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的隐忧系列一:农业政策落后 致农民增收困难

李昌平:中国农业政策落后现实 农民增收困局20多年未变

  李昌平,三农问题专家。2000年,他因上书中央反映三农问题而一举成名。在李昌平看来,目前中国农业最大的问题是,“公司+农户”的形式,会让大资本赚取农业产业收益中的大多数,而非农民。
  李昌平将中国农业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他认为中国农业早已过了温饱阶段,而开始进入“追求价格增长收益”,即增加农民收入的阶段。但这第二个阶段我们走了二十多年,还没有成效。他将原因归为农业政策和实际情况的脱轨,“我们农业政策还处于第一个阶段,还追求产量,增产不增收。”[详细]

“公司+农户”有可能让中国步菲律宾后尘
  记者:中国农业和日本、韩国等都是小农业,但发展的方式有所差异。最主要的差异是什么?
  李昌平: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是把小农组织起来,变无组织的分散小农为有组织的社团小农,发展农民为主体的农业。农业产业链条里的收益都归农民,农民自己富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农民进城是有序的,不是被逼的,农民的收入和城市人的收入差距不大。
  我国主要是通过扶持龙头企业发展,再由他们整合小农,也就是“公司+农户”的形式。公司主导农业发展,农民依附于公司。公司获得农业产业的大部分收益,农民从农业产业中获得的收益越来越小。农民进城是被逼无奈的过程。

中国的农业政策落后于实际发展需求
  记者:您认为中国农业的出路在哪里?或者说中国农业应该往何方去?
  李昌平:一般而言,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农业发展一般都要经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农产品短缺阶段,最大的特点是增产就增收。这个阶段的农业发展的核心目标是 “追求产量增长效益”。农业政策要点是“技术(增产为主的技术)密集+劳动密集+基础设施建设”。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符合这个阶段的发展要求的。
  第二个阶段是大宗农产品供需基本平衡,增产1%,价格可能下降2-5%,增产往往不增收是这个阶段的最大特点。这个阶段的农业发展的核心目标是 “追求价格增长收益”——确保增产不减收,减产也不减收。
  第三阶段是农业高度发达阶段,大宗农产品生产能力绝对过剩。这个阶段的最大特点是高度竞争。农业发展目标是 “追求市场份额增长效益”。
  第四阶段是农业异化阶段,一些地方,农业会工业化;另一些地方,农业会服务业化
  记者:现在中国的农业主要是处在哪个阶段?
  李昌平:我们的农业实际早就进入第二个阶段了,但农业政策还处于第一个阶段,还追求产量,增产不增收。
  第二个阶段农业政策的关键之关键是要把农民组织起来,发展合作经济、集体经济,或学台湾、韩国、日本的综合农协。台湾进入第二个阶段只用了6年时间,他第一个阶段也是6年就完成了。但我们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还没有完成,就是因为我们的农业政策是错误的,我们没有追究价格收益。因为追究价格收益才能有定价权和附加值,而定价权和附加值的获得,实际上就是要让农民组织化。[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