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闻

政治庇护,不是想申就能申

什么是政治庇护?

寻求政治庇护,是指一国公民因政治原因向另一国请求准予进入该国居留,或已进入该国后请求准予在该国居留的行为。享受庇护的外国人,通称"政治避难者",在所在国的保护下,不被引渡或驱逐。政治避难者的居住、迁移和行动方面的管理,原则上按照一般外国侨民待遇,也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依其个人地位的不同而区别对待。

庇护权或政治庇护,是一种古老的司法概念,源于西方的长期传统,在如今的国际法中,庇护权指一个主权政府对国外难民提供庇护的权利。尽管在理论上任何难民都可以被提供庇护,但通常只对因为政治犯罪而被迫害或处罚的人员提供庇护。 [详细]

谁有资格申请,谁又被绝对禁止?

国际法上,准许政治避难和拒绝引渡,是国家主权范围内的事情,但这只限于政治犯,且迫害者须是政府,或在迫害发生时政府袖手旁观或拒绝对受迫害者施以援手。

一般来说有三种人的庇护申请是被绝对禁止的,以美国为例,如果申请人在进入美国之前曾长期停留在另一个国家,或对他人进行过迫害,或曾因犯罪受到刑事处分(即非政治犯),无论是在美国之内或境外,都无法提出申请。 [详细]

如何申请,各国有各国的招儿

各国对于申请政治庇护的司法程序有所不同,有的如美国一般按部就班,逐个审批,程序井然;有的如法国一般修改相关法律,过滤避难人选,减少政治庇护案例数量,不尽相同。具体程序上,以美国为例,一般来说,在将政治庇护申请报给移民局两个星期以后,就能够从移民局收到收据。随后的两至三个星期内,当事人一般会收到移民局的面谈通知。在面谈之后,如果申请人当时已经逾期居留或因其它原因丧失了合法身份,申请人应在面谈之后的第14天前往移民局领取申请结果。[详细]

中国“政治庇护”的门槛有多高?

中国使馆并非“庇护所”

2010年11月,当瑞典警方对维基揭秘网创始人阿桑奇发出国际通缉令时,阿桑奇躲进了厄瓜多尔驻英国使馆,寻求政治庇护。厄瓜多尔政府同意接受。但这种“域外庇护”只是一些拉丁美洲国家的区域性习惯,国际法上不承认常设使馆享有外交庇护权,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也是不承认的,中国同样如此。1980年6月20日,十六名越南人开车闯入中国驻越南大使馆,表示不堪忍受越南当局的残暴统治和迫害,要求我驻越南大使馆协助他们离开越南。我驻越南大使馆一方面对这些人给予人道主义的接待,另一方面通知越南外交部迅速来处理此事。[详细]

80年代至今,没有人受到中国“政治庇护”

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对于任何由于拥护正义事业、参加和平运动、进行科学工作而受到迫害的外国人,给以居留的权利。1975年和1978年宪法也有同样的规定。1982年宪法第3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因为政治原因要求避难的外国人,可以给予受庇护的权利。”

在目前公开的资料中,1979年,越共元老黄文欢成为目前为止最后一个得到中国“政治庇护”的外国人。进入80年代至今,中国的政治庇护名单始终保持着零记录。梳理已有的个案,那些曾受到中国“政治庇护”的外国人几乎全为政要,且大多具有红色背景并和中国保持了长期的友好关系。他们寻求庇护的具体原因,大致可分为四类。 [详细]

政治迫害:毛泽东为日本避难者写下"永垂不朽"

德田球一是日本共产党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在被整整监禁18年后,他于1945年出狱并着手重建日本共产党,并在这一年12月被选为总书记。后因美国态度的转变,1950年受到占领军总司令部的"公职追放"处分,使他不得不亡命中国。长期非人的监狱生活损坏了他的健康,德田球一在中国病倒,于1953年6月赴北京治疗,10月14日因患脑溢血抢救无效而病逝,享年59岁。其遗骨遗物等被送回日本。中国共产党为德田球一举行了30000人的追悼大会,毛泽东亲笔题词:"德田球一同志永垂不朽!"[详细]

革命斗争:马来西亚人在湖南“遥控”国内革命

1969年,马来西亚共产党领袖洪涛带领400多名亲信在湖南益阳建立了“马来西亚革命之声”电台,与国内势力展开斗争。“马来西亚革命之声广播电台”以马、泰、华、英播音,每种语言每天播音一到四小时,一直持续到1981年。其后,因马共与大马政府达成和解,电台撤销。 [详细]

政变流亡:西哈努克两次来华“避难”

1970年3月,柬埔寨首相兼国防大臣朗诺趁西哈努克在莫斯科国事访问期间发动政变。流亡的西哈努克暂住在中国北京,并组建了以打倒朗诺政权为诉求的流亡政府。1973年2月至4月,西哈努克曾经过"胡志明小道"回国。1975年4月17日,朗诺伪政权被打败,首都金边获得了彻底解放。

1975年,红色高棉终于占领柬埔寨全境,朗诺政权崩溃。在民主柬埔寨执政期间,西哈努克表面上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但并无任何实权。1979年1月,柬埔寨遭到越南入侵,西哈努克与家人再度来华避难,此后的十多年中,西哈努克创建了奉辛比克党,出任流亡政权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的首脑。 [详细]

反对排华:中国两度收留越共高官

1978年,越南共产党中央组织部的干部阮庭荫,由于不满当时越南当局推行反华排华政策,因而受到上级的怀疑和监视,其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这种政治高压背景下,阮于1978年10月13日逃往中国。10月13日中午,阮为了摆脱两名跟踪他的越军而开枪打死了他们,尔后逃到中国要求政治避难。中国政府根据宪法和国际惯例给予阮庭荫以政治庇护,并拒绝将其引渡越南当局。

1979年,越共元老黄文欢因为反对与中国交恶,受到越南当局迫害而离开越南,途经巴基斯坦卡拉奇到达北京,移居中国。1991年5月18日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86岁。[详细]

说到底,庇护与否是一项政治考量

政治庇护的法律依据很充分

从法理上看,有关庇护的依据主要来源于国内法。尤其是各国宪法中的相关规定。国际法中也有关于庇护的规定。《世界人权宣言》第14条就明确规定“人人有权在其他国家寻求和享受庇护以避免迫害”,所以国家有权对外国国民提供庇护。

联合国1951年制定的《难民地位公约》和1967年《难民地位协议》为各国政治庇护立法提供指标,在这些协议内,难民指的是处在所属国籍(若无国籍则是习居地)国家外,且若回国恐因特定因素被迫害的人,特定因素包括种族、国籍、宗教、政治意见和特定社会团体会员,签署这些协议的会员国有义务不送还或“遣返”难民至他们会面临迫害的地方。 [详细]

但它只是一项国家权利,并非义务

对于政治迫害,国际法的实践历来倾向于提供庇护。但国家是否给予某个人以庇护,由国家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后自由作出裁断,任何国家和个人都无权干涉。1967年12月1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领土庇护宣言》认为,对个人予以庇护是国家“行使主权,“庇护之给予有无理由,应由给予庇护之国酌定之”。

以斯诺登为例,他曾向20多个国家发出申请庇护,有的国家拒绝,有的则表示同意。这样的差异并无善恶之分。这需要由被请求国家经过政策权衡后作出决定,是一种“政治选择”,根据国际法,斯诺登有申请的权利;但反过来说,庇护权也是国家的主权权利,是国家自主处理和自由决定的事项。同外交保护权一样,这种权利属于国家,而不是个人享有。外国人不具有向其进入的国家要求给予庇护的权利,国家没有义务答应。所以,斯诺登可向任何国家申请庇护,但同意或不同意,则由相关国家自主决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