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闻

总策划350期

  • http://i0.itc.cn/20150720/3494_782a88c2_c657_54e7_3102_201a31dd487f_1.jpg

    邹勇与王林合影

邹勇的江湖:破败因刘志军落马 纠葛王林四年

导读“邹勇到底死了吗?”“是不是王林杀死了邹勇?”这两个问题,成为萍乡巷头街尾的热议话题。

  7月16日警方通报,两名犯罪嫌疑人对绑架、杀害邹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气功大师”王林也因涉及此案被查。在媒体报道中,案情几经反复,至今扑朔迷离。

  纵观邹勇人生,从辍学混混到富甲一方,从攀附高官刘志军到落寞收场,与王林纠葛四年,其间充满了江湖规则、师徒名份、兄弟情义等元素,也有贿官、复仇、买凶等桥段。

  无论最终真相如何,可以确定的是,邹勇与王林的恩怨在长达四年的纠葛后,终将落下帷幕。



1.江湖义气,起家煤炭造假

7月9日下午,李溪如往常一样,等着前夫邹勇派司机来接小儿子去学武术,但司机龙师傅一直没有来。在电话里,龙师傅告诉她,邹勇今天遇到特殊情况来不了。

她没有想到,司机口中的“特殊情况”竟是前夫邹勇被绑架。此后,虽然多家媒体报道了“气功大王林涉嫌杀害弟子邹勇”的消息,但截至7月23日上午,警方尚未确认邹勇死亡及王林雇凶杀人的最新消息。

当地人早已熟悉“气功大师”王林,对于邹勇,社会上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刻。

土生土长的萍乡人邹勇出生于1969年7月。他曾告诉媒体,母亲在他11岁时因病去世,邹家姐弟四人随父亲与继母生活。继母对他并不好,总让他挨饿。母亲的病痛、继母的刻薄与父亲的毒打伴随着邹勇度过了童年。

在继母的搬弄是非下,邹勇常常挨到父亲的毒打。“那时起,我就想自身强大起来,就拜了师父,学武术。”邹勇说。

他的武术师父在邹勇20多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给邹勇带来很大的打击——师父视他如己出。从师父身上,邹勇第一次感受到了江湖义气。

多年后,邹勇又拜了一个气功大师“王林”,学着用板凳敲打身体来练功,身心俱伤。多年后回想,邹勇才明白,真正对他好的只有那位武术老师。

13岁时,只读了6年书的邹勇决定辍学进入社会。邹勇的朋友张庆告诉记者,进入社会后,邹勇成为一名小混混,在萍乡拉帮结派,自立山头。

虽然邹勇没读什么书,但在张庆看来,他并不是打打杀杀的古惑仔——精于算计又讲义气,一旦看中了某个利益之后,就会带着兄弟们一起争。“我们跟着他。他有肉吃,我们就有汤喝。”张庆说。

有“江南煤都”之称的萍乡地处湘赣边界,辖两区三县。萍乡因煤立市,因煤兴市。煤炭是这座小城的血液,邹勇的第一桶金就来自于煤炭。

没什么文化的张庆居然用《资本论》里的话来比喻邹勇的财富积累:“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据张庆透露,邹勇发家的重要原因来自煤炭造假。

把优质煤拉到转运站,将中间的煤铲出来,填进劣质煤,相关部门验收这些煤时,却以优质煤来核算价格。“邹勇就是这样发的家。”张庆语气一转,“当然,他送礼也送得多。”

煤炭造假在萍乡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在煤炭业鼎盛时期,当地小煤窑被称为“钱袋子”项目。萍乡当地政商人士回忆,主管煤炭的官员们直接从项目里分钱,“就像拿自己家的钱一样,几百万上千万地拿走。”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邹勇在萍乡煤炭行业已小有名气,不仅在于他会捞钱,也因为他的江湖义气——胡为曾和邹勇有多次生意上的往来,他告诉记者,邹勇发家后,带出了一批兄弟,现在不少是身价千万以上的老板。

“他很仗义,很大气。他有钱,只要你跟他要,他就会给,而且不会问你要做什么,”胡为回忆,邹勇曾给了一个兄弟1000万做生意,没见索取什么回报。让张庆印象深刻的是,当年邹勇和萍乡的公安系统关系就不错,还曾通过关系去看守所捞人。

邹勇的江湖道义让他在萍乡赢得了“威望”,也推着他的生意越做越大。

2000年,他成立了萍乡市天宇燃料有限公司,此时的注册资本仅50万元,员工13名。2002年,他的业务拓展到了湖南醴陵市,收购了一家煤矿,成立了一家运输公司。之后,他成立了燃料公司,开办洗煤厂,到2005年,他把公司改为集团,注册资本达到11673万元。

这5年,是邹勇商业版图发展的黄金期,期间,他于2002年在饭局上结识了萍乡赫赫有名的“气功大师”王林,他见王林能让电梯忽上忽下,心生仰慕,两人交往渐秘。

这次由中间人牵头的普通饭局,为两人持续多年的恩怨埋下了伏笔。

2.洗白身份,跻身萍乡名流

2005年之后,邹勇有了集团董事长的头衔,跻身当地名流之列。

他不再是社会混混,不再是煤矿小老板。到2008年,他的公司缴税超过5000万,成为萍乡市的纳税大户。

随着身份的提升,邹勇也更加注重个人形象和修养。在多位与他打过交道的人眼中,邹勇说话斯文,语气温和,思路清晰。这与张庆早年所识的的邹勇相比,像是脱胎换骨成为了另一个人。

邹勇只有一米六出头,身材保持得不错,出场时总是西装笔挺,非名牌不穿,皮鞋也擦得锃亮。

张庆最后一次见邹勇是在2014年初。七星大酒店里,邹勇打着亮银色的领带,耀眼的着装让他成为众人的中心。

怕被人嘲笑文化水平,邹勇还特意练过书法,这让同样低学历的张庆佩服,“毕竟打交道的干部层次比以前更高了。”过去,邹勇打交道的政府人员多为基层干部,2005年之后,他的官员朋友圈已扩大到市级甚至省级。

作为商人,邹勇拥有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江西省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个头衔和荣誉称号。

2013年,王林指邹勇用380万“买”了个人大代表身份。虽然这种说法并未得到邹勇的证实,但在张庆看来,这些头衔的确是邹勇花了不少钱得到的——就连张自己,也花了几十万买了个称号。

张庆分析,邹勇之所以需要这些头衔,是为了捞政治资本和洗白自己,能贷更多款,做生意方便。”

尽管邹勇试图用正当的生意、交往的名流来洗白,但在萍乡人心中,他过往混混的形象挥之不去。在萍乡广为人知的一件事,是七星酒店的打砸事件。一百多人围堵酒店打得人仰马翻,武警、公安全部出动。

起因是邹勇开着王林老婆的奔驰车,在七星酒店的停车场倒车,结果自己撞了,他却把怨气撒到保安身上,双方起争执,邹勇便叫来一帮混混打砸。

王林说,事后,邹勇拿了一笔钱,让那些黑社会混混到海南岛避风头去了。等邹勇把事情全部摆平,他们再回来。邹勇还让他们保密,放心去坐牢,每年会给他们的家属20万。

七星酒店长期为邹勇在22楼提供一个包房,这家萍乡最为高级的酒店把天宇集团视为会员公司,公司接待都在这里进行。

3.拜师王林,攀高官刘志军

邹勇的朋友们都知道一个公开的“秘密”:他曾砸下重金,通过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获批几条货运专线。

那时,邹勇与王林的关系还处于“蜜月期”——一方面邹勇对王林的“法术”比较好奇,另一方面邹勇需要王林的政商关系。

2009年12月18日,邹勇携333333元的红包拜师,成为王林的“关门弟子”。到了年底,王林终于“传教”邹勇,在王林的别墅里,邹勇学了两天三夜“法术”。

2013年,邹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王林曾引荐他见到了刘志军,为其赣西电煤项目申请到一条铁路专线。

根据王林的说法,在深圳铁路局的剪彩仪式上,他与刘志军经朋友介绍认识。后来邹勇找到他,说申请了一个大货场赣西电煤项目,打了很多报告,但最后都没批下来。王林这才为他引荐了刘志军。

王林回忆,见面只有几分钟,刘志军就给开了这个口子。之后刘志军帮助邹勇审批获得铁道旁一个待拆货场,经改建后成为煤炭储运中心,还配给他几条货运线。

据媒体报道,邹勇说当时在铁道部确实见到了刘志军,两人看起来很熟。当着邹勇的面,王林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

后来,两人的说法有了出入。王林说,邹勇为感谢他办成事,给他送了1740万的礼金和劳务费,并给他买了辆车。而邹勇则认为,当时送给王林的是50万现金和在北京花200多万买的一套房。“该感谢的我都感谢了。”他否认那1740万元都是礼金。

在萍乡煤炭圈子里,邹勇与铁路关系好也是众所周知的。张庆举例说,普通老板在萍乡的灯芯桥货运站很难订到车皮,但邹勇一去,便可以拿到整列的车皮,更有甚者,邹勇临时有货要发,一个电话就能让其他老板的运输暂停,先装他的。

不过,邹勇并非为媒体所说,结识刘志军“成就了巨额财富”,“这个项目让邹勇赚了8个亿”。实际上,为了做这个项目,他整合了自己手上的所有资源,向银行贷款,却没有正式生产过,至今未见效益。

7月21日,记者来到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大门紧闭,门口的墙上贴着告示:“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所欠员工工资、社保在相关部门对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资产进行清算后依法优先支付。”

诺大的工厂里,只有保安和政府进驻人员在守着。两位保安才来一年多,就有10个多月没拿到工资。政府进驻人员住进了办公室,为了防止公司资产被抢。

早在2013年初,邹勇还未与王林上演恩怨闹剧,公司的一百名员工就已经开始“放假”,几位内部员工当时就抱怨说:“几个月的工资都没发。”

这个所谓投资6亿元的项目,2011年底建设完成,仅试运营了一段时间。同年2月12日,刘志军落马。邹勇曾对身边的好友感慨:“如果刘志军不倒,我肯定是萍乡首富。”

一手打造的项目没能投产,邹勇的萍乡首富梦随着刘志军的倒台也梦碎了。自此之后,他没有再顺利过。

4.师徒反目,邹勇落寞收场

  邹勇出事后,邹勇的朋友们常聚在一起感慨:“如果他不搞赣西电煤,哪里有今天?”

  朋友们都认为,邹勇在这个项目中投入太多,资金一断裂,他没有现金能周转,银行、高利贷接连催债,压倒了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1年7月,项目建成前,他与妻子李溪离婚。

  根据离婚协议书,邹勇的5家公司、7座煤矿都归自己所有,且债券债务由其自行承担,与李溪无关。邹勇把在上海、香港、深圳等地的7套别墅、房产及一家店铺给了李溪,李溪的500万存款也归女方所有。

  两人1996年结婚以来,李溪一直在家照顾孩子,直到2011年两人离婚。离婚后,孩子被判给邹勇,但实际上依旧由李溪抚养。

  尽管邹勇和李溪都表示,两人离婚原因与时常吵架、邹勇太迷信王林有关,但邹勇的两位朋友都认为,他们之所以离婚,是为了转移资产。

  离婚之后,邹勇卷入与师傅王林的财务纷争。师徒之间至少有四起官司:香港公寓楼纠纷案、3300万购房款案、深圳别墅案、茅台酒纠纷案。前三个案子,均为王林起诉邹勇,后一个案子则是邹勇起诉王林。

  自发生纠纷后,邹勇开始不再相信王林。尽管他始终没有看出王林功夫的破绽,却也猜到都是假的。

  官司上王林略胜一筹,但邹勇用了另外一招做出了有效的反击——舆论造势。2013年下半年,他接连高调接受媒体采访,把萍乡这座赣西小城卷入全国舆论漩涡。媒体蜂拥而至,两人纠纷的报道见诸报端。

  在邹勇的反击下,王林跌落神坛,一度避居香港,然后长居深圳。邹勇在这次关乎名誉的舆论战役中完胜,继续留在萍乡。只不过,他的生活已大不如前。

  “很紧张,他没钱。”胡为说,这是邹勇最后日子的写照。他长住在七星酒店里,每天早晨在附近的公园里打太极拳。心情不好时,他一大早就会抱着五粮液,拉朋友陪他一起喝。

  当年,朋友有难,他时常出手帮忙,不计回报,如今,当他向从前受过恩惠的兄弟开口借钱时,几十万也借不到。他常向胡为、张庆等好朋友倾诉这其中的凄凉,话到痛处,邹勇忍不住会哭。在人生的低谷。邹勇会抱着最信任的手下,哭着说“兄弟,对不起。”

从前,邹勇抽价值180元一包的和天下香烟,最次也抽近100元的软中华。胡为最近见到他,邹勇给他递来一包硬中华,50元一包。胡为有些吃惊。

在他眼里,大哥一向出手大方——过去,他们一起去KTV玩,邹勇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叠百元大钞,至少两三万,砸在茶几上,对着身边的陪酒姑娘说:“你们觉得自己值多少钱,你们自己拿。”

到了2013年底,邹勇与王林的房产纠纷在香港判决,邹勇不够资金承担费用,向朋友临时借了30万去香港。

2014年底,由中间人见证,邹勇和王林坐到一起,梳理了两人的债务纠纷,定下王林偿还邹勇3500万(另有说法3000万)。中间人告诉记者,王林没有当场答应,只说考虑。12月10日,是王林的还款期限,知情人透露,萍乡市一级的领导劝王林不要还,便有了邹勇带人堵“王府”讨债这么一出。

2015年临近过年,邹勇心里气不过,只身一人来到深圳向王林讨钱,被暴打一顿,引来了警察。

知情人告诉记者,2015年3月的一天,邹勇收到了一条来自王林的道歉短信,说师徒一场没必要这样,深圳的打手不是他叫的,希望以后能好好相处。

邹勇看了非常生气,回了条短信,大致内容是:“你不得好死,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被绑前3天,邹勇刚刚大摆宴席,庆祝46岁生日。7月9日上午,邹勇被两名男子绑架。7月17日,邹勇前妻李溪及家人从警方处得到邹勇已确证死亡的消息,只是还未找到全尸骨。7月21日,王林的辩护律师陈有西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案情可能会有重大逆转。”次日,萍乡警方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邹勇是否已被确证死亡时回复说:“你可以去猜测,但我不能给你评论。”

在炎热的萍乡小城,王林与邹勇长达四年的纷争很可能以“两败俱伤”的方式收场。城东,邹勇的大货场上,几十吨煤被分十几堆。这些六七层楼房高的煤堆上各插着一块小板,印着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九江银行、合作信用社……以资抵债,是银行在邹勇资金链断裂后的解决办法。

一座座漆黑的煤堆,就像一座座死气沉沉的坟头,插在上面的银行名牌在烈日下熠熠发亮。

(应受访者要求,李溪、胡为、张庆为化名)

往期回顾更多>>
经典报道
2015.6老船员忆“东方之星”号:眼看着它驶向夕阳

某种程度上,东方之星和它赖以存在的土壤,都像一座“孤岛”。详细>>

2015.5首披邓小平访美险遇刺细节:旋风九日打开世界

74岁的邓小平首次踏上美国,用九天时间在美国刮起“邓旋风”。详细>>

2015.4冲出尼泊尔:中国驴友一路逃亡归国路

前有地震后有雪崩,火线穿越“死亡峡谷”,合力解救山区村民……尼泊尔8.1级大地震后,中国驴友张辉、魏明一路惊魂。详细>>

2015.3逃离古雷岛:爆炸后36小时与之前的2162天

2015年4月6日晚6点46分左右,福建漳州古雷PX工厂发生爆炸,这已经是两年内该项目发生的第二起爆炸事故。详细>>

2015.2“山寨赵本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张二楞”最近心里挺烦。不久前,这位靠模仿赵本山起家的草根演员,在深圳各地打出“力挺本山”的横幅,声援自己“身陷低谷”的偶像。详细>>

2015.1监狱猎艳受害者自述:铁窗内的危险情人

2015年1月,媒体披露,讷河监狱犯人王东在狱中使用微信等聊天工具诈骗7名女网友,与其中部分人发生性关系,并用裸照威胁多名女性。详细>>

2014.12被“泼粪”的中国性学家们

2014年11月30日,国际艾滋病日前一天,一位中年女性出现在西安街头。她将性学家们的照片摆在一起,开始了“批斗”式的审判详细>>

2014.11呼案亲历者闫峰:如果能重来

我叫闫峰,呼和浩特人,今年37岁。18年前,因为一起奸杀案,我和工友呼格吉勒图一同被警方问话,之后不久,呼格吉勒图被枪毙了。详细>>

2014.10副省级访民:官场异类杨维骏

在10月14日云南晋宁县富有村流血冲突发生前,杨维骏便已经长期关注当地土地问题。详细>>

2014.9广州“食人涵洞”事件调查

刘北海一家七口死了——溺死在一座积水的涵洞下。直到8天后的8月27日,他们仍躺在殡仪馆冰冷的冷柜之中。详细>>

2014.8周永康石油往事:首任秘书忆当年

盘锦到北京,乘高铁如今只需3个半小时。而仕途上的周永康,用了18年。详细>>

2014.7落马书记万庆良的人生抉择

6月27日,中纪委官网挂出一则仅32个字的重磅消息,引发广东官场一场强震。详细>>

2014.6起底张立冬:入魔往事

忽然转弯的人生背后,其实暗藏着一场隐秘战争。这场战争悄然发生在中国乡村僻壤。战争关乎邪教,也关乎愚昧。详细>>

2014.5倪萍归来:我没变 时代变了

倪萍坐在央视新大楼的化妆间里,国家电视台的端庄依然挂在脸上。只是如今她55岁了,更像个和蔼的邻家阿姨。详细>>

2014.4兰州水污染调查:贾家堡“毒史”

贾家堡“毒史”只是一个缩影。建国以来粗放式发展遗留的积弊,正寻找下一个爆发的契机。详细>>

2014.3MH370机长:消失的神秘极客

在这趟充满问号的迷航之中,机长扎哈里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详细>>

2014.2东莞技师:为何要打这份工

她们大多出身农村或三四线城市,去南方打工,是父辈们趟出来的唯一出路。 详细>>

2014.1熊猫烧香作者的病毒人生

没有浪子回头的温情,没有国家招安的戏码,李俊的人生仿佛也被病毒侵蚀。 详细>>

2013.12“伪卖国贼”浩二的生存逻辑

在民族主义夹缝中,他探寻着日本演员的中国生存逻辑。他的命运随着中日的民间情绪起伏。详细>>

2013.11三中全会亲历者揭秘

随着“改革决定”的最终出炉,这些代表亲历们也成为历史的见证人。 详细>>

2013.10深圳“厂妹”再调查:走失的荷尔蒙

在一个汇聚了几十万年轻人的大工厂,性成为一个敏感又禁忌的话题。详细>>

2013.9起底秦火火:谣王是怎样炼成的

他们在虚拟江湖中嚣张行走,无人制约。关注度带来了财富,也将他们引入深渊。详细>>

2013.8上海买春案爆料人:法官的地下世界

一位因觉官司蒙冤,反复申诉无果的上海人,完成了一场“非典型式复仇”。详细>>

2013.7对话纪英男:高官包养是一种病毒

她描述了一个隐秘的世界。那里穷尽豪奢、纸醉金迷,高官用巨款给爱情镀上闪耀的金光。 详细>>

2013.6中国性玩具大亨:你所不知的催情内幕

那层神秘面纱背后:催情药都是假货,避孕套有几十倍利润,全球性玩具70%产自中国。 详细>>

2013.5长沙坠井女孩:60天生死旅途

暴雨从苍穹倾泻而下,冷雨夜中,一次意外的失足,女孩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详细>>

2013.4独家调查:H7N9感染者的最后12天

他在痛苦中飞速冲向死亡,最终加入到冰冷的数据统计之中。详细>>

2013.2生死金岭镇:污染阴影下的死亡村落

小镇井眼封闭,蚊虫绝迹,部分人相继患上胃癌、肺癌、食道癌,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村落。详细>>

2013.1孤儿葬身火海背后:兰考妈妈的是与非

袁厉害躺在病床之上,心力交瘁,她试图向来访的记者辩解,但又很快陷入昏迷。详细>>

精品栏目推荐更多>>
  • 出 品: 搜狐新闻中心
  • 栏目主编: 王 辰
  • 时 间: 2015.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