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高兴能够活着出来
北川中学高一三班 姓名:王美波

我是高一、三班的王美波,我很高兴能够活着出来。
  5月12号下午,我刚坐到教室里,一打开课本,就听到了同学们的尖叫,我当时并不知道是地震,我以为是蜜蜂活着其他的什么小动物钻进了教室,不大一会儿,整座楼剧烈的摆动,摇晃,同学们很害怕,里面很吵,我还叫他们不要闹了。上课的赵老师出去看了一下,然后叫我们往外跑,当时的楼摇得很厉害,我们根本站不住,只有后排的3个同学跑了出去。我只看到墙上裂开了口,然后我从座位上滚到了教室的地板上,一直把我摇到了教室中间,我抓住了一张课桌,我想,就算房顶塌下来,这也可以顶一下。接着房顶就塌了,我没有被压着,有两个凳子压住我的手,我用力掰开了凳子,取出了手,然后我感到楼在往下沉(实际上是沉了一阵,然后倒下去的),停了之后会不会有余震?被压的同学一片惊恐,有的哭,有的喊,有的叫“救命”,有的叫“爸爸妈妈”。有的说:“我要死了!”有的安慰大家,给大家加油打气,坚持住等候救援。我当时保持沉默,尽管我没有哭喊,但我依然很害怕,我害怕被压死。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感到了死亡的可怕。我想,如果我还可以出去,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当时,有很多女同学都被吓哭了,有的同学说:“我的脚被压住了,手也被压住了。”有同学离开安慰大家。但不一会儿,许多同学又哭喊起来,外边有老师安慰大家:“要保持体力,不要哭,等待救援!”我也安慰着我身边的同学。我的手拉着另一个同学的手,他很害怕,也被压得很痛,他紧紧抓住我的手。有同学不时地问:“警察叔叔来了吗?”同学们一听见外面有声音就不停的喊:“叔叔,救我!”挖面的老师和同学给被压的同学们进行精神援助,有同学叫缺氧,他们就在外面挖洞,给里面透一点空气。
  我被埋的地方有四张预制板,它们搭成了一个平行四边形,从缝隙看出去可以看到一点外面的情景。我爬过去,想着如果把最外面的那一层扒开,我不是就可以出去了吗?可是第一、二次都失败了,第三次我爬了出去,拿起了几块砖头,空气透了过来。外面有人,我就扔碎石头出去,引起他们的注意。但没有发现人。后来,我爬到了洞口,外面又来人了,我的手已经可以伸出去了。我拿了碎石头放出去,然后叫他们,他们就来掏走了碎石头,我可以爬出去了。我叫里面的同学不要担心,再坚持一下,救援的人马上就来。他们很着急,我到操场上走了一下,腰和腿都很痛。然后我和高二的同学一起去救我们班的同学。我们用钢距锯铁丝,用锄头挖碎石,外面过路的好心叔叔也赶过来帮助我们,找自己的孩子的家长也过来帮助我们。终于,被埋的同学陆陆续续地被救了出来。同学们有的被压断了腿,有的被压断了手,有的脚被卡住了取不走。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尽可能的减轻他们的痛苦,安慰他们,我们用各种方法取出他们被卡住的手和脚。
  天渐渐黑了下来,北川的武警官兵来了,同学们的希望来了,还有绵阳的不知是什么单位的,戴着安全帽拿着铁铲的大哥大叔也来了,直到第二天早上的五点多,我知道我们班的同学基本被救之后,我走了,去找一找我们班受伤的人。昨天晚上,我不能走,是因为他们需要我,我觉得如果我走了,我就对不起他们。一直到最后一个人被救起,我放心了。我找了几圈没有看见我们班的伤员。后来,一个高三的大哥哥看见了我把我拉过去,叫我跟他们走,我就跟他们冒着雨走了四个小时的路,然后搭货车到了九州体育馆,跟着高三的哥哥姐姐在体育馆住了一晚上。高三的哥哥姐姐们很好,他们照顾我们几个,还不停地给我们拿吃的来。下午,我们准备转移,晚上我们到了长虹厂,厂里的叔叔阿姨们很好,他们停止生产来照顾我们,我们感谢他们。我新在只想知道我的父母,我的兄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我现在很好,我很安全,我希望知道我父母的叔叔阿姨告诉我一声我爸爸妈妈的情况。谢谢你们!
  父亲:王成 电话:15983699880
  母亲:张征群 电话:15908225910
  谢谢国家政府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关心,谢谢长虹厂叔叔阿姨们的关心和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