公交代家中二事。

《左传》云:“晋侯之入也,秦穆姬属贾君焉,且曰:‘尽纳群公子。’”

贾君当是太子申生之妃,申生已死,所以穆姬嘱托晋惠公要善待贾君。晋献公有子九人,除了已死的奚齐和卓子,以及晋惠公外,其余皆流亡在外,因此穆姬希望晋惠公能接纳群公子。然而,晋惠公却烝于其嫂,又不接回群公子,使得秦穆姬怨晋惠公。

《列女传》记有此事,且穆姬曰:“公族者,君之根本。”手足是国君治国的根本,可见穆姬明于治国之道,且对于手足没有偏袒之心。

《东周列国·春秋篇》晋惠公剧照

秦穆姬不仅忧心母家,还曾解救过晋侯。僖公九年,晋惠公“重赂秦以求入”,秦穆公助其返国;但次年,晋惠公派使者至秦,目的是暂缓交出曾允诺给秦的城池;隔年,晋国发生饥荒。

晋惠公背信在先,此时又向秦国求助,秦穆公左右为难,请教众臣。子桑、百里奚都主张要救晋饥,丕豹则想趁机伐晋。秦穆公体恤晋民,仍输粟救晋。但是,僖公十四年秦国也发生饥荒,晋惠公却受恩不报。

秦向晋救助,晋惠公不恤其民。晋臣庆郑认为晋惠公背弃将无法保国,虢射则认为与结秦怨已深,不应再厚仇而致祸。最终,晋惠公再一次背信忘义,招致秦怒而伐晋。

《春秋》云:“晋侯及秦伯战于韩,获晋侯。”

事实上,秦穆公愿助晋惠公返国,除了考虑到与晋国的姻亲关系外,当然是有其政治方面的考量,所以他与晋惠公订下割地的盟约。然而,晋惠公背信在先,他既不愿割地,又不回报秦输粟救灾之事,才使得秦伯怒而伐兵。

《东周列国·春秋篇》韩原之战剧照

此事未见穆姬阻止,因穆姬既已怨晋惠公,或许也希望借此机会教训晋惠公。但此役晋军大败,且秦师获晋侯以归,此事非同小可,穆姬仍在想法子解救晋惠公。

《左传》云:“穆姬闻晋侯将至,以大子罃、弘与女简璧登台而履薪焉。”

可能因秦穆公欲杀晋侯,所以穆姬携三子登台以示自焚之决心,再派使者持衰绖之服迎秦穆公,并且转告穆公自焚之事。穆姬以两国兵戎相见乃是上天降灾,非是人为缘故,先为晋惠公说情;再威胁丈夫秦穆公,若仍执意要杀晋公,则将自焚而死。穆公受其要胁,先将惠公置于灵台,再与大臣商讨对策。

公子絷主张杀了晋侯,以绝后患;子桑反对公子絷的看法,他主张释放晋侯,改以大子为人质,才有利于秦国,因为不能灭晋而杀其君,只能造成怨恨。子桑一番话甚是有理,他分析到杀晋侯的后果与归之的好处,秦乃与晋订立盟约,释放晋惠公,改以大子圉为人质。

《东周列国·春秋篇》秦穆公剧照

秦人沉浸于胜利之中,杀背信忘义的晋侯本是势在必行的,但在此情况下,秦穆姬以死相谏,才使秦穆公重新评估处置晋侯的后果。表面上看,穆姬是为了手足之情,但是穆姬所忧虑者,也正是其出嫁秦国的目的——巩固秦、晋两国的友好关系。

秦穆姬怨夷吾不顾兄弟之情,是理所当然的;而她为了维持两国的关系,以死相谏,才没有使秦、晋关系毁于一旦,可谓是女中豪杰。她行动的可贵之处,在于维护了秦、晋的关系,而非仅仅只是为娘家利益着想。

《东周列国·春秋篇》秦穆公剧照

同样经历了政治联姻的文嬴,就远远不及秦穆姬明晓事理。文嬴,是秦穆公之女、晋文公之妻、晋襄公之嫡母。

《左传》云:“晋败秦师于崤,大破秦军,无一人得脱者,虏秦三将以归。”

秦国在“崤之战”中大败,秦国将领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被囚,文嬴为解三将之危,哄骗晋襄公说秦穆公恨三帅之入骨,要亲手处置之,方能快意。于是晋襄公听从文嬴之话,将三人交还秦穆公处置。

晋国将士们出生入死而虏获敌军,却被妇人欺骗而释放囚犯,如此,是徒增敌军气势,使自己处于不利的情势。文嬴诳骗襄公,达到解救三将的目的,但却使晋襄公背负昏君之名,且秦毫无感激之情,两年后,秦晋又有“彭衙之役”,两国关系并没有因此得到改善。

《东周列国·春秋篇》秦穆姬剧照

文嬴身为晋国夫人,却只为母家秦国着想,罔顾夫家晋国利益,不明己之身份与应行之责,行为失当;而秦穆姬虽为解救晋惠公,也是为了维护两国和睦关系,不辱秦国夫人之名,克尽夫人安邦定国之责。

处于政治中心的贵族女子,不仅要善于处理夫家与娘家之间的关系,而且要能敏于观察局势,才能收获政治联姻的效益,秦穆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为人“贤而有义”,绝非只是偏袒娘家,于维系秦、晋邦交,其功甚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