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经历了60年的变迁,我们的偶像崇拜从具有政治诉求的偶像崇拜转变为商业的、世俗的、大众情人式的偶像崇拜;现如今,偶像崇拜更加多样化和多元化,几乎不再可能出现为全民崇拜的唯一偶像。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历史的进步,没有人能够阻挡其步伐。然而这种进步并没有带来人的解放,而使人陷入了新的奴役。对象不再向它的崇拜者贡献意义,而是使他的生活丧失意义;偶像崇拜者为了摆脱孤独和寂寞而崇拜偶像,这时他才发现,他可能因此陷入更深的孤独寂寞之中。