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俞敏洪对谈薛兆丰:世界上最稳定的工作,是对别人有贡献的工作

原标题:俞敏洪对谈薛兆丰:世界上最稳定的工作,是对别人有贡献的工作

2022年8月14日,经济学者、《薛兆丰经济学讲义》作者薛兆丰和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抖音进行对谈,对经济学思维人生选择能力提升贫与穷爱关系婚姻的本质幸福的路径等话题展开探讨。

希望他们的思考与讨论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俞敏洪对话薛兆丰

来源 | 中信出版微信公号

(ID:citicpub)

关于经济学:经济学关心的就是柴米油盐

俞敏洪:在奇葩说节目里,你常常用一种风趣幽默的经济学角度来解读各种事物,身为一个严肃的学者,是什么原因让你愿意去奇葩说这样娱乐节目?

薛兆丰:首先,经济学关心的就是柴米油盐,就是生活。包括我心目中那些最好的经济学家们,在写论文教书以外,每天也都涉及日常的经济学。著名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学生曾经跟我说,弗里德曼每天上课前会先花10分钟跟大家讨论今天的新闻。所以经济学从来不是高深的象牙塔,经济学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东西,它必须要有用,我平时也爱收集这样的问题。

所以弗里德曼曾经说过,有两种经济学家,一种是背熟了很多乐谱,但从来没听过音乐;另一种可能学的经济学原理不多,但天生就有经济头脑。

俞敏洪 :那普通人为什么要学经济学?

薛兆丰 :学物理学有什么用?有些人活到100岁也不知道地球是平的还是圆的,这不要紧。但我觉得,知道一点关于这个世界的基本知识也不枉此生。经济学也是这样,很多事情懵懵懂懂也过去了,但如果知道了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你会很开心。

经济学研究的是有人的社会的规律,人也是物体,但人又会做出反应。所以在现代社会中,判断一个人是否聪明,是否文明,是否接受过教育,一是看物理学,第二是看经济学,看他在做决策时有没有一根筋,在做决策的时候永远要把别人的决策考虑在内。

俞敏洪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相互变动的过程,是因为别人决策的不同,导致了你的决策不同。

薛兆丰 :对,所以在决策时,你永远要想到这一点。例如路边有一张钞票,根据物理学的原理,如果没有风、地震或人,这张钞票应该一直在原地,但是经济学的原理告诉我们,闹市中会有人,这张钞票是有价值的,因此这张钞票很快就会消失。

关于人生选择:成本是放弃的最大代价

俞敏洪 :1995年的时候,我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我开始权衡出国读书和留下来继续做新东方这两个选择背后的成本。最终我选择留下,并决心将新东方做起来。

就像你在《薛兆丰经济学讲义》中说到的“成本是放弃的最大代价”。虽然我当时完全没有学过经济学,但是在放弃新东方去国外上学和放弃到国外上学做新东方之间,我觉得放弃新东方的代价会要大得多。

薛兆丰:这句话非常重要,随着人生的经历越来越多,会觉得这句话太对了。

俞敏洪:所以后来在你书中一读到这句话时,我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们每天都在思考自己应该放弃什么,选择什么,你认为一个人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才能避免放弃另一个选择所带来的损失,或者说一个人如何在做完选择后,如何能不后悔?

薛兆丰:成本是放弃的最大代价。但是这些成本因为没发生,所以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放弃了什么。那么这时候,做选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的想象力,你是否因为相信所以看见那些机会。

那么在你有什么能力能够因为相信就看见呢?那是你的见识,见识是一步步长上去的,如果从来没有见识,你的眼里就只能看到有形的事物,一斤米就是一斤米,你想象不到外面的世界的事情,因为你从来没见识过。那你很可能会做错选择。这是没办法避免的。

俞敏洪 :也就是说在一个人最终为自己人生选择比较正确的道路时,其实会经过无数错误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间,不断地增长见识,慢慢地就会发现你最终做出了一个愿意全身心投入的选择。

薛兆丰 :没错,其实我们都应该羡慕今天的年轻人。由于科技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他们的人均寿命更长,这使得他们的试错机会更多,他们的可选择的机会也更多。

俞敏洪:对于年轻人来说,当他们进入大学选择专业的时候,真的经过认真思考吗?有些专业可能父母确定的。那这个选择是不是对他们的人生有可能形成一个错误选择,以至于他放弃代价过高?

第二个问题,当有些选择变得太频繁的时候,是不是它本身就不再是一个选择?比如说现在年轻人跳槽很多,这对他来说选择成本大吗?

薛兆丰:我觉得他们选择的成本挺大的。过分频繁跳槽,他的履历就不好看。将来是会有人回过头来去问他当初为什么离开这个工作?为什么又选择工作?这些都得回答。有经验的人一看这个履历就能看出很多问题来的。

父母给选的职业会不会发生错误?大部分都是错的。到今天为止,专业对口能够干一辈子的机会几乎是零,那么孩子自己选的会对吗?也不会对的。那么我们要选什么呢?标准是什么呢?大家很多时候没看清楚。有些人会因为工资多2000 或离家近一点就换一个工作,他们没看准长线,所以我在书中很强调有一点就是要看到时间的维度。

因为所有的选择不是一天所做的,一定要看长远。我们要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工作?文凭、技能和习惯,甚至是声誉和关系,你认为哪一个更重要?

我认为习惯、能力更重要,而学历只有在找工作的头一两个月重要。

关于个人能力:年轻人应具备的两大能力——学习能力和靠谱

俞敏洪: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一个人具备了哪些能力,他未来会变得更加值钱?

薛兆丰:我觉得有两点,一个是学习能力,一个是靠谱。

学习能力,首先是看这个人有没有好奇心。

他能不能捡起一个东西去学?他有没有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的能力?读书的时候有没有自己建立一个体系,把东西纳进来?这是他有没有用心的一个指标,这个非常重要。

还有钻研,为什么有些同学早期学得好,后来就学不好?其实是因为他聪明,但他是虚假学习。他能够记得住老师说什么,考试能够过关,但是他对这个东西并不是真正热爱,也没有深入的学习能力。

在单位里面你会看到有一些人非常了解这个行业,有自己的想法,喜欢琢磨这个事情,这也是一种学习能力。

你要钻研下去,这个能力非常重要。

另一个就是靠谱,我觉得学校基本不会专门教人“靠谱”,但职场当中大多数人最后能做出来,不是因为他圆滑,也不是因为他聪明,而是他有一个稳定的输出。

这个稳定包括情绪稳定和人品稳定,人品稳定再包括一些行为特征的稳定,这些都会给人带来一种信任感。

经济学里面讲什么是“高品质”的一个重要指标,不是高,不是低,而是匀质。

我看一个人不会看他对朋友有多好,而是看他如何对待敌人、如何对待陌生人。

看人不要看他的高处,而要看他的低处。低到他已经生气到极点了,近乎失控了,他会怎么做。

关于个人利益:世界上最稳定的工作,是对别人有贡献的工作

俞敏洪 :你在一次演讲的时候说过,人最重要的三个词是理性、悦纳和进取,是不是跟你现在说的“靠谱”是一回事?

薛兆丰 :接近。但我说的理性、悦纳和进取,讲的是学完经济学之后,我希望你的人品、精神能够进入的一种状态。

因为我特别喜欢的那部分经济学就是讲“事与愿违”。理解了“事与愿违”,人就会变得理性。

世界上有坏人做坏事,这种事情基本上是公安机关来管,世界上也有好人做好事,这基本上是公益机构去表扬的。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属于这两种,大部分经济学关注的是自私的人,只关注自己和自己小家庭的人。

亚当·斯密的有句名言,他说我们餐桌上的面包、酒和肉,不是来自于面包师、酿酒师和屠夫的慈善,而是来自于他们对自己利益的关心。

所以经济学要解释的很大部分是这种为了自己眼前的一点小利益,然后替大众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俞敏洪:也就是说一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这件事情本身是没有任何毛病的,只要不伤害到别人的利益。

薛兆丰:对,我们说一个坏人,他最后是蠢。因为他最大的问题是伤害了自己的利益,他只是看到了眼前一点的利益,忽视了最终结果。所以我说经济学中“成本”是很重要的一个概念,我们要反复学。

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时间”的概念。我们做时间的朋友、坚持长期主义,为什么?因为你的长期收入才是你真正的收入,这就是经济学。

亚当斯密说,我们在交易的过程中从来不会说我需要什么,而是说我能够给别人什么。所以英文里面有一句俗语叫 "If it pays, it stays.",如果你对别人有贡献,你就能够活得久。

所以我经常说世界上最稳定的工作,是你对别人有贡献的工作。世界上最稳定的供给,是让别人有钱赚的供给。

也就是说,当你一心一意为了别人的福利在努力的时候。其实你个人的利益也就达到了最佳状态,放心,不会差的。

关于人力资本:年轻人只是贫,并不穷

俞敏洪:你说过把贫穷两个字分开来说,年轻人现在是贫,而不是穷,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薛兆丰:“贫”就是收入低、现金少,而“穷”在中国话里面是“尽”的意思,穷途末路,没有指望,没有希望。

年轻人“贫”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年轻,但年轻人一定是有希望的,有能力、有学问、有青春、有学习能力、有敢于尝试的勇气,这些东西都叫“资本”,资本是能够带来收入的资源。

每个人都是咱们自己人力的资本家,需要时间才能换成钱,所以咱们年轻人不要小看自己。你的资本值多少钱?根据经济学的定义,所有耐用品的资源,它的限值等于期望中的未来收入流的折现和,就是你的终身收入。

俞敏洪:那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把自己的资本,包括人力资本换成钱,那么就会真的变穷。

薛兆丰:是的,怎么才能把自己的资本变成收入呢?出去跟别的资源搭配,学会选择自己工作的场所、工作的平台、工作的人群。

关于爱情婚姻:谈容易的恋爱,做难做的工作

俞敏洪:你有句话叫”谈容易的恋爱,做难做的工作“,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是?

薛兆丰:很多年轻人弄反了,找轻松容易的工作,在工作上泾渭分明,下了班就不管了,千万别给人家占了便宜,努力了没人看见他就不努力了。爱情上知难而上,要生要死,这个态度就很麻烦。

俞敏洪:容易的恋爱指什么,一见钟情吗?没有任何经济条件诉求,两个人个性互相吻合就结婚了,这个算容易的恋爱吗?

薛兆丰 :算,就是要互相之间有默契,情投意合。所以我经常说谈恋爱的时候不要谈论恋爱,我们要谈恋爱。如果在两个人谈的过程中,经常谈论恋爱中的规则,这样的恋爱不行。

俞敏洪:那比如说女方要求男方结婚要有钱有彩礼有房子,你觉得这是正常要求吗?

薛兆丰:我觉得这个是短暂的要求。这个男生他有没有车、有没有房,不是看今天的,他今天可以凑个车凑个房,那是他父母的钱。他有生产能力吗?他能持续生产吗?要考察的不是存量,而是流量。

俞敏洪:那这个是不是有点盲目,因为一般男生年轻的时候都一无所有,那女生怎么判断男生未来一定会有出息,万一判断错了呢,所以女生先要一点保障,我觉得这也很合理。

薛兆丰:如果有的话,我觉得应该给,至少要拿出一半给女方,甚至更多。因为女方是更早期做出投入,所以男方要早给出一点承诺,这是应该有的,而且所有的风俗习惯也都支持这一点。

为什么要给一个钻戒?钻戒是男生三个月到半年的收入。它不是一个固定的数,它是根据你的收入调整的。这就是一个抵押品,这是人与人之间互信的证据。你能拿出来,而你不拿出来,这是不对的,这是我们讲的存量的分配。

存量是多是少,每个人不一样,但是你要做一个婚姻的决定,永远是看长期,看长期就看他的流量。看这个人靠不靠谱,平时在操心什么事情,看他把时间花在哪些事情上,是容易做的事情,还是难做的事情。

男生看女生也是一样,我们经济学家说婚姻当然是一个浪漫的事情,他有浪漫的一面,但也有商业的一面。婚姻的本质是合作,它不是一次性的交换,如果是一次性交换就成买卖了。

婚姻其实就是一个企业,有投入也有产出,投入是什么?容颜、关心、时间、金钱。输出的是什么?输出的是爱、安全感、还有孩子,这都是产出。那么要看生产过程,这些生产要素是不是互补的。

俞敏洪: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两个人成家以后,过了一段时间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但又付出了很多的努力,这个就变成了沉没成本。那是应该毅然决然地重新选择新生活,还是得过且过坚持下去?

薛兆丰:我相信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是能很快被发现的,越早知道,转换的成本就越低。

所以我有一个观点,就是在结婚成家前要更挑剔一点,把事情都考虑在内,标准提高一点,防范意识强一点,这是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成本的计算是不一样的,一旦结了婚以后,要再换的话,成本是非常高的。

关于幸福路径:交易&重新组合资源

薛兆丰:今天的幸福哪来的?两个主要的路径:一个是交易,一个是重新组合资源。

交易东西不用多,一有一无,把我有的跟你有的换一下就行。最好的例子就是谈恋爱,世界上没有增加任何东西,两个人就能产生巨大的幸福。

所以今天的社会有各种各样的方法促成交易,让各种交易成为可能,幸福就增加了,这是一个来源。

第二个很重要的来源就是资源的重新组合、重新搭配。例如芯片,芯片的原材料是砂子,芯片可以说人类文明的结晶。它从科学到技术到工艺,最后做成一个芯片,难以想象经历了那么多次的运算。

俞敏洪 :人类的聪明才智集中在这些资源的全面整合上,形成一个升级了上万倍的、可以使用并且能带来幸福和便捷的产品。

薛兆丰:经济学跟每一个人都有关系。有人会觉得经济学是关于GDP的、是关于银行的、是关于炒股票的事。

实际上,哪怕你不关心,只要做选择,只要计划未来,只要去跟别人打交道、想要依赖别人、跟人家合作,但又不会被陷害、约束,那么我觉得都应该来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你也会有越来越深的理解。

关于人生目标:要有终局思维,学会从结局倒推

俞敏洪:如果一个人的口袋里有500块钱,到底怎么花对自己的人生最有价值呢?或者说,当一个人拥有一定的资源的话,应当怎样利用自己的资源?包括时间、精力、社会关系、金钱,以达到利益最大化?

薛兆丰 :我觉得要有一个终局的思维。当生命的尽头的时候,回过头来看,你希望如何设计人生?或者说你希望的结局是怎样的,需要从结局开始倒推。

俞敏洪:我觉得你是一个比较理性的、有终局思维的人。但是我不能算是一个有终局思维的人。我的发展路程就是走着瞧。

我留在北大是为了稳定的生活,后来做新东方是为了能够有点钱,有了钱以后突然想起来还应该有点情怀,所以开始把新东方往情怀方向带。当然商业模式我也没有忘记。后来新东方上市了,我慢慢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有社会责任感——想要自己获得利益,就必须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他人。

后来有意识地希望自己能够为祖国的繁荣做点事情。那么到现在为止,我开始有了点终局思维。这个终局思维就是我觉得一辈子应该做的事情,比如说传播知识、提供正能量。

在这个基础上,不管通过慈善还是通过其他手段,能够为社会做点事情,我就尽量去做。如果说我的文字或视频能给老百姓带来快乐和启发我也很愿意。

现在我有这样的一种感觉了,我愿意花时间来跟你对谈,这不仅对我来说是知识长进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同时有近1000万人跟我们一起享受你的思想和看法,给大家带来的思考,这是我的想法。所以我不是一个有终极思维的人,你认为我这种路径和你的倒推路径、终局思维相比,是不是也并不差?

薛兆丰 :我们的思维我觉得有一点非常相像,就是我们都觉得知识很重要。所以我们怎么样能够把好的知识做推广?如果有幸创造一点知识,或者传播一点知识,这就是人生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从小我就觉得要有远大的理想,我也越来越知道为什么要有远大的理想。因为我们日常生活太枯燥、太无趣、太繁复、太辛苦了,必须要有一个远大的理想,才能把这些事情给拢起来。你做事情的时候,才不会觉得苦和累。就像妈妈生小孩会分泌激素,使得母亲特别有爱心,要有这种激素,养小孩的那种辛苦才能度过。远大理想对于我们也是这种作用。

俞敏洪:如果有一个自己真的相信且愿意去为之奋斗的理想的话,就会带来一种催产素的分泌。

薛兆丰 :是的,它能够应付日常的各种挫折、焦虑,因为知道自己是为了那个目标,而那个目标离自己越远越好

THE END

THE END

文化名人纪念演讲

梁漱溟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纪念讲座|梁漱溟文化思想 |叶圣陶孙女回忆叶氏文脉 |柳诒徵先生纪念讲座 |陈寅恪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纪念讲座 |陈作霖先生逝世一百周年纪念讲座 |作家张爱玲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讲座 |林散之、高二适先生纪念讲座 |钱穆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纪念讲座 |阮玲玉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讲座 |上官云珠、周璇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讲座 |谭延闿逝世九十周年讲座 | 孙中山先生逝世九十五周年纪念论坛 |王阳明逝世四百九十周年纪念论坛 |

文化名家系列讲座

莫砺锋:开山大师兄 |周文重:国际关系新格局 |周晓虹:口述历史与生命历程 |周晓虹:费孝通江村调查与社会科学中国化 |周晓虹对话钱锁桥 |周晓虹、张新木、刘成富、蓝江对谈:消费社会的秘密 |群学君对话舒国治 | 群学君对话叶兆言| 黄德海、李宏伟、王晴飞、王苏辛、黄孝阳五作家对话 |孙中兴:什么是理想的爱情 |杜春媚对话郭海平 |程章灿:作为诗人与文学史家的胡小石 |谷岳:我的行走之旅 |黄盈盈:中国人的性、爱、情 | 金光亿:人类学与文化遗产| 周志文:人间的孔子| 严晓星:漫谈金庸| 周琦:越南法式风情建筑| 魏定熙:北京大学与现代中国| 胡翼青:大数据与人类未来| 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系列高峰论坛| 毕淑敏读者见面会| 徐新对话刘成| 谢宇教授系列演讲| 王思明:茶叶—中国与世界| 祁智对话苏芃:关于写作|甘满堂:闽台庙会中的傩舞阵头| 张静:研究思维的逻辑 | 翟学伟:差序格局——贡献、局限与新发展 | 应星:社会学想象力与历史研究|吴愈晓:为什么教育竞争愈演愈烈?| 李仁渊:《晚清新媒体与知识人》 |叶檀读者见面会 |冯亦同:金陵之美的五个元素 |华生、王学勤、周晓虹、徐康宁、樊和平对话 |

城市文化与人文美学

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修班(第一期)|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修班(第二期)| 大唐风物,侘寂之美: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一期)|大唐国宝、千年风物: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二期)|当颜真卿遇上宫崎骏: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三期)|史上最大正仓院与法隆寺宝物展: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 | 梦回大唐艺术珍品观展会| 四姝昆曲雅集:罗拉拉、单雯、孙芸、陈薇亦 |昱德堂藏扬州八怪精品展 | 《南京城市史》系列人文行走活动|《格致南京》系列文化活动 | 文心雅韵:中国传统人文美学系列讲演| “文学写作与美好城市”高峰论坛| 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 首届微城市文化论坛|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一期:南京运渎)|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二期:明孝陵)|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三期:文旅融合)|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四期:城南旧事)|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五期:灵谷深松)|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六期:清凉山到石头城)|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七期:从白马公园到明孝陵)|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八期:从玄武门到台城)|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九期:从金粟庵到大报恩寺)|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期:从夫子庙到科举博物馆)|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一期:从五马渡到达摩洞)|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二期:从狮子山到扬子饭店)|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三期:从南朝石刻到栖霞寺)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四期:牛年探春牛首山)|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五期:中山陵经典纪念建筑)| 从南京到世界:第一届微城市论坛 |园林版昆曲舞蹈剧场《镜花缘记》| 秋栖霞文学日系列活动|

社会科学研修班与专题课程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6) |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7) |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8)|社会科学经典理论与前沿方法暑期班(2019)|口述历史与集体记忆研修班(2020)|中国研究:历史观照与社会学想象力学术研讨会 |中国社会学:从本土化尝试到主体性建构——纪念中国社会学重建40周年学术研讨会|第一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18)|第二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19)|长三角论坛2019新春学术雅集 | 第三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20)|

新书分享会 | 经典品读会

《金陵刻经处》| 《生活的逻辑:城市日常世界中的民国知识人(1927-1937)》|《谢辰生口述》 |《袍哥》| 《年羹尧之死》| 《朵云封事》|《两性》|《放下心中的尺子——庄子哲学50讲》|《东课楼经变》|《旧影新说明孝陵》|《光与真的旅途》|《悲伤的力量》|《永远无法返乡的人》| 《书事》 |《情感教育》 |《百年孤独》 |《面具与乌托邦》| 《传奇中的大唐》| 《理解媒介》|《单向度的人》|《陪京首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诗经》|《霓虹灯外》 |《植物塑造的人类史》 |《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 《拉扯大的孩子》 |《子夜》 |《读书的料及其文化生产》 |《骆驼祥子》 |《朱雀》 |《死水微澜》|《通往父亲之路》 |《南京城市史》(新版) | 《被困的治理》 |《双面人》 | 《大名道中》 |《笺事:花笺信札及其他》 | 《九王夺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江苏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