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面对嘲笑和不解,男子花游如何在脂粉堆里摸爬滚打?

为期三天的“韵味杭州”2023年全国花样游泳冠军赛日前在杭州奥体中心落幕,比赛中北京队男选手杨顺诚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总共11个项目的赛事中参加了7个,其中6个项目拿到了头名,1项获得亚军,展现出了过人的体力和实力。

当然,更让现场观众感叹的是,原来花样游泳不仅仅是女选手的专利,男选手的加入让这个项目不仅可以很美,也可以很帅气。

16岁的杨顺诚

是中国花游希望之星

2023年全国花样游泳冠军赛第二日技巧自选比赛,8支队伍中5支有男选手,“水上芭蕾”中的“男演员们”格外引人注目。

随着北京队出场,现场观众和媒体目光更多集中在杨顺诚身上——16岁的他是该集体项目北京队唯一的男选手,也是本次全国花游冠军赛最年轻的选手,在一群女选手中特别突出,绝大部分观众都是第一次现场观看男子参加花游项目表演。

与女选手动作的优雅、柔美相比,杨顺诚的表演多了一份男选手独有的力量、帅气。细心的观众注意到,表演中很多托举动作都是由杨顺诚来完成。北京队教练邓羽告诉记者:“我们的男孩融入得非常好,他今天承担了三个托举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他既能上单人,也能上混双,在集体里也很出彩,说明他能力很强,技术全面。”

16岁的杨顺诚是中国花游明年奥运会的希望之星,今年年初参加国家队集训,刚刚过去的花样游泳世界杯埃及站比赛中,代表中国队夺得了男子单人技术自选和自由自选两枚金牌,那甚至是他第一次出国比赛。

“我是小学一、二年级时先学的游泳,后来改练花游。当时觉得这个项目没有什么男孩子,挺新奇的,也挺喜欢的。刚开始时,柔韧性训练是最痛苦的,每天都要做压腿之类的基础练习。”杨顺诚说,他在湖北最早练习的是游泳项目,2015年被输送到湖北崇仁中心集训,集训期间被校长杨志华看中兼顾男子花游项目,那段时间尝试了每周三次的花样游泳训练。2018年9月杨顺诚被北京花样游泳队选中,2023年1月8日入选国家队,通过5个月的系统训练,5月13日代表中国花游队参加埃及花样游泳世界杯赛,实现了运动生涯的跨越。

杭州亚运会和巴黎奥运会的花游比赛,集体项目中每队最多可以有两名男选手,感兴趣的观众可以到亚运会现场为杨顺诚加油。

男选手的加入

让花游多了分帅气

男选手是否适合花样游泳项目?

这一话题曾一度引起热议,很多人看来,花样游泳是一项优雅、柔美的运动,男运动员加入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以致国际泳联都不得不出面解释:兼容并包是奥林匹克理念之一,花样游泳作为奥运项目,理应以平等的态度对待男女选手。越来越多的男运动员开始现身花游赛场。本赛季的花样游泳世界杯,除女子单人、双人和集体之外,男子单人和混双项目同样获得了很高的关注度。

中国队的男子项目虽然起步晚,但最近几年发展势头良好,在今年花游世界杯法国蒙彼利埃站比赛中,中国花游队的石浩玙、张依瑶以246.3042分获得混双技术自选冠军。

“刚开始练(花游)的时候我只知道石浩玙,觉得他好厉害,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一样。”杨顺诚将石浩玙视为自己的偶像。

被誉为中国男子花游第一人的石浩玙是天津队选手,本次天津队有两名男选手加入了技巧自选,其中的石浩玥正是石浩玙的弟弟,今年16岁的他受哥哥影响爱上了花游项目。石浩玥说:“我当时觉得花游挺好玩的,一看他(石浩玙)也那么帅,就也想试试。他一直让我加油好好练,早日超过他。”

“男子运动员的加入让花游集体项目可以做出更吸引眼球的托举。”天津队教练陆丽亚告诉记者,男选手加入花游并不违和,反而让这项运动多了一份力量,多了一份帅气。

不过,目前国内花样游泳男子选手仍然很少,本次冠军赛不少项目由于报名人数太少,项目只算名次没有奖牌。为期三天的冠军赛中,杨顺诚除了在集体技巧自选中获得亚军外,其他项目都名列第一,成了本届冠军赛最耀眼的男选手。

“三天参加7个项目确实很累,我对自己这次的表现挺满意的。”杨顺诚告诉记者,由于比赛要准备7套动作,训练课时就要加长,只能早去或者晚回。最长一次练了8个半小时,7套动作还是很累的,但是想想为队伍争光,同时也锻炼了自己,还是值得的。

练技术之前

先要克服旁人的不理解

2022年12月,世界泳联宣布,男子花游运动员获准参加2024年巴黎奥运会。这是花游项目自1984年加入奥运大家庭以来,首次允许男选手登场。在新规则下,集体项目中,每支队伍8名选手,最多可以有两名男子选手参加奥运会。今年的杭州亚运会中,同样可以欣赏到男子花游选手的表现。

历经40年,从亚洲二流成长为世界一流的中国花样游泳队也在为这一变化做准备,前不久为福冈世锦赛、杭州亚运会参赛阵容进行了选拔,也在为巴黎奥运会做准备。对于中国男子花游选手来说,他们正经历着巨大的时代变革。

石浩玙目前是国内男子花游第一人,22岁的他已经参加过三届世锦赛。2022年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他和搭档张依瑶在混双技术自选决赛中斩获一枚铜牌,这是中国花游队在世锦赛混双比赛中获得的第一枚奖牌,也是中国男选手第一次登上世锦赛花游比赛的领奖台。2023年花游世界杯法国蒙彼利埃站,石浩玙、张依瑶以246.3042分获得混双技术自选冠军。

石浩玙最初并不是练花样游泳的。他4岁开始学习游泳,14岁那年迎来运动生涯的转折。那是2015年,天津花游队教练来游泳队挑选男生去练花游,石浩玙和另外几名男生被选中。当时中国几乎没有男孩子练花游,他对这个项目也很好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

但几个人中最终只有他一人坚持了下来。因为对于男生来说,练习花样游泳需要克服更多困难,特别是身体的柔韧性训练,很多男生吃不了这个苦。除此之外,还要克服世俗的不理解——“男孩子练花游太娘了!”

“男孩子要练花样游泳,思想问题和柔韧问题,是两大最难攻克的难点。”天津队教练陆丽亚说,跟石浩玙几乎同一时期入选花样游泳队的,还有另外两名男孩子,但他们最终没能坚持下来,一个是受不了嘲笑或者是讥讽,还有一个男孩子,是因为身体柔韧性差了些。

至于外界的不解甚至是偏见,石浩玙说,随着混双项目的不断推广,大众对于男选手的接受程度会逐渐提升,而无论外界如何看待,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用最好的表现将这项运动的魅力完美展现。“其实大众也在逐渐接受这个新生事物(男生练花游),只是我们还需要时间去证明它的价值,但存在就是合理。我也算是遇上了好的时代,所有决定练习花游的男生都应该坚持梦想,走自己的路,并相信越努力越幸运,希望日后花游还有男单和男双项目。”

学化妆听音乐

练花游男选手要过这些关

有着“水中芭蕾”之称的花样游泳项目动作,由游泳、技巧、舞蹈和音乐编排而成,因此和只追求速度和耐力的游泳项目有很大的不同。之前大家对花游的印象是优雅、柔美,男选手加入花游项目后,增加了阳刚的成分,但是经常要和一群女队员一起训练,对于男选手来说还是要克服不少困难的。

曾是江苏省花游运动员的邓泽阳如今已经退役成为一名教练。他也是从游泳项目改练花游项目的,2015年原本打算从游泳项目退役的他遇到了成为一名花游运动员的机会,几经考虑后他决定尝试一下。

刚刚转项成为花游运动员的邓泽阳,训练中一个巨大的障碍是和女队友训练中的肢体接触。“刚开始和她(搭档王赐月)配花游,最不喜欢的就是肢体接触,感觉很尴尬。”邓泽阳说。

“一开始走台的时候,有搂腰的动作,会比较尴尬,表情和动作都比较僵硬。我有点害羞,他不太敢碰。”搭档王赐月也曾经这样描述刚开始和男选手配合训练时彼此的窘态。

因为涉及到舞蹈、音乐编排,被称为水上芭蕾的花游项目很多方面考验艺术表现力,这又涉及到妆容、音乐素养,这对于男选手来说也增加了不少难度。邓泽阳说,为了更多感悟这种艺术表现力,提高竞技能力,男子花游选手平时和比赛中还得学会适应化妆、弄发型等以往不太注意的事。拿他本人来说,以前听音乐喜欢听抒情、摇滚,练花游项目后,他平时听的音乐风格就需要更广,因为涉及到动作编曲,生活中会不得不多接触一些。

新闻链接》》》

花样游泳(Artistic swimming)被称为“水中芭蕾”,由游泳、技巧、舞蹈和音乐编排而成,是一项融入舞蹈和音乐的水上竞技项目。

泳池最浅水深不得小于2.5米,其正中位置12米×12米的区域内水深不得小于3米。运动员必须在水中做出托举、旋转、图形组合等动作,在游进中身体任何部分不能与池底接触。另外,运动员还必须在水下完成倒立动作,因此都会佩鼻夹以防呛水。

花样游泳比赛一般设双人、集体和自由组合项目,集体项目最少应有4名选手,最多不能超过8名选手。自由组合项目应由8~10人参加。裁判根据选手的动作完成情况、技术难度及艺术表现等方面进行打分,得分最高的队伍取得优胜。

杭州亚运会花样游泳比赛将在杭州奥体中心游泳馆举行,场馆为亚运会游泳、跳水、花样游泳项目比赛场馆及训练场馆,位于杭州奥体中心北端,总建筑面积53959平方米,约6000座。

杭州亚运会花样游泳项目预计共产生2枚金牌。分别是双人项目和集体项目。

“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