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选择回到县城的大学生:有人收入超7000,有人看重小城市的稳定生活

近日,麦可思研究院发布《中国2018-2022届大学毕业生培养质量跟踪评价蓝皮书》(下称《蓝皮书》)。《蓝皮书》显示,对近五年大学毕业生的跟踪统计发现,应届本科生毕业半年后,在县城就业比例明显上升,从2018届的20%上升到2022届的25%,增长了5个百分点。收入方面,回到县城就业的大学毕业生月收入已从2018届的4640元上升到2022届的5377元。

他们中的一些人表示,回到县城就业并不是一种“逆行”,同样可以找到人生的价值和方向。也有人面临人际关系处理、收入不高等问题。公务员、事业单位,以及教师、医生等岗位,成为大学生回县城就业的首选。

▲2024年3月28日,河南洛阳,航拍求职者在双选会现场求职。图据视觉中国

回到家乡的大学生:

考上县级市事业编,稳定工作带来幸福感

“如果我毕业留在大城市工作,很可能坚持不到一年还是会回来。”陈女士说。

陈女士在家乡广东省连州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连州属于县级市,陈女士平时做一些收发文件、写稿、报送材料的文字工作,节奏不快,加班也不多。

2020年从武汉一所大学毕业后,陈女士并未顺利找到工作。在家人的劝说下回家备考,半年后,顺利考取现在所在单位的事业编制。

本科就读于法学专业的陈女士,实习岗位几乎是大城市的法院。“但也可能正是这些经历影响了我的选择,我发现自己不喜欢大城市的节奏。县城的生活节奏很慢,我能找到生活的平衡。”

陈女士慢慢发现,大城市的繁华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对她而言,在县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能为她带来很高的幸福感。父母朋友都在身边,工作不忙,通勤时间短,生活成本低,这给了她很多时间探索生活。她所在的地方到广州只要三个小时的车程,陈女士周末也常会去广州玩。

“这让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和大城市里的生活脱节。”

▲资料图 据图虫创意

期待离开的本科生:

人际关系让人苦恼,想通过考公离开

“我一直在尝试找机会离开,这里肯定不能久待,但凡考上好一点的地方我就走。”鞠女士说。

相比于已经在县城安稳下来的本科生,也有不少人在尝试离开。

鞠女士2020年大学毕业,当家里的小买卖有了变故,更加坚定了鞠女士要找一个稳定工作的想法。之后,鞠女士考入河北石家庄某县城的一家单位。

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她现在一个月到手有2800元,好在单位包住。“虽然工资很少,但说实话,我工作的地点也没什么可花钱的地方,有钱都没处花。”

不过让鞠女士无法应付的,是她所在的这家县城单位的人际关系,同事间的关系让鞠女士苦恼。“各种小消息传得很快,虽然听八卦的时候很爽,但保不准什么时候流言就会传到自己头上。”

鞠女士表示,她的工作几乎没有任何晋升机会,她现在把这份工作当做“缓冲地带”,等服务期满后,打算再考事业单位或者公务员。鞠女士说,自己也曾尝试考临近县和市里的事业单位、公务员,但是由于平时工作比较忙,备考时间不多,一直没能考取。

“还是感觉离我的梦想越来越远,我还记得当年我专升本上岸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什么都能做到,我觉得我不能一直在这里,我要继续努力。”

▲图据视觉中国

月薪超5000么?

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之间有差距

《蓝皮书》数据显示,在县城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月收入已从2018届的4640元上升到2022届的5377元,“本科生县城工作平均月收入5377元”登上微博热搜。

有网友质疑数据的真实性,一些网友表示,对于刚毕业的本科生而言,即使在一二线城市,拿5000多元的月薪也并不容易。对此,陈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她现在的收入超过这个标准,到手能有7000多元。不过陈女士也承认,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要看其在所在地区,不同地区不同部门之间的收入也是有差距的。

杨先生本科毕业后考取了黑龙江省兰西县的选调生,并在其下属的乡政府就职。杨先生表示,基层的工作十分繁忙,特别是每年的特殊时期,例如秋收之后和开春之前的秸秆禁烧、夏天汛期等,都需要住在单位。“不过也就那段时间辛苦一点,平时我主要负责基层党建、组织宣传、农业之类的工作。”

杨先生目前的工资在5000元出头,他感觉这样的收入在当地已经非常让人满意。杨先生本科是会计学专业,“我们专业本科就业去银行或者事务所的比较多,但是我不喜欢那种工作性质,而且上学的时候花了很多精力准备考公,考上后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杨先生认为,县城的稳定状态也能满足他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当年与我一起毕业的同学有人去大城市工作,干了一段时间后很多人也想着回小地方工作。”

就业比例最高行业:

教育和公共管理

不可否认,对很多县城来说,就业资源是有限的。而在这些有限的资源内,公务员、事业单位,以及老师、医生等相对稳定的岗位,和其他行业的从业者,存在着不小的差别。

据麦可思研究院统计发现,2022届本科生在县城就业比例最高的两大行业类,分别是教育和政府公共管理。其中,“教育类”就业占比为23.6%,“政府及公共管理”就业占比为14.9%,相较于全国2022届本科毕业生在这两大行业类的就业占比,分别高出10.6和8.1个百分点。

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家人一直不希望赵女士工作的地方离家太远,高考时她报考了师范专业,本科毕业后,她回到家乡所在的县城,进入一所私立中学当老师。工作四年的她,现在已经成为了年级语文组长。“工作比较忙,但是真开心。因为我本来就喜欢当老师,但是公办学校要考编制,待遇也低一些,我当时就选择了民办学校。”

赵女士称,她所在的这座位于河北的县城,很多私立学校还是比较缺老师,县城私立学校会给出更优厚的薪资待遇。“现在我每月有6000多元,在大城市可能不算多,但在家乡可以过得很滋润,而且相对于大城市的工作压力,我这里相对还是要轻松很多。”

相对于公务员、教师这类稳定的工作,在县城其他行业工作的毕业生,可能有一些焦虑。

徐先生在辽宁大连下辖的一个县城上班,因为父母身体不好,他只能留在家乡。他所在的是一家课外培训机构。“我是教孩子跳绳、篮球等课外项目的,这些只能算是兴趣班,所以我的收入也不高,只有3000多元。”

此外,徐先生告诉红星新闻,目前他所在的培训机构是不给统一缴纳社保和医保的,这让他对自己的未来也有些担心。“我肯定羡慕那些考上公务员的人,但是我本科学校不太好,对考公这些没有什么信心。”

徐先生说,他也考虑等父母身体稍稍转,可以去大城市“闯一闯”。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但是就业机会、收入水平还是有所限制,说到底,还是因人而异吧。”

红星新闻记者 付垚 实习生 史子潇

编辑 郭宇 责编 官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