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闻
 
 
 

  一则“黑龙江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花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的微博在网上迅速传开,此后又传出方正县强制要求商家悬挂日文牌匾的消息,事件中一个个极易引发民族情绪的词汇,让方正 县骤然间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而在被炽热的民族情绪充斥头脑之时,事件原委真相似乎已不重要;真正值得关注问题也被网友忽视:方正县“不标日文不给执照”甚至罚款的规定依据何在?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关键词”总是容易受到关注
民族情绪是个筐,见啥都往里面装
批评前请至少先了解事情的原委
民间立碑悼念早已存在:方正成为中日友谊象征
方正立碑背后: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却被忽视
“不标日文不给执照”规定依据何在?
 
“关键词”总是容易受到关注

“关键词”总是容易受到关注

——民族情绪是个筐,见啥都往里面装

  7月30日,一则关于“黑龙江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花了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的微博在网上迅速发酵。该微博称,为了GDP和政绩,方正县花费70万元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以求吸引日商投资,并把这一事件称之为“中国式碑剧”。因为事件涉及侵华日军“移民”、GDP和政府政绩等敏感词汇,民族情绪瞬间点燃,至于事情的原委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

民族情绪是个筐,见啥都往里面装

  民族主义是当代中国一股重要的思潮,而近二十年来,日本一直是刺激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极端化,极端化化的一个最重要来源。历史的积怨,以及国家发展水平的实际差距,造成了中国人长期以来对 日本的心理厌恶。有时,这种民族情绪甚至吞噬了对生命的怜悯之心。而对日民族情绪只是一个方面,1999年北约袭击中国驻南使馆,在中国就激起了剧烈的民族情绪;08年萨科齐会见达赖,也曾掀起 席卷全国的抵制法国情绪。民族情绪是个水坝,一旦被触发溃坝,会瞬间淹没一切。

1999年北约误炸中国使馆:抵制美货喧嚣一时

  1999年5月8日,北约战机投下5枚精确制导武器,袭击了中国驻南使馆,中方三名记者遇难。那几天,大城市里的“麦当劳”、“肯德鸡”门可罗雀。经营同类商品的中国企业倒是跃跃欲试。武汉一家可乐公司免费向游行队伍发放饮料,它的员工打出标语说:“喝中国可乐,不喝美国可乐。”[详细]

2011年日本地震:民族情绪吞噬对生命的怜悯

  今年3月,日本发生大地震,1.5万人在地震中无辜丧命,虽然绝大多数人对日本遭受的惊天浩劫表示同情,但是也有很多人幸灾乐祸,把大自然的灾难与民族情绪联系在一起。在天灾浩劫面前人类没有 国别,但在民族情绪的炙烤下,他们丧失了对生命最基本的怜悯。[详细]

 批评前请至少先了解事情的原委

 ——民间立碑悼念早已存在:方正成为中日友谊象征

批评前请至少先了解事情的原委
  方正县与日本有很深的历史渊源,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方正县是要回国的日本“满洲国开拓民”的集合点。那个战乱的时代,通讯不畅,不少日本人到达方正的时候,日本军队已经走了,数千名日 本人因此死于饥寒,活下来的也回不去了,就留在了这里,其中妇女和孩子特别多,后来被称“遗妇遗孤”。方正县郊现在还有周恩来总理批准建立的日本人公墓。资料:方正县《侨乡形象工程建设 调研报告》
落后的县城期待发展

  方正县距哈尔滨180公里、人口仅23万。这是一个看起来落后的小镇:路很窄,没高楼,最高的楼好像也不过六层左右。路上跑的大多是旧车和三轮车,一位警察站在十字路口,用手代替红绿灯指挥交通。这样的一个地方,就是日本“遗妇遗孤”的“故乡”。比较能够证明这一点的,就是这个小小的镇上居然有好几所日语学校。据网上资料显示,方正县境内资源丰富,也是不错的旅游去处,而最能被开发利用的当属当地的日侨人脉资源。

方正女孩嫁往日本成产业

  上世纪80年代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遗妇遗孤”大批回国,中国和日本的生活水平当时确实有差距,嫁给日本人是一种摆脱贫困生活的手段。这些人回国后不断邀请中国的养父母、亲戚朋友去日本。 其中有些人偶尔给老乡的女孩子介绍了日本男人,这些“嫁得风光”的女孩子再回国,又被身边的朋友亲戚羡慕上了。中日婚介从偶一为之的事,慢慢发展到今天成为方正县的一个“产业”。 日本男人为什么愿意和见了一面的中国女孩结婚呢?[详细]

民间立碑悼念早已存在

  《方正侨乡史话》的作者于2008年查阅了方正县公安局外事科1953年保存的日本孤儿在籍档案,1945年至1946年方正县的中国农民收留日本孤儿共计943人。在1950年至2002年间,这些在中国成家立业的 孤儿先后回国730人。在方正当地,从上世纪60年代,即中日建交10年前,当地政府就承诺立碑埋葬开拓民的遗骨,从哈尔滨找来石头,依照日本的风俗把墓碑建在不会遭到水害的高丘上,面对着日本的 方向。不少遗孤后来回到日本,还出资在方正县修墓以感谢中国养父母的恩情。方正的日中友好林也是民间自发修建的,直到2009年才有了日本政府的资金支持。上世纪80年代,日中友好协会在日本介 绍了中国民间对开拓团遗骨以德报怨的例子,引发大量的日本开拓民来在这里对自己所犯下的罪恶忏悔,也对中国民众宽宏大量表示感谢,每年大约有100至200人的日中友好团体会来到这里,把这里作 为日中民间友谊的象征。

方正立碑背后: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却被忽视

方正立碑背后: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却被忽视

——“不标日文不给执照”规定依据何在?

  网友爆料方正县规定街头牌匾必须标有日文,并指出当地政府强制要求“不服从的要罚五千元,不给工商执照”。这是继为日本“满洲开拓团”逝者立碑而遭网友谴责之后,黑龙江方正县再次受到 指责。方正县工商局工作人员确认了“不标日文不给执照”一事,但并未提及罚款事项。其实在“立碑”、“日文”等煽动民族情绪的词汇之外,更值得关注的是方正县政府“为民做主”的强硬做派。

关键是“强制”而非“日文”

  8月1日,网友在论坛发帖称“某县规定所有商业牌匾必须标注日文,如果不标日文,会有几千元的罚款。屡次提醒不标的,禁止挂匾。而且新规定日文还要占到30%。”方正县工商局人员此后确认了“不标日文不给执照”一事,但并未提及罚款事项。即使没有罚款,方正县因不挂日文而不发执照依据何在,又经过谁的批准,将商家与政府意志强行捆绑合不合适?政府为地方发展其心拳拳,但是因此就 站在“以德报怨”、“一心为百姓”等“道德正确”的高度上为民做主,对百姓的行为作出要求是不是更值得批评,网友因日文而愤怒,不是让民族情绪充斥大脑呢?

少点道德压制,多些法治观念

  在方正政府部门眼里,群众是如何想的,他们对政府的行为理解不理解,他们有什么合理的诉求等等,都是一句空话,根本不必去考虑,只要是政府要做的事,就必须做成,至于手段如何,那是次要的 ,至于后果怎样,那也是可以由政府说了算的。只要手中有权力,更何况占据“道德”上的优势,一切都可以轻松搞定。方正县因强制要求挂日文牌匾而引发公众关注,而更多的类似事件,则因为缺乏 刺激的新闻点而被公众忽视,权力的骄横,而且是习惯性、没有法制观念的骄横,同时又缺乏必要的监督,这才应是此次事件值得关注的地方。



  更多>>
2011.8.02 2011.8.01 2011.7.29 2011.7.28 2011.7.27
公民精神我们还是菜鸟 千夫所指“中国通号” 又见情绪稳定 尊重生命与找个批评对象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不信
2011.7.26 2011.7.25 2011.7.22 2011.7.21 2011.7.20
动车不等同于高铁 全民房贷变成全民乱贷 有些数据你真的不懂 中国临时工的忧伤 商业故事与社会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