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医生年初一凌晨奔波300公里紧急返岗:患者不能等,生命不能等

原标题:医生年初一凌晨奔波300公里紧急返岗:患者不能等,生命不能等

8年没有陪伴父母过年了,除夕这天,唐程斌结束工作后匆忙开车从扬州往苏州老家赶。父母七十多岁了,他想趁着这个春节,安安心心陪他们住上3天。

但意外不会因为春节的到来按下暂停键。1月22日正月初一,凌晨3点多,电话突然响起,“一患者确诊A型主动脉夹层,情况危急,急需手术。”电话那边的同事语气急切,电话这头的唐程斌已经起身准备穿衣服。彼时,他和家人看完春晚,吃过年夜饭,热闹一番后刚刚睡下一个多小时。

作为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心脏大血管中心副主任,唐程斌是全院唯一一个可以操刀这台复杂手术的医生。3个多小时后,唐程斌已经跨越了近300公里的路程,回到医院,进入手术室。当时同事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前期准备工作,只待他主刀。唐程斌说,对于确诊了A型主动脉夹层的患者来说,生命就是和时间在赛跑,如果不及时进行手术,24小时内死亡率高达50%。

经历了4个小时的手术,这名40岁的患者终于转危为安。唐程斌以及和他一样在春节假期中被紧急召回的同事们这才松了一口气,脱下“战袍”回了家,继续过年,也继续待命,等待下一次为抢救生命奔波。

1月22日早,唐程斌从苏州老家赶回医院进入手术室,立即开始手术。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唐程斌的自述:

被打断的除夕夜

对于医生来说,很难有真正的假期。我工作10多年,近8年都没有陪父母过除夕,多半时候在急诊值班,处置突发情况。

今年除夕上午我还在工作,好在下午可以休息,我就赶回了老家,我老家距离扬州将近300公里。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初一凌晨3点多钟,那会儿我刚睡了一个多小时。

电话里同事和我说了患者的情况,40岁的男性,大年三十那天晚上7点多出现胸痛症状,在扬州市宝应县的医院确诊为A型主动脉夹层。主动脉夹层是主动脉腔内血液从主动脉内膜撕裂处进入主动脉中膜和外膜之间,主动脉中膜进一步撕裂,形成主动脉壁的真假两腔分离的状态。这个病是人体最凶险的疾病之一,如果不及时进行手术,24小时内的死亡率高达50%。

县医院虽然能确诊,但无法治疗,患者连夜来到扬州。初一凌晨2点多到达我们医院时,患者下肢和胃肠道动脉已经撕裂,供血受阻,胃肠道趋于坏死,出现血便,再晚几个小时就真的救不过来了。接诊医生当机立断决定马上手术,通知了我们科的医生和护士。

除了我,备班的同事们也在那时接到了电话,大家都从家里紧急赶往医院。这个手术难度高,危险程度大,我们周边区域除了南京的医院外,只有我们医院可以处置,而我们医院目前只有我可以做这种手术,所以尽管我离得有点远,也要抓紧时间往回赶。

凌晨4点左右我开车出发,路上人比较少,我一边开车一边电话告知他们进行术前准备工作和注意事项。7点左右我到医院后就立马换衣服消杀进了手术室,当时患者已经做好麻醉,开了胸,我进入后马上操作手术,一刻都没有耽误。

经过连夜准备,患者在初一一大早进行了手术,脱离了危险(图中左2为唐程斌)。受访者供图

“患者不能等,生命不能等”

我做了3个小时手术,加上前期麻醉以及各种准备,这台手术总共进行了4个小时,很顺利很成功。按照治疗方案,夹层术后都要在ICU(重症监护室)观察一段时间,患者目前生命体征平稳,转危为安。

手术做完将近中午,我见到了患者家属,一群人在焦急地等待,他们见到我后很激动。40岁的男人正是家里的顶梁柱,显然这个年他们全家都过得很惊险,能挽救回来他,我觉得很踏实,很有意义。

我答应过父母今年春节回家要陪着他们拜访亲戚,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当天下午补了个觉后又开车在晚饭时赶回了老家。父母对我的工作很理解也很认可,毕竟这是在救人,甚至救一个家庭,但他们很心疼我,担心我休息不好,随时有紧急任务。

正月初二晚饭后,我又要离开老家回到扬州,这个春节假期我算是过完了。初三开始,我就要继续工作,接下来还有手术安排。

其实对于医生来说,过年过节假期被工作打断是很正常的,只是我这次奔波路途比较远,好像显得有点“特别”。我们科有传统,所有医生24小时开机,而且不可以静音,保证能随叫随到,因为人一旦突发心血管疾病都非常急,凶险的情况也很多,我经常夜里两三点被叫醒做手术,所以这次与以往也差不多。

除夕夜做手术的情况过去也有过,因为患者真的不能等,生命不能等。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编辑 刘倩 校对 刘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